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社会万象]
   

外逃贪官侵占公款2100万炒股补仓都赔光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7月03日 转载)
    
    由王谨带队的猎狐缉捕组已经在柬埔寨工作了一周时间。就在他到柬埔寨的第六个晚上,突然接到了刘主任的电话,有一个紧急任务需要立即执行,配合“天网行动”工作组缉捕重犯周敬。
    

    “小官巨贪”纪委约谈前溜之大吉
    
    周一清晨,还不到九点钟的样子,王谨和韩晓便赶到了中国驻柬埔寨使馆,与“天网”工作组会合。在使馆的会议室里,他见到了工作组的一行五人。与猎狐缉捕组衔接的是办案地经侦总队的支队长裴旭,四十岁出头,留着短发,举手投足都是一线指挥员的干练。
    
    裴旭拿出案件材料,递给王谨。“我们要抓的这个人叫周敬,是‘天网行动’对外发布的百名逃犯之一。在出逃之前,他曾是某国企的财务人员,在2001年到2007年期间,他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了国有资产2100余万元,直到2008年单位转移银行账户的时候才被发现。”
    
    “一个财务人员,侵占了这么多钱?”王谨惊讶。
    
    “是的,他是典型的‘小官巨贪’。在被发现之后,单位的纪委要约谈他,没想到他倒好,‘脚底抹油,溜之大吉’,逃到了泰国。这个人诡计多端,为了稳住单位的纪委人员,他主动打电话说自己在路上,后来才知道,他是在奔往机场的路上。他的性质恶劣,至今已经逃亡了七年。”
    
    “嗯,明白。”王谨点头,“他现在逃到了柬埔寨?”
    
    裴旭把身后的一位老同志请了过来。“这是检察院的老刘,这个案件的主办人,请他跟你讲讲吧。”
    
    老刘说:“是这样,在‘天网行动’对外公布百名逃犯之后,我们便接到了举报,说周敬藏匿在柬埔寨的金边。于是我们按照领导的部署,抽调力量组成工作组,裴旭支队长也是从市局经侦抽调来的。但现在我们手里掌握的线索,其实也很有限。第一条是知道周敬使用了‘李强’作为化名,潜逃到柬埔寨。第二条是知道他可能在金边8号公路30公里附近的一处工厂工作,仅此而已。”老刘说完。
    
    “只有这些?”王谨皱眉。“那举报人呢?能配合吗?”王谨又问。
    
    “我们接到的是网络举报,署名是‘正义群众’,没有实名举报人。”老刘回答。
    
    “明白了。看来是‘天网’的百名逃犯名单起的作用,老百姓真是对贪污人员深恶痛绝了。”王谨说,“我看这样吧,先让韩晓带你们到柬埔寨移民局,查询一下逃犯周敬相关的出入境情况,进行比对,看看有没有线索。”王谨开启了作战状态。
    
    调查半天也没有发现“狐狸”尾巴
    
    在柬埔寨移民局里,韩晓把移民警察明贵介绍给裴旭。明贵已经是韩晓的亲密战友了,见面之后立即投入到工作之中。明贵按照我方的意见,用周敬和李强的身份分别进行比对,果然发现了一条“李强”的入境记录。时间是在2008年7月,和周敬案发的时候正好一致。韩晓立即通过移民局的工作人员调取了他的入境照片,经过比对,大家基本确定,这个“李强”正是逃犯周敬本人。
    
    “有出境记录吗?”裴旭问明贵。
    
    明贵摇了摇头。“没有,如果不是偷渡出境,他应该还在境内。”
    
    “还在境内······”裴旭想了想。“还能查到‘李强’的其他情况吗?”他问。
    
    “对不起,在我们这里只有这些了。”明贵回答。
    
    裴旭点了点头,转头问韩晓:“小韩,还有其他部门可以查询人员情况吗?”
    
    “放心,在咱们来移民局的同时,王谨已经赶往柬埔寨公安部了,我想他现在应该也在查询。”韩晓说。
    
    “好,那咱们也过去看看。”裴旭是个急脾气。
    
    经过与柬埔寨公安部高层沟通之后,对方给予了高度重视,公安部的刑侦局长立即派专人配合查询,但经过查询,却并没有发现蛛丝马迹。这时,裴旭等人也赶到了公安部。
    
    “情况怎么样?”裴旭问王谨。
    
    “不容乐观,调查了半天,也没有发现‘狐狸’尾巴。”王谨回答。
    
    “嗯,看来只能去现场看看了。金边的8号公路30公里处,离这里有多远?”裴旭问。
    
    王谨看裴旭充满希望,心里却并不乐观。但作为一名警察,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有点距离,咱们现在就去看看。”王谨回答。
    
    数百家厂房如何找到一个藏匿的逃犯?
    
