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众观点

从《南方周末》的遭遇看中共如何扼杀新闻自由

【博讯4月11日消息】 南方编辑:人权,固然首先是生存权,但也包括人身、言论和新闻自由。自吹人权状况比任何时候都好的北京当局,一直把新闻当成中共的喉舌和舆论工具,新闻一点也没有自由。最能说明问题的是,在中国大陆发行过百万份,颇具影响力的《南方周末》,自创办以来不断遭到掌握宣传舆论大权的中共中央宣传部的打压和坎坷遭遇,就可以充份反映出在中国大陆,人权是如何受到践踏,新闻自由是怎样被扼杀。

  敢于直言命运多舛

  《南方周末》是南方日报报业集团的系列报之一。《南方周末》是中共广东省的机关报。该报的领导层深知作为一张机关报,一切言论只能听命于中共中央和中共广东省委,不能越雷池半步。所以明知报纸的内容不能吸引广大读者,也只能操正步。因为不紧跟中共中央和广东省委,轻则挨批评,重则领导人会被撤职罢官,永世不得翻身。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原总编辑邓拓,就是因为被认为不紧跟党中央,只能罢官,到了文化大革命更被迫自杀生亡,使中国大陆新闻界的头头无不颤颤竞竞,生怕犯政治错误,只能盲目紧跟,以免再招致杀身之祸。

  然而南方日报的领导人中,毕竟有富于正义感的知识分子,他们也想办一份受到广大读者喜欢的报纸。文革后,他们除了按官方口径办《南方周末》作为正当之外,还办了一些系列报,有《广东农民报》,《花鸟世界报》,《广东画报》,《海外市场报》(后停刊),《南方都市报》,《南方周末》等。当时,广东的报纸已认识到要吸引读者,报纸的内容就要刊登知识性、娱乐性的消息、文章。《南方周末》如果办成一张格调高、多登一些老百姓社会新闻,敢言作为机关报的日报所不敢言,作为周末报的办报方针,有别于日报和以此吸引广大平民百姓。用中国大陆新闻界的行话说,就是要敢于和善于打“擦边球”,意思是,打的球出了界,便判输;但如果打球,球球都四平八稳,那观众看了就会没味道。打“擦边球”,既不违反中共的宣传纪律,又可引人入胜。正是由于《南方周末》每期都力争有一两篇能反映人民呼声、切中时弊的报导,打出引人入胜的“擦边球”,因此它的销路远远超过操正步的《南方日报》、《广州日报》,以及知识性、趣味性较多的《羊城晚报》。

  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以及《南方日报》等省、市机关报,往往要由中央、省、市委的宣传部门发通知,硬性规定要机关单位订阅,销路才不致下降;但《南方周末》则是由读者把握自己的喜爱自由购买的。它不但在广东各地销路很好,而且在北京、上海、天津等城市,都有读者购买和订阅。而《南方周末》的报导面,也不局限于广东省内,对外省市的重大社会新闻,目标不惜篇幅加以详尽报导。中共广东省委上一任的书记谢飞等,看见广东办的报纸在全国居能有如此大的影响力,也不时给予支持和鼓励。

  谁知正是由于《南方周末》发行量过百万份,在全国各地有一定影响力,因此也引起掌握宣传舆论大权的中共中央宣传部和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的关注。这两个部门负责审查全国各地传媒的新闻官,对每一期《南方周末》的内容都认真的检查,看看他有没有违反宣传纪律。据《南方周末》的资深编辑回忆,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的负责人曾多次传达中宣部负责人的指示,提醒和批评《南方周末》的报导不能出格,要严格遵守宣传纪律。有一次,中宣部一位新闻官只是对《周末》一篇报导表示关注,广东省委宣传部主管新闻的一位副部长,便拿著鸡毛当令箭,竟然责令《南方周末》负责人作检查,而《南方日报》只好“照板煮碗”,责令《南方周末》的主编们检讨。后来《南方周末》的负责人打电话问中宣部的熟人,才知到他们只是“关注”并非“批评”,才知广东省委宣传部那位副部长是神经过敏,领会错了“上谕”。在中共统治下办报纸,由于报纸的报导都是白纸黑字印在报上,抽查起来没法抵赖,因此办报人就像操持家务的小媳妇,整天提心吊胆,不知什么时候会受“婆婆”的打和骂!《南方周末》长期以来靠打“擦边球”来吸引广大读者而又不犯规,这滋味可真不好受啊!

