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权力傲慢 专家无奈 武汉肺炎疫情就这样扩散
请看博讯热点:新非典

(博讯北京时间2020年3月02日 转载)
    
    
权力傲慢 专家无奈 武汉肺炎疫情就这样扩散

    2月28日武汉,封城继续,蔬菜放在居民大院的门口,一个一个来领取。 REUTERS - STRINGER
    
    (法广RFI 安德烈)2月27日,中国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院士在广州举办的疫情专场新闻通气会上透出几点重大信息:疫情早期,已经出现了人传人,“这个病在12月31日就已明确,1月3日就已分离出(病毒),1月7日报送联合国。在疫情早期,已经出现人传人、医护人员感染的现象。”
    
    是谁在拖延时间
    
    钟南山解释中国疾控中心地位太低:暗示无法向全国发警讯,被权力部门压住了,他要求国家疾控中心有向社会公布疫情的权利。“我们CDC(中国疾控中心)的地位太低了,它只是卫健委领导下的技术部门,特殊地位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 “疾控中心应该有一定的行政权,有向社会公布疫情的权力,不然以后可能还会出现类似的情况。包括李文亮也很早就发出了疫情的有关信息。做出改变是非常必要的。”
    
    假如12月初就严防扩散的话
    
    钟南山谈防控短板:“还有一个极大的教训是:凡是发现冠状病毒的感染,马上要严防扩散。假如我们在12月初,甚至是1月初能够采取严格防控措施的话,我们的病人将会大幅减少;而据我们的估算,要是1月25日后再实施(封城等严防举措),患者将会增加到十几万人。”
    
    为什么没有在12月初,甚至1月初采取严格防控措施?这只能去问掌握权力的当局。如果十二月初,甚至一月初行动,就不会是后来的样子,就是说不会死那么多人,疫情向全国扩散,向世界扩散?钟南山说得很委婉,没有点出究竟这一当局的迟缓行动造成多死多少,多感染多少,但他说,根据他的计算,如果一月二十五号再封城,患者就会多出十几万人。这个回答很技巧,躲过了习近平批示的一月二十号下令行动的日期,武汉是23号封城的,钟南山估算,如果封城再迟缓到25日,也就是两天以后,就会多感染十几万人。
    
    如果从一月一号算起,到二十三日封城止,整整二十三日,白白地多感染了多少人?大家可能只能去猜想了,一个巨大的数字,这个数字后面是生命和死亡。
    
    最保守估计,武汉延误了二十几天,这个数字基本是公认的,专家,包括高福,以及钟南山的最新解释,以及『财新』、『财经』等中国媒体连日来调查的结果。
    
    权力面孔狰狞
    
    武汉疫情爆发后,北京去过三次专家组,一次是12月31日,一次是1月8日,前两次都没有说出 “人传人”的真相,而且专家组还有人表态“可防可控”,但只有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最后去了以后,1月20日对媒体肯定新冠病毒“肯定人传人”,才丢出来隐藏已久的那颗病毒炸弹。
    
    中国国家疾控中心没有足够的权利,但至少有着拒绝说假话的权利。1月4日,国家卫健委第一批专家组成员公开表示,“从目前看,未发现明显的人传人证据”,1月10日,第二批专家组成员对媒体表示,按病人病情及扩散情况,整体疫情“可防可控”,也没有承认人传人。根据『第一财经』,1月3日到15日之间,光是确诊的医务人员就有5位,最早的一例是1月7日。而2月17日中国疾控中心在『中华流行病学杂志』发表的论文『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病学特征杂志分析』回顾指出,1月1至10日,武汉发病的医务人员有18例,1月11至20日,这个数字已达到233例。
    
    『财经』对未公开姓名的属于以上专家组成员的采访显示,当专家对武汉的情形颇有怀疑,要求地方如实汇报,卫健委的领导当场反诘:“你们是不是怀疑我瞒报啊”“专家组的都在场,他都这么说了我们还能说什么。”这句对话只能说明,专家不是瞎子,但专家无奈,屈从于权力。
    
    财经对专家的采访还有些后来造成严重后果的细节,第二批专家组1月8号到武汉去了6家医院,专家说他们每到一个地方必问有没有医务人员感染,但得到的都是否定的回答,专家说,“他们根本不合作”,这一点似乎证实了网络上流传的当局要求医生不能对外透露任何疫情信息的传闻,但居然瞒着北京来的专家,显然这是湖北当局才能做出的决定,湖北当局为什么这样做呢?如果按照习近平所说的,他在1月7号就已做了防控部署,地方当局这不是等于对着干吗?或者湖北当局揣摩上意,“不要影响过年气氛”,不要把情况说得太严重?
    
