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财经与科技]
   

珠三角制造业萎缩冲击服务业:民工已过剩
请看博讯热点:三峡工程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19日 转载)
    
    来源:中国青年报
     广东官方日前发布的一组数据表明节后的就业形势依然严峻--970万来粤的外省农民工有260万左右的人无明确就业岗位,远超往年同期,同时第一季度用工需求约只有190万人。事实上,金融海啸下制造业的萎缩也冲击着服务业,农民工就业空间变得更小。 (博讯 boxun.com)

    
    春节后,广东省劳动部门推出“南粤春暖行动”,打算召开万场免费农民工专场招聘会,帮助500万人次农民工就业,首场招聘会现场被求职者挤得水泄不通。本报记者林洁摄
    
    中国青年报2月19日报道2月10日,正月十六,东莞市长安镇长途汽车站。一场小型的招聘会在这里举行。26岁的雷英芳背着包,在展位前搜寻了一圈,显出失望的表情。自正月初九从老家陕西渭南到深圳,她和丈夫已经跑了数十家工厂和招聘会。
    
    “工作好找吗?”电视台记者注意到了雷英芳和拖着行李箱的丈夫。
    
    “不好找,哪里都不招人。到这边一个星期了,一份工没找到,身上的钱也用得差不多了……”说着说着,雷英芳眼泪夺眶而出。
    
    当天一大早,她和丈夫从深圳龙华登上长途巴士,准备到东莞石碣镇投靠老乡。哪知被长途巴士当作“猪仔”扔在了离长安镇好几公里的公路旁。夫妻俩又累又饿,背着包,拖着行李箱,步行至长途汽车站。面对摄像机镜头,她再也无法掩饰心中的委屈,嚎啕大哭。
    
    2007年底,当时还在一家生产电脑配件的工厂做普工的雷英芳回老家结婚,在家里待了一年。再次回来,珠三角已变得让她有点陌生。“怎么也没想到,今年的工作会那么难找。”雷英芳说。
    
    2008年初秋,各方态度尚比较乐观,认为应无大碍。然而自去年十月份开始,在中国经济最为发达的东部沿海,由外部导入的危机开始全面蔓延。一时间,诸多企业被曝资金链断裂,某某老板“跑路”了、企业减产裁员的消息不绝于耳。
    
    三个月过去了,2009年春节过后,珠三角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中国青年报记者在珠三角进行了深入调查。
    
    打工家庭感受珠三角阵痛
    
    2月6日,正月十二。春节期间侵袭珠三角的寒潮刚刚过去。广州火车站门前的广场上,到处是肩挑背扛、行色匆匆的旅客。还有很多人散坐在广场上,等待回乡或者进入珠三角腹地。
    
    31岁的罗小华和妻子黄小宁、女儿、妻妹,围坐着几个行李箱。他拨开一个煮鸡蛋,权当午饭。罗小华1998年第一次出门到广东,先是在家具厂打工,2001年后一直在东莞的五金厂工作,做有一定技术要求的模具师。在珠三角打工十多年,罗小华头一次被迫在春节后反向而行,返回老家。
    
    
     “订单少了,工厂效益不好,裁员,没办法待下去了。”罗小华说。他所在的东莞祥鑫五金厂属于一家叫金鑫的港资企业,金鑫下面有三家分厂,员工最多时近1500人。祥鑫主做模具,员工多时大约近150人,经过春节前的裁员已只剩下不超过100人。
    
    罗小华的劳动合同至2009年1月20日到期,没想到1月15日就接到通知说不再续签。“老板分头通知的,隔一两天裁几个。老板太不讲情义了,说开就开掉。”罗小华在这家工厂工作了四年,拥有八年行业从业经验。
    
    罗小华工作四年,每个月连加班收入在3000元左右。按劳动合同法,应该获得四个月的双倍工资作为补偿。“开始老板一分钱也不想给,后来我们告到劳动局,才给了一个月的双倍工资作为补偿。前三年厂里不跟我们签合同,劳动部门不认可。”
    
