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强国论坛奇文共赏:在广大的中国人面前,蒋彦永只能是罪人
请看博讯热点:非典型性肺炎

【博讯2003年6月08日消息】    [海青] 于 2003-06-08 09:18:33发表


在广大的中国人面前, 蒋彦永只能是罪人

   很多人认为是蒋医生的责任心使中国的官僚体制发生了转变,才挽救了中国,我觉得这是一个彻彻底底的误区。 如果“老军医”成为英雄,中国肯定自己完蛋,不必美国人现在忙前忙后的花力气。


(一)我们对非典没有先知先觉这不是罪过

   一个稳定的社会,没有官僚,这是不可想象,更何况中国这样一个发展中的国家。客观的说,中国由于这些年的发展忽视了疫情预防应急系统的建立,而且我们对传染病的认识还很幼稚,所以,在非典发生的初期,反应迟钝,这并不代表中国的政府,在把人命当儿戏。从现在披露的情况来看,我们对非典的认识,是一个逐渐深入的过程,这个过程没有谁能先知先觉,是在死了人以后,才知道非典的利害,才重视起来,但是国家机构的启动示有一个过程,不是个人行为,可以无限制的快起来。

   最重要的是,当国家机构感觉到这次疫情已经启动,但是,疫情的规模到底有多大这是最关键的,疫情本身是一种损失,但是在社会上公布疫情的本身,对社会就是一种冲击,也是一种损失,有时可能是一重大损失;如果疫情不大,因为公布的疫情过于夸大,这对社会的冲击也是致命。就像地震的预警,如果没震怎么办,三个月一过社会不就乱了套了,地震没到,反而被地震的预报打倒在地。

   疫情的开始,国家需要判断,这个判断需要时间,这肯定不是“老军医”所谓的一句“真话”可以万事介休,这不是夏天口渴喝冰水,喝了就显效。

   另一点,一位某某院士的分析至关重要,从现在披露的资料来看,非典在广州的研究的最初结论是“衣原体”,不是“非典”,所以,这对当时卫生部的判断,产生了一定的误导,对于卫生部来说,如果仅仅是“衣原体”,就像现在一样的对外警告、公布,而结果仅仅是一场小小的传染病,那么国家整体的损失,谁来承担,我看卫生部长还是要下台的,我们不能以事后诸葛亮的方式来提高“老军医”的作为。一个医生看到的只是医院的现实,不是社会的,一个官员必须从社会来看医院,这是两种不同的观察方式。


(二)对一个国家来说,稳定重要,还是数字重要,结果肯定是前者

   今天看到新闻,美国又在玩飞机了撞大楼,但是,美国的政府和媒体都是一个论调,可与恐怖没关系,如果心细的可以发现,911以后美国所有发生的飞机撞大楼都和恐怖没关系,而且所有恐怖行为的发生都和恐怖没关系,为什么,因为在心理上美国社会已经无法承受这种噩梦般的恐怖活动,所以美国干脆一蒙了之,这不存在良心和诚实,这体现在对社会的负责。

   我相信非典在北京刚开始,就存在最大的问题,要稳定还是,要数字;我相信,依据非典当时的状况,肯定选择“稳定”,北京是中国的首都,是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对全国来说,牵一发动全身,不能不谨慎。

   同时,当时的数字统计系统还没有建立起来,加上北京独立的军队系统,要求在当时的情况必须百分之百的准确,除了给提出“要说真话”的人自己脸上贴金之外,没有实际意义,其实直到今天,还是“宁可错关一千,不能放过一个”,老军医的行为除了在客观中造成中国政府隐瞒疫情的滔天罪状,造成中国形象在国际社会上遭到毁灭性的打击之外,没有任何好的结果。


(三)中国政府在历次传染病暴发时都有良好的表现

   我想试问,没有老军医的责任心,中国政府就不管了吗,中国政府的国家机器就不运作了吗,答案是否认的,中国社会现在是有这样和那样的问题,但是,一旦中国遭遇危机,那些平时看似官僚的体制还是能够起作用的,共产党员还是能够起点作用,就像这次非典中的医务人员,非典之前,这个形象有很大一部分是和红包和回扣联系在一起,但是,人命关天的时候,还是能够冲在前面,这就是现代的中国人。

