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天人合一,旧瓶能否装新酒?--潘岳《可持续发展与文明转型》读后
(博讯2004年1月18日)
    “获罪于天,无所祷也”,对天的敬畏,一直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与伦理的最重要的基石之一,正是在这种敬畏之下,我们才可以理解天人合一的真谛。如果人们无所敬畏,是很可怕的事情,就会出现“什么都不信者什么都敢做” (Believe nothing ,one can do anything )的可怕局面。不幸的是,西方工业文明生发以来的400年间,以人为中心,以自然为奴仆的市场伦理工业伦理,否定了“自然的内在价值”,成为西方和人类的主流价值与伦理,也因此造成了空前的生态和环境危机,我们这个星球正以每天都有一个物种灭绝的速度向生态和环境危机的极限逼近,在这种情势下,一种声音,即回归东方的价值观,重新审视具有“神秘主义”色彩的“前科学”“前哲学”(相对于西方自洛克以来的哲学)思潮,在东方,也在西方,得到新的阐释。潘岳的理论出发点,无疑是这种趋势的体现。

     我认同汪丁丁在《试说“后现代性”》的理解:“经济发展,就其原出形式而言,是一种西方现象。幻想跳到自然之外对自然加以简约,其结果就是‘发展’,始终处于自然之内对自然的感受,其结果是‘天人合一’。” (博讯 boxun.com)

    “跳到自然之外”,是西方结束了中世纪的“蒙昧”之后,近现代西方的主导价值,这是自洛克以来西方的新传统,即“西方增长癖文化”,“从资本主义萌芽起,经济增长就一直是绝大多数经济学家追求的目标”,“经济增长和发展也被他们视为人类进步的同义词”。但这是以摧毁自然为代价的,摧毁自然,也正是洛克所主张的“对自然的否定,就是通向幸福之路”必须把人们“有效地从自然的束缚下解放出来”,洛克相信,人与人,是可以化干戈为玉帛的和谐相处的,因为大自然中“仍有着取之不尽的财富,可让匮乏者用之不竭”。

    但显然的事实是,这种建立在“对自然的否定,就是通向幸福之路”的观点,正在遭到现实的生态与环境危机的否定,否定自然的人类正在遭受自然的否定!也许因此,人们认识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性与急迫性,亦即潘岳所提出的“文明转型”:“由于生产技术和社会组织方式发生了重大变革,而使人与自然、人与人的关系及相关的文化价值体系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即为文明转型。”

    事实上,要使“文化价值体系”发生根本性变化,是一个现在看来几乎难以实现的理想。但毕竟,它已经得到了许多人士的认同与呼应:

    走可持续发展之路,是人类在全球性环境危机日益加剧的现实中,反思工业文明以来的发展历程后得出的结论。

    可持续发展,按照布伦特兰(Gro Harlem Brundtland)领导的世界环境与发展委员会的定义,是指“既满足当代人的需要,又不对后代满足其需要的能力构成危害的发展”。这个观念提出以后,在世界各国引起广泛重视,并作为21世纪的主题在1992年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上得到肯定。大会通过的《里约宣言》中明确指出:“人类应享有以与自然和谐的方式过健康而富有生产成果的生活的权利,并公平地满足今世后代在发展与环境方面的需要。”这表明人类已开始从自己的生存方式的高度来认识环境与发展的关系问题,它预示着人类文明史将发生重大的、根本性的转折。(《中国传统的天人关系论与可持续发展的伦理学基础》)

    人类的发展,无可止步,“从阿米巴线形虫到猴子变人,人类只有一个传统,就是进步的叠加,发展的无限性。”,但作为人类发展的最基础的平台,我们这个星球的有限性是否能够超载“进步的叠加,发展的无限性”?会不会出现潘岳所预言的“我们也许是最不幸运的一代人,因为我们可能将经历一场人与自然彻底冲撞后的劫难”?

    尽管潘岳也认识到“中国古代思想家既提出要‘天人合一’、‘辅万物之自然而不敢为’的思想”的价值,但用这个旧瓶能否装新酒,解决我们眼前的现实的环境生态危机?

    海德格尔说过:“危机从哪里出现,克服的希望就来自哪里。”,但希望究竟在那里?

    回归“天人合一”中国传统生活是决无可能的了,正如费孝痛所说的那样:“让我十分坦率的说,如果我能选择,我有理由宁可回归到旧日,回到一个富有的又平均的农民的世界,那时我会享受和平的心境,稳定的生活和友好的环境,但我明白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了。”我们已经别无选择。我们已经迷失了回家的路。

    在破败的现实面前,潘岳的文明转型之梦,除了能鼓荡起我们的一点激情之外,还能带给我们什么启示呢?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虚竹:潘岳新理论提升大陆环保理念
  • 王毅:双重和谐还是双重困境?——对潘岳的《可持续发展与文明转型》再质疑
  • 许客:潘岳跳出政改漩涡,却掉入环境死穴
  • 王毅:在悖论中前行——潘岳《可持续发展与文明转型》读后
  • 老常:且看潘岳之剑走偏锋,以偏为正
  • 阿修罗论政——盘点2003:新政·维权·潘岳
  • 王焕:“红旗”还要打多久--为书作序的潘岳 
  • 周陵:潘岳培训大学生NGO显示大陆意图引导民间力量
  • 关察:潘岳再显“理论家”本色又出新文章呼吁文明转型
  • 伊索:潘岳新文章与处于最关键十字路口的中国
  • 刘泉: 环境问题的本质是制度问题——也谈潘岳与地方保护主义
  • 刘泉: 环境问题的本质是制度问题——也谈潘岳与地方保护主义
  • 钟晓文:潘岳难触"地方保护主义"逆鳞
  • 尹仁:“为有源头活水来”——评潘岳的“发挥NGO的作用”
  • 良丛:潘岳携手NGO,是促进环保还是招安?
  • 陈放:向着好处走——潘岳与环境NGO的座谈与中国民主化
  • 京客:近距离看潘岳
  • 林丘:潘岳文章显示中国国家安全理念的深化
  • 张言:慎言对潘岳“环境文化”的乐观
  • 潘岳:环境文化与民族复兴
  • 陈邈:潘岳论环境显现大陆经济模式深层危机
  • 环保总局潘岳加大查处环境违法案力度
  • 求实:潘岳终于露面了
  • 东方曼:潘岳遭遇“非典型政治暗礁”
  • 传中国大陆体改办副主任潘岳遭软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