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方:更加恶化的环境与无奈码长城的潘岳
(博讯2004年3月29日)
    

     大陆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最近率领由国际影星成龙等知名人士组成的队伍,在长城脚下捡城砖和种树。此举在最近台湾大选及保钓人员被日本扣压的背景下,仍引起大陆媒体的关注,似乎显示大陆对于环境问题的重视。但笔者认为,潘岳此举,反而说明大陆目下环境问题严重的根本原因,还在于从上到下缺乏对于环境问题的基本共识。 (博讯 boxun.com)

    一、环境问题虽摆上台面,但并非大陆高层的基本共识

    两会期间,环境问题的提案在开初叫得很响,但至会议结束,仍然被经济增长的主流追求所压倒,相关提案不过成为大陆政治风景的点缀,虽然说明大陆社会经济及政治发展的多元化追求,但也仅仅是一种倾向而已。关于环境问题的最后议断都以不了了之或留待以后解决的方式暂束高阁。这种现象,说明环境问题之于大陆的现代化追求,目前尚不具备根本性决策取向。所以,笔者认为,潘岳于两会后搞此眼球类活动,说好一点,是想以小带大,通过这种活动,从促进大陆民众环保意识的基础做起;说得不好听一点,不过是大气候不适造成的无奈之举,以堂堂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之躯,与名流和学生一起捡城砖,种种树,舍本逐末,相对于环境问题本身的大难艰而言,颇有点花边的味道。其效用,也顶多在于向社会传达这样一种信息,环境问题仍然是大陆的重中之重。但也仅此而已。

    二、唯经济增长仍然是大陆较长期的主流取向

    中共已从20多年的经济改革中获益,最明显的标志就是此次两会修宪。对私有财产保护的相关条款的增加,外界也基本认为是中共保护民营企业的政策取向。但其实质,却是中共获益本身的最好说明。中共执政的平稳,与这20多年经济的发展密切相关,经济发展本身为中共提供了雄厚的执政基础。从中共执政的追求来看,没有道理会舍弃经济增长的追求。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看,这本都是一件好事。但问题恰恰出在中共执政本身上。中共体系讲究由上到下一贯到底,这就造成下面的官僚阶层为了取得政绩,而不顾一切地追求短期利益。这一点已有很多文章和事实说明,笔者不再罗嗦。这种利益驱动最大的危害在于透支未来,其中最明显的,莫过于对于环境的破坏。对于经济增长的追求,加上中共的体制,就必然引发中国的环境危机,而保护环境则必然对于现行经济增长模式构成伤害。经济增长与环境污染就此成为一个怪圈。

    三、想解套的潘岳可能会被套住

    从媒体的报道和各界的反映看,潘岳自进入国家环保总局后,不仅没有像外界预期的那样就此"跌倒",反而似乎如鱼得水,大谈环境文化,反思发展主义,力倡绿色GDP,引导民间环保力量等等。一切的迹象表明,这个"中共愚臣"想尽其所能的解决束缚于中共身上的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这个套。其理论主张也包罗万象,即有左派学者对于宏观调控的热衷,也有右翼的多元化取向,更有对于可持续发展的近乎于理想主义的阐述。引得各界议论纷纷。笔者认为,潘岳的意气分发对大陆的未来发展可能是一件好事,但对于他自己而言可能是一件坏事。一,潘岳作为高官的一员,在此问题上说得太多太狠,单是对于唯经济增长一条的质疑,就与中共现行路线相矛盾。不要说解决问题了,就政治路线一条,就已犯了忌。二,其理论对于中共官僚绩效体制的冲击过大,恐一时难以被各级所接受。中共的绩效体制不是这20多年形成的,而是自中共建党80多年来逐步形成的。有它的道理,也有它的基础。在这样的体制下,中共官员已形成了一种惯性。而潘的主张,却是与这种惯性作对,其主要障碍有两个,一是地方保护主义对于经济增长的追求,一是利益集团对于短期利益的追逐。其难度可想而知。现在怕的不是把潘的主张束之高阁,怕的反而是中共按照潘的主张在条件不成熟时就搞可持续发展--就现行体制而言,如果一旦推行开,可能就是各地为了政绩,搞出些百分之百的假大空项目和计划来。这已为诸多事实所证实,不再多言了。

    所以回到问题本身,重要的可能不在于要不要搞可持续,而在于中共现行的政治体制要不要改革的问题。这又回到潘岳的老话题上了。这个以倡言政改闻名的政治理论家,应当是能够看到这一点的。

    他一个字不提政改,反而拿着末端的问题来大谈特谈,也似乎说明,他可能本身就已经在套里了。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陳方:更加惡化的環境與無奈碼長城的潘岳
  • 艾劉斯:潘岳帶領學生築長城的真意
  • 阿修罗:我看潘岳、王岐山、薄希来三个另类闪耀媒体的背后
  • 闞官:潘岳、王岐山、薄希來三個另類閃耀媒體說明瞭什麼
  • 天人合一,旧瓶能否装新酒?--潘岳《可持续发展与文明转型》读后
  • 虚竹:潘岳新理论提升大陆环保理念
  • 王毅:双重和谐还是双重困境?——对潘岳的《可持续发展与文明转型》再质疑
  • 许客:潘岳跳出政改漩涡,却掉入环境死穴
  • 王毅:在悖论中前行——潘岳《可持续发展与文明转型》读后
  • 老常:且看潘岳之剑走偏锋,以偏为正
  • 阿修罗论政——盘点2003:新政·维权·潘岳
  • 王焕:“红旗”还要打多久--为书作序的潘岳 
  • 周陵:潘岳培训大学生NGO显示大陆意图引导民间力量
  • 关察:潘岳再显“理论家”本色又出新文章呼吁文明转型
  • 伊索:潘岳新文章与处于最关键十字路口的中国
  • 刘泉: 环境问题的本质是制度问题——也谈潘岳与地方保护主义
  • 刘泉: 环境问题的本质是制度问题——也谈潘岳与地方保护主义
  • 钟晓文:潘岳难触"地方保护主义"逆鳞
  • 尹仁:“为有源头活水来”——评潘岳的“发挥NGO的作用”
  • 艾劉斯:潘岳帶領學生築長城的真意
  • 潘岳:环境文化与民族复兴
  • 陈邈:潘岳论环境显现大陆经济模式深层危机
  • 环保总局潘岳加大查处环境违法案力度
  • 求实:潘岳终于露面了
  • 东方曼:潘岳遭遇“非典型政治暗礁”
  • 传中国大陆体改办副主任潘岳遭软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