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黄河清:鲁迅也包二奶,你怎么说?
(博讯2004年1月11日)
     我从小崇拜、钦敬鲁迅,至今亦然,且在大陆全体沉沦的当今,有增无已。但是近年来,看到一些文章挖掘鲁迅的隐私加以发挥、曲解、议论进而讥嘲、贬斥鲁迅。这本也无伤鲁迅之大雅,但我气不过,所以特地来说上几句。

     所有可发挥、曲解、议论、讥嘲、贬斥的隐私及事件无非是在教育部任职,拿多少薪资,斤斤计较于版税,收入不菲,生活得很舒服,脾气固执得不可理喻,抽烟喝酒很厉害,追求许广平,女师大风潮中心理阴暗、恶意栽赃,同乃弟周作人关系破裂另有原因……诸如此类! (博讯 boxun.com)

     其实,这一切,台湾的苏雪林早就骂得沸沸扬扬了。我倒佩服苏雪林的始作俑、苏雪林的咬牙切齿、破口大骂、无事不骂。十二年前我第一次在香港读到苏雪林骂鲁迅的文章时,就认为不屑一驳。想不到今天这些人拾苏雪林的牙慧却真当回事了。我还记得苏雪林骂鲁迅恶毒、阴鸷,从小就如此,引了两个例子来证实:一是说鲁迅小时候以折磨、打死小老鼠为乐趣,二是把弟弟周建人的风筝撕了。据说苏雪林同鲁迅有个人恩怨,我没深究,反正是事出有因吧。今人还未提到这两件事。我现在提供出来,你怎么说?

     鲁迅的结发之妻是朱安,一直没同居,也一直没离婚。鲁迅在已有老婆的情况下与许广平同居,既无父母之命,又无媒妁之言,不是明媒正娶的。他们的同居完全是男女相互勾引的结果。即使那时的法律一夫可以多妻,但严格来说,许广平是连正儿八经的小老婆也排不上的,跟现在大陆二奶的身份倒是分毫不爽。我现在提供给你这一铁的事实:鲁迅也包二奶,你怎么说?!

     鲁迅对旧文化认识的深刻是无人能企及的,他的老到是臻于至境的,他当然知道世态炎凉,他在夹缝中求生存。他将自己的聪明才智稍稍分配了一点来安排自己的生计问题,结果,一生存、二温饱、三发展,他都做到了。除了佩服、学习、效法,我怎么也想不到要将此作为非议的题目来。鲁迅若不能生存,不得温饱,间或喝上几杯绍兴加饭、花雕,醺醺然,有一张躺椅,躺躺、摇摇,他如何发展,如何写出那些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杂文来!同胡适、林语堂、周作人这些同体制合作的人比较,鲁迅这位同体制不合作的人能过上中上的生活,那是他的本事。他有本事既拿教育部佥事的薪资,拿蔡元培主持的“大学院”的车马费,又能毫不留情地批判、鞭笞这个体制,当然是他在夹缝中辗转求生、糊口养家且求发展的本事。不需要什么太公正的眼光,就能认同这一点。做梦也想不到这会被暗示为类于接受权势者的津贴。莫非鲁迅要混到在亭子间里写作,要接受地下党的资助,要沦为乞丐才能使你满意吗?

    

     英雄、伟人跟普通人一样,也吃饭、睡觉、拉屎、性交。(鲁迅语,大意。)且不论什么真挚、伟大的爱情,我们只将鲁迅视为普通人,就可以理解他与许广平的同居有别于当今大陆、港台包二奶中某些人的下作、无耻,就能接受与同情“一心要得到‘其一’即许广平的鲁迅”。在这一点上,彼时彼境,除了情敌高长虹,几乎鲁迅所有的论敌,都没有攻击过他,未料今时今人竟就此大作起曲里拐弯的文章来,笔调的阴晦,令人浑身起鸡皮疙瘩。这真应了先哲鲁迅的预言:“道学家看见淫”,“从血管里出来的都是血,从水管里出来的都是水”。

     鲁迅当然不是完人,但“有缺点的战士毕竟是战士,完美的苍蝇也不过是苍蝇”。我很欣赏两位叫朱学勤、钱理群的先生论鲁迅,大处着眼,把鲁迅从神坛上拉下来,把涂抹在鲁迅脸上的斑驳陆离的油彩洗掉,还鲁迅以本来面目。记不得是钱或朱说,如果要拿一个人同鲁迅作比较的话,那就是胡适,也只有他才相当。这才相匹配。不够份量的,就请藏拙吧。怎么能千方百计标榜周作人的长处来反衬鲁迅呢?喜欢周作人,或为周作人的汉奸定论鸣冤叫屈,作翻案文章,或自以为是还周作人以本来面目,是你的自由,悉听尊便;但同时论鲁迅,则非要意不惊人死不休,处心积虑地先给鲁迅戴上几顶吓人的脏帽子,再挖空心思地编排、栽诬鲁迅,生造及堆砌些不知所云的新名词和绕口令式的长句子,就难免露出自己襟袍底下的小来了;于鲁迅则是丝毫无损的。

     2002、4、11

    

    

    摘自中国笔会栏目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