  但是高高在上站在北京的中宣部和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的新闻官,对《南方周末》经常打 “擦边球”以针贬时弊也认为是“离经叛道”,要加以惩处而后快。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便举起屠刀往《南方周末》头上砍去。

  去年,中国官方的各家媒体,都根据新华社发出的电讯稿,报导过一个名叫张君的杀害多人和多次抢劫,被逮捕后判了死刑的新闻。这家各日报和晚报都刊登过的新闻,《南方周末》没有理由照样刊登和“炒冷饭”。有新闻头脑的《南方周末》的主编和编辑记者,决定把这盘冷饭加些腊肠、鸡粒、香葱、鸡蛋,炒得香喷喷的,使读者“吃”后回味无穷。于是便派得力的记者到了张君的家乡湖南深入调查采访,探讨本来是贫苦人家出身的张君,为什么会变成杀人越货、犯案累累的刑事犯,揭露了湖南各级政权的种种腐败现象是逼张君走上犯罪道路的社会根源。这一报导刊登之后,由于深刻地揭露了时弊,使人看到了腐败的严重性和反腐败斗争的艰难和必要,广大读者对认为读后使人深受启发,是一盘香喷喷的冷饭和一记精彩的“擦边球”。

  谁知这则平民百姓叫好的报导,却触摸了湖南官老爷的老虎屁股。湖南省委立刻向中宣部告状,说《南方周末》有关张君的报导,煽动了湖南人民对湖南的中共组织和政府的不满,是给湖南省添乱。中宣部部长丁关根和新闻官们,本来就对《南方周末》经常打 “擦边球”来揭露大陆的阴暗面很有意见,这次湖南省委又告《南方周末》添乱,于是便急电广东省委宣传部,要南方日报报业集团查处此事,并一定要把《南方周末》主编江艺平撤下来,不能再让一再违反宣传纪律的人办报。对南方日报的社长和总编辑也点名批评。与此同时,宣传部还以《南方都市报》刊登的新闻照片,竟然把有关伊斯兰教和猪的照片放在同一版面为由,责令南方日报报业集团要撤《南方都市报》主编关健的职。南方日报报业集团的领导层对此虽然思想不通,但始终被迫执行了顶头上司的命令。事隔不久,中宣部召集个省、市宣传部长到被京开会,广东省委宣传部当时的部长于幼军(现调到深圳市任市长)一到中宣部,中宣部一个负责人见面什么都不问,就问《南方周末》的主编彻掉了没有?可见中宣部为了扼杀新闻自由,是多么的心狠手辣!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为了怕《南方周末》再出乱子以致被勒停刊,便选派了一个资深稳重的编辑当《南方周末》的正主编,由他负责把关;副主编则大胆起用一位年不过30岁的年青人。由于怕字当头,原来的敢于针贬时弊的《南方周末》,刊登的东西都四平八稳。许多读者翻了翻报纸,发觉没有什么新闻可看,便不掏钱买报,以至销路大降。有的不知内情的读者,还写信给《南方周末》,问报纸为什么近来办得这么糟,没有什么东西看,使《南方周末》的编辑记者有苦难言。

