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维洛:用数据骗人
(博讯2004年4月30日)
    作者:王维洛

     “用数据骗人”——Luegen mit Statistik,作者瓦尔特.克莱默(Walter Kraemer),是德国一本十分畅销的书,也被列为大学数据分析课程的参考读物。该书通过许多实例分析了人们怎样利用数据欺骗读者。同样的实例在中国的新闻媒介中、在重大决策过程中,常有出现。 (博讯 boxun.com)

    实例一∶

    请看下面一个为“猴年春节全国餐饮业进账200亿元”的报导∶

    新华社北京2004年2月6日电(记者丁海军),据对北京、上海、天津等十个城市与餐饮企业营业额抽样调查统计,春节黄金周期间餐饮业营业收入比去年同期增长15%左右,全国餐饮业营业收入约210亿元。

    中国饭店协会有关负责人表示,猴年春节黄金周全国餐饮业出现了不少亮点。年夜饭火爆,人均餐饮消费档次普遍提高。今年年夜饭预订早、销量大、价格高、餐饮品牌店和老字号企业尤占优势。南京餐饮企业承办的家庭年夜饭订桌数量较去年稳步增长,价位比去年提高20%,销售额同比增长10%左右。

    报导中有关于南京餐饮企业承办的家庭年夜饭的情况∶第一∶订桌数量较去年稳步增长,第二∶价位比去年提高20%,结果是∶销售额同比增长10%左右。

    如果南京家庭年夜饭订桌数量比去年有增长,价位又比去年提高20%,销售额起码应该比去年增长20%以上才对。既然销售额只比去年增长10%左右,价位却比去年提高了20%,订桌数量应该比去年有较大幅度的减少。可见南京餐饮企业承办家庭年夜饭的销售额增长,主要是由于价格的提高,而不是由于定桌的增加。可见数据在骗人。

    实例二∶

    再看下面一个的报导,“贫困地区农民增收加快,首次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人民日报北京2004年4月22日讯∶记者从今天召开的全国扶贫办公室主任会议上获悉,去年全国592个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农民的人均纯收入提高了5.8%,比全国平均水平增幅高出了1.5%。

    这又是一个典型的“用数据欺骗人”的实例。在作增长百分数计算时,一方面是2003年全国农民人均纯收入数,为2622元,另一方面是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农民的人均纯收入,低于882元。2003年全国农民人均纯收入数增加了4.3%,实际增长了约108元;虽然592个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农民的人均纯收入数增加了5.8%,实际增长了不到48元,比全国农民人均纯收入增长少了60元。贫困县农民人均纯收入和全国农民人均纯收入的差距不是越来越小,而是越来越大。当两个基数不一样大时,比较两者的变化速度,往往容易形成扭曲的图像。

    人均收入882元是个什么概念?笔者在下乡插队时,农民都用一年收入相当于多少斤粮食来计算。按1.60元一斤粮食计算,贫困县农民一人一年的收入只相当于约550斤粮食!550斤粮食要支付柴米油盐的最基本需要!一人一年需要食用的粮食为360斤,所剩的收入只有190斤粮食,这些收入又怎么能够油盐酱的需要?贫困县农民人均收入882元的这个收入水平,和他们在二十世纪七十、八十年代的收入相比,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善。

    实例三∶

    长江三峡工程决策中有一个个最重要的结论为“早建比晚建好,晚建比不建好”,早建比晚建节约46%的投资,早建比不建节约70%投资,为了让全国人民代表能懂,就更形象地描写为∶早建比晚建节约小半个三峡工程,早建比不建节约大半个三峡工程。

    其实,这又是用数据在骗人。

    在三峡工程论证中有一个经济综合评价的课题组,在只考虑经济效益和建造成本的前提下,比较了“早建”、“晚建”和“不建”的三个方案,各方案造价如下∶

    早建方案总造价∶1908.68亿元人民币(为100%)晚建方案总造价∶1981.40亿元人民币(为103.8%)不建方案总造价∶2018.82亿元人民币(为105.8%)

    按照这个比较结果,晚建方案比早建方案只多3.8%的投资,不建方案比早建方案只多5.8%的投资。考虑到早建方案对生态环境的破坏,以及移民造成的社会问题,不建方案应该是最好的方案。只是有人采用了“移花接木”的方法,才有了“早建比不建节约大半个三峡工程”的结论。

    实例四∶

    1986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组织对长江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提出三峡工程造价为361.10亿元人民币(1986年底价),这是所谓的静态投资额,而相应的动态投资额为156.74亿元人民币。后来这个静态投资额采用1990年底价,上升到569.2亿元人民币。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批准长江三峡工程之后,静态投资额马上上升到750.70亿元人民币(1992年底价),1993年公布的静态投资额更高达1149.11亿元人民币(1993年5月价,不包括输电工程投资为900.89亿元),而相应的静态投资额为2500亿元人民币。

    如果单独地去看每一个数字,也许什么问题也看不出来。如果听信一些人对静态投资额和动态投资额的解释,也看不出什么问题。但是把这一连串的数据联系起来分析,就可以发现许多问题。1993年公布的静态投资额1149.11亿元,是全国人大1992年批准时569.2亿元的两倍多。在1990年底到1993年5月短短的两年五个月的时间里,三峡工程造价翻了一番多。

    有人提出疑问∶是否是长江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有意压低三峡工程造价,使得工程容易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批准?为什么在全国人大1992年批准之后,三峡工程就马上大幅度提高造价?官方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否定的。他们的解释是,三峡工程造价的提高,是由于同期物价的上涨。如果官方的这个解释是真实的话,那么中国经济数据翻番的游戏中,又有多少是由于物价上涨而导致的?

    《观察》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