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范英著:刘荻,你在哪里?

【博讯2003年2月27日消息】    刘荻更多文章请看刘荻专栏

从去年11月7日到现在,刘荻被带走已满百日。“百日”在中国人心里是有讲究的。婴儿的百日,标志著他(她)抢占了人世间的滩头阵地,父母不论贫富,都要庆贺。七仙女把天堂当囚笼,宁愿来人世间同董永共度“百日缘”。可是,刘荻呀,你此刻的存身之地,可配得上称作“人世间”吗?

   在这100天里,登场了那个你争我夺的16大。几经讨价还价之后,亮相了9名常委。他们“神采奕奕”,称兄道弟。他们竭力展示自己,却没有想到改变你的处境! (博讯boxun.com)

   在这100天里,央视播放的春节联欢会上,主持人们声嘶力竭地喊著媚共的口号,宣读著海外这里、那里的留学生的“贺电”时,我想:“身为北京师范大学心理系四年级学生的刘荻,本不比你们谁差!他理应再过几个月,就取得这所名牌大学的毕业证书和学士学位了。她或者出国留学,或者按学校定向,走上教书育人的岗位。其事业的荣耀和辉煌,不逊于你们哪一位。你们有人会说,谁叫她不务正业,网上乱说;我要告诉你们,刘荻为自由和民主而奋战的精神,她的这股正气,正是你们缺少的!没有这精神,你拿了再多的学位,不过是屈从独裁政权的文奴、科奴、或无耻政客而已!今年北师大的毕业典礼上不会有刘荻的身影了。那些身在海外的留学生,还有那9个都曾经历过大学毕业快感的常委,在得意之时忘记了这位“学妹”的命运,就是对往昔的背叛──假如这些人当初曾经有过为人类作贡献的理想的话。

   60年前,我的家在北平厂甸附近。我经常路过和平门外大街北师大及其附属中、小学,那曾是我梦想中的求学地。但我终于无福踏进它的门槛。十五二十时的盲信和冲动支使我不顾高度近视的生理条件而投笔从戎,想打出一个没有不平和腐败的社会。没想到几十年后见到的腐败和专横,已经比我童年时遇到的腐败状况翻了几番了。而却我没有了刘荻那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锐气。我信步在纽约南码头,望著自由女神像,构思我的文稿,这同在专制国土上冒险直言、威武不屈的刘荻,以及许多大陆时评家相比,实在惭愧。鲁迅曾经在夜晚疲惫之时,望著恩师藤野先生的相片,再点上一只烟,写有人不喜欢的文字。鲁迅死时不过50多岁。而我已古稀,才疏学浅,视茫茫而齿摇落,但看到刘荻的文章和她的照片(特别是刚刚出现在网上的一张正面清晰照),我倍受鞭策,不由呼唤“刘荻,你在哪里?”接著便坐到电脑前,用僵硬的手指,再打出几篇同特权阶层作对的文章!

   10几天前的元宵佳节,我在唐人街的中华公所为纽约诗词学会吟诵宋词《青玉案.元夕》。听众欣赏我对辛弃疾某种情感的表达,却不知我之所想。我当时的思绪是:在这“东风夜放花千树”的时候,刘荻,你在哪里?在“娥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的花季少女群中,今夜灯节本该有刘荻的笑声,但刘荻呀,你在哪里?你80多岁的祖母,成千上万关注你命运的人,正在众里寻你千百度,但“蓦然回首”时,只见黑暗,不见为你存身的“灯火阑珊处”!

   刘荻,你到底在哪里?

   我于蒙胧中,见到你在国安匪徒的狰笑里──“哈,黑老鼠、白老鼠,不被猫捉到就是好老鼠,现在怎么样?还不是让我们捉起来了!”;“你在网上为黄琦被捕鸣不平,说什么多次开庭不宣判,说什么黄琦案件纯属冤案,现在抓了你,让你尝尝不开庭、不宣判、不许家属探监、不许找律师、不许接触媒体,又是什么滋味!”;“有个姓范的说什么羊年羊变样,裹上不锈钢,告诉你,你们这些发议论的、搞签名运动的,永远是羊,我们拿枪杆的永远是以你们为捕食对象的狼!狼就是要吃肉的……”。

   白璧德等新人文主义者认为,人生有神性、人性、兽性三境界。“神性”非一般人所能达到;而一般人虽寓有“兽性”,若用理性加以克制,遵守外在行为规范,则能超脱“兽性”。刘荻不过是个女大学生,与神性本有距离;但是,由于她有以天下为己任的高贵而勇敢的品德,引来专制者的迫害,使她身不由己地浸入邪恶之水中“淬火”,从而为她开辟了通向“神性”的道路。与此相反,我们本无意诅咒中共当局为猪猡(在鲁迅和柏杨的文章中,这个词是经常看到的),但他们蔑视人权、纵容贪婪、撒播谎言,从而扩张了“兽性”──“文革”不是如此吗?“六四”不是如此吗?今天对刘荻以及许多被拘异议人士和法轮功所施加的迫害,不正是充分暴露其“兽性”吗?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范英著:大陆反战声只是笼中鸟鸣
  • 范英著:面对爱滋病真相的曼德拉和江泽民
  • 范英著:人乳宴启示录
  • 范英著:请小胡留神老江的拖刀计
  • 范英著:小石击缸和小鼠穿墙
  • 范英著:中共治下的蝙蝠心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