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上访者陈裕咸之死"中止行政诉讼":刑事部分未审结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11月08日 转载)
    
    新京报此前报道的江西上犹上访者陈裕咸之死行政诉讼案有了新进展。今日(11月7日)新京报记者从陈裕咸家属处获悉,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10月29日做出行政裁定,中止陈裕咸家属对上犹县政府的行政诉讼。
    
    上访者陈裕咸之死中止行政诉讼:刑事部分未审结


    上访者陈裕咸之死中止行政诉讼:刑事部分未审结


    
    2018年11月14日,新京报刊发《上访者陈裕咸之死》、《截访公司的“火热生意”》两篇调查报道。报道称,2017年6月初,江西省上犹县63岁的陈裕咸因伪劣种子案进京上访,其间在北京丰台、大兴多辆车内遭截访人员拘禁殴打,送医抢救无效死亡。北京市公安局出具的《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陈裕咸符合他人用钝性外力反复多次作用于头颈部、躯干部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陈裕咸长子陈维树提供的一份视频资料显示,事发当天,时任上犹县信访局长赖学文开价2.5万元,让牛力等截访人员将陈裕咸送回上犹。后截访公司包括负责人牛力在内的12名主要嫌疑人被警方控制。
    
    2018年10月14日,陈裕咸家属向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国家赔偿行政诉讼起诉状》,向上犹县政府索赔497万余元。2018年11月7日,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立案。
    
    2018年12月5日,上犹县政府就陈维树提起的行政赔偿诉讼向赣州中院递交了《行政诉讼答辩状》,答辩状称陈裕咸死亡系牛力等人个人违法行为所致,与上犹县人民政府无关,上犹县人民政府不应当承担行政赔偿责任。
    
    2019年4月2日,陈裕咸行政诉讼案在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上犹县政府称,陈裕咸死亡系牛力等人个人违法行为所致,与上犹县政府无关,但考虑本案实际,可给予陈裕咸家属适当的补偿。庭审中,上犹县政府表示愿意接受调解,陈裕咸家属未予表态。
    
    陈裕咸长子陈维树向记者出示的赣州中院行政裁定书显示,该院在审理陈裕咸家属诉上犹县政府行政赔偿一案中,因与本案相关的刑事案件尚未审结,而本案的审判涉及的相关问题,须以该刑事案件的裁判为依据,因此“本案中止诉讼”。
    
    来源于新京报 (博讯 boxun.com)
84082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上访者陈裕咸之死 (图)
·上访者遭暴力驱赶被指伤警 判刑14个月 (图)
·山东菏泽原副市长被判8年 曾索贿100万收买上访者
·北京出台规划 上访者自杀自残将第一时间送医
·河南南阳国资委官员与上访者对骂被离岗培训3个月
·阅兵上访者遭秋后算账
·周本顺妻弟手下威胁上访者:不是杀了你 是剁了你
·陕西旬阳新规将上访者写入县志留“恶名”引舆论反弹 (图)
·旬阳将上访者写入县志 负面典型电视曝光引争议 (图)
·王岐山访陕近200公安护卫 逾百上访者被截
·官员大骂上访者:你告我 我还想捶你呢
·国民的心声:给庆安被果断击毙的上访者徐纯合一封信
·制度不倒,没有幸存者:【截访干部杀死上访者】
·法学教授邸瑛琪:对上访者(包括非正常上访)拘留都是错误的
·近千上访者给习近平“拜年” 全被赶走 (图)
·呼格父母:不会用赔偿金买房 上访者每天登门取经 (图)
·男子发帖称进京旅游被当上访者押回 被控敲诈政府
·紧张:北京上千警力,搜捕遣返上访者
·河北省上访者到中央巡视组上访遭抓 报警不出
·马光亮:5岁河南上访者徐林源躺在冰柜里8年 (图)
·大饥荒年代迫害上访者史料
·江天勇律师:上访者必须讨论的问题
·陈中华:建议江苏政府尽快释放自杀性上访者
·法官招妓案:一个上访者的复仇记/胡赛萌
·上访者被打死是意外的必然
·抓游客错了,抓上访者就对?
·检举上访者是“平庸之恶”的一部分
·上访者都是“敌对势力”吗?
·上访者寻找“带头大哥”让人震惊/杨耕身
·电影《孔子》劝政府接回上访者和流亡者
·严寒下进京上访者的苦况(图)
·书记和上访者
·上访者都不是良民吗/刘国均
·上访者的归宿可能是精神病院 可怕/羽戈
·乌鲁木齐市市委书记:八成上访者是有道理的
·以司法治理根治“上访者学习班” /姚中秋
·龚玉环:官员和上访者究竟谁是“精神病人”?
·周东飞:权力有病才以上访者为精神病
·喀什新疆籍退伍军人向中央谏言 不能动用国家机器压制上访者/周友军
·两会期间大陆武汉上访者为何成了武汉地方官员的心病
·王德邦:致力于从宪政建设上来“让上访者回家”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