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社会万象]
   

网红"乞丐哥"落网:拐卖妇女20多起 想拿200万脱罪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10月10日 转载)
    网红乞丐哥


    
    “村里很多小娃都会唱他的那首歌。”9月22日,在贵州省榕江县八开镇党央村,村民高中才告诉红星新闻。
    
    高中才所说的他,是他儿子高德飞。高德飞演唱的那首歌,歌名叫《陌生的贵州》。
    
    这首歌2018年年初传开。彼时,在互联网上红极一时的高德飞通过视频和音频等形式,演唱着这首歌。
    
    歌声中,他在贵州砍柴、游泳和放牧的童年生活,得以再现,他在流水线辛劳作业的画面,也得到了演绎。
    
    视频的最后,是他戴着硕大金项链和墨镜,开着宝马,衣锦还乡的场景。
    
    歌曲吸引着他很多粉丝的关注和传唱。
    
    高德飞是个网红,在某直播平台上,他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乞丐哥”。
    
    通过炒作砸“兰博基尼”、约架等形式,他吸引着大批粉丝。截至被查封前,他拥有400多万粉丝。
    
    直播平台上,粉丝们戏称“乞丐哥”为“丐帮帮主”,粉丝则自称为“丐帮弟子”。甚至,高德飞的儿子出生时,粉丝也在给他儿子起的小名中,有“丐”的谐音,叫“小瓶盖”。高德飞至今未领证的“妻子”许某某,则被称为“丐嫂”。
    
    今年8月23日,浙江省诸暨市公安局在其官方微信“诸暨警方”发布消息称,在某直播平台坐拥400多万粉丝的“乞丐哥”高某,因涉嫌“拐卖未成年人、强迫卖淫等”,在贵州省榕江县被警方抓获。
    
    诸暨警方发布消息称,“乞丐哥”高某利用“网红”身份,接近陌生女孩,并将这些女孩拐卖到海南、江西等地。
    
    “涉嫌拐卖妇女20多起,其中还涉及到未成年人。”今年9月23日,参与抓捕高德飞的民警向红星新闻透露,目前,案件已移交给江西警方。
    
    “帮主”高德飞被抓,不仅在400多万“弟子”(粉丝)中引发轩然大波,也在党央那个偏远村落里,引发震动。
    
    从浙江到贵州,随着采访深入,丐帮“帮主”高德飞红与黑的往事,渐渐清晰。
    
    【被抓时强调:“我是投案自首的”】
    
    今年8月20日下午,浙江诸暨警方和贵州榕江警方联合前往榕江县八开镇党央村抓捕高德飞。
    
    抓捕高德飞,诱因是2018年6月,诸暨市大唐派出所辖区发生两起恶性聚众斗殴事件。诸暨市公安局扫黑办抓捕了以柏某为主的黑恶势力。
    
    侦办案件中,诸暨警方发现,柏某还涉嫌拐卖妇女。据柏某交代,是高德飞带他“入门”的,他还提到“高德飞现在混得不错,是个网红”。
    
    今年3月,诸暨警方将高德飞列为网上追逃对象,但高德飞经常不在家,这给抓捕工作带来一定难度。
    
    不过,今年8月4日,高德飞的儿子“小瓶盖”出生了。高德飞很高兴,他拍了两段视频发在他微博“乞丐哥520”上。
    
    诸暨警方发现,“小瓶盖”盖的被子上写有“榕江县妇保院”字样,警方判断高德飞这段时间应该在老家照看小孩。
    
    随后,诸暨警方前往贵州省榕江县展开抓捕工作,在榕江县警方配合下,8月20日下午,他们来到高德飞老家——八开镇党央村抓捕。
    
    通过技术手段,警方发现高德飞就在他家对面一座丛林密布的山上。这座山上,有村里合作社建起的石蛙基地。
    
    但警方赶到石蛙基地发现,屋内没人,高德飞的身份证、玩具枪、刀具等东西,还落在屋内。
    
    没能抓捕成功,榕江警方将诸暨警方领到高德飞家里,给高德飞父母和他“妻子”做思想工作,并留下手机号码,希望高德飞主动和警方取得联系。
    
    据媒体公开报道,后来高德飞打通警方的电话说:“你们这样是不可能抓到我的!我穿拖鞋你们也追不到我!”
    