    盛夏的阳光炽烈地绽放,金边郊区的公路上毫无遮挡,气温已经超过了40度。移民警察明贵和王谨、裴旭等人分乘两辆面包车,在8号公路上疾行。从驶上公路的10公里开始,裴旭的希望便越来越渺茫。沿途的高速两旁密密麻麻建着数百家厂房,做服装的、钢材的、汽车配件的、工艺礼品的,不计其数。要想从这些厂房中找到一个藏匿的逃犯,显然是大海捞针。
    
    “明贵,怎么这么多工厂啊。”裴旭苦笑着问。“这里应该是金边的一处工业区,沿着公路而建。这么找可不是办法。”明贵摇了摇头。“咱们能查到这些工厂的名单吗?”王谨问道。明贵又摇了摇头。“不好查,除非咱们一家一家地走访。”
    
    “不行,在还没摸清情况之前,就贸然走访,那一定会惊动周敬的。”老刘在后面说,“他逃了七年了,已经是惊弓之鸟,咱们得谨慎行事。”
    
    “嗯,老刘说得对。”王谨点头。“你们看这样行不行,咱们兵分两路,一路由裴支带队,继续在公路30公里附近摸排,搜索一下共有多少个工厂,从门外观察一下大概的情况;我和明贵到附近的警署走访一下,摸一下这些工厂的底。”王谨说。
    
    人马兵分两路,各司其职。直到中午一点,大家才又到出发的地点集合,韩晓买了一些面包给大家充饥。大家一边啃着面包、喝着矿泉水,一边说着工作情况。
    
    “经过我们的摸排,在30公里附近大约有20多个工厂,其中生产服装的大约有7家左右,生产经营建筑材料的大约有10家,其他从外面看不到里面的情况,无法判断。同时根据推算,大约有10家左右是华人工厂。”
    
    “其他的情况呢?”王谨问。
    
    “没了,只有这些。”裴旭有些沮丧,“我们的调查结果意义不大。你们那边呢?”
    
    “我和明贵到附近的警署问了一下情况,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警署反映,这里的工厂非常密集,人员结构复杂,许多外来人员根本没有登记就居住在厂区里,情况不明朗。”王谨说。
    
    “唉,这可怎么办啊。”老刘叹了口气,“那咱们掌握的这两条‘线儿’都断了,还有别的招儿吗?”
    
    “嗨,刚到这儿就灰心了还行。”裴旭笑着给老刘鼓劲,“咱们现在已经取得重要进展了,第一是周敬确实以‘李强’的身份入境了,第二是金边确实有8号公路这个地儿,你不觉得咱们已经接近目标了吗?抓到这只‘狐狸’,只是早晚的事儿。”
    
    老刘听裴旭这么一说,眼睛又亮了。“也对,早晚得抓住他。”老刘又笑了。
    
    “王谨,你看下一步工作该怎么办?”裴旭问。王谨思考了一下,“我想,下一步咱们要请柬埔寨公安部在金边市进行全面的搜索,咱们上午做的只是从电脑系统中搜索,这还远远不够,要广泛利用他们的‘人力资源’。”
    
    转机来自一个送餐电话号码
    
    在我方的要求下,柬埔寨警方在金边全市发布了对周敬和李强的协查通报,一张无形的大网已经张开。次日清晨,大家和移民警察们继续并肩战斗,但直到傍晚,却依然没有收获。接连两天,工作都陷入僵局,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大家渐渐都没了底气。国内的领导给工作组打电话询问情况,在得知现状之后,体谅地发话,说如果再找不到线索就先撤回去,等有确定线索后再来。领导是好心,同志们却急了。
    
    “不行,人抓不到,我可没脸回去。”裴旭说。
    
    “实在不行,咱们就一家一家找吧,就算是撤,也得把工作做到穷尽,不能‘留着口子’。”老刘也不甘心地说。
    
    “不行,这么做会适得其反。”裴旭反对。“一旦打草惊蛇,周敬变换了藏匿的地点,那不是前功尽弃了?”他反问。
    
    “那你说怎么办?就这么回去了?”老刘不服气地说。
    
    两人刚要争执,韩晓兴冲冲地跑进房间。“裴支、老刘,有线索了。”
    
