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退伍军人档案遭伪造:真实档案疑被调省外 曾被威胁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12月16日 转载)
    退伍军人档案遭伪造:真实档案疑被调省外 曾被威胁


    一次偶然的查阅,安徽退伍老兵朱明友发现自己的个人档案“失踪”了,不仅如此,当地人武部还“多”出了一份漏洞百出的假档案。日前,现代快报记者在安徽省临泉县调查了解到,朱明友1995年当兵,1998年退伍,他的档案在2000年被调往与他毫无瓜葛的兰州、天水,调档的介绍信上盖有镇政府的公章。“我的档案叫谁拿走了?这份假档案又是谁弄出来的?” 这个问题,42岁的朱明友问了2年,但至今也没获得一个答案。
    
    退伍兵辗转北上广打工
    
    返乡偶然发现档案失踪多年
    
    朱明友发现自己的档案“失踪”纯属偶然。
    
    2017年7月,朱明友在浙江接到父亲的电话,说家里种的麦子熟了,让他回安徽阜阳的老家帮忙一起割麦子。朱明友的老家在宋集镇朱老庄行政村,那是阜阳市临泉县下辖的一个村庄。那一年临泉县还没通高铁,朱明友要回老家只能坐长途汽车。
    
    就在那趟回家的长途车上,朱明友遇到了另一位返乡的退伍军人。两人聊了一路。闲聊中朱明友得知,国家对带病回乡的退伍军人有优待政策,每个月都可以领生活补贴。这个消息让朱明友感到很欣喜 ,因为他服役时曾罹患胃病,至今未痊愈。他每个月都要花几百元买药,如果能领取一些补贴,生活压力会减轻一些。
    
    麦子一收完,朱明友就取了证件直奔临泉县人民武装部(下称人武部)调取档案。办补贴需要看档案材料。但是,他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档案管理人员告诉他,他的档案早就在2000年就“因工作需要”被调去了兰州、天水。
    
    朱明友有点懵,他从来没去过甘肃,那地方太远了,无论是当兵前还是退伍后,他和那个地方都没有任何交集。他被告知档案是2000年被调走的。而在两年前,1998年12月,21岁朱明友刚刚退伍。之前 他在沈阳军区大连某部当了三年的义务兵。
    
    服役期间,朱明友常常感到胃疼。经军医诊断,他得的是“慢性浅表性胃炎”。他以为这不是一个大病,但是没想到这个病从此缠上了他,甚至在临近退伍和办理了退伍手续后的一段时间,朱明友还在住院治疗。
    
    退伍返乡后不久,朱明友结了婚。当时国家对义务兵没有安排工作或培训学习的政策,为了家庭生计考虑,1999年,朱明友便和同乡们结伴外出,到北京某面包厂蹬三轮车送面包。“当时一天最多能赚 十几块钱,太少了,唯一的好处是犯胃病的时候我能掰点面包吃。”
    
    朱明友本想先这样干几年,之后再把妻子接来一起生活。谁知到了年底,面包厂老板找借口拖着不发工资,出门在外的朱明友和同乡只得自认倒霉,辞工回家。
    
    2000年的时候,朱明友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了。为了生活,他们一家人启程去了大连。他先是在饭店当刷碗工,后来又在菜市场蹬三轮帮人送菜,一天下来最多能挣30元钱。
    
    2年后,由于担心天气太冷对孩子身体不好,朱明友让妻儿回老家,自己只身一人去了广州。在广州,他每天骑自行车收废品。“那时候治安不好,自行车老被偷,赚的钱都拿去买自行车了。”
    
    眼见赚不到钱,朱明友又辗转去了上海,在某零件厂里当测件员,每天拿着尺子测螺丝尺寸。上海高昂的生活成本,不是一般人可以承担的,朱明友干满一年就离开了。
    
    “老给别人打工赚不了多少钱,我就买了辆三轮车,自己来收废品。”2006年,朱明友和妻儿最终在浙江安顿了下来。他骑着三轮车,每天走街串巷收塑料废品。只有等到老家收麦子,或过年时,朱明 友才会回一趟安徽老家。
    
    退伍军人档案遭伪造:真实档案疑被调省外 曾被威胁


    查询突现李鬼档案
    
    警方立案两年目前尚无结果
    
    临泉县人武部档案室存留的一张登记表显示,在2000年9月28日,朱明友的档案被人调往了兰州、天水,调动人的签名是 “杨某”、“焦某仁”。
    
    “我当时就怀疑,我的档案被人盗用了。”朱明友并不认识杨某,而焦某仁是下县人武部的一名工作人员,但并不负责管理档案。朱明友一度怀疑是焦某仁串通他人偷走了档案,他找到了人武部时任政委的殷某坤说明情况,殷某坤向他承诺一定会找到档案。
    
