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社会万象]
   

胡耀邦的老首长罗明的人生路
(博讯2004年7月11日)
    谢小梅和光荣负伤的罗明一起留在贵州。

     遵义会议后,罗明路线的杰出代表罗明被起用了,担任红三军政治部地方工作部部长,胡耀邦是该部秘书。在二渡赤水后的娄山关战斗中,罗明和胡耀邦在指挥部队隐蔽时,同时被敌机炸伤。胡耀邦轻伤,罗被炸成重伤,左手大动脉被弹片击中,流血过多,当时就昏了过去,被送到了干部休养连治疗休养。 (博讯 boxun.com)

    在干部休养连担负看护伤病员的谢小梅没有想到,她和自己的丈夫以护理和被护理的关系在休养连里相聚。

    罗明的伤一天天好起来。过了北盘江的一天,陈云把罗明找了去,传达党中央指示,要他和妻子一起留在贵州开展工作,并把一位陌生的人介绍给他:“他叫朱祺,你们以后在他的领导下进行工作。”

    红军走了,他们留下了。一切就这么简单。

    接下来的便是无尽的苦难。他们随朱祺跟着一个向导,行至关岭县城门口,被黔军犹国才部逮捕,关进了监牢,罗明、朱祺、向导三人住男牢,谢小梅住女牢。

    这时,他们离开部队才两天。这是谢小梅第二次坐牢。她第一次坐牢是在1930年的6月,那时设在她家的福建地下党的秘密联络站(谢小梅是福建龙岩县适中人)被敌人破坏了,她的大哥谢仰周被敌人抓获打得遍体鳞伤,而后杀害,并暴尸三天。谢小梅闻讯赶来,也被敌人抓住,关进了监狱。敌人威逼利诱,从她口中得不到任何口供,只好将她和母亲一起赶出家乡。

    那年谢小梅17岁……第一个受审的是朱祺。从深夜一直审到天亮。早晨审毕后,朱祺即和向导一起,带着组织给的全部经费,出了监狱。当时罗明、谢小梅身无分文,罗明要求朱祺留下点生活费,被朱祺拒绝。

    接着,罗明和谢小梅遭到了严厉审讯。他们一口咬定自己是生意失败的小商贩,法官说他们是共产党,并说前面的人已经交代了,他们不是一伙的商贩。罗明、谢小梅拒不改口,法官以商贩必有财物向他们勒索,谢小梅无奈,交出了自己早年一直藏着备用的金戒指。后来县长察监,罗明喊冤,法官收了金子,也松了口,坐了十几天监狱的罗明、谢小梅夫妇被逐出县境。

    从此,声名赫赫的原中共福建省委书记罗明大帅和他的妻子,不仅与组织失去了联系,就连生活也陷入了困境。

    他们扮成难民,拣小路走,寻小店住,靠卖衣服换点吃的,来到了贵阳———他们希望在那里能找到党的组织,开展活动。当时蒋介石还在贵阳督战,城里控制森严,他们不但未能接上关系,生活也成了问题。谢小梅由他们住的小客店老板介绍给伪保长刘简章家做女佣,每日只管两餐,没有工钱。罗明则穿上了写着“清道夫”几个字的衣服,在街上扫马路,成了贵阳城里的一名清道夫。后来,消防队看出罗明有病,开除了他。

    失去了清道夫工作的罗明只好和妻子离开贵阳,准备再寻机会,完成党中央交给的开展工作的任务。

    不料他们正要离开贵阳时,罗明又被抓走了,有人说他是共产党。一通吊打审问之后,由伪保长刘简章具保,放了出来。

    在贵阳开展工作已无可能,他们踏上了另一条苦难的“长征”之路:下广西,进广东,经广州、香港,到达上海。

    他们希望在上海找到党。然而他们遇到的却是出卖。出卖他们的是罗明的堂弟。那个无赖鸦片鬼以300元把他们卖给了上海租界的密探。他们又一次进了监狱。

    这是谢小梅第三次坐牢。在狱中,他们又一次被出卖。敌人得不到他们是共产党员的任何口供,便搬出了朱祺———那个曾被指定为他们在贵州开展工作的上级的叛徒,朱祺一看见他们,便涎笑着向主子谄媚,指着罗明说:“他们都是共产党,男的就是‘罗明路线’的那个罗明。”

    谢小梅指着朱祺的鼻子骂道:“叛徒!我真想一枪打死你!”

    他们的身份被证实了,一起被押送南京监狱。冬天,罗明在狱中病重,经在上海的大埔同乡商人联名保出就医(罗明是广东大埔人)。谢小梅靠糊信封勉强维持二人生活。

    来年春,罗明病稍好,他们一起回到广东大埔罗明老家。由于他们在离开中央红军后的经历无法被证明,闽西特委只同意他们以党外人士的身份进行活动。

    从此,罗明和谢小梅成了“党外人士”。罗明和谢小梅分别改名为罗亦平、谢章萍,在中学、小学一边当老师,一边宣传党的政策,宣传抗日,发展革命力量。1947年,中共南方局遭到破坏,在家乡很难继续开展工作,谢小梅经组织同意离开大埔前往新加坡,仍当小学教师。1949年6月回国。

    建国以后,谢小梅没有显赫过。她的履历表上的职务一栏里分别填过:文化补习学校教员;省民委一般工作人员;图书馆管理员;百货公司采购站一般干部……她的行政级别一栏里,填的是:行政二十一级。1973年退休后的月工资是四十五元五角。

    1981年,广州市委恢复了她停止了将近半个世纪的党籍。

    那天,年近70的谢小梅流泪了。她找回了1935年在滇黔边那个令人难忘的春天丢失了的生命……

    罗明也得以安度晚年。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