    不过,这是误传。据参与抓捕的榕江县民警告诉红星新闻,高德飞的原话是,“你们穿拖鞋是不可能抓到我的。”
    
    “因为当天前往党央村抓捕时,诸暨有个领队的穿拖鞋去。”这名民警告诉红星新闻,“石蛙基地四周都装有监控,我们上山的时候,高德飞通过监控远远看见我们。后来,他才打电话这样说。”
    
    面对“挑衅”,警方放出“烟雾弹”,佯装过段时间再来抓他。当晚,高德飞家所在的党央村三组,有户李姓人家摆酒,高德飞回去参加。饭后,他回到自己家里。
    
    晚上9点多,大批警方突然围在他家四周,在他家二楼,高德飞被抓了。“诸暨警方”发布消息称,高德飞被抓时,特别强调一句:“我是投案自首的,我是投案自首的!”
    
    作为在直播平台拥有400万“弟子”的“丐帮帮主”,高德飞被抓引发很大关注和震惊,特别是涉嫌“拐卖未成年人、强迫卖淫等”罪名。
    
    震惊的,还有党央村村民。甚至,高德飞父母和与他“妻子”——许某某,因为“他平时可不是这样。”
    
    【高父:“他在家从不干坏事,只做慈善”】
    
    9月22日,在高德飞家里,高德飞“妻子”许某某告诉红星新闻,高德飞被抓不久,相关新闻就出来了。
    
    随后,很多人——包括许某某的很多朋友都劝她早点离开,因为“他那么坏,还涉嫌拐卖妇女、强迫卖淫。”
    
    “新闻上说的这些,我感到好陌生。”许某某告诉红星新闻,在和高德飞接触的日子里,他表现很好,“如果真有这些(拐卖妇女等),我至少应该知道一点点吧?他应该告诉我的。”
    
    许某某的试探口气,充满不确定性,她说:“如果真是这样,他让我感到很陌生。”
    
    高德飞的父亲高中才告诉红星新闻,许某某来自一个“吃馒头和包子的地方”,她和高德飞还没来得及领证就生孩子了,目前属“非婚生子”的状态。
    
    许某某告诉红星新闻,她来自河南省三门峡市的农村,去年11月和高德飞在杭州认识,“我们通过直播认识的,我也玩直播。”许某某说。
    
    如果说,许某某和高德飞认识的时间不长,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感到陌生,那可以理解。但村里很多人同样对高德飞涉嫌“拐卖妇女和强迫他人卖淫”,感到震惊。
    
    9月23日,党央村党支部书记李世缤告诉红星新闻:“他(高德飞)在外面怎么样就不清楚了,但在村里的口碑蛮好,没有打架斗殴等情况,相反,做了很多慈善。”
    
    去年春节前,高德飞找到李世缤问:“书记,我们村里,谁比较可怜(困难)?”
    
    李世缤告诉他,“高老说是贫困户,他妈妈蛮可怜的。”
    
    高老说是个盲人,他妈妈80多岁,名叫祝老啊,一直过得比较清贫。
    
    “当时,他身上没带现金,老人不会用手机,他就和我借1000元,直接拿去给祝老啊。”李世缤说,第二天早上,高德飞就把钱还给了他。
    
    类似情况很多。
    
    9月22日,在党央村三组的一棵树下,两位年逾八旬的老人在聊天,她们告诉红星新闻,高德飞曾给她们送过东西,这些东西包括:棉衣、棉鞋、毛毯、猪肉、烤鸭和100-200元不等现金。
    
    村民杨老凤说,高德飞早前给他家送过一桶油,给她老公送了一件棉衣,给她儿子送了200元。
    
    “在村里,他从不干坏事,干的都是慈善。村里60岁以上的老人,哪个没收过他送的东西?”高中才说,村里,在学校上学的娃娃中,不少人都收到过高德飞送的东西。
    
    那些得到过高德飞好处的娃娃,放学路过高中才家门口时,还议论说,“就是这家人给我们送东西的。”
    
    高中才听到这些话后很高兴,“毕竟我儿子做了好事嘛!”
    
    党送小学位于党央村三组,该校负责人吴定线告诉红星新闻:“高德飞曾三次来校做好事,其中一次是给困难学生派钱,其他两次是送铅笔、送橡皮擦等文具。”
    
    吴定线说,2016年的一天,高德飞找到他问:“吴老师,学校里都有哪些困难学生?”
    
