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长年维权没结果 山西退伍军人疑上吊在信访局大门
(博讯北京时间2020年1月04日 转载)
    

    中国现行的信访制度被指不能消除民困,还衍生出恶性循环。(取材自微博)
    
    中国退伍军人维权事件近年频传,山西一名60多岁的退伍军人,日前被人发现陈尸在省信访局前。他的遗体悬挂在信访局大门上,疑似上吊自杀,确切死因仍不明。据报导,死者因房屋等问题生前长年上访未果。
    
    中国社群网站近日流传一段拍摄于2019年12月31日的影片,画面中一名身着深色衣裤、年约60多岁的男子悬挂在山西省信访局铁门上,拍摄时间约为清晨。
    
    据自由亚洲电台中文网报导,死者为62岁的退伍军人于海平,山西柳林县人,因为寓所受采矿影响等理由而开始上访。有消息称,因为受于海平所拖累,于海平的儿子退伍后一直未能分配到工作。
    
    于海平为此花费六年时间四处上访,更曾到北京上访,但有关部门却把资料发还地方官员处理,问题始终未能解决。
    
    有其他退伍军人称,于海平估计是失去希望而选择走向绝路。
    
    报导表示,于海平事件在中国访民之间引发讨论。报导引述广东退伍军人陈风强表示,于海平父子的遭遇在中国很常见,在中国的社会体制底下,连累后代,连累亲人是很正常的。
    
    近年内地曾多次发生退伍军人集体维权事件,更曾多次和当局发生冲突。由维权人士所组成的「反腐维权联盟」成员马波则表示,中国现行的信访制度不但未能消除民困,还衍生出恶性循环。地方政府往往为了压低上访人数,只好把这些上访人士从北京抓回去,轻则拘留,重则判刑。
    
    世界日报 (博讯 boxun.com)
294163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新年第一天为脱贫北京潜江两地加邮递信件总工会与法院维权 (图)
·山西维权公民董斌已失联多日的情况通报 (图)
·维权人士卫小兵(网名:十三亿)被以扰乱公共秩序行政拘留15天 (图)
·男子羊场染布病维权4年无果 媒体报道3天后拿到案款 (图)
·上海疫苗谭华:母为女维权 女为母申冤,道路奇坎坷 (图)
·原珊珊:枕头底下的信 维权中长大的孩子 (图)
·长沙万科魅力之城维权,房子墙壁开裂问题
·人权律师余文生案再维权再申诉
·圣诞佳节:别忘记失去自由的维权人士 (图)
·维权人士宫敏赓因发表支持香港民主运动言论 遭行政拘留5日 (图)
·许艳开车远赴徐州维权
·维权老兵刘富友死不瞑目 其珍宝岛功勋津贴待遇疑被冒名顶替 (图)
·自乾五花千芳为母维权引群嘲 中共养老金无底洞再聚焦 (图)
·余文生律师案通报:12月23日许艳在徐州为余文生律师案维权请大家关注 (图)
·狱中维权人士戈觉平身体状况愖忧 对其超期羁押公然违法
·劳工NGO人士陈伟祥等三人失联 疑为清洁工人维权遭官方报复 (图)
·福建失地农民维权人士陆祚钰遭正式逮捕 (图)
·为维权吉林一家三口先后入狱 年逾80母亲终获释 (图)
·长沙维权退伍越战老兵裘小平被中共当局以寻衅滋事罪判刑2年有期徒刑
·王宇律师:寻找被扣押的维权人士王和英的情况通报 (图)
·还原真相:关于西山煤电集团农民合同制工人被侵权和维权过程的调查报告
·寒山:知青回城--一场被遗忘的维权抗争运动
·枕头底下的信 维权中长大的孩子 (图)
·民生观察:中共当局以剥夺生存权来迫害民主维权人士
·焦国标:维权活动不应扰乱民众生活
·维权律师陈光诚获奖 谴责中共损害艺术自由 (图)
·德国外长马斯回应北京: 以后还会会见维权人士 (图)
·上海冤民、维权人士俞忠欢: 上海市杨浦区政法委原书记卢焱的恶与善
·滕彪:709大抓捕对维权律师是一个“清洗” (图)
·维权评论:遭北京市司法局注销律师执业证的刘晓原律师有话说
·维权评论:将刘晓原律师逐出北京的司法局有话说 (图)
·中国百姓维权的唯一出路:对共匪走狗开展超限战
·谢丹:维权朋友注意了!你会约见人大代表吗?
·郭永丰紧急寻求维权律师与律师费用支持控告腾讯公司无辜冻结微信账号一个月
·忘记了诗忘不掉那场血腥六四启发胡佳维权人生 (图)
·维权评论:文东海律师:我不相信余文生会被秘密开庭
·维权律师滕彪:中共撕毁一国两制香港没抗争沦陷得更快 (图)
·滕彪:中国维权运动的起起落落(下) (图)
·滕彪:中国维权运动的起起落落(上) (图)
·重判维权老兵,制造社会恐怖
·“扫黑除恶”剑指社会维权力量
·山东维权人赵作媛被关在北京一宾馆失去自由 /徐永海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