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李建平:新闻自由,这是中共的死穴
请看博讯热点:政治体制改革

(博讯2003年8月13日)
    作者:李建平(山东)

    中国党政部门报刊“瘦身”,许多人翘首以待,竟然结合胡锦涛七一讲话,呼喊什么新闻改革的春天。这只是一种妄想,只要一党专制不结束,中国就永远不会有春天。 (博讯boxun.com)

    中共靠舆论起家,又靠舆论维系生存。新闻改革必然要暴露真相,要影响稳定,要影响团结,既然影响了稳定,影响了团结,影响了伟大、光荣、正确的神圣定义,就不能有什么新闻改革。虽然新闻不能改革,但还是有自由的。只要能为党和政府添光增彩,什么话都可以说,什么谎都可以造,什么真相都可以盖。

    中国党政部门报刊瘦身,据我所知,仅仅是为了减轻财政包袱,减少受摊派部门对上级的抱怨,并没有什么大的背景。胡锦涛入主中央以来,任何动作只要和过去稍有不同,众人皆大呼“改革”,“有大动作”,“有深刻的政治背景”等等。众人受压久矣,急盼改革,向往光明,心情迫切,可以理解。其实,大可不必。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新闻自由,这是中共的死穴。不要在这个问题上对中共有更多的期待,也不要在这个问题上为难胡锦涛先生。

    新闻自由关乎中共的生死存亡,中共在这个问题上不可能有根本性的让步。有一句话叫:不自由毋宁死,对中共而言是要自由毋宁死,任何人在中共的舞台上都要遵守这一铁律。

    胡锦涛在中共高层多年,深入简出,深知中共政权之奥妙,那些能动,那些不能动,那些能改,那些不能改,那些可以动,但不能早动,胡锦涛自然是心知肚明。新闻改革就属于不能动之列,新闻改革就是为了新闻自由。任何改革都必须遵循这一目的。没有新闻改革就没有新闻自由,仅仅是在管制上作些改动,在形式上做一些样子,根本谈不上改革。

    只要一党专制的局面不结束,就不会有真正的新闻自由。有人认为保障新闻自由并不依靠谁投资,而是依靠有关保障新闻自由的法律制度。这种观点,只说对了一半。在中国,不论谁投资,你都必须服从中共的意志,那些私人资本投资的媒体如:《环球企业家》、《港澳经济》、《新周刊》,他们生存的环境到底怎样?事实上,这些民间资本投资的媒体,在中共专制的体制下比中共自己办的媒体生存环境还恶劣,还难生存。稍有不慎,便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关门停刊,这都是常事。中共对自己的孩子都毫不手软,别说别人的孩子。同样一个问题,在官办的报纸上,可能没有问题,但在民间的报纸就不一定没有问题。官办报纸还可以利用自己是官办,还可以和自己的老子解释、通融,还可以依靠党内的一些派系的不同声音,还可以利用党内对同一问题的不同认识。民间资本,他们依靠谁,他们只能自己依靠自己,出了问题,他们只能自己承担;也许他们唯一可以利用的就是中共的腐败,利用中共的腐败避免被停刊、被关门、被坐牢。

    民间资本入主中国传媒业,他们只有一个命运,要么同中共的喉舌同流和污,要么关门大吉,因为中共决不会允许在其治下有不同的声音。深圳的《深星日报》由香港《星岛日报》与《深圳特区报》合办。《星岛日报》虽然占到总股份的85%,但是该报吹捧中共的本领,脸皮之厚,语言之肉麻,连大陆的同行都自愧不如。还有美国的博库网站、雅虎都成了中共的应声虫。竟然不顾最起码的职业道德,违背新闻自由之原则,竟然向中国政府保证:在向中国播发的网页上,不刊登危害中国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内容。

    BBC是英国的媒体,但是他可以坚持新闻自由和英国政府唱对台戏,英国政府和BBC在法律面前都是平等的一员,英国政府不通过法律也奈何不了BBC。

    雅虎和博库在美国他们也用不著向美国政府作出这样或那样的保证,但是在中国他们必须做这样的保证,因为中国就是中国,他既不同于美国也不同与英国。在中国任何媒体都是弱者,只有中共是强者。对中国的媒体而言,在被强暴和死亡之间做出选择的话,她们只能选择被强暴,生存是第一位的,为了生存也只能这样。

    中共强奸媒体,在中国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因此,我本人坚持认为,任何新闻改革在中国即使有,也只是表面性的。只能是做做样子。任何媒体,投资方不论来自哪里,为了生存,也只能与中共狼狈为奸,唱响主旋律。民间资本和外资进入中国媒体,只能是为中共抬轿子、做陪衬,只能让孤芳自赏的中共感到自己并不孤立,除此之外没有其他 好处。师涛先生《一不小心就被搞死》(见《民主论坛》)中也阐述了大陆的新闻媒体生存环境之险恶。

    至于保障新闻的自由依靠有关的法律制度,本人认为也不可靠。一是中国暂时还不能制定有关制度,二是即使制定了这种法律制度,中共也不一定去执行。中国的人权状况很生动地说明了这一点。孙志刚案告诉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都可以堂而皇之地遭到众多部门(上到国务院,下到各地市、各区县)的践踏。党是万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都可以遭到践踏,遭到轻视,还有什么法律不可以轻视,不可以戏弄?香港可能有保障新闻自由的法律,但是“二十三条”立法以后,任何言论,任何行为只要不符合一党一派旨意,照样可以将你圈进危害国家安全、叛国、泄密的圈子里。

    在中国,法律只有和共产党的意志一致的时候,法制才有可能得以实现。不过共产党的意志就象天上的云,随著最高领导人的喜怒哀乐说变就变,并不可靠。因此,新闻自由在中国,只有宣传党的意志的自由,只有执行党政策的自由,只有为党唱赞歌的自由, 对中国的问题,不论是像笔者一样的芸芸众生,还是像胡温一样的中共大员,仅仅有愿望是不够的,新闻为了争取自由,只能寄希望于宪政改革。只有中国共产党为了中华民族的生存发展,放弃一党专政。就共产党的秉性而言让他们放弃一党专政,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为了中国能有真正意义上的新闻自由,也为了让多灾多难的中华民族减少灾难,我们还是应该呼唤中国的戈尔巴乔夫,中国的叶利钦。中国的戈尔巴乔夫,中国的叶利钦,也许对中共是个灾难,但是对中华民族将是巨大的贡献。因此,只有共产党结束一党专政,中国民主的春天才会来到,新闻自由的春天才会来到。

    (议报)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