    吴定线给他列了40多个学生的名单,放学时,吴定线让这些学生留下。高德飞拿着一沓钱,每人100-200元地发,“娃娃们,特高兴。”吴定线说,那次大概发了5000元现金。
    
    所以,高德飞被抓,吴定线也感到意外。“他为人爽快,爱做好事,在村里的口碑挺好。”吴定线说。
    
    感到意外的,还有村支书李世缤。
    
    “我家开小卖部,他回来常在我这里买一大堆玩具和糖果送给小朋友。”李世缤说,“逢年过节,他宰牛、杀羊、杀猪宴请全村人,非常大方,我也去吃过。”
    
    不光“外人”对高德飞出事感到惊讶,他的父母也感到震惊。他父亲高中才说:“可能在外没人管,学坏了。”
    
    【8年前,“帮主”曾盗7辆电动车被关3年】
    
    红星新闻从警方内部人士了解到,目前,高德飞已从浙江诸暨移交给江西省崇仁县警方,关押在崇仁县看守所。
    
    高德飞的哥哥高某也向红星新闻证实了这一消息。10月9日上午,高某说:“国庆期间,我去崇仁县看守所探视他,但没能看到,最后通过律师给他送去一些衣物,听说他状态还好。”
    
    “我弟的特点是不听家里人的话。”高某对这个不断闯祸的弟弟,感到无奈。
    
    高某是名教师,高德飞出事后,很多事都由他来张罗。
    
    对高德飞出事的原因,一些人认为,“和家教不严有关。”对此,高某和高中才都否认了。
    
    高某说:“我们家教很严,我父亲管教我们有一手,但弟弟只听外面人的,不听家人劝。”
    
    “听外面的有什么用?出事前,他兄弟成千上万,天天吃吃喝喝,都是吃他喝他的。”高中才这样形容,“但高德飞出事被带走后,他儿子满月酒、他爷爷过世,也没几个朋友来看,如果这次他还不吸取教训,就一辈子都长不大了。”
    
    不过,哪怕这次真的清醒过来,付出的代价也有点重。
    
    据榕江警方向红星新闻透露:“高德飞主要是在外犯事,在本地没有案底,如果有,我们早就抓他了。”
    
    “他涉嫌拐卖妇女20多起,其中还涉及到未成年人。案发地涉及江西、海南、福建、广东等地。”参与抓捕高德飞的民警告诉红星新闻,“其中有两个女孩是从广东东莞拐去福建卖的,但那两个女孩较矮,卖不出去,她们就带去江西卖。”
    
    当然,参与拐卖的,不只是高德飞,还有和他同村的高门新、高志林,目前他们都已被警方抓获。
    
    “据高门新和高志林早前反映,他们负责开车带去并控制女孩,高德飞搞直播的,认识的人多,方便找下家对接,所以对接资源,主要由高德飞来完成。”这名民警还透露说,“据我了解,他们确实没搞到什么钱,年轻人就是感觉这么做(拐卖)好玩。”
    
    至于高德飞声称一天能挣20万元等等,这在当地警方看来,“多少有吹牛的成份。”
    
    参与抓捕高德飞的民警告诉红星新闻:“他(高德飞)被抓前,我曾打电话动员他去自首。那时,他还对我吹牛说,在他背后包装他搞直播的老板给他打了300万元过来,他想拿其中的200万元去摆平这件事(因涉嫌拐卖妇女、强迫卖淫而被通缉)。这咋可能嘛?”
    
    “早前,他开一部100多万的车回来,后来换一部几十万的宝马,他就是租来炫耀的。”这名民警说,再后来,高德飞只能开一部烂摩托回家了。
    
    “那部烂摩托还在家里,就值1000-2000元。”高德飞的哥哥高某说,之前,弟弟确实买过一台二手奔驰,后来卖了。究竟卖了多少钱,高某也不清楚,因为高德飞不让他过问,“他还反过来教育我说,网络的水很深,你不懂。”高某说。
    
    “从他平时的消费来看,之前,他应该赚到上百万,但全部挥霍出去了。如今,没房、没车、没存款,甚至他的孩子都还依靠家里帮养。”高某说。
    
    “高德飞的消费理念是,钱是用来花的,不是用来节约的,没有了再挣。”高德飞的姑姑高某某告诉红星新闻,有次,回老家的路上,高德飞看到隔壁村两个老人从街上走路回家,他问老人家:“为什么不坐车?”老人家说,“没钱”,高德飞就给两个老人每人100元。
    
    高某某也是名教师。“我两个妹妹都是老师,我大儿子、大儿媳也都是老师。”高中才说,“我们家要是开培训班,都不用请老师了。”
    
    高中才这么说,主要针对外界的传言。高德飞被抓后,外界认为高德飞出事和家庭教育缺失有关,“这不属实。”高中才说。
    
    高中才1962年7月出生。1993年,村民先后选举高中才担任党央村村委会副主任、主任,并连续担任三届党央村党支部书记,2016年,高中才退了下来。他至今不明白:高德飞究竟在什么时候、如何一步步走上一条让他、也让他“妻子”许某某日渐陌生的道路。
    
    2006年,高德飞在八开中学就读初一,但上了一个学期就辍学了。之后,他偷拿父亲300元,只身一人前往广东打工。期间,高中才一直提醒他注意四条:不偷、不抢、不拐、不吸毒。
    
