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从萨斯看新闻自由的重要性
请看博讯热点:非典型性肺炎

【博讯2003年5月04日消息】    著名评论家胡平在纽约法拉盛图书馆“中国SARS病的近况、传染、预防及根治”讨论会上发言说,萨斯肆虐中国,我们忧心如焚。这里,我们谨向工作在抗击萨斯第一线的人们----首先是医护人员----表示崇高的敬意,向以身殉职者表示深切的哀悼。我们尤其要提到蒋彦永医生,感谢他勇于揭穿谎言,披露真相;否则,恐怕连胡锦涛、温家宝都还继续被蒙蔽(如果他们此前真是被蒙蔽的话),再度延误时机。

   萨斯本属天灾,但却也是人祸。如果不是中国政府长期封锁消息,隐瞒疫情,事态何以恶化到如此地步?近几日来,以胡锦涛和温家宝为代表的中共当局开始纠正前阶段的错误,采取了一些补救和防治措施,理当受到肯定;然而我们又不能不指出,这种转变是和外力的作用分不开的。如果不是萨斯传染到香港人和外国人,如果不是享有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的海外媒体的报道与批评,如果不是众多的外国政府和国际组织施加压力,换句话,如果萨斯只是肆虐于大陆境内,如果受害者只限于大陆民众,当局还会力改前非,象现在这般重视吗?政府难道不会象先前那样继续封锁隐瞒,继续粉饰太平,继续草菅人命吗?即便高层之中有人愿意改变对策,他们能够克服政府内部的巨大阻力而不头破血流吗?想到这一点,令人不寒而栗! 这次萨斯之灾,无异于上天示警:它使得身处于信息时代之中但又自闭于信息自由之外的中国再也不能因循苟且,再也无法自满自得。此后的中国不应当还是过去的中国。开放新闻,开放言论,刻不容缓,势在必行。 (博讯boxun.com)

   其实,我们大家都很清楚,在此次萨斯事件中,政府的前期表现并非只是个别官员的失职或作弊,它反映出体制本身的运作逻辑。政府官员处理到手的信息,往往会把政治考量置于首位。毕竟,传染病又不是“反革命”,中共官员未必存心压制存心欺骗。他们无非担心影响稳定影响经济(还担心影响权位影响升迁),所以才封锁隐瞒,所以才轻描淡写,所以才当众撒谎,声称疫情已经得到控制从此天下太平。至于说这样做会导致多少不知情的民众染上萨斯,这在中共官员心目中是次要的。在这些官员那里,人命只有统计学的意义,只要数目限制在一定范围之内就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就是为了稳定大局而在所难免的。事实上,遇到天灾人祸,政府一向就是这样应对的,而且往往是“成功的”。这一次终于酿成大祸,是因为事前未曾预料到萨斯的巨大杀伤力而且祸及全球,再也掩盖不住,故而陷于极大的被动。问题在于,只要我们的官员不是民选的而又一手垄断信息,他们就会继续照原先的方式处理类似的问题。我们无法指望在不改变行为机制的情况下能够有效地改变人们的行为方式。

   我们曾经亲历911恐怖袭击。我们见证到美国人民在危机中的表现。事实证明,正是那种允许人民自由批评的政府最能得到人民自愿的支持;正是在充分开放的信息环境下,人民最能抵制谣言,临危不乱;正是最自由的人民在危机中最能自觉、理性、仁爱以及善于合作;而决不是相反。

   回顾历史,我们中国人由于被封锁新闻箝制言论而付出过何其惨重的代价。举凡垄断信息压迫言论可能导致的种种灾祸,我们无一不曾亲身经受,且无一不登峰造极。此次萨斯之灾,导致了人民健康与生命的重大损失,导致了政府公信力的破产和国际形象的一落千丈,酿成全球性灾难,再一次彻底暴露出现行体制的致命弊端。在这种情况下,中共还有什么理由拒绝改革,拒绝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呢?也许,人类永远不可能完全战胜天灾,但是,人类可以、而且也应该并能够战胜人祸,从而努力把天灾之害降到最低点。古人云:“天作孽,犹可活;人作孽,不可活”。此之谓也。当前,我们不但要致力于克服天灾,同时还必须要致力于克服人祸。中共当局垄断新闻压制言论的局面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孙文广:非典肺炎与新闻自由─有感于非典型肺炎的流行
  • 彭小明:从奥格施坦因谈新闻自由
  • ◎孔捷生:从“反韩潮”谈中国的新闻自由
  • 从《新华日报》看国民党政府的新闻自由
  • 赵达功: 爲中国新闻自由呐喊──写在世界新闻自由日到来之际
  • 陈伟:新闻自由与公正审判的两难抉择--罗德尼·金诉洛杉矶警察局案
  • 从《南方周末》的遭遇看中共如何扼杀新闻自由
  • 曹长青:拉丁美洲的民主和新闻自由
  • 曹思源谈中国新闻自由
  • 新闻自由排名中朝同列榜末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