   上世纪八十年代在上海发生的甲肝大爆发就是最好的明证,当时的病人太多,可能达到了几十万人,那是真的可怕,很多人是家里有病人,办公室里有病人,学校有病人,医院住不下病人,就征用学校的教室等进行隔离。你只要是上海人,你就能发现你身边的人,自己家的亲人、亲友、同事、同学、邻居等等,总是有人得了甲肝,被隔离了。

   那时的上海疫情也没有向国际社会大公开,上海自己利用自己的政府系统解决了这个问题。没有在国际上引起国际的恐慌,甚至在当时国内也没有引起过激的恐慌。最重要的是没有因为上海的甲肝,陪绑全国人民,当然,那时候上还没有出现一个“蒋彦永”这种行为。 可以说这次上海在非典事件中的损失最少,一如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说的,这是上海的幸运,还有的是从上海的政府、上海的医院到上海的市民已经有了当年的经验和心理承受能力。

   非典快要过去了,但是,在着整个过程中,从国内到国外,大家都看到了,中国政府的决心和行为,这还要说什么嘛,我看不要多说了,事实是对“老军医”最好的回答。


(四)非典真的必须这样“严阵以待”,需要让军人做出“出叛国投敌”的行为?

   “蒋军医”是医生,我不是医生;蒋军医一见死人,以为天就要塌下来了,但是,我觉得独立思考可能会给我们更多的东西,利用现在大众化的非典知识,用辩证的思维来分析,我觉得“非典”是被夸大了,但是,由于“老军医”的“诚实、良心”在前,以“叛国投书”的行为让自己的祖国陷入了深深“非典灾难之中”。

   可以这样说,中国现在的这场“非典战争”是被迫开始的,有很多作秀的味道,但是,不这样又能怎么样哪,就在“老军医”投书之后,世界卫生组织第一时间将北京列为“疫区”,于是中国开始了“非典疫区”的摘帽表演,以至演到了今天。

   最有意思的事情是,广东最近在否认,广东并没有被世界卫生组织认定为“疫区”,如果这是一个事实,那么北京戴上的“疫区帽子”完全是“老军医”的功劳了,而且以当时广东和北京人数的比较,这个帽子只能是广州的,而不是北京的,幸运的是广州没有出现一个“有良心诚实的老军医”,广州出了一个钟南山,所以,广州发现最早,最没防备,但是死亡率最低。 人格的力量是压倒一切的。 叫得最响的不是好狗。


(五)没有全社会的恐慌,非典可能更好控制

   很多人以为因为“老军医”的叛国投书行为,用“真话”救了中国其实,此言不怎么样。 广州和北京是最好的对比,本来广州市发源地,广州人最多,但是为什么北京反超了? 从现在媒体披露的资料来看,一则北京有很多全国各地来的病人,一则就是全民的恐慌加大了收集非典病人的难度,很多非典病人不敢到医院看病,以至病人无法控制在医院的小范围里,延误的时间,是最大的扩散。专家已经澄清非典病人只有在发病以后才传染,让那些“发烧的人”没有心理负担的走进医院师最好的防治办法。

   现在专家有一个疑问,北京很多的非典病人是无源的,感觉很不好理解,这和广东的较为清晰的传染链相比差别太大。我觉得,这是不是可以这样看,广州当时没有经历北京这样的全民恐惧,而且对非典知识如此的普及,所以,发烧看病基本保证,但是,北京不同,当时社会的压力,让大家不敢上医院,很多人的了非典自己在家扛着,不同的体质产生不同的结果,非典本来就没有没有特效药,能好也是主要依靠自身的抵抗,所以,不能抵抗过去的人,才进了医院,抵抗过去的就消失了,所以,大规模的恐慌让传染链条断裂了,当然这也需要专家来研究证实,这对以后的疫情防治有积极的意义。