    “听说也有工友愿意接受降薪留下来的,但多数人都不愿意,一年挣得比一年少,物价又这么高,怎么活?”罗小华看了看依偎在怀里吃零食的女儿。
    
    无奈之下,罗小华决定带着3岁的女儿回老家。26岁的黄小宁前来送丈夫和女儿。她在东莞市长安镇一家叫景新(化名)的电子企业工作,在生产部做报表。她告诉记者,以前天天加班,月收入能到近2500元。去年10月份以后就没有加班了,月收入骤降至1500元左右。一家三口,连房租、水电、吃饭带孩子上幼儿园,一个月花费大约2000多元,压力骤然加大。而以前情况好的时候,每月能存2000多元。
    
    23岁的黄小凤安静地坐在地上,听姐姐姐夫述说,眼神里满是迷茫。她刚从老家----广东省阳江市阳东县那龙镇----来到东莞。之前她在阳东县城一家酒店做服务员,月收入七八百元。“去年老板答应加工资,下半年突然生意不好,不加了。收入太低,想出来换个环境。”她说。
    
    “想找份什么样的工作呢?”记者问。
    
    “不知道。只要比原来收入高一点就行了。”黄小凤回答。
    
    “如果实在找不到工作,怎么办?会回家种地吗?”
    
    “回去?做工找不到岗位,种地也不会,也吃不了那个苦了。我现在只能在城里生活。”黄小凤说。
    
    “她什么都不会,工资可能高不到哪里去,估计也就是1000元左右。”黄小宁提前给妹妹打预防针。出站口处,不断有人流涌出来,扛着大包小包赶往旁边的长途汽车站。他们要么是节后返回原来的工厂,要么是进入珠三角腹地寻找新工作。罗小华漠然看着眼前的人流,轻轻叹了口气。
    
    从“民工荒”到“民工过剩”
    
    全球经济陷入衰退,外部需求大幅萎缩,对外向型经济依赖严重的珠三角,影响年前已然明显。数千万农民工的就业问题,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2月7日,星期六。广东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举行了节后第一场新闻发布会。
    
    一大早,境内外媒体记者即等候在发布会现场。广东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新闻发言人张祥注意到,除了广东本省媒体外,还有来自北京、香港甚至安徽、广西的媒体记者。
    
    数十年来,广西、安徽这样的劳务输出大省,每年有数千万农民工外出务工,极大缓解了本省的就业压力,为当地汇回了巨额财富。各路媒体记者渴望了解的是,全球金融危机究竟对珠三角影响有多大,农民工失业严重到什么程度,劳动部门如何应对严峻的就业压力。
    
    
     五年前,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了“民工荒”爆发后广东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举行的第一场发布会,当年情景仍历历在目。谁也未料到,去年年末短短几个月时间,即由“民工荒”急转直下至“民工过剩”。
    
    广东省就业服务管理局局长甘文传用一组数据表明了节后严峻的就业形势:今年春节后将有970万外省农民工南下广东,其中260万左右的人没有明确的就业岗位,远远超过往年同期数字。与此形成反差的是,广东省第一季度就业需求预测只有190万人,供过于求,缺口巨大。上述求职人群尚未包括今年毕业的大学生。
    
    甘文传表示,260万人中,主要包括两大部分:一部分是新入粤的农民工,大约120万人,占总数的比例为46%左右;另一部分是节前辞工返乡农民工、受金融海啸影响失业的农民工,节后需要重新寻找工作,约140万人,占总数的比例达54%。
    
    广州市人力资源市场服务中心节后对395户企业的用工需求调查显示,约两成的企业有减员倾向,主要集中在制造业企业;裁减职位5000个左右,占调查企业职工总数的2.1%;六成企业春节后有招工意愿,比去年减少一成;有招工意愿的企业招工需求较去年同期下降,新增用工需求较去年同期减少过半。
    
    “我们调查的企业里,有招聘计划的企业,都属于零散补员性质,还没有发现成批量新招员工的。”广州市人力资源市场服务中心主任张宝颖说。
    
    对外省农民工来说,还有一个需要重视的消息。甘文传表示,广东省今年还有72万经过培训、有技能的本省新增劳动力,以及从广东农村转移出来的120万劳动力,这必将对外省劳动力产生一定程度的挤出效应。这部分新增劳动力加大了对外省农民工、尤其是普通工人岗位的替代率。
    
