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老笨牛:堵死机会主义者的后路--致第十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全体代表的公开信

【博讯2003年2月28日消息】    第十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就要召开了,这是全球华人民心目的一件大事。国家主席江泽民主张在新世纪的新阶段,发展要有新思路,改革要有新突破,开放要有新局面。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主张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两位最高领导人的政治主张和见解,无疑是与时共进的前瞻性的战略思路,我是坚决支持和拥护的。我老笨牛认为能否做到这一切的关键是党和国家机关的干部队伍是否真正的能够认识和理解并坚定不移贯彻执行党和政府的政策方针。毛主席曾经说过这样的话,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因此,培养和塑造一个优秀的党政干部队伍无疑对于巩固党的领导地位,发展国家经济是非常重要的,近年来党和政府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下降,形象异化的直接和间接的原因无不与少数非坚定不移的马克思主义者混入党政干部队伍相关。

   值此第十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召开之际,我愿意再非几句口舌真诚地向代表们提出一个建议,我们不仅要坚决杜绝非马克思主义者混入我们的干部队伍,同时也要对那些以及混入党政干部队伍中的机会主义者说不。机会主义者的面目一般都伪装得非常好,不易被发现,但白骨精再善于伪装和变换面目总会被火眼金睛的孙大圣辨别出来;同样,那些个机会主义者无论怎样乔装打扮也逃脱不了党组织和人民群众的严格考查。目前,在我看来党和政府内最大的一股机会主义者势力就是那些所谓的在职“攻读”什么博士学位的身居高官职位的领导们。因为他们自己心里非常明白当政府官员也好还是当党的领导干部也罢,其实是根本用不著什么博士学位的,但他们为什么明明知道还要故意拿著公款去在职“攻读”那个本来用不著的博士学位呢?其目的无非有二:第一,当党还处于领导地位时他们可以借其所谓“攻读”到的学位来向党讨价还价,索取更高的领导地位;第二当党的领导地位受到挑战时(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但机会主义者的特点就是为自己准备多种出路以应付不同的机会)他们又可以凭著那毫无实际内容的“博士”学位脱离党的队伍另寻个人辉煌。当党正需要他们认真学习三个代表的理论,努力实践三个代表的理论之时,他们却“在职”“攻读”起博士来了,这样的人能坚定不移地跟著党走到底吗?对如此的机会主义者们党难道还有什么理由将他们保留在自己的干部队伍中吗? (博讯boxun.com)

   博士学位教育本来是一个严肃的学术和教育任务,而在我们中国却将其庸俗化,什么人,不管其教育背景如何,只要有一定的资源,比如政府官员等,就可以在不影响其正常的工作的前提下去“在职攻读博士”。要命的是这些在职攻读博士者同其他专职攻读博士者一样也只需要三年时间就获得一个博士。我真由衷地佩服这些个“在职”“攻读”博士的官员们,他们一定不是凡人,而是有著三头六臂的神。假如他们不是三头六臂的神而是同我苯牛一样的凡人,那么我就不能不得出这样的一个结论:不是他们的工作太轻松就是他们的博士学位课程太轻松。由此可见“在职攻读博士”的攻读是什么货色。

   我认为目前中国在博士教育方面已经达到了混乱不堪的地步,而博士学位的授予状况也已经出现了泛滥的现象:在职攻读博士,论文博士,博士导师攻读博士,等等非规则的博士学位获得方式,真让我晕了头花了眼。这哪里是在培养高级人才,简直就是对科学和学术的亵渎。如果我们任凭这种混乱和泛滥现象蔓延下去,在国际上中国的博士教育将成为国际高等教育界的笑话,轻则中国的博士学位得不到国际社会的承认,重则有损中华人民共和国及其公民的诚信和国际形象。从国家内部来说,这中博士学位教育泛滥化更是百害而无益,试想那些个以种种非规则方式获得博士学位者,哪一个经过严格的博士课程训练。不经过严格的博士课程训练又如何能掌握一个博士所应具有的必要的系统的科学知识和科学方法?诚然一些所谓的博士导师其能力和学识都有可能超过了一个博士,但博士学位是对一个个具体的学者个人之学术水平以及学历过程的承认,而不仅仅是对其学术水平的承认。