   本来非典最好的症状是高烧,对于高烧不退,大多数人都将这作为必须去看病的一个标准,但是非典期间,有多少人因为害怕非典,在出现发烧以后没去看病,而传染了别人,这是必须我们在非典后深思的问题。广州在非典期间开始曾经有全社会的极端恐慌,由于政府作了工作,情况也有所好转,社会生活也正常了,非典一直控制的很好。

   但是,当北京被传出政府隐瞒非典疫情,彻底在国际社会陷入被动以后,局面完全不可收拾,如果当时北京也是积极收治“高烧病人”,在医院处理好非典病人,在社会上宣传“勤洗手、莫随地吐痰”的卫生习惯(到现在这大概是普通人最值得做的事情,在远离非典的地方大洒消毒水,简直有点滑稽),没有全社会恐慌,没有大范围的北京非典向全国恐慌性的扩散,非典可能更好控制一些。


(六)关于“非典”非医学专业的思考

   1.非典的“飞沫”传染被夸张了

   很多人要说,这非典是通过飞沫传染的,比甲肝这类通过接触传染的要危险,其实只要看看非典在广东的整个事件经过,我们就不难发现,这种飞沫的传染是有条件的,至少比上海当年的甲肝传染性要弱的多,得病人数是最好的证明。

   非典的飞沫传染需要一定的空间和时间,通风好的,时间不够长,都是不能传染非典,试想一下,如果仅仅是短暂接触式的传染,想很多患者在进医院之前,转乘了大量的交通工具,接触了大量的陌生人,如果是很容易传染的,那么现在的广州和北京肯定是几十万人和非典结缘了,但是,事实上这种情况没有发生。

   最好的例子是,在被称之为广州非典爆发期间,巴西国家队到广州比赛,并没有形成大面积的传染,甚至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非典在这时候发威了,所以,从各方的报道看,非典期间,广州人的心态相对内地可能更坦然一些,因为他们有事实,所以不恐慌。

   2.非典的发病特征是聚集的,不是开放性的

   从发病的特征来看,当时的广州已经总结出来,传染主要集中在医院和家庭,是不是需要这样全世界全社会的恐慌来抗非典,我觉得这还需要时间来验证。

   而且,当非典地球人都害怕了、都恐慌了的时候,医治非典最成功的还是我们广州的白衣天使作的最好,而且,后来的一些成功的防治手段也是立足于广州的经验。满世界的非典恐慌,除了让非典冠了一个“萨斯”的别名,并引起了相互的竞争大奶的地位,中国人得到了什么,得到了冠状病毒的变种,特效药和原来一样,不知什么时候出现,解决问题还要中国自己来;中国真正得到的是全球一百多个国家不让中国人入境,在全世界中国人成了过街的老鼠,连国外的唐人街都被连累。

   这些都拜“老军医的责任心所持赐”,一则外国人害怕非典,另一方面这些唯恐中国日子太好过得西方媒体,利用“老军医的责任心”对中国进行了彻彻底底妖魔化,夸大其词,既然中国人都者这么说了,西方人不管怎么说都不为过。

   只要看过“时代周刊”上有关中国非典的照片,是正义的中国人都会愤怒的,但是,“老军医”竟然在这样的媒体面前寻找知音,这依然让我愤怒。

   现在的中国人真是万词莫辩,只有埋头苦干了,只是苦了胡、温两位领导人,满中国的奔波,真的辛苦,而且还不能为中国经济增长作贡献。

   3.非典的扩散形状是“重点爆发”

