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冼岩:海外舆论可能再次断送中国政治进步

【博讯2003年5月30日消息】    近一段时间,以萨斯为引,围绕中共高层权力斗争,海外舆论大肆抄作,各种奇谈怪论层出不穷。仅仅依据某些道听途说的只言片语、凭主观臆断,纷纭舆论就宛然为人们勾勒出一幅幅惊心动魄的宫廷斗争画面:胡大力抗击萨斯、江极力阻挠、胡江借萨斯较劲、高层决裂一触即发,等等。

   这是新闻界哗众取宠的惯伎,更是某一类人惑众秘技。就像历史上曾屡次发生的一样,这种做法正在一点点断送中国政治自发演进的可能。其结果,不但为大多数中国人所不愿看到,也应为许多参与炒作者本人所不愿见。 (博讯boxun.com)

   海外舆论的臆断渲染,曾经是导致晚清戊戌变法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戊戌年的政改失败,主因当然是光绪康梁等人经验欠缺、操作失当,但与当时海外媒体大肆渲染帝后之争、维新守旧之争,挑拨矛盾、激起争端,也不无关系。正是这种内外合力,葬送了清朝和平演变的前景,甚至成为庚子年义和团之乱的一大直接诱因。

   让今天的中国人感受深切的是:海外舆论也曾以同样手法,促成了胡赵悲剧、令朱熔基处境艰危、致使中国社会近二十年的政治进程磕磕碰碰、步履蹒跚。当然,在所有上述 历史事件中,起决定作用的始终是内因;但1加1才会等于2,仅从内因看,事态本来可以 有好几种走向;加上外界影响,历史才成为我们今天看到的样子。就像中国股市规范国有股,既可视为利好、也可视为利空;但庄家抽逃,就坐实了利空,大势因此难以挽转。不过事后分析,仍普遍将主因归之为规范国有股而已。 (

   

   惕于太多的历史教训,今天的胡氏不可能不如履薄冰。有消息称:中宣部最近又开始收紧言论,并点名批评国内四大网站(强国论坛、北大论坛、凯迪网络、中青在线)舆论导向不力──这可能已是胡氏一系在目前形势下,唯一可以采取的明哲保身之举,但这样就足够了吗?

   当前在海外大肆渲染中共高层内斗的人,很多是真心希望推进中国政治改革的热心热血之士。他们苦于效力无门、着手无处,只能在言论中发泄情绪意愿。更有不少人是随声 附和,他们追逐热点,什么热闹就掺和什么。但除此之外,确实还有一些目的明确的理 性操作者。他们人数不多,但却是许多看似千头万绪消息言论的隐蔽源头,是背后那只 操纵舆论风云变幻的隐秘巨手。

   考察种种无稽之谈后面隐藏的理性动机,结论无非两个:要么,有人认为中国至今仍没 有政治进步迹象,于是借机鼓噪,冀图挑起事端、乱中促变;要么,有人认为今日中国政治格局已具备进步的客观可能,他们不欲见其事成,于是无中生有,引发矛盾,干扰 事物正常进程,恶化政治运作的人际环境,增大政治进步的难度和风险。也有可能,这 两种意图后面分别站着两个不同阵营的人。但不管怎样,二者都将破坏中国社会的政治 稳定、干扰社会政治的自发演进。

   上述两种人,按人数论在海外舆论中份量并不重,但他们目标明确、方向坚定、着力准确、协调一致,是有组织的理性“战斗者”。相对于意见分歧、结构松散、缺乏目的性组织性的大量随意参与者,他们更能主导舆论;他们才是形势的主导者和施力者,其他人只是被动接受者、跟随者。更重要的是,一般人只将舆论当作消息言论,他们只是如实表述事实、感想和看法;但这些人却将舆论当作战斗武器。在他们那里,不存在任何事实和逻辑限制;为了迎合大众、将舆论导向自己设定的方向,他们可以随意编造信息,将各种天方夜谭演绎得头头是道。

   历史无数次证明,假话比真话更易于迎合和俘获大众。在有心算无心、有备算无备之下,舆论的主导权往往沦落在少数别有用心者手中。他们掌控着看似自由散漫的舆论世界的风云变幻,他们是杂乱无章的消息言论背后隐藏的规则秩序──这就是当前海外舆论的现状,这也是自由世界舆论操控的奥妙手法。

   有人会疑问:如果操纵者肆意编造、弄虚作假,等到真相大白时,他们岂不成为过街老鼠,游戏如何还玩得下去?这就是不懂操作之妙、人心之玄了。首先,操作者当然不会 如此拙劣,他们大多手法巧妙。造假时他们一般不直接出面,而是使消息出之于无名者之口;或者使用“据说”、“据悉”、“据不愿暴露姓名的消息人士透露”等等说法; 然后,他们的捏造往往止于无法印证的细节,让读者自己去琢磨、去想像、去以小见大 ──这可是许多人爱玩的游戏;或者发布消息有真有假,真作为陪衬、掩护,假才是目的。最后,最重要的是:纵然事后证实消息荒唐、分析荒谬,但受众在其中并无损失, 蒙受损失的只是“中国政府”和中国的政治进程;反之,人们希望听到这类消息,愿意 相信这种消息,被证伪后的普遍反应是:这次不灵,或许下一次吧?

   由此我们可触及到问题实质:对舆论最根本的操控是对意识形态的操控。占有意识形态 优势的一方,即或讲错了什么,对公众进行了误导,但这种错误符合人们的愿望及其对事物的根本看法和预期;因此,在一种“代入”心态下,人们不但不会责怪他,反而会 对之寄予同情。这是奇妙的舆论心理学,这也是在漫长的中国“革命”中,“左”总比“右”吃得开;而在今天,“右”又总比“左”受欢迎的社会心理原因。

   在这种奇妙的民众心理面前,真相和真理,有时沦为次要。因此,政治家会迎合潮流作 出违心之举,许多独立的观察家评论家也不得不迎合主流意识形态、附和操纵者观点, 于是我们才可以经常在海外媒体上看到许多莫名其妙的分析和评论,它们甚至往往出于赫赫名家之口。

   主流意识形态的形成是个复杂过程,有多种因素作用其中。当然,起决定作用的是最具普遍性的事实和经验。但怎么评价和引申事实经验,有可能见仁见智。最后占据话语霸 权的主流意识形态,无疑必须符合大多数人或强势者的经验和需要;但在其细微之处, 我们仍然依稀可见某些幕后操纵者向着固定方向持续不断施加影响的痕迹。

   需要说明的是:思想控制、言论禁锢的社会对外界舆论最缺乏免疫能力,最易于被感染,并辗转成为不治之症。这就是从戊戌变法到今天,某些幼稚拙劣的海外舆论总能深刻影响中国命运的体制内因。

   这种状况必须改变,因此,中国政治必须改革。但是,一切衷心希望中国进步的海内外人士,也应该更加珍惜、更加理性地维护中国社会每一个来之不易的政治进步可能性;避免将欲爱之,适以害之。

   现在开始,希望一切还来得及。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