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农民老板在中国农业大学的演讲(全文)
请看博讯热点:政治体制改革

【博讯2003年6月02日消息】    时间:2003-3-14(星期五)  

   地点:中国农业大学神内报告厅   (博讯boxun.com)

   主办:北大讲坛·中国农业大学农村发展研究会  

   演讲人:孙大午,大午集团董事长

     首先说这个徐水县,大家要看这个县一个多小时就到,徐水县是一个很有名气的县,为什么有名气呢?大家有可能不知道,58年的共产风就是从徐水县刮起来的。这个毛主席,出北京的第一站就是徐水,刘少奇、周恩来等所有的中央领导大都到过徐水。我就是在那个地方出生,而且我生活在那个共产风刮得最厉害的地方,也就是重灾区。

     我小时候我们吃的那个粥,清得可以照见人,后来连粥也喝不上了。可能同学们不相信,我们就吃那个玉米杆,棉花柴,棉花杆,同学中有农村来的,知道棉花柴也算是木本植物吧。这个怎么吃呢?棉花柴、玉米杆呢,用那个白灰水浸泡,浸泡以后吃,吃了以后消化不了。不怕同学们耻笑,那个拉屎就拉不出去,就用那个车子辐条从那肛门往外掏。我们村庄那个姑娘20多岁就活生生饿死,为什么会是那么惨呢?我是54年出生的,我说我在4岁的时候,那个我记的非常清楚,家里没有饭吃的,你吃不饱。我这人性格不好,领着小伙伴摔碗,摔了碗就跑,然后就去地里偷棒子吃,去偷生豆子吃。那个印象很深,为什么那么苦,我不相信62年63年那自然灾害全国饿死了3000万人。我不相信,但我确确实实感受到肯定饿死了不少人。为什么会出现这么荒唐的事把人饿死呢?就是那时候那个"浮夸风"太厉害,假大空。那个一亩地产一万多斤麦子,就是在徐水从那人民日报第一版登出来的。我父亲去搞那个,我回来以后问他当时怎么会产一万多斤,他说当时搞试验田,就是一亩地下2500斤麦种,说一个麦粒打四个麦粒,就产一万斤。这个事情种下去,2500斤小麦种撒在地里,理论上的依据是什么呢?一个麦粒长四个麦粒,那一定是可能的。第二年那个麦子就不长,长不了然后又去让农民去"间",我们这叫"间隔"就是把它拔开,有的把他稀释,稀释以后这个牛皮吹出去了,到收获季节怎么办呢?就把其他小麦田的麦子打了以后,堆到这个一亩地里面,当着人民日报的记者、光明日报的记者等媒体都拿秤来称,说这一亩地产的是一万一百零七斤八两,你看还有斤有两,牛皮就是这么吹出来的,。当时那个事情农民肯定不相信,是吧!但科学家们相信,我相信当时农大的那些教授也都跟着一块相信的。这个科学家都相信,因此可能毛主席也就相信了。那个彭德怀不相信,他自己种了地,施再好的肥也不产不了2000斤,结果他说实话他倒了霉。