   多人可能要说,如果没有老军医的揭发,香港台湾新加坡加拿大等的地区和国家就不能控制病情,其实看看广州和北京的人数统计就行了,广州到现在是一千多人,北京是两千多人,如果考虑北京是中国的首都很多病人是从外地直接进入医院这个因素,大体人数也就一千多人,高峰也就一千多人,就拿现在曾经被国际卫生组织称为“失控状态”的台湾,现在的人数也不过两百多人。其实,由于飞典发生的季节,本身就是感冒发烧的多发季节,由于飞典缺乏精确的定位,说不定还有很多人是被统计进去的。也就是说,非典自身的传染也不是无限扩张的,当广州一但认识到飞典的传染特性,控制已经非常有效了,深圳就没有医护人员的大面积感染。

   如果关心媒体的报道,我们可以发现,广州当初的爆发是一位“毒王”毒到了好几十号人,后来内蒙古、山西、北京,包括加拿大、台湾,以及香港的“陶大花园”,如果将这些“毒王”毒倒的人数单列,非典的传染真的有限,我觉得非典的专家应该就这个现象做一个专题研究,会帮我们消除非典的恐慌。

   防止非典最有效的是远离非典,远离非典医院,家中没有非典病人。完全不是“老军医”式的恐慌,如果那样,当北京爆发时,那些从北京通过飞机、火车、汽车离开非典病人,早已把非典传遍全中国了,可惜这样的事情并没有放生。

   有专家说,医院的非典有可能从中央空调传染,结果全国都怕空调,这完全是草木皆兵了。简单的讲,医院的中央空调传染,是因为有很多的病人,以及可能的“毒王”,有足够的非典病毒,所以,才能传染,一般的中央空调,如果仅仅是一两个病人,根本不可能形成足够多的能形成传染得病毒,而且,非典病毒离开人体是不可能繁殖的。

   恐慌真的不是很需要的。

   如果没有老军医这样的充满责任心的揭发,可能北京的动作会晚一点,但是同样会有效的控制非典,就像当年上海一样,我相信中国的政府能够做到这一点,做好这一点。而且可以肯定,国际社会和中国社会因为非典对中国经济的冲击不会是现在这样的。


(七)中国人需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吗?中国人是不是值得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在前一阶段,非典最恐怖的时候,在我们的媒体上,每天都在发布某某车次发现非典,某某小区发现非典,某某学校发现非典,最后,都没有发现大面积的传染,从结果上来看,非典其实是被夸大了。

   而这夸大的成因,很大要感谢“老军医”,没有他指责中国政府的“隐瞒疫情”,怎么会有后来不可收拾的局面,这局面现在还真不直到怎么收拾。

   其实,中国人本不知道“非典”是这么厉害,死了几个人才知道,非典不是东西,要提高警惕。但是实在没有必要全社会集体恐慌,社会的动荡、恐慌情绪要比多死几个人严重得多。现在的美国就是最好的活教材,蒋老军医的女儿也在美国生活,为什么不介绍一些那里的情况,美国911以后,他们的本土再也不会发生恐怖事件,所有的恐怖事件都被淡化为事故和一般性的灾难,不管美国多重视在自己本土的反恐行为,但是,在公众的面前,恐怖事件永远也不会发生,而且媒体的配合也很好。

   美国人虽然对蒋老军医的很感兴趣,但是,当他们的自己的记者,仅仅是在伊拉克战场上接受了对方电视台的采访,立马就地免职 ,从采访的内容来看,还没涉及到重要的事情,只是一些可以看到的真话,但是,美国人不手软,反倒是中国人对蒋太放纵了,后患无穷。

   本来“老军医”的名声病不好听,现在我感觉也是不好,先知先觉现在这位老军医,他所期望的“非典”大爆发没有出现,死人如发的现象没有出现,他现在一定非常的失望,他的责任感有点过激,本以为自己像个超人,先知先觉,、预救中国人于水火之中。但真正的结果是使多少中国人失业,没有饭吃,现在还不好统计,估计会越来越多,估计现在因非典下岗得人,每人一口痰,就能把“老军医”炎死(不好意思现在非典时期,不应该吐痰,嗓子痒,有点忍不住)。

