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国际新闻]
   

澳洲联邦大选的“传单门”/秦晋(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2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澳洲联邦大选的“传单门”/秦晋

    盖瑞•克拉克先生Gary Clark自觉羞愧难当以手捂面
    
    这是丑闻,这毫无疑问是政治丑闻。
    
    离联邦大选只剩下最后四天的时间,执政的联盟党和在野的工党都鼓足干劲为了11月24日那一天投票决出胜负,做最后的冲刺。自总理霍华德宣布大选以来,民调一直不利于政府,如何挽狂澜于既倒,障百川于东之成了霍华德政府一个非常棘手的难题。现年43岁的霍华德政府的体育旅游部长杰基•凯利Jackie Kelly自96年当选Lindsay选区议员以来一直深受霍华德的青睐。急霍华德所急,想霍华德所想,为了成功却不择手段,走了偏锋出了下着。她的先生盖瑞•克拉克Gary Clark和另外几人11月20日星期二晚上9点30分许趁着月黑风高夜,在两党胶着选区Lindsay区内发单张,不期事不机密被对手逮个正着。单张内容是一个子虚乌有伊斯兰宗教团体叫做“伊斯兰澳洲联盟Islamic Australia Federation”的支持陆克文,因为工党将支持宽恕制造印尼巴厘恐怖爆炸的恐怖分子免于死刑,并且赞成在区内另建清真寺。
    
    在这个事件上说重有三罪,说轻有三错:一是无中生有凭空捏造,那个所谓的社团是不存在的,工党陆克文两个政治承诺也是没有的;二是移花接木嫁祸于人,移祸给那个不存在的社团和制造憎恶工党的民情,以改变选民投票方向;三是分裂族群制造不和,诚如澳洲伊斯兰联合会Australian Federation of Islamic Council主席指出的,伪造这样的竞选材料文件只能进一步撕裂主流社会与穆斯林社区的关系。
    
    用不正当不磊落的手段欲将领先的对手推倒,而使自己后来居上。这和赵秉均雇凶手刺杀宋教仁、纽省地方议员吴景芳卷入谋杀纽曼本在质上区别不大,都是为了政治斗争的胜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宋教仁被刺以后,袁世凯对赵秉均说,杀宋教仁没有什么错,错就错在被人发现。政治是讲究技巧和手腕的,再高明的技巧和手腕都不能被人看破,一旦被人看破发现,那就成了澳洲的飞来去器,只能自伤。
    
    做任何事情都要权衡两点,一是正义性,二是成功性。毫无疑问,这个事情的正义性是一点都没有的,无中生有嫁祸于人,都是上不得台面的龌龊之事。这个事情的成功性并非没有,如果没有被当场逮个正着,受到伤害的两个方面工党和穆斯林社区将一头雾水分不清孰是孰非,等到搞清楚了事情已经是由初一变十五了,反而政府可以因此得利改变颓势选情。2004年台湾中华民国总统大选,319枪击案一下子改变选情,陈水扁以微弱多数当选。这两颗天外子弹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来自何方,但是陈水扁的总统却当了下来。2001年澳州联邦大选,5月份的时候我曾亲耳听一位政府议员对我说本届大选政府要下台,可是8月份发生的“坦帕”号船民事件以及“911”恐怖袭击基本改变了选情,更兼大选前发生的“怒海抛子”事件,工党领袖比兹利只能望着总理的宝座仰天长叹。
    
    此次霍华德政府选情一路低迷徘徊,情急之下,只考虑了成功性,完全丢弃了正义性。霍华德也不能老是福星高照,这回将因此更加受挫,不但要输面子,还要输里子。政治集团和人物手底下要有“三帮”才能成事,帮忙、帮闲、帮凶。这回惹祸的真帮了大倒忙,成了十足的帮凶。两害相权取其轻,政府下台对政府来说是一害,底下的帮忙幕僚、帮闲文人、帮凶走狗做砸了事情更是一害。政府轮替是民主制度下的正常现象,下台不丢丑;为了胜选不折手段放弃正义性,政治作弊是要丢丑的,是要遭选民唾弃的。这两害显然是选错了,选了大害,放弃了小害,我看不值得。当然霍华德是不可能承认与此事有任何瓜葛的,但是公道自在人心,选民会想的。
    
    回头也得同情一回那些自取其辱的,“为了胜利向我开炮”。他们为了政府的选胜,冒天下之大不韪,抱着侥幸的心理,但愿不被发现。如果早知道会被抓贼抓赃,量他一定不会这么做。还是一念之差,铸此大错,最终牺牲了自己。通过这个事件也可以看到,光明的后面总有阴暗,美丽的后面也存在着瑕疵。选民应该以平常心看待,这是政治生活的常态,只是更多的没有被发现、被披露而已。做错事的要有自耻心,更多地承担责任,该下台就下台,千万别恋栈。占上风者穷寇毋追,不蹊田夺牛。朝野双方力使这次大选平稳进行,不要因此破坏了澳洲的社会的稳定和宁静。
    
    2007年11月23日星期五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