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孔捷生:从“反韩潮”谈中国的新闻自由

【博讯8月23日消息】    我写了一篇"从恐韩征到反韩征"(见《动向》七月号)的随笔,原以为随著世界杯曲终人散,关于"韩潮"的论争也就化为浅淡的一抹记忆,确实没 想到原属茶余饭后的谈资会成为一个"事件",成为一波喧哗的社会思潮。我写该文时,是从韩国回来,对这宗风波的背景和细节其实尚未了然,而后才晓得,这其间有更戏剧性的波澜。

   ◎ 新闻垄断者的舆论导向

     世界杯期间,独家垄断赛事转播的中央电视台由几个球评"名嘴"主持, 其中有些言论偏颇。最恶劣的是把自己的反美情绪引入球场直播。在评述韩、 葡之战时甚至说:韩队淘汰葡萄牙是"小人得志";还说美国驻军刚压死两个韩人,为何韩葡不联手挤掉在另一场地比赛的美国队?此言一出,舆论哗然, 国人深恨充斥于甲A甲B赛场的假球与"黑哨",对央视球评公然鼓励打假球 无比愤怒。于是球评便改弦更张,专事抹黑韩国队,指韩国足协贿赂裁判,吃 兴奋剂;又对韩国"红魔"球迷的欢庆百般讥讽……一个垄断性的公众传媒, 就这样"导向"了一波又一波的反韩浊浪。 (博讯boxun.com)

     中国体育传媒和民众的反韩声浪,在邻邦引起强烈反感。《人民日报》看见事态不好,便急忙出来"补钟",连续撰文对"反韩潮"作出批评,指"国人不能正视韩国的进步",也提出了"狭隘民族主义的表现"的责词。我觉得 这些迟来的官方纠偏太苍白。但它说得对的部份,我是支持的;当然它若用权 力来钳制"反韩"之口,我则坚决反对。

     从小事到大事的社会共识,最好的途径就是通过自由制度去达成。言论自由就是天然的消炎镇痛药,它会在多方激辩和角力中自然而然找到一个大家都可以接受的平衡点。这次又是一个现成的例子--

   ◎ 言论自由的纠偏能力

     目下国内的"韩潮"争论仍在进行,而且火星四溅,而上级的文件并没有严格监控"体育话题"的指令,这就恰好成全了这个言论自由的微缩舞台,只要"韩潮"辩论畅通无阻地进行下去,我们很快就可以目睹将会收获什么样的自由果实。

     作为一个公众传播机构的评论员,说韩国队"小人得志",这在西方传媒 绝对要惹大麻烦,吃不了兜著走,媒体本身向公众道歉和炒此人鱿鱼,在所必然。至于节目主持人进一步向公众煽情和挑拨,希望韩葡联手打假球,做掉美国队,在西方,管你是CNN还是NBC,都要吃官司--这回惹祸的不是个人,而是整个传媒公司了。

     但我无妨迁就一下"国情论",理由如下:央视这个庞然大物是一种舆论控制的象征,它在意识形态领域的集权和垄断,俨然是思想自由、言论自由之敌。由于世界杯转播,无涉政治,它给了评论员一定的自由度,而这些评论员"涉世未深"(指他们对"自由"的游戏规则尚为陌生),便大放厥词,除了 他们自己的文化素质、政治倾向(如反美情结)之外,他们实在不很清楚,西方新闻自由是要求从业者有严格职业守则的。不巧,他们之口不择言,又在另 一"舞台小世界"激起千层浪,那就是网络论坛的发言者和其他愤怒的观众。

   在这件事情上,恰巧公众有表达意见的自由,于是千夫所指,在臭嘘之下,某 球评继而以更激烈的反韩姿态接著"导向"公众。然而,他先前的表演和观众的互动,已经揭示了一个结果,开放言论自由,是不会"亡国灭种"的,人民众说纷纭的不同意见有著了不起的纠偏能力。

     这就是这个自由小舞台的一次成功的演习。

     不妨再例举九一一引起的民族主义大激辩,那些弹冠相庆者号称代表了 90%的中国人民。辩论至今,这种投鞭断流的豪壮感还在吗?那些狂欢者还珍藏著他们那份喜悦吗?反是民族主义者需要出来辩解:其实叫好者并不那么有代表性,更谈不上代表百分之多少的中国人。辩论至此,其实他们代表了多 少比例的人已经不重要,关键的是他们已经觉得"九一一狂欢"毕竟是错的。 这就是言论自由的讨论对"精神暴徒"式的过激言词的纠偏和制衡。

     "反韩"之争继续下去,我相信会达成如下共识:原指韩队胜葡、意、西三场均有黑幕,渐渐地"缩水"为一场"对西班牙"。谁说这场没问题呢?那就是边线裁判的严重误判,但硬要指这是韩国方面的黑箱操作,这种莫须有的说词也会渐渐低落下去。原认为全世界都鄙视韩国的作为,后发现并非如此, 只有中国的体育传媒在扮演这个"恶人"。于是,等到国际足联技术委员会的统计表出来了,大家发现,韩国队跑停传射的各项技术统计、角球次数、射中球门的概率、进球的概率原来一点也不在传统强队之下,反而有不少单项超乎 其上。那么,心里仍然不服气者,反韩声浪也渐渐会消散了。谁也没说韩国队是一流强队,但人家自强不息,在世界杯期间打出一流水准,这是事实。谁也 没说作为东道主会不沾天时地利人和之光,哪一届的东道国都沾过光,巴西、 德国、阿根廷、法国、意大利在自己的地盘上得过世界冠军,连美国在本土打世界杯,也昂然进入十六强。凭什么韩国就要例外?

