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关于中国政治的分析----吃饭
请看博讯热点:政治体制改革

(博讯2003年9月14日)
    我们的生活是有一个底线的。这个底线对我们自己来说体现在:我们始终相信自己能正常地生活下去。对于现有的困难和痛苦,总还是有希望克服,总还是有改变的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吧,我们怀有很多的希望,总是比较乐观地看待现实。

    这个趋向,在我们看待我们这个社会的时候是比较明显的。14年过去了,每一年,我们都怀一种期待渡过那个时间,总期望着发生什么,虽然我们有时也会想----那是不可能的。我们也严重关注我们的“政治”,如果那还叫政治,也只是长蛆的政治。我们注视每一个人的上台下台,每一个重大会议。我们还伸长脖子目不转睛地盯着胡哥,盯着胡哥在G8上的一举一动,盯着胡哥怎样收拾那个姓周的。我们最重大的新闻都与这有关了。“六四文件”----那是内部的力量;WTO----它能推动政治改革吧;七一讲话----胡哥开始有计划的行动了……在这些重大事件上,我们总是加上我们有着良好愿望的推测。 (博讯boxun.com)

    对于这个社会,我们不愿相信它已经病入膏肓了,我们看到的是马路越来越干净,工厂在不断兴建,每个人都在自己的职业上勤劳工作。对农村,我们看到的是华西村南街村,看到的是城市边沿农村的富裕,看到的是民工----哦,这是农民城市化的一种途径吧!对于官僚的腐败,那只是一部分的,不然政府怎么运作啊?总之,这个社会应该还好,即使这些年可能会有一些退步,问题也很严重,但不至于人民处在水深火热中吧,不会象老蒋,搞的官逼民反吧,社会动荡、官逼民反才叫病入膏肓吧(我们在教科书上看到很多例子了)。

    这个帖子是写给民主人士的。我觉得,现实和理论之间还是有很远的距离,这不是说理论是背离现实的,我的意思是说要从现实归纳出理论还是不太容易。特别是对坐在干净明亮的办公室,拿着几千/月的工资的人。我们都知道民主的重要,知道这个专制政权是违背人类进步方向的,但它是不是该死了,是不是应该立即中止它,却因对现实的理解不一样而有不同的意见。我想,如果不是看到这个社会的本质,就可能会因自己良好的愿望而影响到认识。

    一、专制政权该死

    掌握权力的人肯定是一个社会最重要的人物,古往今来莫不如此。但掌握权力的人群是否也是呢?也就是说有关公众权力的事务(政治)也是这个社会有着最大影响的事务呢?以前是,现在不是。在民主制度非常先进的国家里,经济运作才是社会首要的大事,政治事务在社会中的比重并不如在表面上看到的那样。从这个角度来看,如果把封建社会里地主雇农的二元结构看着自然经济的主体的话,政治事务也不占有很大的比重。在人类社会中真正把政治在社会中的影响力发展到登峰造极的地步的,是社会主义国家和极端民族主义国家。几个典型是斯大林、毛泽东、红色高棉和塔利班。

    有了这个认识,对于专制的就应有个区分。就是说现代社会的专制政权和封建社会的专制政权是不一样的。现代社会的专制政权对于社会的控制远远超过封建社会,统治者的意志在社会中达到最大的体现。这可以以斯大林、毛泽东个人对一个社会的损害创下了最高纪录来证明。

    因为这个原因我想,对有的人来说,应该有一门叫做社会控制学的学科吧。当然这门学科是不存在的,但应该有人有过专门的研究,比如毛。现在有了系统理论,我们很容易理解社会作为一个自发的组织,其发展的条件一是有活力,即不断有新思维新的社会现象产生,二是社会有形成新的组织的能力。这两点是自组织的显著特征。对于专制者来说,为了实现对社会的控制,显然也要在这两个方面有所作为,而伟光腚正是在毛XX的领导下,抓住了这两个关健,从一开始就明确提出从思想上和组织上建设党,以及在建立了国家后又把它推向全国,达到了全社会的统一,使几十年的中国社会如同一个疯癫的精神病人一样。这种情况,在几千年的中国历史上是没有的。

