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核武环峙中国 中国缺少核意识
(博讯2004年2月18日)
      俄罗斯举行核军演的消息把在北京某民营计算机公司“攒机器”的骆玮吓了一跳。“难道上个世纪的梦魇又回来了吗?”

       在上个世纪,核武器毁灭人类,是睁眼可见的现实威胁。 (博讯 boxun.com)

      “驾飞机撞大楼算什么”

      作为军事迷,骆玮曾沉湎于前苏联那些威风凛凛的核潜艇,以及它们身携的家族繁茂的弹道导弹──当时著名的话是,“足以把地球炸毁几遍!”

      “曾经读到过一本70年代的前苏联小说《核潜艇闻警出动》,作者是阿·约尔金,中国是作为内部版翻译过来的。”他对《瞭望东方周刊》说。迷惑的表情,似对北方邻国的核军演仍不可思议。

      根据书中的描述,其时苏联潜艇阵容强盛,笑傲四海,在号称“苏联马汉”、“红色提尔匹茨”的戈尔什科夫海军元帅麾下,随时准备给美国和北约来一场痛快的核火洗礼。若真正开打,像英国将军哈克特在其《第三次世界大战》一书中所述,胜负尚在未定之中。

      骆玮还记得的是,上个世纪70年代,他跟随父亲参加防空演习,看到防空手册上说,要防备苏联的图-95“熊”式轰炸机向中国投掷核弹。

      1969年珍宝岛事件时,苏强硬派提出对中国的重点军事目标进行外科手术式的核打击,消灭中国诞生不久的核力量。酒泉、西昌、罗布泊、北京、长春和鞍山等目标榜上有名。由于美国的压力和中国积极备战,苏联不得不放弃该计划。结果是中国大地上遗留下了大量的防空洞。

      “千万不要忘记,只有核武器,才是真正的‘一锅端’──驾飞机撞大楼算什么!”骆玮的表情有点不可捉摸。

      又见铀雨纷纷

      2004年,对世界来说颇具纪念意义。正好60年前,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作出了一项“英明决定”:向日本投掷原子弹,一举定乾坤。“曼哈顿工程”进入了紧张的倒计时。

      风云变幻,世事莫测。去年至今,世界又一次看到了漫天的铀雨。

      人们本以为,上个世纪90年代冷战结束以后,随着美苏全面核竞赛淡出江湖,电影《翌日》描述的那恐怖一幕,也就永远变成一堆胶片了。

      然而,到了90年代末期,形势开始逆转。

      1998年,印度和巴基斯坦先后进行核试验;1999年,美国国会拒绝批准《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2001年,美国开始加速发展反导系统;2003年,美国启动小当量核武器“掩体炸弹”计划。朝鲜、伊朗等核门槛国家也开始坐立不安了。

      冷战结束时,亚洲大陆上的核国家,除中国外只有前苏联和印度。但到了2004年,放眼四顾,已是荆棘遍布。按照西方某机构的一项评估,有核国家,或者有潜力、有愿望发展核武器的国家、地区或组织,西有印度(其“烈火”导弹的射程据称已能覆盖中国的华北地区)、巴基斯坦、乌克兰、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基地”组织,北有老牌核大国俄罗斯,东有朝鲜、日本和中国台湾,南有越南。

      眼光放远一点,可以看到,美国在太平洋西部的军事基地部署了相当强大的核力量,直接影响着中国周边的态势。美军在日本、韩国、菲律宾、关岛等地都有军事基地,其战略核潜艇能够在关岛等西太平洋基地长期驻泊。

      有人惊呼:我们正处于核包围中!

      当年,毛泽东说,中国人多,不怕扔原子弹。如今,中国外交官正风尘仆仆行走于核火之间:斡旋朝鲜核问题,关注伊朗核争端,推动核不扩散,力避核武危机。

      中国会否面临新的核讹诈

      中国发展核武器是在特定历史条件下做出的决定。在近代长达一百多年的时间里,中华民族历经磨难,饱尝战争之难。

      中国会否面临新的核讹诈?

      专家认为,尽管常规战争仍是常态,但局部核战争已是不可忽视的现实威胁。

      核武器已经微型化和可控化,只对战场目标产生毁伤而不会波及战场以外居民,也不会带来“核冬天”。这使得使用核武器就可以被接受。

      以前,认为核武器是一种“硬性武器”,用来杀伤有生力量、破坏武器装备和工程建筑。现在发展出了针对电子装备、通信联络为目标的“软性核武器”,更带有常规武器的特性,很难成为敌方用“硬性核武器”进行报复的借口。

      当年,投在广岛的,可称作“直接核武器”,直接用核能瞬时产生的光辐射、冲击波、放射性沾染等杀伤人员。但现在发达国家正研究利用核能瞬间释放或受控释持续释放能量的“软性核武器”,产生作用时已没有了核武器的影子,如某些定向能武器。

      中国民众缺少核意识

      然而,什么才是真正的“核包围”?