     并非反韩浪潮都启端于"大中华沙文主义",但不能排除确有部份人存有这种文化心理。这又说到韩国的"红魔现象",我亲临其境,却把它作为一道 风景来看,体育比赛中的爱国激情表现得再磅礴,也是健康正常的。我喜欢多 姿多彩的中国球迷之个性化,远多于喜欢整齐划一的红魔,但我绝无贬低韩国球迷的意思。球场里的爱国激情碍著什么人了?尤其它来自一个自由民主法治 政体下的国民的情感表达。这个国家的政府不会派巴士接送他们去围砸外国使馆,这个国家的国民不会在九一一灾难时欢呼雀跃。世界各大媒体均报导了韩国的红魔现象,都视为一种文化景观,没有任何人觉得它构成了对其他民族的挑衅和威胁。

   ◎ 新闻自由的威力

     再说到中国的这轮"反韩潮",如果这是发生在西方社会的广泛民意,它绝对被各方重视。它真有非法行为的严重嫌疑,政府、议会和司法机构都视乎 事件的性质而可能介入,如同美国就奥委会腐败案传召萨玛兰奇提供证词,不可一世的萨氏也不得不屈尊前来。但有些事例上述权力机构很难介入,那么还有"分立的第四权"--自由媒体。如同盐湖城的冬季奥运会,民意汹汹导致 媒体高度关注和全面跟进,它的结果不但是加拿大花样滑冰选手获得失落的金牌,而且国际滑冰联合会的黑箱作业被媒体抽丝剥茧,曝光于世人的耳目之下。 我这次在汉城看到一个美国电视片,它是追踪国际花样滑冰联合会的黑幕的, 片子采访了多位裁判和运动员。滑联的主席是法国人,而苏联和后来的俄罗斯、 乌克兰在滑联势力很大,此人和强势集团关系良好,互为犄角,很多赛果是事先圈定的。比如这次做掉加拿大那一对,让俄罗斯独吞,就是交易的结果。最令我开眼界的是,我们以前只晓得俄、乌裁判在世界锦标赛上做掉了中国人 (申雪和赵宏博双人滑)的金牌,说是打眼色和手势,怎么打的?片子全放出 来了,原来俄乌裁判是邻桌,隔几码远,俄裁判递眼色,然后用脚尖在桌下的档板划个暗号(我看好像是个U字),乌裁判斜目看了,点点头,比赛结果就 出来了。中国人被黑,是加拿大裁判看出跷蹊来的,于是重审录像带,揭发出 他们的黑幕交易(可惜中国滑联对盐湖城那对加拿大人追讨公道"不支持"和 "不理解",并且拒绝出席补发金牌的仪式)。现再经传媒的深度追踪查访, 国际滑联已臭名昭著,它再想玩戏法已难之又难了。

     诚然,民主制度和新闻自由并不能解决一切问题,如邱吉尔所言:"民主 制度不是很好的制度,但它比所有其他制度都好。"同样,新闻自由和舆论监督并不能洞察秋毫,但它能令公众看到一些在没有新闻自由的地方所不能明察的事情。

     按说,大陆"反韩"者的强烈质疑,也完全可以循此途径去探究,仅凭球 迷的肉眼和电视的反覆重播,就看出这么多问题?可别忘了,国际足联的裁判 委员会也在反覆看录像,这是他们的专业和职责所在。可惜,他们发现与韩队比赛中的严重误判,就是一次(对西班牙)。如果有太多的球迷强烈不同意 (一如盐湖城奥运冰坛引发的滔滔争议),那么,传媒会穷追不舍。要说足联 主席布拉特和韩国人郑梦准有苟且之事,那不难查,因为他们为韩队"保驾" 的旨意,必须传达(不管明示还是暗示)给具体执法人士才能产生效果,而韩国对葡、意、西三仗,先后执法的裁判共有九名,来自不同国家,想让他们天长日久地口径一致,根本就不可能。