     在苏联时代吹得也很厉害。勃列日列夫去美国访问,看到美国生活富裕,经济发达,那个牛奶倒到河里。他住到宾馆里,看到那个厕所都是全自动的,擦屁股都不用手的,一按按钮,就给你冲洗,轻柔的把你的屁股擦干净。回去以后他就责怪科学家们,说苏联卫星上天了哪都好,怎么咱们的轻工业就不能发展发展吗?明年尼克松来访苏时一定要搞出来。领导们一说,科学家动起来,来访的时候就成功了,尼克松去厕所里解大便,找不到按扭,那是一抬屁股就全自动冲洗,而且还很温柔的把屁股擦干净。尼克松说,"真行,全自动化了,比美国还先进,不用按按扭这全自动了。"他想回头看一看,一看,蹲便下边蹲着一个人,伸出一个手来。那个人在下边想:他怎么不走?没擦好吧?再给他擦一下,手一抹,就抹了尼克松一脸。我说的这是一个政治笑话,但是说明了一个什么问题呢?就是这个虚假呀,这个假大空啊非常害人。苏联是怎么垮的?他这个社会主义是怎么垮的?我说是假大空。现在这个农村仍然是有这个浮夸。昨天我在北大我讲到了我说全国农民的纯收入2400多块钱,我怀疑这个数字,我怎么想它也达不到这个数字。要知道中西部很贫穷啊!这是全国平均数字。最近我做了一个调查,我调查了3个不同的村庄,农民不足2亩地,他们都说是产小麦七八百斤,产玉米七八百斤。他的成本是多少呢?两季成本500块钱,1600斤粮食就都按5毛钱收,卖好了也就是卖800块钱。粮食卖800块钱他那马本是500块钱,纯收入只有300块钱你说他这1300、2400是怎么来的!?我怎么也不相信这个农民有这么高的收入,可是国家就按这个2400在制定政策,在搞税收!当然现在他饿不死人,不像我们那个年代饿死人了,但是这是非常浮夸呀!非常厉害呀!98年底中央有一个是开发农村座谈会上我去了!在那个会上不给我发言的机会,我递了三次条子把人家也惹怒了,后来谈的很好。我一个人发言,讲了一个小时。我说这个数字拦腰砍一刀也有水分,问"你有什么根据"?我说我有这种感受,人民日报和你公布的数字说河北省产蛋鸡5亿只,全国人均鸡蛋是17.5斤,我说我是河北的养鸡状元,我养鸡养的最多,二十几万只鸡,而且我养的是种鸡,我去年卖了400万只鸡,有二百万只是小公鸡,200万只小母鸡成活率按90%计算,这200万小母鸡只能活180万只,那么说一个县有一个大午集团,河北省是107个县,你说它这5亿只产蛋鸡从何而来,他不要说一个县有一大午集团,他五个县也没有一个大午集团!(掌声)我在当时就提出来了“农村是有饭吃没钱花,没钱花是因为没事干,没事干是因为有事没人干,有事没人干是因为人们想干而干不成事”。但是很可惜,出来的时候一个领导说,你是第一次来中南海吧?那你也是最后一次了!

     韩非子说过,"存亡不在于众寡而在于虚实,成败不在于强弱而在于是非"。所以说这个虚的假的只能是哄骗于一时他哄骗不了历史!必须得务实必须得实实在在说实话,大午集团就是以实在求生存,以信誉求发展。我不仅自己不要作假,我跟下边也不要任务。这么多年就没有承包也没有吃大锅饭,我有几样硬指标,第一:保证工人的工资开出去;第二:你得照章纳税,不能有偷漏税做假帐的行为;第三:给大午集团交折旧费,折旧费就是比如说买这个汽车三年要折回来,每年要拿出6万块的折旧来。除此之外才算是利润,你画一个零,这都行。我那个企业做得非常扎实,非常稳定。那么其他的企业不是这个样子了,我在那个会上说,这个数字是怎么来的:咱们中央定了8%,河北省定了年9%,保定是要争取给河北做贡献的市,1/6人口要有1/6的工程形象,定的是保16%争17%。徐水县是经济强县,是给保定做贡献的县,定的是23%。大午集团就不好说了,统计数字没法填,所以我盖了章,叫他们自己填去!这个数字就是这么上来的啊!完成的任务就是这没上来的!

     我小时候很苦,也特别爱做梦,贫困的时侯我总想:那时候的生产队一天就一毛多钱,我就想,多印一点钱人们不就富了!将来我要是有了钱坐上飞机给人们撒,让穷人在下面捡钱。那时候想得特别天真。但是我又一直在追求,那时候没有大学可上啊!正好是文化大革命,能上完初中就不错了,因此我就当了兵。我是一个很勇敢的战士,但不是一个好的干部。我从营职,降到连职,再到代理排长回来。我入党如得也很早,当兵两年以后就入党了,也提得很快。我参加了干部培训班,有五门课程,考下来就我一个优等生。可是,真要深入下去以后,一旦有追求的时候,就对不上号了。比如说在处理战士时候,他不是按事说,上纲上线,对党不满,反革命,我就跟指导员说,良心上受不了,那个指导员说,你讲什么良心,要讲党性,党性是什么呢?党性就是党的纪律性。当时我就非常震惊,我就说入党以后就不讲良心了?这是不能较劲的。当时看报纸,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说是唯一成材的途径。我就说那咋的不进工厂呢?哦!工厂没有那么大的就业空间。农村有广阔的就业天地。那时唱国际歌,"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还照样唱东方红,当时就写日记,我说应该让思想冲破牢笼!(掌声)后来呢,因为这些日记他们找了我。

