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扬:漫谈中国领导层的权力制约
(博讯2004年5月05日)
    「社会达尔文主义」来自于西方,践行于中国

     达尔文的进化论认为用进废退、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西方有一种学说认为人类社会就像自然界一样,只有适应残酷竞争的人,才可能活下来,不仅延续后代,而且能保证自己和家人的生活质量。 (博讯 boxun.com)

    虽然这个「社会达尔文主义」产生于西方,但是多数西方国家非常重视保护弱者、尊重残疾人士、全民福利待遇、每个人的发展机会均等,等等,在意识上和行动上,尽力体现文明社会的进步和人本主义。

    中国共产党大力批判「社会达尔文主义」。但是,中国的现实却是如此——人与人之间缺乏起码的诚信,整个社会只相信金钱和权力,大多数人信奉「强权即公理」。例如,周恩来曾公开说「弱国无外交」。中国领导人不仅在国际事务中信奉这一法则,对内驾驭人民也一直使用这种办法,导致中国人的道德素质变得低下。

    正是因为中国领袖们身体力行著「社会达尔文主义」,他们之间的政治斗争,为的就在争取自己的个人利益。他们打著维护国家利益的口号尔虞我诈、弱肉强食,大搞连横合纵。成功者便一言九鼎、为所欲为;失败者则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大多数中国人则对胜利者顶礼膜拜,对失败者及其家人痛打「落水狗」;全然不想也许胜利者是个暴君,失败者或许会给国民以生计。

    政治平衡可以避免冒失举动

    正是由于中共领导层的权力斗争异常残酷,他们当中的每一个人都全身心地投入权力斗争,以镇压异己份子,从而保住自家人的性命,并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这就使得国家和民族的命运成为次要。其结果就导致建国50多年来,国民的生产、生活甚至生命,都决定于中国领袖;而中国各级官员们也无不卷入上层的政治斗争中,常自称是某某领导的人,其命运随某某领导的沈浮而沈浮。因此,官僚们唯一关心的是自己的前途。他们只顾观察领袖们的脸色,完全忘记了自己做为公务员的责任、甚至作为一个中国公民的责任,使「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成为了一句道地的口号。

    邓小平时代,由于有了经济改革的异议者陈云,而他们在中共高层又有著旗鼓相当的威慑力量,以至于连支持邓小平经济改革的官员们,也得慎重思考和行动,就是中共喉舌的媒体,在如何深化经济改革的舆论导向上也持著谨慎态度。这事,对经济改革的思想宣传,常有不同的声音或矛盾之处;而这些争锋,就促使中、下级官员们在争论、争吵中想明白,并在自己的工作中稳打稳扎,很少有极左或极右的冒失举动!因此,邓小平时代经济改革的平稳发展,相当一部份得益于中共高层间的政治均衡。

    江泽民时代没有均衡政治

    到了江泽民时代,江泽民成了中国唯一的领袖。他的思想和行动便没有了反对的声音。虽然经济改革的步子在加快,经济发展却险象环生,国家和国民缺乏理智地肆意发财,表现之一就是假冒伪劣产品在国内坑害国民,在国外败坏中国的形像。

    由于当时的中共老常委班子,根本不能起其政治制约作用,江泽民作为党、政、军的首脑,常常兴之所之地信口开河,并企图贯彻执行一些可笑的决定。于是,从上而下的政治口号此起彼伏,却很难产生实际的效果。而中国各级官员们也个个成了活学活用的口号家,甚至连街上卖菜的也打出横幅「学习『三个代表』,疏菜降价」!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中国大陆腐败的提速就是这个原因吧。

    朱熔基是个雷厉风行的总理。他的脾气和性格致使他的一些政治、经济决策,有很大的冒险性。来自江泽民和李鹏的制约,使他的经济改革趋向合理化。这是朱熔基的经济改革没有重大失误的原因之一。

    李鹏和朱熔基的没有力量制衡江泽民。结果,受到负面影响的,不仅是中国的政治结构,连权力不受制约的江泽民本身也因此受到损失。在国内街头到处流传著讥笑江泽民的顺口溜。在国外,人们甚至将他推上了法院的被告席上!

    江泽民镇压法轮功

    江泽民之所以在国外上了被告席,就是因为他对法轮功的处理措施非常极端、非常残酷:在「打死白打死,不查尸源,就地火化」的情况下,他甚至不许受害人家属靠法律寻求公道。这进一步导致缺乏法律意识的大陆公安人员的为所欲为,酿成无数的人间惨剧。我在2001年底得知江泽民确实说过这样的话后,曾投稿到北京写道:「江泽民的此番话无异于纳粹,会导致公检法的胡做非为。这是要被历史和国家审判的。」中国还没有对此采取合理的行动,而江却在活著时上了国外的法庭。世界的反应比中国更加激烈和明确!

    据闻,中共高层在对待法轮功问题上,是有不同意见的:不仅希望低调处理的大有人在,而且一些高层人士甚至支持法轮功。但是,所有的反对声音,都没有动摇江泽民打击法轮功的决心,也没有任何政治力量可以制衡江的政治主张。这使法轮功人员活在一个生命、尊严没有保障的社会中!而法轮功人员的遭遇,只是国民受到不公正对待的一个缩影!

