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社会万象]
   

王軍:《瘞鶴銘》千古之謎能否揭開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11日 转载)
    
     “我們了了一個心願。從古到今,我們每一代鎮江人,都有打撈《瘞鶴銘》的願望。今天,我們終於這樣去做了。”
     (博讯 boxun.com)

     ● 王軍(瞭望新聞週刊記者 歐洲導報社張英編輯《瞭望》原創來稿供海外首發)
    
     在長江林林總總的古代題刻中,《瘞鶴銘》書寫了一則最為纏綿的故事,它的碑文足夠淒美,不知何年它又墜入江水,人們一直想把它撈上來,其情繾綣竟有千百年之久。
     這處六朝的摩崖石刻原立於江蘇鎮江的焦山西麓,墜入江水的時間至少在北宋之前。據史料記載,北宋時期,《瘞鶴銘》因水落石出被人發現,其拓本迅速傳世,大文豪黃庭堅驚呼:“《瘞鶴銘》者,大字之祖也”,“大字無過瘞鶴銘”。
     如今,三峽水庫在進行最後的蓄水,在重慶涪陵,鐫刻有黃庭堅題刻的白鶴梁已被永久淹沒。此時,一個大規模的考古打撈工程卻在《瘞鶴銘》落水處展開。“我在網上發了個帖子,”參加打撈工程的焦山碑刻博物館館長丁超對《瞭望》新聞週刊記者說,“點擊量一下子超過了三萬。”
     在這之前,對《瘞鶴銘》曾有過兩次打撈,最著名那次是在清康熙五十二年,江甯知府陳鵬年打撈出水93字,其中11字不全。這93字成為了焦山的鎮山之寶,使中國東南第一大碑林——焦山碑林聲名遠揚。“《瘞鶴銘》自宋代以來就備受重視,只有先秦大篆《石鼓文》能夠與之比肩。”丁超以自豪的口氣說。
     六朝時期,篆隸書體逐漸向楷書轉化,留存至今能夠見證這一過程的實物極為罕見,《瘞鶴銘》便是其中最為珍貴者,它雖是楷書,但筆劃中仍有篆隸之意,行筆蒼古,體勢開張,歷代文人墨客紛紛慕名而來爭睹神采,感慨之余寄情詩文鐫刻于崖壁,形成焦山摩崖石刻群。
     北宋以降,對《瘞鶴銘》的研究很多,在清代甚至形成了《瘞鶴銘》學。清人翁方綱認為:“‘寥寥乎數十字之僅存,而該兼上下數千年之字學。’六朝諸家之神氣,悉舉而淹貫之。”康有為稱讚:“溯自有唐以降,楷書之傳世者不啻汗牛充棟。但大字之妙莫過於瘞鶴銘。因其魄力雄偉,如龍奔江海,虎震山嶽。”
     《瘞鶴銘》的魅力漂洋過海。日本江戶時代的書法家良寬賦詩曰:“靜夜論文如昨日,風雪回首已兩旬。含翰可臨瘞鶴銘,擁乞平歎老朽身。”日本學者小泉修雄還著有專文研究《瘞鶴銘》對日本書道的影響。
     《瘞鶴銘》的作者為葬鶴而作此銘,並以別號代替真名,以干支代替年代,以至於千百年來,人們不知它由何人在何年所書。從東晉的王羲之到南朝的陶弘景,從隋代的文人雅士到唐朝的王瓚、顏真卿、顧況、皮日休等,均被認為是《瘞鶴銘》的書寫者,迄今為止,誰也拿不出一個讓人信服的說法。
     10月8日開始的《瘞鶴銘》考古打撈工程或許能為這一千古之謎的破解尋得一些線索。由鎮江博物館、鎮江焦山碑刻博物館、鎮江市水利局組成的聯合考古隊,將目標鎖定在《瘞鶴銘》殘石落水處向南250米、向北80米、向西80米的範圍之內,工程隊每日清淤約20船,從14日開始不斷撈出大大小小的石塊。
     經過清洗,考古工作者依次辨認,發現多塊有人工痕跡的殘石。其中兩塊巨石上分佈有規則的楔形鑿窩,顯示了古代取石的工藝。另外,還發現了殘損的瓷碗、陶罐和塔磚、石質雕像、蓮花座等遺物。
     聯合考古隊還運用多波束技術進行水下掃描,遣派潛水夫下水探察。“我們一層層地發掘,原計劃一個月完成,但可能根據具體情況再拖後一段時間。”丁超說,“能否找到《瘞鶴銘》的殘石,還是一個未知數。但無論如何,我們了了一個心願。從古到今,我們每一代鎮江人,都有打撈《瘞鶴銘》的願望。今天,我們終於這樣去做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