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数学: 新闻自由的四种境界
请看博讯热点:政治体制改革

【博讯2003年7月10日消息】     

    一谈到新闻自由的问题,右派们当然如痴如狂,认为是最最最重要的人权了。而本贴子将说明,新闻自由一共有四种境界,而且将这四种境界分别称为:“堵嘴”,“内外有别”,“婴儿的哭闹”,“即将被杀的猪的嚎叫”。当然,本贴之所说的新闻自由,当然是指的播送负面意见的新闻自由。 (博讯boxun.com)

    第一种境界叫“堵嘴”,那是法西斯暴行,即根本不允许别人有任何反对意见,如果有,就杀,动用特务暗杀,或者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地杀。比如当年的国民党反动派就是如此。

    第二种境界叫“内外有别”,即革命时期,对于刚刚被推翻的反革命阶级,实行堵嘴政策,只许阶级敌人老老实实,不许他们乱说乱动。但是,这里面有两类不同性质矛盾的区别。即人民内部还是可以提意见甚至提抗议的。这是毛泽东时代,当时的外部报纸这种传媒工具用作对外,即对帝国主义和阶级敌人进行战斗。而对于内部,则传媒工具主要还是大字报,大批判专栏,等等。

    有人可能又听到“阶级敌人”这个词不习惯。但是,毛泽东领导的革命,确实是农民阶级把土地从地主阶级手里夺过来了啊!地主阶级的人们确实不高兴啊!不叫阶级斗争叫什么?而国民党反动派的残余势力确实是在整个毛泽东时代都没有被消灭过。

    第三种境界叫“婴儿的哭闹”,其实也是比较理想的,我认为中国现在的状况近似于这种境界。也就是说,媒体象婴儿,而政府象母亲。大家知道,婴儿一哭闹,母亲总得照料一下的。也正是因为如此,媒体的任何不满或者指责,最后都要表现为政府相应的行动。就是说政府是爱面子的,当然一看到负面消息就不高兴,就希望有关的人该撤职的就撤职,该杀的就杀,该捕的就捕。

    第四种境界叫“即将被杀的猪的嚎叫”,那就是指的美国了。为什么叫做“即将被杀的猪的嚎叫”呢?我在当兵的时候,连队里都是养了几十头猪的。每逢年过节,就要杀猪吃,大家当然都口水直流。

    讲到这里又想到了左Ye,他说毛泽东时代的东西都是不顶用不好用的。但我在这里又要补充一点,毛泽东时代的猪肉,和现在的猪肉,味道并没有什么不同,无可能计划经济就能够喂出非常难吃的难以下咽的猪肉。而当时连队养的猪,也没有被计入国民生产总值的。

    好,还是接着说杀猪,我也帮杀过猪,当然不是动刀子,而是帮着把猪摁住,杀过之后再用刮胡子刀刮毛。而猪在死到临头的时候就拼命地叫,叫,那声音的分贝数是非常大的。但是我们并没有一个计划要去堵猪的嘴。事实上,我们喜欢听那声音。一到节日,鞭炮声夹杂着猪的惨叫声,给人以一种温馨的节日气氛。没有人会想到猪在叫说明猪有多么可怜,而是想到了香喷喷的猪肉。

    也就是说,猪的叫声,相当于发出信息,对人类要宰杀它发出最强烈的抗议,但是,信息是由着它发的,没有人打算堵它的嘴。但信息是不灵的,即没有人会因为这叫声而想到是不是不杀猪了。猪还是照杀的。

    这就和“婴儿的哭闹”的境界不同在于,婴儿用哭闹表示抗议的时候,母亲是接受抗议的,是想办法要哄婴儿不哭的,则婴儿的要求能够得到满足。而猪的叫声当然可以比婴儿的大许多倍,这个信息对于它的活命来讲,是无效的。

    而我用“即将被杀的猪的嚎叫”来形容美国的新闻自由的情况,就再适合不过了。也就是说,美国的统治阶级,统治者,发现让被压迫阶级叫叫也无妨,但杀还是要杀的。因此,美国的新闻虽然叫得厉害,却对政府的决策丝毫不起作用。