    有一件事让令朱明友感到很蹊跷。就在他发现档案丢失后没多久,朱老庄村委会的干事朱某曾找到他,称“别再找焦某仁要档案了,我来帮你找,不然弄(打)你”。朱明友对此并没有理会,他直接回 了浙江。
    
    2个月后,2017年9月,朱明友接到了人武部打来的电话,“他们说档案找到了让我回去看,但我一看,那个档案有问题。”
    
    朱明友发现,这份档案中虽然写了自己的名字与住址,但相关的服役时间、部队番号与他的真实经历全对不上号。特别让朱明友感到诧异的是,他服役地点是大连,当时隶属沈阳军区,但是这份档案在 “接受新兵登记”一栏中,却盖着 “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军区司令部直属工作部,军务装备处”的印章。
    
    殷某坤也认定这是一份假档案,并在当天将假档案带去临泉县公安局报案。朱明友回忆,殷某坤曾打电话告诉他,公安局对假档案一事立了案,还在2017年年底时拘留了两个人,一个是朱明友同村的朱某强,另一人则是朱老庄村委会的干事朱某。
    
    殷某坤告诉朱明友,那份假档案是朱某和朱某强提供给人武部的。他们两个人被拘留了一个月后,就被“取保候审”了。
    
    这件事自此之后就沉寂了下来,朱明友没有了解到新的进展。他每次去公安局询问只得到一个回应:“正在调查。”
    
    两年来,始终如此。
    
    人武部:县纪委已展开调查
    
    2019年12月9日下午,现代快报记者来到临泉,见到了刚刚特意从浙江赶回来的朱明友。衣着简朴的他,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稍大一些。朱明友说:“上周临泉公安、人武部的领导为了我的事,开了一次 会,说是各部门都很重视,还要帮我申请司法救助,让我等消息。可我并不需要什么司法救助,我就是想知道真档案去哪了?假档案又是谁做的?”
    
    12月10日,记者跟随朱明友来到临泉县人武部,以了解他们所掌握的情况。朱明友介绍,时隔2年,殷某坤、焦某仁均已不在人武部工作,目前人武部的政委叫李春光。不巧的是,那天李春光外出有事。 而就在等待李春光回办公室的过程中,焦某仁突然出现了。
    
    朱明友叫住了焦某仁,质问他档案去哪了。焦某仁则否认是他拿的,两人争吵起来。经过一番劝说,焦某仁停止了争吵,拉着记者述说了当年档案是怎么让人给提走的。
    
    “当时他们有文件,还是同乡,我就帮他们走了流程。”提起这件事,焦某仁显得很委屈。“我那天最大的失误,就是没看清楚,让他们签了别人的名字。”
    
    焦某仁口中的“他们”是朱明友同村的朱某厅和朱某见两兄弟。据焦某仁回忆,2000年来调取档案的就是这兄弟俩,当时他们带着一份盖有宋集镇镇政府公章的介绍信。焦某仁看他们手续齐全,又是同乡,便帮他们去了档案室调取档案,还做了调取证明人。但在“档案查阅登记册”上签字时,朱某厅和朱某见并没有签自己的名字,而是签写了“杨峰”。焦某仁称,当时天快黑了,他没有看清楚,便没注意到这一细节。随后他在“档案查阅登记册”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焦某仁说朱某厅早在几年前就“喝酒喝死了”,而朱某见则可能在阜阳市某看守所工作。
    
    至于后来出现的那份假档案,焦某仁告诉记者,假档案是朱某强和朱某交给他的。而朱某强是朱某厅的儿子。
    
    焦某仁说,朱某强和朱某确实曾被公安机关拘留过,因为这件事,焦某仁自己也去公安机关做过几次笔录。目前案件具体进展如何,他也不清楚。据焦某仁介绍,事发后,县人武部也为朱明友办理了一份生活补助,现在他每个月能领取550元。“我也希望公安早点破案,不然他(朱明友)一直怀疑我,搞得我心神不宁。”
    
    朱明友手中的证据材料,大部分都是从县人武部复印过来的。记者见到了当年调取档案的介绍信,介绍信的落款日期是2000年9月27日,盖有临泉县宋集镇人民政府的公章。信中写明:兹有我镇朱老庄退 伍巨人朱明有(1998年退伍),因工作需要,需调出其档案查阅,请贵部有关领导予以接洽是荷。朱明友说,介绍信把他的名字写错了。
    
    看到这封介绍信,可以确认的是,当时确实有人带着它调走了朱明友的档案。
    
    谁拿走了那份真实的档案呢?
    