    伟光腚抓住把一切组织控制在自己手中和控制所有人的思想这两个关键来控制社会,这在文革之后更为明显。八十年代和平演变的苗头提前在中国出现了(比“一九九九”至少提前十年吧),与之对应的腐朽势力的反扑大都出现在思想领域,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思想控制在伟光腚手段中的重要性;对于游离于三自教会之外的宗教组织的残酷镇压,乃是源于对组织的控制需要;法&攻把自己的敌人指向江叉叉和罗某,我觉得是抬举了他们,伟光腚对社会自发组织的恐惧,才是镇压的根本原因;这些年来对于“不同政见者的”疯狂镇压,对于网络自由的愚蠢而疯狂的控制,也是因为他们看到了这些对于他们控制的愚民的影响。在精神病人的时代结束后,因为经济自由的需要而对被牢牢束缚的社会的部分松绑,更凸现了控制社会组织和人们的思想对他们的重要性。

    对于这两方面的控制是由专制本性决定了的,而一个社会的发展(不要说就是经济的发展,不要把新加坡拿来比较),却全依赖思想的自由和社会自发的新结构形成和沉淀的能力(这是怎样的一个过程,去了解一下资本主义的发展历史吧),这就可以看出专制和人类进步发展根本是相背的,专制的政权一刻也不应在这个世界上立足。

    二、专制政权的本质是什么

    我们听惯了看惯了阶级这个词,会以为经济地位是划分社会人群的根本或唯一标准,会把它放到一切的社会形态中去,殊不知在有的地方它会变得不伦不类。比如在美国,你可以在不同类的人之间看到很多区别,但你能说哪条是“根本的,本质的”吗?用阶级来划分社会以前也许能说明很多问题,但到了20世纪,这个理论却没有多少价值了。

    阶级的理论说首先按经济地位把人们分成两大类,搞政治的(其实是掌握权力的,这个不能被骗了)只是他们的代表,政治斗争(其实是为掌握权力而进行的斗争)是他们之间的斗争的表现,但要结合前面说的,在20世纪,在伟光腚控制的国家,政治事务已成为社会中最重大的事务,政治对于经济的影响轻而易举,这时肯定不能说这个社会首先要分两大阶级吧,这个社会最重要的分类应该是分掌权的和没掌权的两大类。

    刘震云在故乡天下黄花中让许布袋骂:日本鬼子、国民党、共产党,我X你娘!他的意思也是说,先别说阶级斗争、国家民族什么的,你们搞政治的才是老百姓的最大祸根。我一直认为,刘震云是最深刻的小说家,他让很多所谓的理论家原形毕露。还有一个是崔健,有个蠢人问他为什么老要抓着政治不放,蠢人不懂政治是中国社会一切问题的症结。

    为什么在中国会成为这样呢?因为中国是专制集权国家。这个推理应该很好理解,掌权的肯定要维护自己的权力的,如果有民主政治的构架,个人的权力基本是社会赋于的公共权力,并且置于构架中,其行使权力的结果也是可以预期的,维护权力的行为也在框架之中;如果没有这样的框架,个人的权力没有直接的外部限制,全由他自由发挥,他的权力可就不止是社会赋于的公共权力,他维护自己权力的手段也就多姿多彩了。建立特务机构、实行血腥政治谋杀异己、控制传媒、个人崇拜、进行愚民教育、对于经济的集中控制……,(还是老毛利害,集历史之大成,哪种都发挥得淋漓尽致,咱们归纳都归纳不全)。但有个相同的地方,实施这些手段,要建立一个庞大的机构,这个机构内部有一个权力等级结构,最高的掌权者要向它分权。权力是个关键,在一个专制社会中,有了权力不管是基本需要还是什么自我实现需要都容易满足,有了这个分权,机构的所有人以及最高掌权者就形成一个利益共同体,其共同利益体现于对于社会的控制权,这样,维护统治者权力就成为整个机构的使命。既然一个社会有了这样一群狗,他们可以胡作非为,为自己攫取利益,又有暴力保护自己胡作非为的权力,这个社会还能变的什?囱炕箍梢源恿硪环矫胬唇玻莆兆罡呷Φ娜诵枰桓鋈。裰髡沃姓飧龌》浅G宄诿裰鞯目蚣苣冢芡车娜κ茄∑本龆ǖ模飧龌【褪巧缁岬乃腥说恼吻阆颍蛔ㄖ浦贫戎兴灯浠∈撬淼慕准兜睦妫鞘窍钩兜埃鹚滴肮怆胧贝床坏浇准对谀模褪欠饨ㄉ缁峄实鄣娜σ膊皇撬等堑刂髅侵С值慕峁⑴哟蟮淖ㄖ铺逑档闹苯幽康木褪俏ǎ飧鲎ㄖ铺逑挡皇且桓龌鳎呛芏嗳俗槌傻模庑┤撕突实圩槌衫婀餐澹鞘撬淖畲笾С终撸轿肮怆胝饩褪侨康闹С帕恕?br /> 所以专制政权的本质很清楚,是一小撮狗用种种卑劣手段控制住这个社会,为自己谋利益。