    “什么线索?”两个人异口同声地问。
    
    在王谨的房间里,大家聚在一起。
    
    “我刚刚接到柬埔寨警方的通报,经过他们的全面协查,找到了一个电话号码。”王谨说。
    
    “电话号码?谁的电话号码?”裴旭问。
    
    “应该是‘李强’的电话号码。”王谨说,“有一个做餐馆生意的柬埔寨人,说可能见过这个‘李强’,曾经给他家多次送过外卖。柬埔寨警方让那个人做了辨认,证实了点外卖的人就是‘李强’。他手里有一个送餐的号码。但很可惜的是,最后一次送外卖的时间已经是一年前了,现在那个住址也变换了租客。”
    
    “嗯,那个电话还通吗?”裴旭问。
    
    “已经停用了。”王谨回答。
    
    “是哪里的电话号?”裴旭问。
    
    “是一个金边的本地号码。”王谨回答。
    
    “嗯,这条线索很重要。”裴旭从椅子上站起来踱步。“咱们得围绕这个电话号做做文章。”裴旭说。
    
    “这个方面韩晓最拿手,他是搞情报的。”王谨拍了拍韩晓的肩膀。
    
    韩晓皱了一下眉头,拿过那个号码。“这······得给我点时间。”
    
    “多长时间?”王谨问。
    
    “你别逼我,我尽最大的努力,以最短的时间还不行?”韩晓说。
    
    “行,看你的了。”王谨笑着说。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韩晓把自己关进房间,坐到笔记本电脑前,研究起来。他在到猎狐缉捕队工作之前,是经侦情报的中队长,法律业务娴熟,办案逻辑清晰,他连续奋战了几个小时,直到老刘推开了门,他也一无所知。
    
    “哎,小韩,吃口饭再干。”老刘说。
    
    “哎,您来了正好,有几条线索我还需要同步核实,您会电脑吧?”韩晓问。
    
    “会啊,你以为我这岁数的人都是电脑盲啊。”老刘不服输地说。
    
    “行,您用这台电脑,有些情况咱们一起做会更快些。”老刘一走进韩晓的门就再没出去,两个人分别在电脑前忙活,时间一下到了傍晚。
    
    功夫不负有心人,没想到重要的线索竟被老刘挖掘出来。
    
    “看,小韩,是不是这个号码?”老刘激动起来,指着电脑的屏幕说。
    
    韩晓凑过来细看。“对,就是这个,老刘,真有你的。”
    
    在一个柬埔寨的工业论坛里的旧帖子里,李强的柬埔寨号码赫然在目。上面登着一条企业广告:
    
    盛洋金茂公司,经营建筑材料······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以为手机停机了就没事了啊。盛洋金茂公司······有戏!”老刘解气地说。
    
    “行,老刘,你已经是电脑高手了。”韩晓笑笑说。
    
    两个人又忙活了大半天,不但从网络搜索到盛洋金茂公司的详细情况,还获得了一个令人欣喜的收获。在柬埔寨8号公路30公里处,有该公司的两块土地正在建设,这正与之前掌握的线索重合。
    
    王谨和裴旭得知此情况后,立即将情况报至驻柬埔寨中国使馆,请求协助调查这家中国公司。正好使馆的一个工作人员与这家公司的老板相识,便立即与他取得了联系。傍晚时分,姓霍的老板来到了王谨等人下榻的宾馆。
    
    经过询问,他说在自己公司的一处搅拌站中,正有一个会计叫李强。裴旭又拿出周敬的照片让霍总辨认,霍总一眼就从混杂在10多人的照片中找到了周敬。
    
    “就是他,李强,就是这个人!”他确定无疑地说。
    
    “太好了!”大家都激动起来。
    
    “夜长梦多,咱们现在就去!”裴旭决定要马上前往缉捕。
    
    “我竟然雇用了一个逃犯,想想都后怕。”
    
    在霍总的带领下,专案组成员分乘两车,赶往周敬藏匿的地点。据霍总说,那个搅拌站位于金边4号公路的50公里处,而自己公司的两块正在建设的土地则在8号公路的30公里处,李强原来曾经在那里干过。
    