     当然,我这个思想也有个过程,我也非常崇拜毛主席,后来呢,越看书越多,对毛泽东又有些看法,我曾很大胆的在全国农村培训班上说过:毛主席是伟大的无产阶级战士,他是坚定的反帝反封建者,他使全国人民站起来了;但是,毛主席又是个伟大的封建主义卫士,让全国人民跪下去了,在他面前跪下去了。当时这个话说了之后在培训班上争论不休。当然现在我不这么看了,从1905年的11月份清政府派5大臣去考察宪政,1906年的7月份返回来,8个月,回来后清政府就说要实行宪政,应该说是改得比较快的,在镇压了戊戌变法后改革的还是比较快的,但遗憾的是,用了三年这方案才出台,也就说到了1908年才出台,还有9年的立宪期,也就是说到1917年中国实现君主立宪制,到1910年的时候,清政府不行了,全国反帝反封建的组织越来越多,就赶快召集皇族,说要缩短君主立宪期,不能等9年了,可历史不给他这个时间了,1911年10月10日武汉革命就爆发了,这就是辛亥革命。清政府行动太迟缓,这个意义我就不再讲了,大家去思索。

     那么孙中山他成立了国民党,建立了中华民国,实行了五权宪法,就是从行政、立法、司法、监察、考试,他这个宪法制定了。可以说他想实现,但他没能实现,直到蒋经国在台湾实行党政分离后,开放了党禁,国民党独裁才下去。孙中山的愿望是不错的,想建立共和国,但是,没成功,为什么,那是由国民党的性质决定的。蒋介石独裁是一个资产阶级政府,独裁政府。那么毛泽东呢?毛泽东领导无产阶级革命也就是说农民革命,农民革命成功之前毛泽东有一个美好的愿望,成立以后,中国人民政府要搞新民主主义革命,但是他这个愿望没能实现,搞了社会主义革命。为什么,因为这个政党确确实实是贫下中农的党,他的基础构成绝对不允许你搞民主共和,只能搞专政搞无产阶级专政。所以有人说为什么毛泽东不像华盛顿一样制订一部宪法呢?华盛顿没有阶级性,他搞的是独立战争,他既代表资产阶级也代表广大的美国人民。所以华盛顿就可以搞一个独立宣言,搞一个独立宪法,但他那个独立宪法没有人权,这是后来的事情。第二任第三任就有非常明显的争论了,第二任亚当斯就是精英治国,也就是说资产阶级治国,他不给广大的美国群众选举和被选举权。第三任也就是他的副总统杰弗逊就是美国民众的代表,他就要求民主要求自由。他们两争得不可开交,而后来他们俩争论和解了,在美国独立五十周年的时候是同一天死去的。他们之间有一个好朋友就说过一个梦,梦见亚当斯和杰裴逊和解了,他认为到了共和他们俩都有道理。至今精英和民众治国还在争论,这就是共和。我有一个感想:十六大有个明显的进步就是中国共产党不仅是工人阶级的,还是中国人民的先锋队,还是中华民族的先锋队,这有一个向社会民主党转变的方向。我曾经在河北师范大学讲,我是一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我不是一个坚定的共产党员,因为马克思主义是共产主义学说,共产主义是一种美好的理想,是一种大同社会,是一种自然形成的历史过程,他没有阶级,没有民族,甚至没有肤色,他是这样一个大同社会,而共产宣言呢,是夺取政权,以无产阶级专政来实现。马克思主义实践和马克思主义理论是两码事。我去欧洲考察,看到社会祥和,没有看到警察,都在统一在朝着马克思说的那个方向走。美国也不是那种资本主义社会,他是资本社会主义社会。市场经济是资本主义的,民主政治是社会主义的,他的保障是社会主义的。就像前几天,我们集团干部去香港澳门考察回来,其中去了一个大午中学的副校长,大午中学有2500学生啊,我是那个学校的校长。回来后我跟那个副校长说谈谈感受,他说他真有感受:我一直认为香港是殖民地,我一直认为很落后。我去了以后才看到很祥和,才知道他们那看病是免费的,动多大手术都是免费的,六十岁以上的老人,每月还有700港币的水果费,到澳门是1400的水果费。我说水果费水是不是生活费?他说不是,养老金单独算,政府给的水果费,他说他真是没想到没想到。我说你教了四十年书了,你教的是什么啊?你给学生教的是什么?我上西欧去就是这个问题,我说实现共产主义理想非常美好,我们非得走共产党宣言上说的夺取政权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来实现吗?这就值得商榷了!还有好多实现形式。社会主义在于生老病死有依靠,在于生活资料充足,而不是生产资料的占有,生产资料不一定要公有形式,有多种形式,通过税收,可以剥夺他。你看松下幸之助,他死的时候留下了27亿美金,到他的孙子一代就只剩3亿美金,遗产税高达百分之九十,你传两代就没了,全是国家的,那不就是共产了?我说我是一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但是我不是一个坚定的共产党员,我不愿意搞暴力斗争,不愿意搞革命搞专政,我愿意实现一个祥和的社会,实现共和。咱们现在是民主集中制,民主集中制不需要宪法,,因为民主集中制是少数服从多数,个人服从组织,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他是一元化领导,没有制约,无条件的服从,这就是民主集中制的原则也就是党性的原则。共和制需要宪法,一个国家不能没有民主,一个国家也不能没有专制,法制本身就是专制。民主自由和专制独裁是矛盾也是统一,宪法就是调节民主和专制的机器,所以民主共和就必须要有宪法,就是必须要有宪政,我们看到了胡锦涛当总书记以后,今年宪法二十周年纪念会上有个讲话,就是任何组织任何政党都要尊重宪法,尊重宪法的权威,这非常好,这有就意味着咱们国家的希望和前途。因此我想从民主集中制转向民主共和制是中国共产党的伟大使命,这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前进步伐,十六大的步伐非常大,这是我的理解。假如说第一共和是国民党,第二共和是共产党,,第三共和是民主共和国的时候,中国共产党若完成这个伟大的使命,中国共产党还是非常伟大的光荣正确的党,我仍然是一个坚定的共产党员!(掌声)因此我很理解毛泽东没有错,他就是工人农民的代表,邓小平没有在政治理论上突破这个问题,他不去争论不去想,先让农民富起来,但是邓小平意识到了不能搞两级分化,必须搞四个坚持,就是社会主义方向,他讲的这个是非常好的。***总书记的三个代表非常好,有理论高度,但实践起来非常困难。(掌声)我在新华网和人民网上以“中药片”的名字发了一个意见:可不可以把人大代表的身份公开一下,我说这2400多全国人大代表中,工人农民代表是551名,这个数量我不说他的大小,就说能不能把他的身份公开,把他担任的社会职务公开?,孙大午是大午集团董事长为什么不可以公开呢?实际上我们估计一下大概百分之八十都是政府官员。