   我曾经强烈建议中国有关部门立即著手整顿中国的博士教育,那些个“在职攻读博士”的官员们要攻读博士学位可以,但必须首先辞去他们的领导职位,特别是那些个占据著较高领导地位的“在职攻读博士”者们,更应如此。他们必须明白当官与攻读博士学位只能二择其一,绝不能什么好事或者说有限的资源全部让他们占有。同时我也希望党的组织部门在党的16大之后在选拔领导班子成员时不再应当为文凭是问,而且也应当问一问其文凭是怎么得来的。对于那些投机取巧以什么在职方式获得“博士”学位者说不,还博士学位教育的清廉和公正。我的建议和希望是经过严肃认真的思考后而提出的,希望党的领导机构能够重视。

   去年在两会召开前夕我曾经写过文章说,如果我是一个不管是两会里的哪一个会的代表,我就会提议铲除以权谋学位的腐败现像。因为中国目前最大的社会腐败就是官员拿公款在职读什么博士学位。我是坚决反对学术腐败的。我认为此风气将彻底埋葬中国学术界的清廉,同时也给党内机会主义者的长成创造了条件。我将官员拿公款在职读什么博士学位定义为一种新的腐败方式,并提醒善良的国人警惕贪官污吏们还会有什么新的花招。可惜的是国人还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对我的呐喊曾经置之不理,直到后来我的朋友将我的意见以内参的方式送到党的高级官员手中事情才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实际上考查完古今中外的博士教育历史和官吏史,我们就不难发现官员拿公款在职读什么博士学位是只有在当代中国才会出现的一种丑陋的反社会文明的现像,而这种丑陋的社会现像产生的思想根源则是中国封建社会遗留下来的官本位主义。请问那些个当官的难道真的会为了获得知识而去在职读书吗?如果我们这样天真的想那也就太小看我们的公仆了,他们是一定不会放弃当官的“好处”而去作学问的。奇怪的是,在海外我常常能看到当官的能从官场走到学术领域教书,虽然也看到教书的去当官但毕竟为数很少。在中国恰恰相反,我只看到教书的去当官,而从来也没有看到过当官的变成教书的。现在似乎学而优则仕已经不能反应社会的实际了,而发展变化为仕而优则学,而后再学而更高仕,这是什么逻辑?!

   为什么说官员拿公款在职读什么博士学位是一种腐败呢?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根本不会也不可能去认真读书的,但他们的学位却无论如何却是一定要得到手的。不经过认真的艰苦的学习和研究而能获得一个博士学位,除了可以用以权谋学位作解释外,还能怎样解释呢?当官的虽然比我们“有能力”,但他们用于计算时间的单位和方法应当同我们一样,除了正常的公务,他们还有比我们常人多的社会应酬,有的甚至还要用时间去取悦二奶三奶什么的,他们哪里来的时间学习?而一旦“在职”“读”了什么博士那学位一定是少不了的,难道这不是在以权谋学位吗?所以我说官员拿公款在职读什么博士学位不仅为党内机会主义孵化了机遇而且也是中国社会上一种新的腐败方式。

   对这种滋生机会主义者的官员“在职”攻读博士现像除了党的组织机构必须对此说不之外,那么我们普通人对官员拿公款在职读什么博士学位这种丑恶的社会现像或新的腐败方式有什么办法呢?我说办法有的是,关键在于我们愿不愿意让官员拿公款在职读什么博士学位,浪费我们纳税人的钱?如果愿意我也就没有什么好说了,如果不愿意,我们为什么不拿出鞭打那个倒了酶的副市长或那个没有心眼的赵什么小姐一样的勇气和精神,来痛击这种丑陋的社会现像,揭露这种上了迷彩的腐败呢?难道我们可伶到只有勇气痛打已经落水的什么而无胆量通打准备吃人的狼吗?