    但离开家乡,就如笼中放飞的鸟儿一般,一切,都不是高中才可以管控的了。
    
    2011年或许是高德飞转坏的一个年份。彼时,20岁的高德飞和祖军、刘全德、何天西等人,在浙江诸暨至安华路段盗窃了7辆电瓶车。
    
    红星新闻从警方内部人士了解到,盗窃时间是2011年5月12日晚上11时至5月13日03时许。
    
    “因这次盗窃,高德飞被判刑,关了两年。”知情民警告诉红星新闻,当时高德飞被关在浙江金华监狱。
    
    对这段监狱生涯,高德飞出狱后和家人说是“偷袜子挨关的。”
    
    “说偷了一车袜子,价值1.7万元,他当时年纪小,负责放哨,他个人分得200元。”9月23日,高中才告诉红星新闻。
    
    面对红星新闻采访,高德飞的“妻子”许某某说:“如果你的文章能让他看到,你就说我会好好带孩子的,等他出来。”
    
    不过,当她家人问她:“如果他被关十多年,你怎么办?”许某某沉默了。
    
    良久,许某某说:“我妈的意思是让我等他的判决结果出来后,再做决定。”
    
    本文来源:红星新闻 (博讯 boxun.com)
304150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乞丐哥”涉拐卖未成年人强迫卖淫被抓 曾挑衅警察 (图)
·惨:被拐卖到中国农村7年,少女嫁两夫生下两子 (图)
·孩子自说被拐卖
·高薪职位实为“糖衣炮弹” 女孩求职遭拐卖强迫卖淫
·警方破获22年前拐卖案 一家三口团圆跪地抱头痛哭 (图)
·男子涉拐卖9男童受审求判死刑 有家属寻子无望自杀 (图)
·压岁钱:随北宋时一件拐卖案出现的习俗
·网传赤裸上身女子被拐卖折磨 实为母亲打骂女儿
·犯罪团伙跨国拐卖妇女 最小仅14岁 (图)
·中国拐卖悲剧 母亲原地守候20年
·5岁男童失踪4天被寻回 警民合力搜山抓获拐卖男子 (图)
·调研报告:拐卖妇女案大多发生在火车站 (图)
·男子拐卖越南妇女获利 辩称“帮贫困乡亲娶媳妇”
·八个月大被父亲工友拐卖 高考后与父母相认 (图)
·男子看欧洲杯气走媳妇 抱孩子找娘被误拐卖儿童
·男子6岁时被亲姑姑拐卖 头被养父打出坑 (图)
·8岁男孩为让父母接其放学 谎称放学途中险被拐卖
·深圳警方破20年前拐卖儿童案 女孩终见亲生父母 (图)
·陕西夫妇为发财将两亲生儿子拐卖 收入7.4万元
·24岁智障女子遭邻村大叔拐卖给智障男子做媳妇
·涉嫌拐卖9名男童的神秘"梅姨"被抓? (图)
·DNA鉴定牵出掩盖17年拐卖儿童案件 主犯获刑5年 (图)
·视频:400万粉丝网红涉嫌拐卖和强迫卖淫被抓
·快手400万粉丝乞丐哥涉拐卖粉丝卖淫 实为黑社会 (图)
·山西12人拐卖儿童、收买被拐卖儿童被判重刑:两人死刑
·拐卖妇女儿童罪应判死刑 这位代表上热搜 (图)
·打击拐卖儿童福建禁收买家庭继续抚养
·记者举报有人在医院拐卖儿童 警方通报:已抓6人 (图)
·两名拐卖儿童嫌犯闭门拒捕 警方破门抓人 (图)
·6名人贩子拐卖越南女子至偏远农村:标价6万余元
·两女子伙同境外人员拐卖22名“越南新娘”
·中国破获越南妇女拐卖案 拐卖圈养中介收买一体化
·两男子拐卖9名"越南新娘" 每名10万元全卖出
·最高法出台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司法解释 明年施行 (图)
·河北宁晋破获跨国拐卖妇女案 解救5名越南女子
·三亚警方破获一拐卖儿童案 亲生父亲竟是嫌疑人
·广西特大跨国拐卖婴儿案女主犯今日被执行死刑 (图)
·温州拐卖案被解救婴儿安置难 有的仍寄在买方家
·河南男子拐卖儿童获死刑 27名被拐者父母未找到 (图)
·大快人心!拐卖22名儿童的罪犯被执行死刑 (图)
·长平:拐卖人口与洗脑教育
·歌颂拐卖妇女的,不止《嫁给大山的女人》 (图)
·被拐卖的是谁?/和菜头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