     思想决定历史,思想也决定社会的进程。我们的治厂思想是传统的儒家思想,资本主义法治思想,社会主义的共同富裕思想,这三种思想的结合。传统的儒家思想不是传统的儒家制度,就像资本主义法治思想也不是资本主义制度,社会主义共同富裕思想也不是社会主义制度,这思想和文化不同,思想是超前的,文化是滞后的,文化是在科学技术制度形成后才能出现。那么这个我就不再敞开了,敞开了就是一个大题目了。儒家思想体现在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也就是说忠孝仁义,这个在农村在企业人们都信服,非常好实行;资本主义法制也就是制度面前人人平等,在道德面前人人平等。这倒不是说要上升到法律,骂人不对,你当官骂人也是不对也是违反道德的;社会主义共同富裕思想体现在私营企业不姓私,私营是一种生产经营形式,创造的是社会财富。我从部队回来,主要是我的思想比较偏激,爱刨根问底。回到地方上,这个性格也没有改。看到党支部选举只是走形式,支书就是党支部,我就为这个问题上访,后招致打击报复。我说“治国治民不治官,官逼民反过难安,法纪政令千层纸,县官现管一层天”,小会斗,大会斗。过了几年给平反了。这是我第一次对农村的感受。农村这个支部是个什么样的呢?大部分都当了二三十年,他们发展党员都是他们的亲近,他们的亲友。假使我们国家要还政于民,你首先要从基层有所体现,党支部书记当不上村长你靠边站,领导权应该变成监督权,或者说把村党支部撤消合并!村民选举才能实现村民自治。现在看咱们村庄民主选举轰轰烈烈的搞了10年,你选半天你不能不选支书啊!那个支书是领导啊!支书基本上是上面任命的。人们说这个农村老百姓素质低啊,人们不会选举啊,不是那个概念。在解放以前那个土改时期,那时候咱们选村长是怎么选的?就是首先得有两个竞选人,站在前边讲讲各人能给人办点什么实事,黄豆一人一粒,你同意谁当村长你就把这个黄豆放在谁身后,就是那种选举,那是很公平的啊!那老百姓不知道选谁吗?现在教他们怎么填选票,太荒唐,有什么不放心的?问题是咱们只有形式上而没有实质上的选举。他的选举没有效,这个选票10块钱5块钱就卖掉的,这个价格非常渺小。你说农村素质低,不能发扬民主,中央素质高,他们能够作到这一点?他也做不到。我说咱们国家制度不完善啊确实不完善啊!你选半天,真正当权的是党支部书记,而且这党支部书记一干就是几十年,他那思想就那么坚定啊?还是原来那个共产党员啊?

