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滇言:答某些民主人士的利令智昏——有感於對潘岳建議的批判
(博讯2004年4月08日)
    中國一些低級文人在討論事情時,善發誅心之論。即無廟堂宏博學者的氣度,也無鄉村知識分子的寬容。這些讀了半掉子書的人,個個學魯迅,人人自以為是魯迅,但魯迅的正骨沒學到,尖酸刻薄卻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眼前的這篇《艾劉斯:潘岳不要用錯了自己的影響力》就是一個很好的例證。

     艾先生對民主自由的熱衷,已達到了發病的地步。他文中稱我為病人,大概是久病成醫的結果使然。人家看他是病人,日久天長,他看人家也是病人,見是個人就要給號號脈。開開方子。但他的開的方子,卻委實要不得。雖然我的確需要被拯救,但艾先生的『救』法,卻是把如我者往火坑裡推。 (博讯 boxun.com)

    因為他方子的核心是下毒藥。因為他明確地反對潘岳給國家民族出主意,尤其是不能出好主意。那麼按照他的意思,要出主意,只有出些壞主意。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心思,我不僅駭然,進而冷汗。如果按艾先生的意思,那豈不是要亡國。也許,他的民主自由的真實面目,就是亡國呢。

    關於大陸知識界不出主意的說法,是有的。但鄙以為,那不過是氣話,頂多也就如艾先生所言的,是諷語。氣完了,諷過了,知識界的良心和操守就會起作有,仍然有人會不停地出主意。其言或許不對,但作為一個知識分子的基本責任之一——為國建言,為民開路,還是繼續地,無怨地履行著。像艾先生那樣的,要麼不說,要說就下毒的,可能也有人在,所謂『階級鬥爭要長抓不懈』就是為了防止這個。用了這一句,艾先生一定又是大大的義憤,將我掃進極左的糞坑裡。我也只好說,即便是進極左的糞坑,我也不願意嘗艾先生的毒藥。

    所謂民主,其第一表徵,便是要允許不同的意見發言。潘出好主意也好,艾先生出壞主意也罷,都屬民主必須有的內容。但是民主也有一個前提,即共同利益。如果這個好主意是為了共同利益,當然只有擁護,如果這個壞主意極大地傷害了共同利益,那人人就會得而誅之。

    潘岳質疑現行唯經濟增長的發展主義,提出要重建社會價值體系,批判現有的政績觀,力倡綠色GDP,凡有些良知的人,都會認為這樣的主意提的正是時候,也許不能算太好,但屬於一心為國為民的好主意之列。而艾先生痛斥這種行為,並為別人提出了好主意而痛心疾首,我再怎麼看,都看不出他的好心來。

    民主自由是個好東西,包括鄙人,也很想得到。但用吞毒藥的方式得到,我卻不能接受。更何況,讓人天毒藥的民主自由,也一定不是什麼真的民主自由。

    勸艾先生一句,去看看醫生吧。也借用他的一句話:我知道這一句勸是白搭。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