    就业压力还在不断加剧。事实上,广东省劳动部门有关负责人也承认,外省农民工入粤数据仍在不断刷新当中。
    
    当天广州市人力资源市场服务中心组织的一场大型招聘会上,张宝颖注意到了一个有别于以往的现象。往年制造业是广州市用工需求的老大,占总需求的比例达40%,但今年制造业用工需求占比下滑一半还多,比例仅为18%。销售、贸易、会展等传统服务业用工需求占总需求的比例,则明显上升至24%,取代了制造业的老大位置。
    
    制造业萎缩冲击服务业
    
    2月8日,广州至东莞虎门镇的大巴上,零零散散10多个乘客。常年往返此间的巴士司机告诉记者,往年这个时候,满车全是人,都是节后返回东莞的外来工。
    
    在去年秋季之前来到珠三角,行走在各镇之间,尤其是夜间,能让你震撼地感受到什么叫做“世界工厂”。如蜘蛛网般的各级道路上,货车川流不息,道路两旁是密密麻麻的工厂,灯光亮如白昼,机器声轰鸣。那些厂房里面,成千上万的工人正在加班赶订单。
    
    
     麦坑村最初有10来个人在外面打工攒钱,承包这种档口开设百货店和小吃店,很快发了财。这让包括袁进祥在内的村里人艳羡不已。去年上半年呼啦啦出来100来人。春节期间老乡聚了一下,凑在一起一算,光该村在东莞做这种生意的,总亏损额就达100多万。“如果现在能把押金退给我,我马上就到别的地方找机会。”袁进祥说。
    
    记者采访中,又传来了不好的消息,一路之隔的景新电子厂最近又要裁员。景新电子,正是黄小宁工作的地方。
    
    工厂自救
    
    景新电子厂的人力资源部经理王俊辉(化名),今年春节破天荒地享受了9天的长假。他在这家电子厂工作15年,享受这么长的假期还是头一遭。以前即便是春节,厂里最多也只放三天假。
    
    往年这个时候,正是补充员工的高峰期,但直到正月十六,王俊辉还没有接到来自生产部门任何的招聘通知。成立于1988年的景新电子厂,是东莞颇具知名度的一家港资电子制造企业,主要为国外品牌电脑配套生产硬盘、驱动器等零部件。生意最好的时候,厂里雇有员工1万多人。记者看到,工厂入门处整齐摆放着的4000个衣帽柜,不难想象这家企业鼎盛时期的盛况。
    
    王俊辉告诉记者,到2008年9月,企业仍有1600多名员工。10月份之后,随着金融海啸对实体经济冲击的深入,订单骤降了70%,春节前员工裁减至1000多人,而春节过后就只剩900人了。
    
    以前工人多的时候,景新电子厂租下整栋的宿舍楼,楼里卡拉OK、电视机、桌球等娱乐设施一应俱全。逢年过节,企业经常会花上几万元组织一台晚会,请艺人来表演节目。随着生产规模不断萎缩,不得不退掉了租用的宿舍楼,那份办了多年、最多发行3000份的厂报也被迫停刊。
    
    王俊辉告诉记者,企业其实非常不愿意看到员工流失,因为培养一个生产线上的熟手,至少要耗时1至3个月,成本大概在1000元左右。以前招工难的时候,人力资源部每个月要做两份报告,仔细分析员工流失的原因,希望能从工人的工作环境、福利待遇等方面予以改善,减少流失率。
    
    订单充足时,一个普工的基本工资加上加班费,平均每月能挣到1500元左右。现在订单不足导致加班减少,工人的收入只能维持在八九百元的水平。“这样的收入,很难留住员工。”王俊辉说。
    
    但是为了降低运营成本,春节前景新电子还是裁掉了50多名管理人员。厂里同时成立了节能监控小组,从水、电、燃油等各个方面厉行节约,无论是车间的照明灯还是中央空调,能省的全都省了。“没办法开源,就只能节流。”王俊辉告诉记者,他们这样的依靠订单的外向型企业,想要转型几乎是不可能的,研发投入、品牌推广、渠道建设,这些做内销必须具备的要素,是他们眼下根本无法逾越的门槛。
    