    『财新』的报道更详尽地指出新冠病毒究竟何时被发现,为什么上报后在中国国务院最高卫生机构卫健委阻拦的情形:去年12月底之前,有至少九名不明肺炎病例样本被采集,基因测序显示病原体是一种类似SARS的冠状病毒,这一结果上报给卫健委和疾控系统,等来的是一份是中国国家卫健委的禁令。这份1月3日国家卫健委发布的国卫办科教函件3号文要求:已从有关医疗卫生机构取得相关病例生物样木的机构和个人,应立即将样本就地销毁或送交国家制定的保藏机构保管,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对外发布有关病源检测或实验活动结果等信息。那么,哪些机构属于“指定病源检测机构”,文件并未提及。财新引述一位病毒学家透露,甚至中科院武汉病毒所一度被要求停止病源检测,销毁已有样本。
    
    从湖北到北京 所有的人都在等着习近平
    
    从钟南山和财新调查可以看出,掌握行政权力的机构,最直接的是国家卫健委,财新报道,卫健委要下面不要乱测,已有的样木要销毁,这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掩盖疫情?只能这样解释。钟南山的解释比较委婉,他感叹国家疾控中心没有向社会通报疫情的权力。致使造成重大延误。钟南山说,如果一月二十五号封城,感染人数将大幅增加十几万。注意,他在前面也说了,如果早在十二月或者至晚元月初采访重大措施,感染人数就不会大幅增加,如果以一月二十三号武汉封城作为界限,那么,耽误的时间至少二十二天,这二十二天大幅增加了多少感染者?二十三号到二十五号,可以大幅增加十几万,那前面二十几天呢。
    
    媒体的调查,专家的感叹,最后都指向权力。权力在谁手中,卫健委,国务院,中共中央,显然,真正的权力是在党中央,在党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手中。习近平不表态,下面难行动。习近平说1月7号他就做了防控疫情的部署,令诸多观察人士感到诧异,既如此,那为什么疫区没有采取任何防控动作?习近平如果真正在1月7号做了部署,下面敢不行动吗?
    
    有据可查的是,习近平1月20号做了一个简短批示,下面开始行动,但直到23号他还在率领常委们团拜,习近平居然没有在团拜讲话中提武汉封城一个字。就这样等到大年初一,疫情极其严重,武汉水深火热,全国舆情汹涌,习近平召开常委会,进入他所说的“我亲自指挥亲自部署”阶段,但是习近平至今都没有去武汉看一眼。 (博讯 boxun.com)
261222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卫健委:疫情防控由全面防控向精准防控转变
·疫情未完忙出书自夸 抗疫书籍《大国战疫》突遭下架 (图)
·男子因感情纠纷伤人致死潜逃11年 遇疫情排查落网 (图)
·疫情期间武汉已问责处理654人 涉局级干部10人
·云南男子持刀捅刺疫情卡点工作人员致2死 一审死刑 (图)
·疫情掀野生动物走私议题广东海关查获案件最多 (图)
·中国外交部:若疫情进一步发展将安排华侨留学生回国
·新冠病毒疫情雪上加霜 海航集团被政府接管 (图)
·疫情烧、人情暖?天津拾荒老人被殴视频却疯传 (图)
·疫情水深火热人民日报犹在连续吹捧《总书记来过我的家》 (图)
·新冠肺炎疫情最新数据:3月1日 10:00 (图)
·新冠疫情雪上加霜 海航集团被政府接管 (图)
·武汉肺炎疫情蔓延中国宣传机器进退失据
·学者郭泉披露疫情内幕遭控煽颠罪被羁押
·疫情为契机深圳修法盼重塑市民文明行为
·权力傲慢 ,专家无奈 武汉疫情就这样扩散 (图)
·学者郭泉因新冠病毒疫情言论被控“煽颠罪” (图)
·中使馆指莫斯科监测疫情针对中国人 市长回应 (图)
·疫情影响大学生就业中国扩大硕士招生鼓励参军
·疫情最新数据:2月28日18:00 (图)
·风中葫芦:武汉疫情日记(3月1日)
·疫情正凶猛 《大国战“疫”》歌功颂德何太急? (图)
·时事大家谈:疫情未了习强调“十三五” 中共为何执迷数字达标?
·风中葫芦:武汉疫情日记(2月29日)第十五篇
·新冠疫情未了,香港急着清算? (图)
·香港警长邓炳强乘疫情之际下手拘捕民主派/陈维健
·疫情正凶 《大国战“疫”》歌功颂德何太急? (图)
·权力傲慢 专家无奈 武汉疫情就这样扩散 (图)
·到底死了多少人?挖掘疫情真相的公民记者李泽华被失踪 (图)
·夏业良:为何肺炎疫情谣言四起?中国会出现大饥荒吗?
·中国疫情管理数字化 系统疏漏与侵犯隐私引忧虑 (图)
·风中葫芦:武汉疫情日记(2月28日) (图)
·疫情当前左手盾还是右手剑
·新冠肺炎:疫情如何影响人们的钱包 (图)
·时事大家谈:一个病毒,两种体制:民主国家能比中国更好地控制疫情吗?
·风中葫芦:武汉疫情日记(2月27日)第十三篇
·华尔街日报:习近平面临解除限制措施压力 全球供应链能否撑过新冠疫情 (图)
·新冠肺炎疫情持续,习近平已安然过关? (图)
·肺炎疫情:男性比女性更易感染和病重死亡的原因 (图)
·习近平宁可疫情扩散也力促复工,为了“十三五”达标?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