   有网友怀疑我老笨牛在QGLT上发起的首先向那些用公家的钱买什么“在职攻读博士学位”的官员们说“不!”的反腐败第一战役不容易也不可能胜利,我愿耐心解释如下:1,那些用公家的钱买什么“在职攻读博士学位”的官员们是一个新生的官僚阶层,他们在党内和政府上层还缺乏非常有效的支持,所以比起其他方面的比较盘根错结的既有官僚阶层来说是力量相对薄弱的,所以也就容易被铲除。

   2,首先向那些用公家的钱买什么“在职攻读博士学位”的官员们说“不!”的反腐败第一战役,如上所说,将不涉及到目前那些身居更高官位者的直接利益,而且这些身居更高官位者是经过长期的工作锻炼才走向领导岗位的,因此他们也许从根本上就不买什么“在职攻读博士学位”的官员们以通过学位的方式轻松地走向高级岗位的帐,更何况他们也明白一旦这些人的学位到手,按现在的形而上学的干部选拔方式,他们将成为这些有学位者的取代对象,因此我们的这个战役很可能会获得这些老干部的支持。

   3,那些用公家的钱买什么“在职攻读博士学位”的官员们是一帮唯利是图的势利小人,他们今天用公家的钱买什么“在职攻读博士学位”是为自己在创造或留后路,实际上对共产党的事业并不衷心,因为大家都知道当政府官员并不一定非要什么博士学位不可,看看世界各国,有几个国家的政府官员里冲满什么博士?所以他们内心很虚弱,是经不其我们置疑的。

   4,我深信目前的高教部和中组部的领导一定不明白什么是“在职攻读博士学位”的把戏,一旦他们知道了本象,他们也一定会和我们普通公民一样对这种行为恨之入骨,不会放任这种新的腐败泛滥。我不反对当官的攻读博士学位,但我反对他们两种机会都要贪恋地占有的恶性膨胀的私欲,他们或者继续老老实实地为官,或者辞官后踏踏实实地攻读他们的博士学位,鱼和熊掌不能兼得,特别是在资源越来越不能满足全社会的需要的情况下。他们也一定要明白好处或者说利益不能全部让他们得到,也要匀出来一些给其他人。

   简而言之,现在是到了我们对“在职攻读博士学位”的党内机会主义者说“不!”的关键时刻,而这个“不”子对于巩固党的领导地位,维护党的形象来说机会成本非常小,而结果的有效性确是立竿见影非常明显的。按经济学原理当边际效益高于边际成本时决策者就应当毫不犹豫地采取行动,前一个事情清查干部文凭的组织行为已经为党赢来了喝彩,相信这一次对“在职攻读博士学位”的党内机会主义者说“不!”的行为将会赢得广大人民的更大声的喝彩。以下是我早期有关博士学位问题的文章,简单编辑后供大家阅读时参考: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土地上,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间,目前正在盛传这样一个顺口溜:“教授满地走,博士不如狗”。虽然这个顺口溜有点言过其词地夸大了中国在职称评定和博士学位授予问题,但它所反应的问题却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注意。我曾经在QGLT上读到过这样一个报道,说是某地的一所高校竟然将其后勤处的一位伙食科科长评为所谓的博士导师,更有胜者不旧前北京大学曾授予几位省部级高级领导什么“在职攻读”的博士学位。而在我的日常交往中更是遇见众多的所谓的“在职攻读”博士学位的地厅级官员,他们毫无隐晦地向我坦诚自己只不过是在混个文凭,至于混个文凭的目的,我想大家也都心有灵犀一点通了,用不著我再多嘴多舌。

   据牛虻在[新雨丝]撰文指出,近年来研究生招生中涌现一种新的趋势:高官、大款、名人为镀金走学校的门路,混一纸文凭。高校敞开门路,甚至于采取各种灵活方式去吸纳高官、大款、名人。于是乎单独考试、破格录取、不用听课的灵活政策加上狗屁论文就授予学位。某高校博士导师戏言,这几年厅局级领导差不多了,以后应吸纳县处级。总有一天会到大队书记一级。

   这种招生制度的弊病并不在于可以为有关当事人个人带来好处,那和其它腐败没有什么两样,也避免不了。我要说的是,这种制度是以高校为主体来实施的。高校这样做的动机是为学校的发展。学校发展如何从这种制度中获益?高官、大款、名人都占有一定的社会资源,可以用自己的权力或影响力,在自己的权限、能力范围内为学校做一些事情,贡献根据个人能力大小不一而足。