     回到地方上以后,我也在做梦。我有两个梦:第一个梦就是我很想建一个世外桃源,就是人们可以很祥和的生活在一起。我从部队退下来,我在银行部门当过信用社主任,后来在银行管人事,我家属要往外转户口我没让她转,好多领导说只要你说句话不用你花钱,我当时说靠自己的力量出来,没准我哪天还回到农村。后来1985年,我家属就承包了一块荒地,和五户农民一起承包,6块钱一亩开荒地,可以说水路电都不通,第一年种向日葵种果树养猪养鸡,可是赔了两万块,五户农民吵着要散伙,当时一家报了2000块钱。我说我在银行上班,亏损的钱我顶着,亏损的2000我不要了。没人来挑这个摊,我说要是没有人接收的话,就让我家属弄起来,咱们就别吵了。你们都撤出去,你们亏损的2000块钱我都替你们付了。大家一听很高兴啊,赔的钱都退回来了,当时我赔了16000,把钱都赔光了。当时还给了他们一些工资和利息,他们很高兴,我说有一天我会再把你们请回来。这样我家属就把这地给包下来了,第二年我们养了1000只鸡,那时养鸡,一只能挣20-30元,是挣钱的,于是我们以后的几年3000、5000、10000、50000就这样翻上来了,这就是我的发家史。现在大午集团有种禽公司,这种禽公司一年孵化400万只雏鸡,现在可以达到年孵化量2000万了。一天就出几万只小雏鸡啊,孵化量是相当大的,而且品质很高,都是荷兰祖代鸡,也有父母代鸡,有三个孵化场。饲料场可以达到年6万吨的产量。还建有预混料厂、浓缩饲料厂,就这样发展下来。这个都不说了,在企业的发展中最大的红眼病不是农民,而是那些官员。这些个红眼病才是最可怕的。有个村干部,他就想入个干股,我不答应他。那就没安全过,投毒,那2000元买的种猪他给你用毒药毒死。给你放火,剪电话线、机器给毁掉。找个理由就想报复你,而且报复最严重就是89年,说孙大午支持动乱。后来公安局来人纪检委来人,公安局长都出面了,把我叫到一个小屋子里,很多人都找我谈,我说我没有行为但我说些话。他说事情过去了你怎么认识,我现在仍然是认识官清民自安,官不清民不安!这是政治上的报复,这个身体上的报复,至于侮辱啊造谣啊就别说了。他派一个人来看我,那人是当兵的,以前和我非常好,去了以后,他管我叫叔叔,我家属就给他拿烟倒水,我刚一扭头,他走到我跟前说叔你抽烟不?我说我不抽,"当"的一锤打来了,我手一捂当时这手指就碎了。我拿脚揣他,他拿出个东西就打我的腿,当时腿没打折,但抽去了一块肉。他们去了两个人,当时警卫和我家属抱住了一个,我就给送到医院去了,他也被送到派出所去了。公安局怎么处理呢?说是我们在打架,按打架处理,他治他的伤,你治你的伤。打我的人没事在医院待了两天就放了,我住了三个月医院。最后就不了了之,工人就纷纷写联名信要求罢工,我说你罢什么工呢?共产党怕你这个?他们要去游行,我说当头的就会马上会被抓起来了,我也得被抓起来。我爸爸说死到他们家去,我说老爸多活几年吧,你可别这么做,我有办法对付他们,谁也不要到医院来看我。我出了医院以后,我就直接到那个干部家去。他不知道我干什么去,他以为我去报复去了。他问我:孙大午你干什么?我说上这吃饭,把你们家的好酒拿出来,我上你们家喝酒来了。真的?真的!他说我请你多少次请你不来啊,我说以前我不懂事。他曾多少次请我去吃饭我没有去。我说你派人打我这事啊把我打醒了!我们俩喝了一斤多酒,他家属特别感动,她说跟你哥哥说伤了贵人了。我说大嫂是我错了是我不懂事。我说了私营企业不姓私,但也不能把这资产给分了,我也不能给你股份。你花钱给我说,但大钱我不会给你。比如生活上、买肥料这类的我都可以给你,我说我孙大午是这种人。以后我们俩就不要争执了,当时我们谈得特别开,我说你打我就打我了你有权你可以打我,我也告不赢你。我跟他很坦荡地谈了。打我的那人是他的外甥也就是他姐家的孩子,他来给我道歉,我说你不用道歉了,我不会原谅你,也不会把你当回事。我不原谅你是因为你应该受到法律制裁,你没把我打死,打死你也得坐牢。毕竟只受了点伤,你就好好当你的兵服你的役去吧。这种问题我就处理了两起。大年三十,有人喝醉了酒,我们正看春节晚会呢,他拿着个菜刀说孙大午你出来。我就不知道他为什么,我说你放手,他不放,我就把他摔倒了,他反抗我就踢他两脚,踢到他的脑袋,他就死过去了。找了医生来一搭脉搏没了,说盖个被子过年去吧。这时支书提出把尸体搬到大队去,我们把新被子给他裹上,在热炕头上他又一下活过来了。连夜送到医院,住了一天院就出来了,因为没事嘛。我知道他出了院以后呢,我就坐到他炕头上去了。他儿子非常吃惊,他也非常吃惊,他说你孙大午怎么还敢到我家来?我说我怎么不敢来了,我怎么了?他说孙大午啊,我会练气功啊,我命大,换成别人早让你踢死了。他说你挣了这么多钱,支书要不给,我要也不给吗?我给了他一千块钱,以后再也没去。这是和一个村民,他后来也干得很好,到县开商店去了。

