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昝爱宗: 李慎之先生走了,自由主义传统不能走

【博讯2003年4月23日消息】    李慎之先生走了,虽然他走的今天不是个什么“好日子”,但他还是执意地走了。

   对于他所信奉的马克思主义来说,他走的正是时候,他终于摆脱“病患之躯”,轻轻松松地与马克思认真地进行思想交流了——或许这是他有生之年“难以行使”的自由权利,比如什么是阶级斗争的正确性,什么是资本主义社会必然走向灭亡,什么是实现人类的共产主义。然而,对于哪些所谓的马克思主义分子来说,他走的是时候,还是不是时候,已经不重要了,或许他们已经记不得李慎之先生一生该是如何地弘扬中国知识分子的自由主义传统、怎样与专制主义进行斗争的了。 (博讯boxun.com)

   李慎之先生走了,使本来伤感的春天更加伤感,杜甫说,“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我想,当时忧国忧民的杜甫,也是同样对沉重的国是一筹莫展,所以要忧心到“鸟惊心,花溅泪”了。今天,已经午夜时分,当我得知李先生走了以后,我立即从书橱里找出安徽学人刘军宁主编的《北大传统与近代中国——自由主义的先声》(中国人事出版社出版),翻到第一页,就是李先生做的序“弘扬北大的自由主义传统”。在序中,李慎之先生明确地概括,自由存在的现实意义就是“人人都有追求自己的快乐和幸福的自由,都有发展自己的创造性的自由,只要不损害他人的自由。事实证明,只有自由的人才最能创造物质的和精神的财富。”

   说起这本书,不能不提北大百年,1998年5月4日,正当北大隆重地“娱乐化”一次的历史时刻,这本书悄然在北京流行,当时包括余杰在内的很多北大热血青年人手一本。当时流行的一种思潮就是北大的自由主义传统,知识界几乎没有不热谈自由主义的,不可避免的是跟风和泛泛而谈成为主流,就向余秋雨的文化口红和小资的村上春树一样,自由主义成为一些人的时髦。可是,作为一位76岁的信奉马克思主义的中国老人,李慎之先生在序中一语直点北大自由主义的精髓,他指出:第一个把“自由”的概念引入中国的就是曾任北大校长的严复。严复翻译了穆勒的《论自由》,但是因为“中文自由常含放诞、恣睢、无忌惮诸劣义”,怕中国人不能理解自由的真谛而误解为可以“为放肆、为淫佚、为不法、为无礼”,特地费尽心思译作《群己权界论》,给中国带来了自由的经典定义:人生而自由,他可以做任何他愿意做的事情,但是必须以不妨碍他人的自由为界限。从此,北大明确了自由的概念,自由主义也与北大融为一体,不可分割了。

   1917年,浙江绍兴人蔡元培出任北大校长,提出“囊括大典,网罗众家,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方针,把北大改造成为一所名副其实的现代大学,使北大正式成为在中国引进和发扬自由主义的基地。

   1923年,继蔡元培后任北大校长15年的浙江余姚人蒋梦麟也把“大度包容”作为办校的方针,继续为北大、也为中国培养自由主义的元气。蒋梦麟宣告“我们当继续不断的向‘容’字一方面努力。‘宰相肚里好撑船’,本校肚‘里’要驶飞艇才好。”

   此后,自由主义在北大生根长大,枝叶繁茂了,北大可以永远自豪的是,它是自由主义在中国的播种者和启蒙者。就连20世纪50年并入北大的燕京大学,也把校训浓缩成“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务”。可以说,北大百年来,陈寅恪谓: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陈独秀谓:“一曰人权说,一曰生物进化论,一曰社会主义。这三大文明皆法兰西人之赐,世界而无法兰西,今日之黑暗不识仍居何等。”

   蒋梦麟谓:“处此人权旁落,豺狼当道之时,民众与政府相搏,不啻与虎狼相斗,终必为虎狼所噬。古人谓苛政猛于虎,有慨乎其言矣!”马寅初谓:“我虽年近八十,明知寡不敌众,自当单枪匹马出来应战,直到战死为止,决不向以力压服不以理说服的那种批判者投降。”还有胡适、鲁迅、李大钊等等,可以说,北大人才辈出,北大历史波澜壮阔,北大弘扬其自由主义传统功不可没。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在当今中国,北大的自由主义传统仍然十分重要,虽然一位为自由主义摇旗呐喊的老人李慎之先生走了,但我希望前辈们所坚持和倡导的自由主义传统不能走。

   谨以此文向李慎之先生表示最沉重的哀悼。

   写于2003年4月22日

   (4/22/2003 13:0)

   来源:新世纪 www.ncn.org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李慎之: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论作为思想家的陈寅恪
  • 李慎之:二十一世纪的忧思
  • 不甚风雨苍黄 李慎之因肺炎在京谢世(图)
  • 李慎之先生于2003年4月22日上午10点零5分时在北京逝世。
  • 知名学者李慎之肺炎病危住院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