    三、毛XX死后的变化

    都是现代的专制政权,伟光腚和萨达姆还是很不一样;毛XX的精神病人时代大家都同意是专制独裁的结果,但他死后社会和政治的变化实在太大,以至有人说那是进步,甚至有人要否定其专制本质了。毛XX死后的变化本质是什么?

    如前所说,因为伟光腚对于中国社会的高度控制,政治成为中国社会一切问题的症结,经济的起落社会的变化完全为政治状况和独裁者的意志所左右,所以毛XX死后中国发生的变化首先源于政治的变化。政治,就是关于权力的一切,中国的政治,就是伟光腚的专制独裁政治,这是没有变化的,但前面说了,专制得以实现,依赖独裁者对专制机构的分权,而这个分权过程在不同专制政权中是不一样的,也说是说,不同专制政权中权力在专制集团内部的分布是不一样的,这个不一样,决定了专制国家之间社会状况的区别,同样也决定了中国社会这几十年发生的巨大变化。

    伟光腚内部权力分布的主要变化不完全归纳为以下几点:1、位于权力中心的XX权力不断发散,毛XX-邓XX-江XX,权力由一人控制向一个小集团控制过渡,权力集中程度达到某一个阈限,就会导致专制集团整体的突变,失去其公共权力应有的职能,社会变成一个精神病人,如斯XX、毛XX、金XX,而如果权力主要由一个小集团控制,就可避免这种情况发生,但小集团中失去一个主导者,又有发生军阀割据,社会动乱的可能;2、权力中心的权力在专制集团内部发散,中央权力削弱,这个是有原因的,因为精神病人时代的结束,伟光腚稍有点理性就必然要采取措施维护自己的统治,措施在所有专制政治中是一样的,即加强公共权力(放权)限制为集团或个人私利的权力,而这是一个矛盾,专制政权始终存在为私利的权力,这种权力又不可能与公共权力分开,所以在专制的框架里不可能解决发展和各种层次的腐败之间的矛盾;3、为加强公共权力发展经济,需加强专制机构,但专制机构效率低下,其结果是专制机构变得庞大无比,这个变化使得专制机构的低层和其对立面--社会大众联系更加紧密,权力末梢向社会大众渗透。

    相对应中国社会也在发生巨大的变化。最显著的变化是经济的的巨大进步,伟光腚堂而皇之地用来证明其制度的优越性,一些民主人士也认为是伟光腚政治上的进步导致了这个变化。如果是一个弱势政府,如蒋介石,只要政治的变化不至引起社会动荡,社会经济将按自身规律发展,考虑到中国处于工业化前夕,随着工业化的完成,社会经济应该处于一个高速发展时期。伟光腚刚取得政权时,权力的集中程度未超过那个阈限,中国社会还没颠狂,由掌权者,特别是独裁者主导进行的工业化过程,尤如把西方几百年的工业化进程浓缩了,因为工业化生产的模式已经非常成熟,以受控方式进行的工业化就比自发进行的工业化过程效率更高,因此1949年之后的几年,中国经济的复苏引人注目。后来全国颠狂,生产几乎停止,但工业化生产的结构仍在。伟光腚认识到对于经济的严密控制与经济发展的要求背道而驰,遂进行经济的自由化改造,中国经济第二次快速发展。不过夸大经济发展速度和把功劳算到自己头上,伟光腚脸厚之极,要毛XX在,说不定会把经济搞的“一穷二白”再来发展,这样发展速度岂不更快?这不是说笑了,一个疯子,啥事干不出来?这个社会,和他家菜园子的事也没多大区别,看他说的---引蛇出洞---就象他家在打老鼠。