   这样,高校就是在利用自己控制的教育资源和社会相交换。双方都有冠冕堂皇的理由:一方为了支持教育事业,一方为了培养人才。实质是各个当事人好处多多。实在是腐败的极至。招生腐败是高校各种腐败之源。有些学校为了吸引人才,承诺解决家属子女就业问题。其方法之一就是用尽各种办法让那些60年代以后出生的连大学本科都考不上的人读研,然后留校任教。很多高校甚至重点大学里都有考不上大学的人给考上大学的人当老师的情况。所以熟悉高校的人都知道:大学最难考,博士最容易考( http://www.xys.org/forum/messages/51758.html)。

   当然我还可以再引述诸如此类的文章,但有那个必要吗?所以大家一定要认识到以权谋学位的腐败性决不亚于任何其他方式的以权谋什么,比如以权谋房子,以权谋女人等。根据我的分析,这种腐败形式受到上层保护的可能性比较小,由此也是比较容易铲除的,因此希望大家行动起来,用我们力所能及的方式同这个新的腐败作斗争。我还是那句话:我们一定能胜利,我们一定会胜利!与上述以权谋博士相对现在又有个什么“论文博士”一说。

   国内的许多事情总是让人丈二的和尚摸不著头,就说这眼下颇具争议的博导考博士学位问题,我想就是国内学术界吵翻了天也理不出个头头道道来。我基本同意这样的说法“作为个人来讲,只要他本人有这个意愿,现实条件又许可,人家愿意读博士,这是人家的人权,是人家的自由。”别人不应当也无权力干涉。不过在这个大前提下我认为还应当加上这么几句才更可取:只要他付出了努力,经历了必要的过程,接受了客观而又严格的考试。问题是通过论文博士的渠道而获得博士学位者是否真的经历了必要的过程,接受了客观而又严格的考试呢?我想这恐怕是大部分人对所谓的博导考博士学位现象不以为然的主要原因之一。

   博士学位是社会尤其是学术界对学者的学历及其成果的一种肯定,是对经历过这种学习过程且其学术成果达到一定水准从而具备从事某种特殊职业的学者资格的认定。比如说在北美你要想当大学教授一般来说你就必须要有个博士学位。但你有了博士学位并不一定说你就一定可以当教授了,你还得具备其他条件。有些专业,比如会计等,没有博士学位但有会计师资格者也可以被聘为教授。再者一些区域性的第四层别(TIER 4)的学院,由于种种原因就不一定非要求你具有博士学位才能应聘他们的教授职位。所以说博士学位与教授职务的相关度在必要性上可能是65%,在充分性上可能是85%。

   国内办什么事儿一般喜欢大呼大应,在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之时代,知识越多越反动,在那时恐怕倒找钱也没有人愿意要那博士帽子。转眼间在中国科学技术成了第一生产力,似乎一个人的学问越大对社会的贡献就越大,因此社会给那个人的报酬也就越多,在这种情况下就是化再多的钱也会有人想得到那博士帽子。中国假文凭泛滥的社会现象之严重程度大家都知道,据说在中关村某处北大,清华等学校的文凭明码标价,老少无欺。反正是市场经济了,有需求就有供给。我推断用不了多久我老本牛就可以化上几两银子在那中关村某处随我所欲地购买那博士文凭了。我还敢推断到时候由于经济规律的作用买一个博士学位比买一个硕士学位要便宜,而买一个硕士学位则要比买一个学士学位要便宜。学数学,我敢拿一圆人民币打这个赌,而且我准赢,谁要是不信的话就请来和我打这个赌。

   在北美一个博士从开始到最后拿到学位要经历课程学习,资格考试,准备论文,和论文答辩这样几个过程。在资格考试通过之前被称为博士生,通过资格考试后被称为博士候选人,从博士论文通过的当天起就可被称为博士。理工科博士一般需要4-5年完成,也有3年多就可完成的,文科博士一般需要5_6年才能完成,有的需要7年才能完成。在攻读学位期间一般都是全职学习,在博士候选人资格通过后也可以选择兼职做论文。当然,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在北美也有所谓的远程博士或兼职博士课程,如金门大学的博士课程等。但这些所谓的博士学位是不会被用人机构认可的,只能用以满足学位获得者个人的社会需要。顺便说一句,在北美博士生的录取与否同其以后的导师无关。