   ◎ 自由·真相·正义

     如此论来,单就一宗体坛公案,便可揭示"自由"二字的可贵。你丧失了 自由,你心智和判断力就会退化,真相、正义、公平就永远不会来到你的身边。

     把"误判"一口咬定为"黑幕"和把"误炸"一口咬定为"蓄意"庶几近之。前者不需要证据,只运用想当然的推理;后者连推理都省了,因为一去推理,美国没有任何作案动机,不至于愚蠢到在北约制裁南联盟的烽火关头去炸一个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兼核大国的大使馆。但当时中国朝野众口一词: "不是误炸,就不是!"民众并不知道美国总统第一时间就道歉了,但没有回 应。克林顿打热线电话给北京领导人,被拒绝接听。热线电话拿来干什么用的? 就是用以紧急关头的迫切磋商。这种事在一九六九年就发生过一次,当时中苏在珍宝岛发生流血冲突,双方出动坦克和大炮,危机千钧一发,三月二十一日, 中国外交部那部沉寂多年的热线电话突然响铃,原来是苏联总理柯西金打紧急电话要与周恩来总理磋商。中国外交部是文革"一月风暴"(一九六七年)中第一个被革命造反派"夺权"的国务院部委,这位机要接线员正是造反派的一 员,他当即呵斥柯西金:"你这苏修头子,有什么资格和我们的总理通话!" 然后啪地挂断。事后,周恩来狠狠训斥了当时主管外交部的乔冠华,但事已至此,再无回旋余地了,唯有照会苏联大使,曰:"以中苏两国目前的关系,电 话联系方式已不适用。请苏联政府通过正式外交途径向中国政府交涉。"但这 回轮到苏联政府没有回应了。如果当时接通了电话,中苏危机未必能逢凶化吉, 但至少两国军人能少死许多条人命。

     事隔三十年,中国外交部已无红卫兵与造反派,但再次不接电话。继而, 拉大队围砸使馆的戏码就上演了。西方电视传媒全部照播,想想伊朗占领美国使馆和扣押人质被美国制裁至今,而这次美国朝野看著自己的使馆被砸得杠上 开花的电视画面,反应却十分低调,因为他们知道是自己做错了,是美国先炸了人家的使馆。接下来,再看看美国传媒是怎么做的,他们播出了中国"五八" 死难者家属到南斯拉夫向遗体告别的过程,我也看了,记得家属其中有一位高个子的年轻女性,她染了黄色头发,所以印象深刻。遗体告别场面伤心欲绝, 美国人民也十分同情和内疚。到死难者骨灰送回北京,举国下半旗哀悼,中国总理前往迎灵。而美国电视传媒则停止一切正常节目,直播这个仪式……

     我在这里谈的是新闻自由,没有人说西方的传媒是绝对公正的,但它比没 有新闻自由的国家客观得多。回到"反韩"风波--犹记2000年女足世界杯争霸战,在中国足协和《中国体育报》宣称执法的瑞士裁判"基本公正"之际,美联社首先抖落出美方守门员扑出刘英的点球是"偷步"违规在先,次日CNN以精密的电脑三维分析,证实范运杰的头球其实已经越过球门线而被美方队员顶出来……再看看"五八炸馆"事件,美国传媒不会无条件相信他们的政府说词,他们当然要追查,面对国防部和CIA,这难度远大于去探究信息公开的国际足联。但美国传媒还是找到了中情局玩忽职守的许多证据,这些愚 蠢的错误包括导致中国大使馆被炸在内。CIA共有七名中层官员直接因炸馆 事件被免职,而中情局长则因多项过失(当然包括炸馆)而离职。按中方的要 求,还要怎样"惩办"?他们这不就惩办了么,自然是按照美国的规矩,莫非 要按中方的规矩?而那边厢又有什么规矩?频繁发生的火灾、空难、矿井惨案, 更不要说肆无忌惮的军队武装走私,又惩办了几个人?

   ◎ 自由有赖于民主制度

     然而,我却不主张"惩办"央视那几个满嘴胡柴、既侮辱韩国人民又抹黑中国人民的"名嘴"。因为解决问题别无他途,就是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和自由竞争。以独家控制舆论的央视及官方传媒,永远没有客观公正可言,也无法 给予人民知情权,提高人民的心智和是非判断力。美国有个"反垄断法"奉行不知多少年了,它规定任何行业都不能由一个公司集团独家垄断,这法律实际上消弱和限制了美国资本家在国内国际的竞争能力,但这是社会公正必要的代 价,因为独家垄断虽然可以营造出雄霸天下的托辣斯帝国,但老百姓的权益却 可能因而受到侵害,因为他们失去了选择。盖兹的"微软"公司输掉官司,正是触犯了这个法律。反垄断法当然包括传媒,"舆论一律"在美国根本就没有可能。

     已经致力经济建设二十多年的中国,早晚要实行政治改革。要人民幸福、 国家富强,韩国就是一个楷模。这不是某个单项放宽自由度的问题,而是整个民主制度的确立。给人民以自由吧,他们不是愚民,天不会塌下来。而在韩国人民,他们则会这样说:不管你给不给,我们要自由!他们果然是这么做的, 为此奋斗了几十年,他们成功了。

     眼见时光已流转到二十一世纪,身为专制国家的子民,那才是最深的民族耻辱。再耗下去,他们不但是心智上的"愚民",更是国际社会的"贱民"。 这就是我对"反韩潮"的省思。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