      最让人担忧的是,作为核大国,在中国,民间20多年来有关核武器的讨论却不多,甚至连中国停止核试验的新闻,也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热情。

      中国不是“核被爆国”。而且,因为拥有核武器,民众自以为不会遭受核攻击,不太会产生强烈的核危机意识。许多人甚至分不清原子弹和氢弹的区别。

      不少中国年轻人这样认为:在这个世界上只要知道纽约和伯克利(美国著名的加州大学分校,中国留学生甚多)就行了,其他地方比如印度和巴基斯坦这样的“后发国家”,不需要太多关注。

      因此,1998年,当印度在焦希摩特进行核试验时,不少中国人大吃一惊。同样,此次俄罗斯核军事演习,也使不少人摸不着北(看看互联网上的那些帖子便可知道),因为平时就缺乏知识和思想上的准备。

      从影响大众的文学上也能看出欠缺。在中国,讨论核危机的文学家几乎是没有的。因为这样的话题,在市场上并不如描写两性关系或者宫廷轶事一类的书好卖。

      但在近邻日本,这却是一个重要的话题。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大江健三郎,经常反映的两个主题之一便是核威胁。他始终被全人类毁灭这样一个严肃的问题所困扰。在他的《广岛札记》中,表现了很强的“人类意识”。

      另一位世界级作家安部公房在《樱花号方舟》中,也以近于黑色幽默的笔调,讨论了核问题。主人公“猪突”为了躲避核袭击,在废矿山中为自己建造了巨大的地下隐避所。

      作家们的心态,可以说代表了不少普通民众的心态。常常可以看到,世界上一些地方发生危机,一些中国人却在隔岸观火,甚至幸灾乐祸。“负责任的大国”,是不久前提出的口号,但在普通中国民众那里,还没有充分养育出一种“无法逃避的责任意识”。

      一年多来,全球核事件纷纷扬扬

      ●2003年1月,朝鲜宣布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引发朝核危机。

      ●2003年2月,德黑兰宣布已掌握提炼浓缩铀技术, 伊朗核问题凸显。

      ●2003年11月,美国总统布什签署批准法律草案,解冻了核武器发展资金,废除了冷战结束时确定的新型核弹头研制禁令。

      ●2003年11月,俄罗斯宣布重新审议核战略,计划不再缩减战术核武器库。此前,普京总统还明确表示,俄罗斯今后不排除采取先发制人军事打击行动的构想。

      ●2004年1月,美国披露,台湾拥有发展核武器蓝图,目前仍可以随时启动核计划。

      ●2004年1月7日,日本政界人士称,在日本防卫政策中,拥有专守防卫范围内的核武器并不违反宪法。

      ●2004年2月,巴基斯坦核武器“黑市”风波,7个国家卷入。

      ●2004年2月8日,阿拉伯媒体披露,“基地”组织拥有战术核武器,可在必要时使用。

      ●2004年2月11日,俄罗斯举行自1982年以来最大规模核军事演习。

      中国面临的核威胁

      曾任美国国务院情报官员的谭慎格透露,1969年,台湾从加拿大购买了4万千瓦的研究用反应器,同时台湾的核能研究所从法国、德国、美国购买设备,开始研发核燃料再处理。其后3年内,台湾核能研究所悄悄地从南非购买了100吨铀,其数量比反应器所需多了一倍。

      到70年代中期,台湾已有了完整的钸燃料化学实验室,可从事复杂的核技术研究。

      后来,在美国的压力下,台湾中止了研究。但文章说,今天在台湾,只有高层领导人确切了解台湾的核武计划究竟如何。当然,核能研究所仍然保有启动此一计划所需的全部蓝图及数据,同时台湾的核电厂的6座反应炉继续产出含钸丰富的燃料棒。

      实际上,在此之前,就有专家指出,台湾有研发核武器的能力,是潜在的准核地区。

      香港媒体称,如果有一天台湾已拥有核武器,大陆将作何应对?

      朝核六方第二轮会谈即将举行。中国积极参与斡旋朝核危机,不能不认为,是与中国自身的利益密切相关。

      如果朝鲜拥有核武器,朝鲜半岛的平衡将被打破。美国军事专家认为,虽然朝鲜暂时不太可能具备向美国投送核武器的能力,但却有可能对韩国使用核武器。

      邻里失火,必将危及专心致志搞经济建设的中国。

      南亚是另外一处火药桶。虽然,目前印巴关系有所缓和,但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军控专家朱明权教授指出,印巴两国对核武器的追求,特别是巴基斯坦,更大层面是考虑到了安全利益。面对常规力量远远超过自己的敌对邻国,伊斯兰堡只好求助于核武器来缩短和新德里之间的实力差距。这种印巴双方事实上存在的“安全两难”困境,使得南亚地区仍可能因为对抗失控,引发核战争。

      贫富分化已成为核武器的强有力催化器。早在1974年,当时的巴基斯坦总理阿里·布托即宣布:贫困的巴基斯坦人“即便吃草也要争取自己的核地位”。

    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作者:陆洋 黄琳 于达维 卢波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