     再者是和镇党委书记,咱们讲一个镇党委书记,因为镇党委书记差不多几年就一换。当然我这是特殊情况,但我这是讲我自身感受嘛。因为跟我要一辆车,我没有给他,在我修路的时候,他指使人给我断道。修路话了150万,几乎都是大午集团出的。当时三个村庄8处断道,我问一个老农民为什么断道,他说:"是支书让我来的,我是一个老共产党员,我是听支部来的,一天给我十块钱。"大午集团是中国农学会科教兴村培训基地,我就请求部里的一个领导,一个副部长到大午集团看看,这副部长一来,车水马龙。省里的副省长跟着,市里的市长跟着,副市长也跟着,县委书记都出动了。警车提前出动,那警车一看急了,马上给县委书记打电话,县委书记就骂镇党委书记:"你怎么回事?"镇党委书记和镇长就赶快跑到那个路口去填道。那也挨一顿骂。那个部长就问我:"大午,办企业有什么困难?"我说:"没有困难。挺好,当地政府非常支持。"当时我们的书记就在旁边,我说:"我们的党委书记、镇长都非常出力。"他又问:"企业环境好吗?"我说,"好,非常好。"就把他给送走了。送走了以后,这个事可没有完结。这几个村庄。一个村一个村谈判,我说你们为什么。首先107国道附近的那个村说:你们得给我办点事。我问办什么事,他说:"再给我们架个桥,你不是架了一个桥吗?你给我们把风水冲了,本来我们这西边跟你们那边是不通路的。我们这边多好啊?你们那边是封闭的,把我们的风水冲了,你们再给我们往南架一个桥。"后来我就给他们又架了一个桥。第二个村,我说:"你为什么给断道?"那个村说:"你把我们这个村里面一块捎带着给修修吧。这村里穷,你把这条路的路通107国道的修通了,我们村可有2华里。你也给修修吧。"我本来政府应该出点钱,可是他们都出不了钱。这个集团又刚起步。但是我一咬牙,就给他们修了。第三个村,就是我们这个村庄,也去谈判。这个谈判也是谈开了。也谈了一些条件。比如说学校的一些捐款,扩庙,修路。最后大条件就是给村里面修一段水泥路。这个路也大约花了差不多十万。我也给他们修了。后来共同意见:我们这好说,乡里乡亲的。你得先和镇里关系处好。我说是,我尽量吧。我几真诚地请那个镇党委书记吃饭,大家都下了台阶。这也能体现出我之所以能办企业办到今天是因为我很刚强,但是我刚中有柔,即不卑不亢,不愠不火,就掌握这么一个原则。我跟我的业务员和干部说:"什么是勇敢?勇敢就是门难进,你能进;脸难看,你能看;话难听,你能听;事难办,你把它办成。"(掌声)我的第一个梦想,就是把我的那个地方建成一个祥和的大午新村。这个梦想正在实现,现在我们那里的学校大概2500人,工人1500人,总共大约有四五千人,总的来说是比较祥和的。人们安居乐业,没有社会上的勾心斗角,没有这种乱七八糟的行为。就是得益于这种传统的儒家思想,得益于道德面前人人平等,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得益于社会主义共同富裕思想。我们集团的经营指导思想是:不以营利为目的,而以发展为目标,以共同富裕为归宿。这个东西是起了很大作用的。