  正当《南方周末》的编辑记者冥思苦想在报导上如何来个新的突破,以满足读者的需要,制止销路节节下滑,回复昔日的辉煌的时候,香港《明报》揭露了中国青少年基金会法人代表徐永光挪用希望工程善款非法投资的丑闻。由于中国当局是不准香港《明报》等多家报纸在内地公开发售的,所以内地广大读者对此事并不清楚。就在这个时候,《南方周末》的记者接到一个举报电话,反映希望工程的巨额捐款,被青基金会负责人徐永光挪用了。举报人还说他手里有铁证。由于他相信《南方周末》,所以专门向周末反映,希望报纸派记者深入调查。

  早在2001年11月29日,《南方周末》在头版,二版刊登了《千里追踪希望工程假信》的文章,揭露了四川宣汉责任人伪造假信挪用希望工程善款。当时希望工程的组织者--中国 青少年基金会曾发来传真表示感谢,其法人代表人徐永光也接受记者的访问,对挪用善款的人予以公开严厉的谴责。可是如今却有人举报徐永光竟然也挪用善款于是《南方周末》便派记者采访了多名出身青基会的举报者。从掌握的材料来看,青基会负责人在资金运作中存在的问题,比香港《明报》的报导有过之而无不及。于是便写了一篇题为《有公益的地方就要有阳光》的长篇报导,尖锐地批评青基会负责人围规投资,玷污希望工程,难辞其咎。这篇报导摆出了大量事实,是完全客观、公正、真实的。计划于3月21日在该报头四个版刊登。当这份报纸印刷了三十万份的时候,《南方周末》突然接到中宣部一副部长从北京打来的电话,命令《南方周末》马上停印,已印好的那三十万份报纸也要全部封存,不准流到市面。

  中宣部这种扼杀新闻自由,违反人权的粗暴行径,在《南方周末》编辑部以至南方日报报业集团的编辑、记者和印刷工人中,引起了强烈的不满和愤慨。人们问道:中国共产党不是强调新闻要客观、公正、真实吗?毛泽东虽然也搞一言堂,他也说报纸要起到批评和监督作用;宪法规定人民有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中共中央一些领导人也说过传媒对腐败现象要进行舆论监督。可是中宣部的头头却无视《南方周末》的报导完全符合观、公正、真实的原则,无视人民有权知道人民出钱捐献的希望工程的善款的流向,反而利用手里的生杀大权,疯狂地扼杀新闻自由,是可忍,孰不可忍!

  好,既然中宣部不准这一期的《南方周末》在世面上售买,于是有的工人便把这一期的报纸通过电脑在《北大论坛》、《强国论坛》等网站爆光,让广大人民来评评理,讨还一个公道。

  报纸可以禁;但电波中宣部禁不了,结果海内外广大网民,很快便透过网站获悉中国青基金挪用希望工程善款的丑闻。正所谓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千传万,这一丑闻以及中宣部扼杀《南方周末》的野蛮行径,迅速便传遍海内外。中宣部的头头及新闻官们,气得咬牙切齿,但又无可奈何!只好勒令广东省委宣传部撤查此事,企图不再让丑闻外扬;但结果是欲盖弥张,更充份暴露了中共扼杀新闻自由,违反人权的丑恶嘴脸。人们正注视中宣部是否敢冒天下之大不为,对《南方周末》是否会进一步加以扼杀和镇压。

  中宣部以不许添乱为由,不准舆论监督和揭露腐败现象,只会大大助长贪污腐败分子的气焰,到头来会使神州大地更加混乱。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人们可以拭目以待。  寄自中国广东省广州市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东海一枭:沉默的中国─有感于《南方周末》再遭强奸
  • 希望工程没希望:为什么中国只有一家《南方周末》,还要被如此地蹂躏
  • 为了埋葬南方周末、锐思评论,以及我们的祭奠
  • 禁南方周末乃狐假虎威?
  • 记者无国界组织抗议南方周末被封存
  • 向裸体皇帝高唱赞歌将毁掉整整一个时代──《南方周末》21日被查封之原版文章
  • 披露希望工程弊案《南方周末》30万份遭封存
  • 《南方周末》报道:脑白金到底有什么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