    就在焦某仁回忆时,李春光回到了人武部,他表示朱明友的案子进展迅速,“虽然我去年刚接任,并不知道朱明友的实际情况,但看过一遍材料后,我也有了大致 的了解。朱明友现在别着急,据我了解 ,警方一直在调查,纪委也于近日介入了此事,包括焦某仁在内的多名涉案人员,都接受过纪委的询问。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
    
    有消息会通知当事人
    
    警方目前调查的情况如何?真实的档案目前在哪儿?当年调取档案的真实原因是什么?那份造假的档案又是谁做的呢?12月10日下午,带着这些问题,现代快报记者陪同朱明友前往临泉县公安局。
    
    临泉县公安局副局长张华告诉朱明友,他的情况并不符合司法救助的条件。张华说,他的档案被人调走的案子正在调查,有消息会通知他。
    
    随后,根据李春光提供的线索,朱明友来到临泉县纪委。朱明友说县纪委确认正在调查此案。
    
    针对当年调取朱明友的介绍信上盖有镇政府公章一事,12月11日,记者来到宋集镇人民政府,多名工作人员表示,他们都是近几年因各村管辖区域合并,才调来宋集镇的,19年前的事情他们并不知情, 现在镇政府里也没有工作年限这么久的人员。
    
    殷某坤曾说假档案是朱老庄的朱某和朱某强提供给人武部的,而朱某据称是朱老庄村委会的干事,朱某目前的情况如何?宋集镇镇政府工作人员介绍,大约在两年前,朱老庄村已经合并给了老寨行政村 。镇政府下派到老寨村的一名李姓书记告诉记者,他是在2018年来到老寨村任职的,但朱某早在他任职前几年就已经被撤职了,目前应该是在家务农。至于朱某现在的情况,只有上任书记知道,可上任 书记也因其他违法行为受到了处罚,目前无法联系。
    
    12月11日,现代快报记者再次来到临泉县公安局,询问案件的进展,得到的回复是:“朱明友是老上访户了,案子确实有,但想要采访需经得县委宣传部门的许可。”而当地宣传部副部长韩静告诉记者 ,“朱明友的事情,县政府会持续关注,会督促相关部门抓紧办理,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
    
    已是三个孩子父亲的朱明友在接受完记者采访后,也在当天匆匆前往浙江,他说他得赶紧回去干活了。(本文部分人物为化名)
    
    本文来源:现代快报 (博讯 boxun.com)
342130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 汽车是最大的杀人凶器
  • 蔡楚:美国是什么党?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灵机一动”的生物基础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习近平发狠提前根除香港自由,是核大战的危险信号
  • 《北京之春》胡平没有根据乱说之二――薛明德
  • 中国孤岛正在酝酿整合世界的能量
  • 疫情期间献词哈佛女博士后之五毕汝谐(纽约作家)
  • 卓别林就是希特勒
  • 「黑社會中也有愛國者」之考證
  • 博客最新文章:
  • 李芳敏14400025我們俯伏在塵土之上;我們的身體緊貼地面。
  • 谢选骏博讯20年博客遭到锁喉断气——损失过亿!
  • 李芳敏14400024你為甚麼掩面,忘記了我們的苦難和壓迫呢?
    谢选骏美国加速了香港的灭亡
    李芳敏14400022為你的緣故,我們終日被置於死地;人看我們如同將宰的羊
    张千帆张千帆:吴淦(“超级低俗屠夫”)案中的法律问题
  • 胡志伟「生為明人,死為明鬼」
  • 谢选骏伪中文媒体的崛起
  • 胡志伟生為大明人死為大明鬼
  • 谢选骏独裁者们都不喜欢带口罩
  • 滕彪靜靜燃燒的地火(六)
  • 胡志伟反清義士視死如歸
  • 生命禅院【百草话雪峰】跟随雪峰导游人生更出彩(善义草)
  • 胡志伟南明史是廿八史之極品
  • 胡志伟錢海岳及其鴻篇巨制《南明史》
  • 谢选骏洗碗可以揩油
  • 吴倩你们的耶稣:不要使你们自己与我隔绝。
    论坛最新文章:
  • 霍雷祖修道院
  • 进入大自然 释放新冠疫禁足的压力
  • 李克强人大闭幕新闻发布会提九二共识与和平统一
  • 新冠疫情 全球新增8600万贫困儿童
  • 住警舍女涉嫌贩毒遭撤控 裁判司不同意但无奈批准
  • 加定双重犯罪 华为失望 中使馆不满 孟晚舟受挫但可抗告
  • 蝗虫大军逼近 印度西5邦已重创
  • 中国疫情新报无症状感染者23例 均为本土
  • 美载人版“龙”飞船由于天气原因推迟发射升空
  • 加拿大法院裁决孟晚舟案符合“双重犯罪”为引渡铺路
  • 孟晚舟案特鲁多强硬:毋须为独立司法决定道歉
  • 港媒刊忆历史上的今天 《中英联合声明》生效
  • 中美互不信任恶化 84%美国人不相信北京疫情信息
  • 加媒记者追问中国发言人加法院如作出对孟晚舟不利裁决中方
  • 中国富人狂扫亚太豪宅 澳高档房或最抢手
  • 孟晚舟案判决前夜 中国或威胁拿英国为封杀华为祭旗
  • 萨德东北亚传增加布防 目标朝鲜与中国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