    中国青年报记者在珠三角采访的企业,订单式生产的外向型企业绝大多数都表示今年将大幅压缩生产规模。但与这些企业不同的是,东莞劲胜精密组件股份有限公司的人力资源部经理正在草拟一份招聘方案,计划补充技术人员30多人,分两批招聘普工200来人。“你来采访我们这样的企业不具代表性。”劲胜公司执行总裁王建对记者开玩笑说。
    
    
     这恰恰证明,此前广东省提出的产业升级转型的必要性和紧迫性。黄庆辉的底气,来自于大岭山很多家具企业几年前已经开始外销转内销的工作。
    
    上世纪90年代,国内家具市场刚刚起步,市场供不应求,那时候家具厂商基本都以内销为主。但也正因为利润丰厚,进入门槛又低,投资开始大量涌入这个行业。很快国内市场的钱变得不好赚了。2004年开始,元宗跟很多家具企业一样,开始转向外销。“接订单按客户的要求生产,比较简单,量比较大,流水线规模生产,成本也低。”袁水舟解释说。
    
    外销赚的是快钱和容易钱,但同时也利润微薄,能到6%至8%就相当不错了,一旦哪个集装箱的货物出了问题,就面临亏损。随着转向外销的企业越来越多,互相杀价的现象愈演愈烈。各种展销会上,采购客户通常拿着这家企业的报价去和另外一家杀价,利润进一步压缩。“企业受制于人,任总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2007年决定回头开拓国内市场,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袁水舟说。
    
    习惯了外销赚容易钱,转向内销并不容易。产品研发、设计,市场营销网络和销售渠道的建立,品牌形象,一切都几乎从零开始,投入巨大。“光参加拉斯维加斯一个展会,我们投入就在百万元。”袁水舟说,元宗的品牌将出现在这个世界级的展会上.
    
    两年的努力,元宗外销和内销的比例由60%∶40%,颠倒过来变成了40%∶60%。去年11月以来,元宗的订单和销售也下滑了20%,不过迪高乐这样的纯外销企业订单下滑在50%以上。“2007年很多企业还在拼命打国际市场。现在看,我们比其他企业只快了一步。但抗风险能力就不可同日而语了。”袁水舟说。
    
