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艾劉斯:潘岳帶領學生築長城的真意
(博讯2004年3月28日)
    據大陸新華網報道,3月27日,大陸國家環境總局副局長潘岳於長城腳下乾了一件頗有意味的事。這件在外界看來的小事,卻有著極其深長的政治意味,其中暗含的包括這位所謂"政治標籤"的真實政治立場、其個人魅力和號召力、組織能力將用於何方、六四15週年時大陸學生的政治取向,等等,都是值得關注的一件事。尤其是這個人長期以來一直作為中國政治改革的倡導者的形象受到各方的關注甚至是推崇,對於這個人的個人政治取向的觀察,就不能算是一件小事。

     事情說簡單是簡單極了。這一天,潘岳在國際巨星成龍的陪同下,在長城腳下修長城並植樹。據報道,在北京參加此次活動的,不過是二三百人,除了一些應景的名人外,剩下的都是在校大學生環保志願者。乍一看,不過是項賺錢球的公益活動。 (博讯 boxun.com)

    但只要你放眼全大陸,你就會吃驚地發現在大陸其他重要的十多個省市自治區直轄區,共有約10萬名大學生同時以各種活動來響應潘的"綠色中國築長城"活動。

    自八九以後,在當今大陸,有什麼事什麼人能一瞬間招動上百所高校、不同專業背景的10萬名大學生進行同一項活動?如果築長城活動沒有舉行,本人是萬萬不會相信還有這樣的事的。這樣的活動,怕也是近年來最大規模的學生運動了。

    

    這些,難道僅僅是因為一個簡單的環保理念嗎。鄙人不那麼認為。

    其一,環保理念由來已久,大陸那麼多從事環保工作的人,許多人更是矢志於此。為什麼此前就沒有人能這麼做。怕是想都不敢想能招動這麼多高校的學生同一天放下娛樂或學習來響應。

    其二,這中間的組織層面的問題肯定不少。在官本位的大陸,這麼多學生出動於大街小巷、山間河岸,是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如果放在官僚政府層面進行,恐怕會因為害怕承擔責任而最終搞不起來。但這件事就那麼不明不白的搞起來了。組織者的組織能力和想像力可見一斑。想一下就知道,這麼多學生要出動搞同一項活動,各地政府不可能不知道,只要各地政府睜一下眼過問一下,這樣的活動就可能胎死腹中。而即要做到不讓地方政府為難,又要讓地方政府閉一下眼,也不是簡單的一個理念就能說得過去的。

    其三,當今大陸學生的心態已非八九時期的理性主義一統天下可比。追求實用、追求個人發展、政治追求漠然是基本的特徵。在這樣的背景下,想用一個理念來號召他們參加某一項活動,怕也是難於上青天。

    除非是這麼幾項統合起來:理念+個人魅力+號召力+非政府行為的組織力,纔可能即巧妙地避過政府部門怕出事(尤其是對於學生的行動)的阻力,又能帶動學生主動參加。

    這是此項公益事業展示出一個基本背景。

    按理,大陸能有這麼樣一個人,正如海外媒體長期以來的期許一樣,是值得高興的。但鄙人在深入思索之後,卻感到一種透心涼。

    

    潘岳搞這麼大的一件事,所為何來?可以明確地說,只有一個目的:處心積慮地想為中共一黨專制的延續賣力。

    此前,已有評論認為潘不過是一個披著民主外衣的專制衛士,所謂"中共孤臣"是也,為此,很多評論為他辯護,對他期望有加。這一活動正說明瞭這一點。大家想想今天是什麼年,是六四15週年。再想想潘的此項活動是在什麼時候搞的?是在蔣彥勇先生就六四陳情,海外各地紛紛就六四15週年籌劃各種紀念活動之時。就算是六四已被學生忘了,但大家看一看最近的大陸及周邊局勢:大陸保釣人員被日本扣壓、台灣公投及大選--而這些原本是最張激發青年大學生民族激情的。而與此敏感時期,學生們的最大行動卻是頗有小資意味的環保公益--無論各位環保人士怎麼樣闡述環保的重要,拔高環保的意義,環保在大陸仍處於類似無病呻吟的小資情懷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其意何在?鄙人向來不發誅心之論。但涉及到中國政治民主的未來,鄙人還是要對潘岳此舉罵一句:其意可鄙,其心可誅。

    可鄙在於,辜負眾多人的期望,冥頑不化,最終沒有擺脫所謂"根紅苗正"的紅色政治因子,完全蛻變為一共專制的走狗。

    可誅在於,當大學生沈醉於其個人魅力,將其視若神明時,潘卻充分利用了這一點,用一針環保麻醉劑麻醉學生,想使這些大陸未來政治民主的主力軍忘記十五年前的鮮血,忘記中國真正的環境危機,不在於自然資源,而在於社會政治環境生活領域,不是築長城而應該是推長城,不是撿垃圾,而是掃垃圾,不是修而是改……。

    於此15週年之際,大陸的學生們聚到一起,在一個處心積慮的中共專制衛士的帶領下,做的不是追求民主的點滴,而是修護專制的象徵--長城。可謂莫大的諷刺,更是莫大的悲哀。這是我的痛心所在。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