   我估计,非典过后,“老军医”的名声,依然不好,老了总有点弱智。一片丹心,作了一件“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如果作为一个有责任感的中国军人,它通过正常的、非常的正常的渠道反映给他的上级,或越级汇报,我会尊敬他,毕竟他身在北京,紧靠者党中央、国务院,自己又是老军人,况且非典已经造成死人的事实,共产党只要是死人了,一般都会重视,所以,不能他的不能把“状纸”递上去,并产生效果,我觉得,除了现在说他笨,我都不敢想汉奸这这方面想。 让中国完全按照流行病的方式来抵抗非典,象广州一样,像当年的上海一样,中国需要这样付出这样巨大的代价吗,我感觉都要吐血了,每一个热爱中国的人都不会感觉这是可以忍受的。

   如果不是这位值得“尊敬的老军医”,在非典时期给了中国人命门处,来了一刀,现在的中国会流这么多的血吗?


(八)中国政府在非典初期最大的失误

   第一在疫情突发时期,没有一个很好的预警、及时反应、处理疫情的手段;第二缺乏在疫情发生后,政府如何对社会进行危机公关处理,对内还有一些新闻发布会,广州还好一些,在不明病毒情况下,以非典稳定了社会。但是政府对国际社会的危机公关,以及对周边国家如何与警惕提示,我们完全忽略了。中国社会基本是一个自闭型的,改革开放让我们走出了一小步,但是当灾难来临,主动型的公关意识我们没有,即使到现在,这种危机后的公关还是缺乏。从现在各国的反应对比,我们就可以看见,在被世界卫生组织摘了“疫情”帽子以后,香港、新加坡等地都相继播出专项资金,为当地旅游造势,但是中国就没这方面的举动。

   而且,最糟的事情发生在,中国国际上的危机公关处理被“蒋彦用”一人代劳了,而且一头白发,军人的特殊身份,小小的非典于是成为中国真正的民族灾难。

   对比广州和北京在非典期间遭遇,我们可以感觉到,社会影响的重要性。


广州出了一个———钟南山 很多人得到救治,社会得到稳定


北京出了一个---------蒋彦永 演变成非典灾难,中华民族的灾难

   

   以上的大多数内容,几星期前就写好了,也是在论坛里回帖写的,现在加了小标题,但是触发我再拿出来的是今天看到的一新闻,“因为非典,中国可能有127万人下岗”,这中间会死多少人,“老军医”肯定没兴趣,也看不见,他在美国接受采访女儿肯定也没兴趣,而且也看不见,也就没有隐瞒和良心、诚实的说法了。

   http://202.99.23.237/bbs/ReadFile?whichfile=6612907&typeid=14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强国论坛: 法学博士上书全国人大,呼吁对《收容“恶法” 》进行违宪审查
  • 强国论坛:不是SARS杀人,是媒体杀人,官僚杀人
  • 强国论坛: 为什么我们应该为蒋彦永先生颁奖?
  • 强国论坛: 高校岂能成为妓院!
  • 强国论坛: 世界上自由的力量首次超过专制的力量
  • 强国论坛: 医护人员在此时期是不是有放弃工作的权利?
  • 强国论坛上众网友对江泽民的讽刺挖苦
  • 强国论坛: 看胡、温两位领导在“防非”战场上表现
  • 老笨牛:从虚拟到现实,从强国论坛到全中国-防治非典的爱国主义给中国带来了希望
  • 强国论坛被删的贴子:武警吉林总队医院竟盗窃肾脏
  • 强国论坛第一页关于孙志刚案的标题选刊
  • 《强国论坛》网友炮轰官方有关张文康蒋彦永言论
  • 强国论坛: 北京通州地区据称感染人群已经达到7000-8000人,死亡人数300多人!
  • 老笨牛:推荐强国论坛上一篇少见的好文-佛山镇长凭什么年薪30万?
  • 强国论坛好帖:我就是要为李锐先生这个“叛徒”喝彩!
  • 强国论坛: 大陆推销传单喷发强奸药水
  • 美飞船失事 人民网强国论坛叫好声不断
  • 网友[fangkc] 致《人民网·强国论坛》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