    比如洛杉矶四个警察殴打一个黑人致死,还有录像为证。当然美国的新闻也愤怒地叫,叫。但是,这种叫是没有用处的,警察还是无罪释放。这样的事情已经到处都是了,就是说根本不妨碍政府干坏事,信息除了起到一个“叫”的作用,没有任何其它的反馈作用。

    这样的事情我实在看得太多了,比如美军在日本强奸妇女,在南韩杀死少女,在意大利撞断缆车,在太平洋将日本中学生实习船撞翻,空袭科索沃,宣称要保卫台湾,今年的对伊拉克发动军事进攻,都有大量媒体抗议,有大量的游行示威抗议。声音倒是很大,但基本上属于“即将被杀的猪的嚎叫”。除了我们听到嚎叫之外,没有任何其它作用。

    比如美国总统小布什听到在美军攻伊后有伊拉克人民的反美游行示威,就满意地点点头说:“这说明伊拉克人民有了自由”,但是这个游行示威能不能够左右美国政府或者美军的行为呢?比如说能不能通过这种办法将美军赶出境呢?那是不可能的。因此,小布什的感觉无非是听到了既然被杀的猪的嚎叫。

    还是说到国内,我以为,中国目前的新闻自由的境界是很好的境界,即“婴儿的哭闹”。这也是因为中国政府的确脸皮薄,一有抗议政府脸上就挂不住,就要出来解决解决。但是我要指出危险在于,如果发展下去,就有可能发展到第四种境界,也就是”即将被杀的猪的嚎叫“了。这个时候政府官员们已经学得象美国那样的厚脸皮,你媒体爱喊喊去,爱叫叫去,我政府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因此,我是不喜欢中国的新闻自由发展到那种不起作用,只不过声音大的地步的。如果那样其实和没有新闻自由也没有多大区别。信息如果得不到反馈,即使泛滥,又有何用?而正因为如此,我觉得新闻记者也得讲点理,不能够蛮不讲理。

    比如前天的那件厦门交警的事情,明明交警没有做错什么,硬是通过文学描述把交警形容成个坏蛋,而交警在实际上可能已经潜在地救了送水工一命。硬要说什么“高个儿警察”,什么“出动一辆摩托,一辆拖车,四个人大动戈”,简直是扯淡嘛。而后来政府为了应付这无理的“婴儿的哭闹”,那几个警察都停职反省几天。

    讲老实话,我就不是共产党员,如果我是那个交警,我反省出来以后一定什么事情都不管,就管在马路上收尸,你违反交通规则干我屁事,管得不好明明救了人的命却硬要被指为干了坏事。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张锦华:香港新闻自由的丧钟
  • 人民网强国论坛:新闻自由与司法独立
  • 黄济人:新闻自由的呼喊
  • 从萨斯看新闻自由的重要性
  • 孙文广:非典肺炎与新闻自由─有感于非典型肺炎的流行
  • 彭小明:从奥格施坦因谈新闻自由
  • ◎孔捷生:从“反韩潮”谈中国的新闻自由
  • 从《新华日报》看国民党政府的新闻自由
  • 赵达功: 爲中国新闻自由呐喊──写在世界新闻自由日到来之际
  • 陈伟:新闻自由与公正审判的两难抉择--罗德尼·金诉洛杉矶警察局案
  • 从《南方周末》的遭遇看中共如何扼杀新闻自由
  • 曹长青:拉丁美洲的民主和新闻自由
  • 中共严控大众传媒凸显新闻自由不及格
  • 记者无国界批评中国新领导人继续钳制新闻自由
  • 「记者无疆界」谈中国非典和新闻自由(图)
  • 美国会报告敦促中国新闻自由
  • 萨斯和中国新闻自由
  • 《中国经济时报》张曙光:取消新闻管制,推进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
  • 曹思源谈中国新闻自由
  • 新闻自由排名中朝同列榜末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