    所以经济的变化不能证明伟光腚的合理性,一、这是人类社会发展的结果;二、在伟光腚统治时期经济的发展是一件偶然的事,因为发展前提是政治处在一个比较稳定的时期(任何社会不都这样,可见专制政治对社会的危害),而伟光腚现在的稳定就是件偶然的事;三、现在看的出来了,在伟光腚的统治下经济还有多大个发展余地?只有在统计数据中发展。

    权力的下放,以及集中控制的经济向自由经济制度的过渡,必然使得伟光腚对于社会的控制减弱。但如前所述,因为它坚持对思想和社会自发组织的控制,这个社会缺乏创新机制,缺乏各个领域的精英阶层;其专制机构效率低下,社会公共管理职能不到位以专制机构的腐朽性日益向社会扩散,都使得这个社会日益腐朽,如一臭水缸,没法说了,自己还在当中。常看好多人一边要表现清高一边又要自责矛盾的不得了(知道不该拿还要去拿,白不拿,知道不该巴结还要去巴结,知道是阿Q还要当,知道不该作妓女还要作,知道不该幻想还要幻想,知道不该趾高气扬还要趾高气扬,种种),我认为那是因为自己在臭水缸中又没意识到的原因,想通了就不用怪自己了。还有有人认为造成这个局面是江XX的低级下流所至,我觉得账应算在伟光腚头上。

    四、什么时候垮、怎样垮

    伟光腚该死,该马上就死,但不是说说就死了。它会怎样垮台呢?只有先在历史中找。

    1、农民起义,或工人武装斗争、市民起义等等?大家都知道不现实。为什么呢?(1)、前面说了伟光腚的统治和封建君王们的最大不同在于对于社会的控制手段和程度之高,如果能起义成功我是自己打自己耳光了;(2)、这些处于社会最下层,是最小的人,水平之差档次之低没法说,只有个吃饱穿暖的需要,但现在是二十一世纪啊,咋说中国也是个完成了工业化的国家吧,一个工业为主的国家还养不活十亿人那是要否定人类还在进步了,只要草民们吃得饱穿得暖,就别指望他们来造反了。当然前些年饿死了千万人还没人起来造反,这是不寻常的,是不合历史的(规律?事实?)的,这只能说明毛XX之伟大,水平档次之高。

    

    2、前面说了,权力中心权力的分散,可能导致政治势力之间分裂,形成社会动乱。动乱总是倒台的好时机,虽然后面是什么结果还偶然得很,但现代社会,和以前总是有区别的,出来个袁世凯的可能性不大了。但动乱的可能性有多少呢?当然首先要看政权结构,看其中的各种制约关系,这个是现在的政治学研究的东西,我不太懂,只是觉得伟光腚的政权结构里军队起的作用一直不清楚;上下层关系、中央地方的关系里直接的联系不很紧密,中央的分裂难以扩大到下层;因为中央对于人事权的重视,地方难以坐大;因为社会问题日益严重,伟光腚与社会大众之间矛盾的激化,伟光腚内部代表集团整体利益要求统一的势力也会加强;因为这些原因,分裂的可能不是很大。另一个方面,人类社会在上个世纪发展迅猛,经济一体化的要求下,在政治方面的最大变化是主流国际社会的形成。这是个极重要的变化,伟光腚为自己私利故意忽略这一点,使大部分中国人搞不懂国际形势,老被伟光腚利用。有了地球人的共同利益,有了主流的国际社会,国家的主体地位就要大打折扣了,都在一个地球上,谁能说啥事都是你国家内部的事,不会影响到别人,中国要真至于内战地步,国际社会不可能不介入,中国不是索马里,!虽不象海湾有不可替代的资源,但其经济上的影响不会比沙、伊小。

    因此,从现在根本看不出伟光腚因分裂内乱而下台的迹象,即使有这个可能,也因各方面的制约在时间上大大延后,这样,伟光腚下台的原因就要让位于其它的。

    3、那就是和平演变了。人类总是要进步的,象伟光腚这种垃圾只是反映了人类社会发展中的曲折,如金观涛说的,是人类20世纪的两大失败之一。人类的发展不是被规定的,是一个学习过程,错了总是要回到正道上来,和平演变应该是现代社会回归的方式吧。以前摧毁腐朽的方式是革命(资产阶级革命),是先进文明的扩张(1840),现代社会暴力的可能就小多了。