    两辆车在路上疾驰。王谨联系了移民局的明贵,约定在高速路口会合。晚上八点的时候,天已经漆黑,雨渐渐停了。几辆车开着远光,终于来到了盛洋金茂公司的搅拌站。从远处看,厂房关着大门,十分安静。
    
    在进入厂区之前,大家在王谨乘坐的车里聚齐,商量好计划再开展行动。
    
    “李强在里面吗?”裴旭问霍总。
    
    “应该在,他没地方可去。”霍总回答,“他人挺老实的,没什么嗜好,不打牌也不喝酒,年轻人组织的活动也不参加,每天就是闷头干活。下了班就在厂房的宿舍住,真想不到竟是被全球通缉的罪犯。”
    
    “人不可貌相啊······你刚才说的所有现象都在说明一个问题。”裴旭笑着说,“他害怕抛头露面,所以才深居简出。”
    
    “是啊,我一直以为雇李强是个好事,他对工资要求不高,而且工作能力还超强,人踏实,还没有乱七八糟的社会关系。但现在看来,这个便宜可不是随便捡的。好家伙,我竟然雇用了一个逃犯,想想都后怕。”霍总感叹。
    
    不到半分钟,“李强”便被押了出来
    
    “咱们先说计划吧。”裴旭引入正题,“一会霍总先进门,看李强在哪个房间,我和韩晓引明贵进行抓捕。王谨腿脚不便,和老刘随后进去。大家看行不行?”裴旭工作安排得井井有条。
    
    大家商定完计划后,依计行事。霍总先叫开大门,把车开了进去,裴旭、韩晓和明贵等三个移民警察,一起同车进入。
    
    工厂里建了两排简易房屋。其中一排是办公用房,一排是员工的临时宿舍。从房屋的外观看,比较简陋、条件很差。
    
    “他就住在这里?”裴旭问。
    
    “是啊,他就住在这里。”霍总回答。
    
    裴旭点了点头,和霍总一起下了车,引着三个警察向办公区前进。
    
    霍总先走进了“李强”平时的办公室,进去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李强”的身影。“人没在办公室,可能在宿舍,现在进去看看吗?”他指着对面的一个房间,轻声对裴旭说。
    
    “稍等······”裴旭没有让霍总立即进入,而是和韩晓前后观察了宿舍的情况。
    
    宿舍是一间大约20平米的简易房,正面是门,后面是窗,窗户外装有铁栅栏,后面就是一道高墙,人出不去。一个空调室外机正在运行,一看就是屋里有人。看到这些,裴旭才放了心。
    
    “这间屋里几个人住?”明贵问。
    
    “一般的员工宿舍都是两个人住,但李强要求自己一个人住,我看他人不错,又勤劳肯干,就给他安排了单间。”霍总回答。
    
    “好,只要他在我们就立即抓捕。”明贵说。
    
    “霍总,你进去先看看,如果他在,您就说现在有个急活儿要马上干,让他出来。”裴旭准备做得再保险些。
    
    “好,明白。”霍总说着就走进了宿舍,不到一分钟就走了出来。
    
    “人在呢,正在床上躺着呢。”霍总有些紧张。
    
    “屋里有几个人?”裴旭问。
    
    “就他一个人。”霍总说。
    
    “好。那我们就动手了。”明贵也等得不耐烦了,跃跃欲试地说。他一挥手,两个移民警察和他一起冲进了房间。不到半分钟,“李强”便被明贵等人押了出来。裴旭和韩晓一看就笑了。
    
    “周敬?”裴旭直接发问。
    
    “我······不是,我是李强······”被缉捕的人连忙辩解。
    
    “我们是中国警察,不用多说什么了吧。你敢说,这个人不是你?”裴旭把周敬的照片放在他面前。
    
    “我······是周敬。”周敬终于现出了原形。
    
    随身物品只有几件短袖衬衫、几条裤子和一块普通的手表
    
    按照案件资料,他今年应该40出头,但连年的逃亡生活却让他显得苍老。周敬穿着一件普通的衬衫,头发很长也不修剪,面如土灰,一看就是常年不进行户外运动。他居住的宿舍非常简陋,屋里四壁空空,只有一个上下铺和一张办公桌。这个昔日侵占公款2100万的大盗,竟然在国外过着如此贫苦的生活。
    