    不能让胡锦涛不受制约

    现在,所有的中国异议者们,似乎都希望江泽民把军权交给胡锦涛。这有两个原因,一是对江的绝望;二是寄希望于胡。然而,人们忘记了思考这样一个问题:谁能保证胡锦涛不?像他的上一任那样?!我相信胡锦涛有了江那样的绝对权力,他必然也会犯许多类似的错误。「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的道理,也适用于胡锦涛。中国人在努力逃离江泽民时代的强权阴影时,绝对不可以忽略民主社会的一个必要的基础:不允许任何人凌驾于国家之上。我们应该把希望寄托于一个好的制度,而非一个好的领袖身上。

    为了表达对江泽民的痛恨,人们甚至攻击江泽民的任何言行,似乎中国的一切不幸都是江制造出来的。例如江泽民对新一届中共常委们做了一个决定,不再提「核心」,让中国共产党党内进行「集体领导」,也就是说,中央的任何政治决策都将考虑9位常委的意见。有些反江的国内、外人士,把这个决定也当成江泽民的罪恶加以嘲笑。难道「一个人说了算」比「集体领导」来得好吗?

    胡、温的弱势领导是国民的幸运

    国家的命运任由「一个人说了算」,其下场往往是可悲的。几乎所有皇帝,都因为其一个人说了算而普遍地伤害其国民。以毛泽东为例,仅「三年自然灾害」就饿死了几千万中国人。如果中国的第四代领导,这9个常委能在各种问题上产生 制衡作用,那就很难出台对国家和国民极端不负责任的政策。如果退休的老领导们和政治局也对这届班子起到制约作用,那么这9常委想胡来的思维也会受到制约。如此,则中国的政治改革可以迈进一大步,成为中国历史上的里程碑。

    所以,当异议人士极力挺胡的时候,笔者倒是很高兴看到胡锦涛、温家宝是随和的人,是没有强烈政治野心的领导。只有在这样的政治领导下,中国的政治局面才会有所好转。政治权力的和平移交,在建国以来是第一次。这次的权力移交是早已决定,而且没有发生什么政治斗争的激化。虽然这在人类史上是不起眼的一小步,但在新中国历史上则是可喜的一大步。新常委们温和上台,老常委们安静退休,这在「与人斗其乐无穷」的新中国,是很难得的!强势领导人或强势政府并不是国民的幸运,因为,中国已经经历了太多的强权统治,国民已经苦不堪言。现在的中国和中国人,需要的是一种真正的集体领导,而不是个人意志凌驾于一切之上。

    世界需要一个友善、民主的中国

    也许有人会说,就算中国领导层有了政治制衡,它也大大不如民主政治。不错,但是它至少有了民主制度的制衡机制。还有些人把希望寄托在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身上。然而,在中国领导人的眼里它们只不过是痰盂、传声筒和花架子,根本不被允许拥有宪法赋予的权力。我们无法指望它们发挥作用。

    中国很难一夜之间演变成民主国家。政治产生突变、剧变的结果,很有可能引发社会动荡,而发生比「6.4」更可怕的流血事件,却很难出现民主政府。毕竟,在这个国家,军队可能随时介入干政,而没有任何「国际警察」敢于武装涉入的。「集体领导」的实现,说它是「和平演变」也好,说它是民主渐进也罢,应该是正面的一步吧。

    自然界是在一种均衡的状态下进化到今天这个地步的。弱者有弱者的弱势生存办法,而强者也有其致命的劣势一面。正是这种世间万物的互相均衡制约,才使地球处于一个生态平衡中。而中国高层产生一个政治的制衡,不仅有利于中国的国民,也有利于世界,毕竟中国是世界的一个重要组成部份,世界也需要一个友善、民主的中国。

    (2003年5月11日)

    ——原载《民主论坛》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扬:中共政府面临的两次大选
  • 李扬:防共之口 甚于防川
  • 李扬:从吴官正的想法谈起
  • 李扬:江泽民、胡锦涛和政治改革
  • 李扬:布什家族推翻萨达姆的持续努力
  • 李扬:布什家族推翻萨达姆的持续努力
  • 李扬:温家宝成为总理前的风波
  • 李扬:我所知道的林彪之死
  • 李扬:中国工人的窘境
  • 李扬:在2004年,六四事件余波未了
  • 李扬:中日两国存在激烈对抗的隐患
  • 李扬:户口管理制度改革之我见
  • 李扬:不知敬畏的人,将是邪恶的人
  • 李扬:不要卷进中共的政治斗争
  • 李扬:从江泽民重用贾庆林谈起
  • 李扬:何新 VS 张五常背后的政治斗争
  • 李扬:如何判断你掉进了国安的网阱
  • 李扬:形势大逆转,泛绿羸了
  • 李扬:漫谈中国的私有化之路
  • 李扬:江泽民的历史问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