   我在我的浴池外边题了我的第二个梦想:安得淳风化淋雨,遍沐人间共和年。我给我们老师作报告,也是这么说。我说第一个梦想我们是可以实现的,第二个梦想咱们不好实现,但希望我们的学生可以实现。我们教育学生能够实现这种理想。我说咱们老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是老师的历史使命。昨天我在北大也讲到了,我说我爱这个国家,我爱这个民族;我同情穷人,我也同情富人;我可怜乞丐,我也可怜贪官。我可怜乞丐是因为乞丐一无所有,生活贫困。我可怜贪官是因为他想做好人他所不成。贪图就是一种享受,但他不知道幸福不仅仅是一种享受,更重要的是一种感受。有钱有权,只能体现人生富贵,不能体现人生价值。体现人生价值的是知识,是劳动,是奉献。(掌声)给与别人才是幸福,仅仅把享受作为幸福的不是真正的幸福。我去西欧考察过一次,荷兰的大坝塑的铜像是劳动者搬石头,与中国的长城相比美。法国艾菲尔铁塔是以设计者艾菲尔而命名的。我去荷兰的总统府,正好赶上他接待外宾,升国旗,奏双方国歌,那个仪仗队也是雄赳赳气昂昂。最让我触动的是相隔大约30米开外粉刷墙壁的工人他们不回头看,他们仍然在那里工作。那个社会是那么祥和,总理府里就没有一个保安。(不像我们一个学校或公司都有保安。我走了五个国家几乎就没看见一个警察。)这就是尊重劳动。就说那个总理接待外宾是劳动,工人粉刷墙壁也是劳动,这个劳动是相等的。我说要尊重劳动尊重知识,而不是尊重权利、有钱的人。我的父亲84岁了,在集团里拣垃圾,有学生给我提意见说为什么让你爸爸拣垃圾?他愿意劳动他愿意拣,卖的钱给他五个孙子,一人给一千。这个钱还是花不了,我说你存起来,给村里捐。他身体特别健康,我们这个家庭挺幸福的。他给我的启示就是喜欢劳动,我看到这一点我就对我弟弟说:咱们将来能不能做到这一点,我说你看父亲,给咱们树立了榜样。我大儿子大学毕去澳大利亚去读mba,二儿子自己考上甘肃工大,我说你们虽然考的不好,但我依然以你们为自豪,咱们都在奋斗中都在追求。我在孵化厅之前还提了个上联:"鸡鸣报晓混沌宇宙雏啄破"我的灵感来自鸡蛋孵小鸡,在十四五天之后,你什么也看不到,到21天的时候它啄破壳,我受到启发。我想到中国的希望,“自古英雄出少年”。