   我对中国的博士教育知道甚少,总的感觉是中国的博士不论什么学科一般只需3年就可完成,而且有许多的在职博士生。在“攻读”期间只须修几门很少的课程,也没有什么资格考试这一说,博士论文只要所谓的“博导”通过,答辩通过的机会几乎是100%。报考博士能否被录取关键在于导师。我本人有好几个昔日的同学就是通过“在职”的方式而获得博士的,他们和我闲聊时对这种“在职”培养博士法颇有微辞虽然他们自己通过此途而得到了学位。我还认识一位“博导”,他亲口对我讲要报考他的博士必须是司局以上的大官。事实上他所带的博士大多数还真的是那个级别的地方官员,有一位官位高至副省级。我问他这些官员们那么忙哪有时间作学问?他们要不要来北京上课?“博导”的回答差点儿让我跌了眼镜,不用上什么课,他们到北京来开会时到我家来看我同我聊一聊就行。他的一位博士,某省的一个副专员,曾因需要我的某种帮助而与我有过交往,其实际学术水平,恕我直言,在我看来还不抵一个优秀本科生。我不敢以偏代全,用此个案来否定中国的博士教育,但透过这一个例我们还是或多或少能看出中国的博士教育体系的问题。

   中国社会是基本上靠礼,理,德,再加上人际关系维持运行的。在美国学习和中国有关的课程中,一个人人都要费劲儿理解的最基本概念就是“关系(GUANXI)”。而所有这些维持社会秩序的要素都会因人,因地,因时而变异,因而是非制度化的非守衡的参数。在这种机制下一个人要获得成功就必须增加或提高自己在人际交往上的筹码,以便一开始天平即象自己这边倒。在目前中国社会形式主义泛滥,为文凭是问的环境中,手中有一顶博士帽无疑会为自己增添不少筹码,提职,升工资,分房等好处自不用说,而那令人?慕的博士帽也足可以让没有它的人见你礼让三分。所以,社会环境和个人需求在这一点上完全重合,没有博士学位的“博导”们当然要近水楼台先得月了。今天你给我一顶博士帽,明天我再给你还一顶,看吧,不出两年我们那些现在还没有博士学位的“博导”们每人头上都会有一顶通过“论文博士”途径而获得的博士帽。不信?等著瞧。

   我这里毫无贬低“博导”们水平和学术地位之意,相反,我认为他们一定比他们培养出来的博士们水平要高。我在前面讲过,博士学位是对经历过这种学习过程且其学术成果达到一定水准从而具备从事某种特殊职业的学者资格的认定。虽然博导们的学术水准很高,但他们毕竟没有经历博士的学习过程呀。正好象一个成年的妇女,只要她没有过那十月怀胎的经历,她就不能是妈妈。当然,她可以通过认养子女而当上妈妈,但后者毕竟同前者有本质上的不同呀,她毕竟不是子女的“亲”妈妈。同样,博导们可以通过特殊的途径,只要他愿意,获得博士学位,但那也毕竟不是他“攻读”的结果呀,要我说博导们的“论文博士”可以休也。如果真想要,那么他的博士前必须冠上“论文”二字,以示区别。或者,象西方一样,加上“荣誉”两字。

   我建议国家应当对我们的现行博士教育制度好好地进行一番调查研究,要走中国的特色之路就走下去,比如将那在中国被异化了博士后制度被纳入博士教育体系,使我们的博士教育分为两级。要同国际接轨就任真学习和研究人家的博士教育体系,提高我们的博士教育水平,减少什么在职和论文博士的数量,让中国的博士名副其实。最后我想说两句不大令人舒服的话。目前在我们中国从上到下,从国家的政治生活到个人的社会生活,统统犯有一个在我看来是极为愚蠢的极端错误,这就是把自我利益绝对化,在处理利益冲突时总是想鱼肩和熊掌兼而得之。比如博导们,那“博士导师”是中国的特色,在国际交往中让其他国家的学者莫明其妙,于是便想弄个博士帽带上以便国际交往。凡我能得到的利益决不轻易放过。哈哈,真是绝顶聪明,好处全让你得了。 我说这话可能会被国内某位刚刚得到“论文博士”不久的博导的批评了。他认为,对此事抱有成见的人,带有我们这个民族的由来已久的某种不健康心态,这样的人不是具有现代意识的学者。 哈哈哈,我真怀疑到底是他心态不健康还是我的心态不健康。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