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美国之音:中共为何严禁谈论政改修宪六四平反
(博讯2003年9月01日)
    中国政府最近下令严格禁止中国高级知识分子自由辩论有关政治改革、修订宪法以及为六四天安门事件平反等议题,并且派安全人员对前一段时间参预讨论和研究的学者进行骚扰。在修宪方面颇有研究的一位学者目前电话已经被切断,并且受到国家安全部特工的监视。本台驻香港记者站收到一封辗转从中国传来的文章,对中共收紧关于修宪的讨论提出反驳。

      *主张修宪学者受到跟踪骚扰* (博讯boxun.com)

      华盛顿邮报八月二十七号头版报导说,据来自中共内部的消息,在过去几周中共各个组织机构、研究机构和高等学府,都已接获通知,停止所有有关政改、修宪以及六四天安门事件这三项议题的会议,并禁止与这三项议题有关的文章发表。

      华盛顿邮报援引中共内部消息来源透露,这一规定被称为“三不能提”,已经通过中宣部下发到中国各新闻媒体。

      华盛顿邮报报导说,曹思源是中国知名的宪法学者,今年六月十九到二十日与青岛市一所大学联合在海滨城市青岛举行了一次关于中国修宪问题的学术讨论会,受到海内外媒体广泛关注。华盛顿报导说,目前,曹思源已经被跟踪、遭到盘问或被要求不得谈论这些议题。来自中国的消息称,曹思源这个月就开始受到安全人员的跟踪和骚扰。与会的另外两名学者也面临来自政府的批评,一位是法学权威和前政法大学系主任江平,另一位是前中共宣传部部长朱厚泽。

      另外,今年夏天在中国某些大学和政府机构内部举行的会议中,一些颇有影响力的学者曾呼吁重新评价一九八九年六四天安门镇压事件中官方所扮演的角色,对政府有关中共向要求民主的学生开枪镇压的决定是正确的定论,提出了质疑。

      *反映中共党内权力斗争*

      华盛顿邮报称,中共官员,尤其是前任中共总书记及国家主席江泽民的亲信们,对这些呼吁的数量和强烈程度感到非常担心。江泽民是在天安门镇压事件后升到中国最高领导位置上的,任何对天安门事件官方定论的改变,都会动摇江泽民在位的合法性和他所安置高官的合法性。

      据中国的消息来源以及学者的分析,压制这三项议题的讨论,更广泛地说,似乎是江泽民和他的继任者胡锦涛之间权力斗争的一部份。江派反对任何形式的政治权力放开,但相反的,胡锦涛和温家宝则将自己塑造成改革者和其他进步分子的盟友,试图在与江泽民的斗争中获得他们的支持。

      胡锦涛是去年十一月担任中共总书记,并在今年三月成为国家主席。他为了继任七十六岁的江泽民,等待了十多年。不过,江泽民虽然名义上退休,但是仍然保留军权,担任中央军委主席,并且退休前在权力最大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会里,安插了自己的亲信。据信在九个常委中有五个是忠于江泽民的。与此同时,他的亲信也被安插在国务院等其它要害部门,试图牵制胡的主要盟友,总理温家宝。 这次关于三不能提的禁令,就是通过江的亲信刘云山领导的中宣部下发的。

      **修宪权威不惧危险勇敢进言**

      另外,本台驻香港记者站记者拿到了一篇由笔名“公民王”所写的文章,这位中国宪法研究方面的权威人士在文章中透露,中国官方修宪的调门已经确定,除了三个代表要入宪之外,其它修宪内容只是将保护私有财产写进宪法,而很多黎民百姓赤胆忠心有理有据提出来的许多修宪建议,中央一律不予考虑。这位权威人士说,中共官方修宪意见的建议草案送阅面很窄,只送到部长一级,连副部长都望尘莫及。而且很快就要把草案两个字去掉,板上钉钉了。

      这位中国宪法学方面的权威学者在文章中,提出三点紧急建议,希望能够透过海外媒体,引起中国民众和相关部门的重视。这毕竟是一件关系到十三亿人民合法权宜的大事。

      *迁徙自由宪法早有了*

      第一是公民的居住和迁徙自由。这项自由权一九五四年宪法就有了,一九七五年文革中,没有徵求公民意见便突然在中国宪法中消失。这位学者在文章中说,今天在胡温新政之下,恢复中国人半个多世纪以前就有的这项权利,没想到有这么困难。官方修宪草案提出反对的理由是,恢复中国公民这项权利的条件还不成熟,在这个问题上要特别慎重,要保护宪法的稳定。“公民王”的文章问道,“不是主张三个代表吗?不让恢复公民这项起码人权,究竟属于哪一个代表呢?有没有问过被代表的广大公民的意见呢?是否感觉到自己与被代表者的距离太远了呢?

      *中国宪法权威何在*

      第二条修宪建议是建立宪法监督和违宪惩治机构。文章说:“半个多世纪以来,为什么中国宪法没有权威?主要是因为违反宪法得不到惩罚。于是乎包括党和国家领导人,优秀知识分子,无数中国公民的宪法权利被野蛮剥夺,留下一幕又一幕连台悲剧。文革结束后,这类悲剧并没有终止。有识之士指出,要在宪法本身建立宪法实施保障机构,宪法委员会和宪法法院。这项建议,全国人大有关部门早有酝酿,可谓朝野共识。然而,党内修宪建议草案却说:‘无论设立宪法法院还是设立宪法委员会,现在条件都不成熟,违宪惩治机构目前没有必要。’”

      这位中国修宪权威学者悲愤地问道:“什么时候条件成熟?难道要等待更多的公民被割断喉管吗?中国人经历了十年浩劫,如果还不能换来一个违宪惩治制度,那千百万人不是白死了吗?”

      *人民是国家的主人*

      这位中国修宪权威学者提出的第三条建议是公民知情权。他认为,既然中国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主人当然有了解公共事务的权利。通过修宪,把公民知情权写进宪法,应当是勿庸置疑的。国家只有保密制度却没有公开化制度,宪法没有承认和保护公民的知情权,经历过萨斯的惨痛教训之后,举国上下,都有一种期望,知情权入宪这次是没有问题的,亡羊之后还能不补牢吗?然而,党内修宪建议再次让人们大吃一惊,居然说什么,把公民知情权写进宪法,条件还是不成熟。

      这位中国修宪权威学者最后呼吁,既然中央政治局八月十一号决定,今年十月在北京召开中央十六届三中全会,主要议程之一是修宪,而且说修改宪法的工作要充份发挥民主,广泛听取各方面的意见,然而与此同时,党的修宪基调已经定好了,结论已经做出来了。这是一种结论先入为主的做法。这位中国宪法权威学者还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不是一个人或少数人的,也不是一个党的,属于十三亿中国人民,直接影响十三亿中国人,间接影响更多人的命运,非经公民讨论,修宪应属无效。他呼吁将草案公布,徵求全国公民的意见,并在此基础上作实质性修改。

      华盛顿邮报在介绍中国宪法学者曹思源最近状况的时候说,引用一位参加过青岛修宪会议与会者的话说,“曹思源也许走得太远,他已经被国安特务跟踪了好几个星期。但我们都一致同意他的观点。”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