     在之前有个同学采访我,让我讲一些我们学生毕业后的看法。我说我提出一个就业就是创业的概念。同学们不愿意去农村,这个不怨同学们,农村创业的空间很小。我提出解决三农问题不是靠减税费,不是靠小城镇建设,也不是农业产业结构调整,也不是给农民以国民待遇,这些都很好,但也都很有限。我说根本就是要放开农村劳动创业的空间,我建议出台临时乡村法,放开农村,农村有需求的市场,比如说放开农村金融市场,放开教育,农村也可以出现劳动雇佣资本,我们经常看到的是资本雇佣劳动,但只要你有才能有信誉你就能借到钱,打出一片天下。你用你的诚信用你的能力,自然会有人贷款给你,也就是说劳动雇佣资本,那是非常有意义的。如果放开农村,人人都有事干,事事又有人干,我说中国年增长15%保持十年都没有问题。同学们如果到农村去,那可是大有用武之地。像大午集团有孙大午这个能人整天和他们打官司那是打出来的,这是我在争取一个空间,我说能人经济可彰而不可学,像我不是可喜可贺的人物,而是可悲可叹的人物。我所起的作用都应该是政府行为。我还要讲一讲我和土地局的官司。大午集团现在是占地2000多亩,原来是100多亩荒地,85年开荒100亩荒地,稍微有点起色的时候,镇土地所说我们违法,罚款一万,我觉得委屈,没有给他。县土地局罚款五万,我又不给。保定市土地局到了,罚十万。我跟他辩论,我说我不是非法占地,这个土地法是87年1月1号生效,我是85年占地。85年占地怎么会违反你87年的土地法呢?他说你别管什么时候,不许你建就不许你建,说你违法就违法。我说我不违法,你87年的土地法说农民可以在承包地里边从事农林牧渔生产,我搞得是养鸡养猪,是农牧业,也不违背你这个土地法。我说你一定要处罚我,我就告你。那个局长说:你告吧,保定市中院和我们联合办案,我们怎么说他怎么判!我说送客,就把他们轰出去了。过了几天,河北省电视台、省土地局执法处的一个处长又来了,那天来了30多辆车,从省市县,各种各样的车可以看出来这车是一级比一级档次高!当然那个河北省电视台,我形象怎么丑怎么录制。播出来就是大午集团远远看去就像个小城镇,这都是违法占地啊!他们要推平了大午集团,我说你别说推,你用炸药包炸我也不心疼。我说过私营企业不姓私,这些资产不属于我,我说我就管好我的建设,你就搞你们的破坏吧!反反复复的交涉我都不认可,我说我没有违法,我搞得是养猪养鸡我做的是饲料,我搞得是农牧业,我占的是荒地不是耕地。那位处长说:孙大午啊,你别以为是荒地,别说你是建猪场建鸡场,你看那山坡上垒个羊圈搭个牛棚怎么样啊?不经过我们土地部门批准都是违法占地。我说董处长你这说话要负责任,拿出文件来才行!他说:孙大午你要文件吗?回去给你写一个!这就是那个生存环境。要是讲这个三天两夜也讲不完,我不想再讲了,留点时间给同学们提问。这个国家会越来越好,同学们生活在一个创业的时代,我相信不久咱们这个国家会放开劳动,比如说是土地、资金、人力市场,这几个都会放开。农村是个广阔的田野,人家说现在农村不再是个希望的田野了,是一个绝望的田野,我说你不要这么看,国家一旦放开,出台一个临时乡村法,放开全国农村,就会像78年大包干一样万马奔腾,局部地区会突飞猛进,也就是说中国的农村仍然是一片希望的田野!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袁世凯能被舆论骂死?──关于戴晴演讲中提到的《顺天时报》事件
  • 凌锋「江泽民十三年评说」演讲全文(图)
  • 戴晴: 在澳大利亚国际河流年会上的演讲
  • 茉莉文章: 中国的死刑和受害者 ---在瑞典国际大赦研讨会上的演讲
  • 胡锦涛主席在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发表演讲(全文)
  • 胡锦涛在俄演讲 阐述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五主张(图)
  • 《走向共和》播出中最后一集被删掉的孙文的演讲
  • 中美撞机事件 美驻京前大使普赫哈佛演讲透内幕
  • 贾庆林演讲风采不如李瑞环
  • 达赖喇嘛发表演讲
  • 方觉获释后在美国的第一次学术演讲(图)
  • 普京访华造访北大学生抽签决定谁去听演讲
  • 江泽民主席陪同普京总统在北京大学发表演讲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