    “你一个月多少工资?”裴旭问。
    
    “一个月500美金。”周敬有气无力地回答。
    
    “为什么逃了这么多年才挣这么点钱?”裴旭又问。
    
    “我出来之后,到处逃亡,不敢在同一个地点停留太长时间,常常是一个工作干几个月就离职,所以每次都重新归零,生活刚刚稳定就要再次陷入奔波。没办法,这是我的命。”周敬叹了口气。
    
    “你侵占的那些钱呢?”王谨这时也拄着拐杖走过来。
    
    “那些钱······都没了。”周敬抬头沉默了一阵,“说实话,我那时不是为了侵占,而是想‘借鸡生蛋’,用钱炒股。但不想炒股有赢有赔,刚开始还不错,后来赔的越来越多,我就继续拿钱‘补仓’,结果陷进去更深,最后······”周敬痛苦万分,“我是输给了自己的欲望,罪孽啊······”他泪流满面。
    
    柬埔寨移民警察清点了他的随身物品。这个逃亡了七年的罪犯,随身只有几件短袖衬衫、几条裤子和一块普通的手表,再无其他。
    
    “你那个‘李强’的身份是从何而来的?”王谨问。
    
    “找人买的。到了2006年的时候,我就开始害怕了,想给自己找个退路。于是就找人买了一个假护照,作为退路。谁知出境之后才发现,这哪是退路啊,简直就是死路。”周敬叹着气说,“刚开始我去了泰国,但那里消费不便宜,生活不易,就辗转到了这里,一直到现在,我都这样苟活着,像孤魂野鬼一样,谁也不认识,谁也不接触,就是活着而已。”
    
    “媳妇和孩子呢?还有联系吗?”王谨又问。
    
    “我哪敢联系,我哪还有脸去面对他们啊。”周敬说,“我打的最后一个电话是在三年前,得知法院已经判决了我与妻子离婚,我心里倒好受一些了。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无依无靠,无牵无挂,有时想想,就算是客死异乡也无所谓了,本来我就是一具行尸走肉了。”
    
    他被明贵等移民警察押上了车,回头看着表情木然的霍总。霍总表情复杂,说不出对他是惋惜还是惧怕。
    
    “谢谢您的照顾,给我一个单人间,帮助我买衣服。您是个好老板······”周敬没头没尾地说着。
    
    霍总有些惶恐,不知该如何回答。周敬说完,低头走进了面包车。生活就是这样,你抛弃了它,它也总会将你抛弃。炒股的秘诀在于止赢和止损,拥有底线、控制欲望才能获得成功,追涨杀跌一定会输得很惨。做人也是如此,一旦失去底线,被欲望左右,便会付出沉重的代价。
    
    来源:腾讯 (博讯 boxun.com)
28201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四川两逃犯骗取贷款上亿元外逃 已被押解回国
·1500株人参一夜被偷光 DNA锁住外逃12年嫌疑人
·“公海赌王”连超牵涉协助杜鹃外逃被拘
·外逃贪官贪污为炒股补仓 侵吞2100万都赔光
·湖南3名外逃经济犯罪嫌疑人被成功劝返
·福建对44名涉嫌外逃党员干部采取立案措施
·商人骗上海财政局下属公司9千万元 外逃18年落网
·北京外逃贪官潜逃菲律宾6年 今日回国自首
·安徽阜阳国税局外逃局长柴国良近日被缉捕归案 (图)
·浙江一商人骗税百万外逃 带弹片回国自首获缓刑
·多名外逃贪官、权贵免猎 谁撑腰?
·外逃犯在美与人生女 妻子国内替其还债
·中国为追缉外逃贪官 学习了哪些新技能
·北京取消近千个航班 疑防大老虎外逃
·北京机场大修暂停审批飞行 引防大老虎外逃猜测
·中国外逃贪官乔建军前妻洛杉矶应讯 否认罪名 (图)
·31省份均已成立追逃办 官员外逃24小时内需上报
·外逃贪官在美国陷诉讼纠纷 被起诉挥霍公款 (图)
·中国外逃贪官如何成美国佛州购物中心业主? (图)
·猎狐行动已有150名外逃者落网 8人逃亡10年以上
·公安部:“猎狐2015”至今 150名境外逃犯落网
·北京成立国际追逃办公室 外逃人员一人一档
·中储粮高管夫妇外逃始末:在美购2套房
·兰江:通牒外逃贪官 暗释特赦窗口 (图)
·“裸身做官”和“官员外逃”的制度反思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