    但是那个时候已经过去了,别人获得了成功,为什么只留下了咱们呢?具体考察,一是中国89年的政治变革在政治上的准备和东欧比是差了很多,赵没有取得戈的地位,其势力也远不能相比;二在社会上涉及面是很小的,大多数人因为缺乏联系和组织,还谈不上有政治要求,只有部分有自觉的政治意识的人参与了;三还有个不太明显的因素,东欧应该不象中国那样轻易作出动武的决定吧,如果在同样的情况下。我觉得把这事放到一个更广阔的范围内能看到一种规律,从西欧到东方,分三个阶梯,西欧--东欧--东亚,西欧马克思主义没成气候,东欧和东亚获得成功;东欧又比东亚更早回到正道。相对应,资产阶级革命的彻底性和启蒙主义的影响方面,正是从西向东递减的。所以我想,89年我们没有成功的根本原因是中国社会的封建残余,没受到什么启蒙主义思想的影响。

    虽然这样和平演变仍然要成为中国政治变革的方式,因为中国社会的封建性,因为已经进行了的产生的巨大影响,在中国和平演变的进程必将更加曲折艰难。那么我们还能去设想这个过程吗?这的确是很困难的事。1、将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并不是很清楚,伟光腚本身就处在不确定中,二十多年来伟光腚不断在变,而它自己并不知道方向,现在它越来越多地表现出言行不一致,这应该是它要发生大的变化的征兆吧,那么中国政局的变化就可能由伟光腚自己来完成,这样中国的和平演变就是一个政治上渐变的过程。2、我觉得首先要取决于伟光腚的变化,而伟光腚本性决定了它的变化是缺乏理性的,有很大的偶然性。如果权力能重新集中,如果能出现一个年轻开明的君主,它可能逐渐克服内部非组织的因素,提高机构效率,走向新权威。当然这条道路必然破坏专制集团的利益共同性,掌权者的权力基础会有变化,新权威一般应是向民主政治的过渡。如果继续目前的状况,伟光腚对于社会的破坏性可能使得社会矛盾激化,导致伟光腚内部的分化,从而为内部的民主派扩大了生存空间,发生东欧式政变的可能也会增加。

    总之,由于集权的特性,一个社会的命运由极少数的人决定了,由极少数人的人格、性格、好恶等等以及他们之间的关系决定了,这个社会的变化就是一件很偶然的事了。但历史的规律总在大的时间尺度上表现出来,他们也只能决定社会以哪种方式变革,却不能阻挡变革本身。

    第五大点、三个注意的地方

    1、攻击的对象是什么?中国的政治很黑,但我没有因此否定政治。政治是一个社会的组成部分,丢不了的,黑,是因为专制政治。但也不是专制政治都该打倒,几百上千年前是没有先知知道皇帝最终全部都会完蛋的,但我们现在知道了,知道他们应该滚蛋去作普通人,所以就不该有专制政权了。我们反对的是这种制度,是一个组织。但不是就没有个人来负责了,江XX是这个变革的障碍,很大的一个,我们要变革,就只有反对他了,矛盾激化的时候人道就成了小问题,江XX只有死了。

    2、上面说了我们面对的是一个组织,虽然这个组织的特点是顶端的个人影响极大,但只是相对于其它组织来说,它还是一个组织。以组织的眼光来看待,确实是中国人的弱项。中国人习惯于以人为模板来理解社会,把伟光腚简化为几个人的意志,简化为所有有权人的吃喝拉撒睡,而不认为这个组织所作的决定、对外的影响是这个权力结构内部各种关系运作的结果,并且这个权力结构的的组成关系还分正式的和非正式的两种。

    3、因为伟光腚的控制,中国人的理论早停滞不前了,难以理解新的情况,也看不到变化,所以要特别强调一下:人类社会是在不断进步的。这个进步表现在各方面,经济上生产效率越来越高,物质生活自然越来越好;人们联系越来越多,世界就趋向统一;国际事务越来越重要、复杂,就更需要加强国际组织的权威,世界政治正趋向一体……(中秋杀人夜)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