    位于大岭山镇的中国名牌富宝沙发,也早一步经历了类似的转型。外销与内销的比例由2002年的70%∶30%变成了现在的20%∶80%。
    
    2月10日,记者到访当天,大岭山刚刚召开民营经济工作会议。会议的主题是了解民营企业经营情况,研究解决融资难、引进人才难等长期困扰民营企业的瓶颈问题。“外销转内销,不论主动也好,被迫也好,这都是很多企业的自觉选择。我们政府就是要营造一个好的环境,全力推动产业升级转型。”黄庆辉说。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全国未就业大学生数字庞大 与农民工同聚人才市场
  • 统计局官员提议发放房屋券 鼓励农民工进城买房
  • 新医改最终版本将公布 农民工大学生纳入医保范围
  • 返城农民工: 宁可在珠三角失业,不回山区找工作
  • 广州大学毕业生抢民工饭碗,两成企业裁员,求职严峻
  • 970万外省农民工入粤 其中260万人无明确就业目标
  • 上海欲劝导未找到工作的农民工培训后返乡创业 (图)
  • 无工作返乡的中国农民工约两千万 六政策应对
  • 中国农民工失业调查 记者历时三个月
  • 重庆出现返乡潮 农民工下火车后直奔劳务市场 (图)
  • 中国城镇失业率攀升至9.4% 农民工失业问题凸显
  • 长三角农民工失业潮:中国就业“寒冬”正在到来 (图)
  • 8000余海外岗位招聘农民工 吸引众多大学生应聘
  • 世行做好事:提供5000万美元给中国农民工
  • 中国失业率4.5%:未计农民工
  • 金融海啸波及打工经济 二代农民工返乡无以维生
  • 北大海归教授:现在不缺大学生 缺的是民工 (图)
  • 金融风暴中的珠三角:9月份5000农民工返乡待岗
  • 沿海企业倒闭成风:川渝民工掀返乡潮
  • 中国全总:严防敌对势力渗透农民工
  • 江苏灌南县亿元“惠民工程”变身豪华办公楼(图)
  • 数百农民工蹲守北京六里桥 遇见招工就向前冲(图)
  • 回流农民工再就业,地方政府责无旁贷
  • 浙江桐乡五千民工与上千警察冲突
  • 浙江桐乡五千民工与上千警察冲突
  • 浙江桐乡五千民工与上千警察冲突/RFA
  • 感受民工南下的旅途艰辛
  • 美国女记者眼中的中国农民工:村庄再也不是他们的家了
  • 农民工融入城市之梦:供应大于需求 矛盾突出
  • 实拍:金融危机下的节后寻找工作的农民工们 (图)
  • 张清扬:广东800万农民工或将沦为流民
  • 可怜的中国农民工对着大山喊:四万亿你在哪
  • 大量民工失业让北京感到不安(图)
  • 民工火车上被绑死续: 列车长笑称是为了公众利益
  • “回不去”的故乡:节后数亿中国农民工去向调查
  • 失业农民工何去何从?
  • 视频:不尽人流滚滚来,北京西站迎来民工潮(图)
  • 节后农民工无所适从:回家难种地 打工无处去(图)
  • 东莞市厚街丰泰观山花园物业公司克扣民工工资
  • 帮帮我们,民工要工钱无门!
  • 民工双双死于公安局,警方竭力掩盖真相
  • [强国论坛]还拿民工当人吗?
  • 讨回中铁三局建筑安装工程处和张海涛拖欠民工款/马克忠
  • 当今社会为何只有民工工资难兑现?
  • 记者为民工讨工钱被报社开除(图)
  • 血泪甩卖——农民工653万元贱卖550万元(图)
  • 安徽一民工在山东潍坊打工的离奇死亡
  • 禁止民工入内 “公厕”为何不公(图)
  • 农民工写真(图)
  • 谁侵吞了民工血汗钱
  • 在“世界工厂”深处:珠三角民工生存状况调查
  • 重庆民工患矽肺病数人死亡 熊德明前往温州维权 (图)
  • 千万民工无保障 职业病死亡率高(纽约时报)
  • 大陆官员坦承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严重
  • 32名民工未办暂住证被扣留 西安警方登门道歉
  • 民工的声音:这社会没人把「公平」两字写清楚
  • 轰“脚臭的民工”下车该不该?
  • 暂住证缘何成为民工的“梦魇”
  • 清华学生民工调查
  • 民工讨工程款被群殴致重伤(图)
  • 民工如厕罚50元?北京一公厕刺眼标语让人心寒(图)
  • 吊打、舔血、含脚趾 乌鲁木齐六民工惨遭非人凌辱
  • 民工为讨工钱竟以自杀相威胁 谁把民工逼上塔吊?
  • 民工追讨血汗工钱遭殴打 受伤住院又欠数万医疗费
  • 深圳一无证民工被治安民警暴打 当街离奇死亡
  • 老魔: 民工的命值多少钱?
  • 遭拘禁受虐待被讹诈──一个民工在首都的遭遇
  • “敌对势力”正在促使农民工走上街头 /陈淼
  • 境内外哪些敌对势力瞄准了农民工?/蔡慎坤
  • 境内外哪些敌对势力瞄准了农民工?
  • 民工们的劳动有什么“体面”可言
  • 媒体大多成了特权阶级的愚民工具
  • 蹲着继续思考:二千万农民工失业无岗可归
  • 易鹏:2000万失业农民工的数据准吗?
  • 中国,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家!/中国民工李蜀皖
  • 民工李蜀皖致奥巴马的信:如何超越华盛顿和林肯?
  • 黄良天:大量返乡民工将对社会造成冲击
  • 农民工退保增多凸显制度缺陷
  • 人民日报转口风,团派被批:“腾笼换鸟”影响农民工的收入
  • 年关临近,多给农民工兄弟送些温暖/吴贤德
  • 「神七三雄」與農民工兩億/張成覺
  • 你们有这般羞辱民工的权力么?/趙牧
  • 金融危机下听听中国返乡民工的心理话
  • 新劳动法太伤中国 工厂掀倒闭潮 民工返乡潮成不定时炸弹
  • 100多农民工讨血汗钱 天津二中院执行消极
  • 农民工,不能承受欠薪之重/唐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