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自由主义:中国知识分子的手淫
(博讯2004年5月07日)
    真由美/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是,在中国现代知识分子中,真正信仰共产主义者越来越少了,而迷恋自由主义似乎已经成为一种时髦,何以会造成如此情形呢?这是需要探讨的。     1、知识分子与社会     在不同的历史时期,知识分子的形态是不同的,知识分子的使命与职责以及他们与社会的关系也是不同的。在巫史时期,知识分子主要就是巫师,主要从事交通鬼神的勾当;在古希腊古罗马和中国先秦时期,知识分子的最主要代表是哲人,人类最伟大的哲学思想就是从那时发轫的;在中世纪,知识分子主要就是神甫,维系庞大的教会集权;在资本主义时代,出现了自由独立的知识分子,知识分子也随着社会的发展而高度分化。     一般地说,知识分子就是承担了探索真理、寻觅思想、创造精神文化和传播知识教化人类责任的一个社会群体。知识分子本身是社会的一部分,犹如社会一个的大脑,大脑必须依赖一定的身体,或者说知识分子是毛,必须依存于一定的皮,知识分子向社会贡献出思想,而社会则供养他们的生活。于是就形成了这样一个历史的分工,或者叫做行业。衡量知识分子的发展程度有两点:第一是知识分子的独立程度,第二是知识分子与社会的关系,这个两点又是密切联系的,所谓知识分子的独立性并不能超越于知识分子与社会的关系,所谓知识分子与社会的关系,也并不否定知识分子的独立性。知识分子一方面是社会的一部分,同时,他们必须具有独立的人格,并且用他们的思想影响社会,从一代知识分子的身上,我们往往能够透视到整个社会的命运。     从某种意义上说,历史是由知识分子创造的,每一个时代,都凝聚着一代知识分子的思想、理想和追求,而随着一个时代知识分子思想能量的耗尽,一个时代也必然要走向没落,于是,一代知识分子就要伴随着时代的没落而走向悲壮的死亡。     思想来源于一种心灵固有的能力,思想的死亡有两种形式,面对一个时代,知识分子的思考总是多元的,而社会则需要对思想进行选择和限制,如果一种思想没有被社会所选择,这种思想很可能就要被埋没,在埋没中走向死亡。思想死亡的另一种形式是,当思想被社会所选择,思想成为物化的现实,变成了固化的知识,思想也就死亡。总之思想从一开始,就要面临着最终的死亡,犹如我们的生命,尽管我们面临着最终的死亡,被死亡的恐怖所笼罩,但生命依然在顽强地抗争着。思想也是如此,尽管面临着险恶的生态,面临着社会的压力,但思想以其生生不息的力量不断冲击和改造着现实。     思想是一个社会的生命力之源泉,一个社会要发展就必须不断吸纳思想,如果一个社会失去了思想的能力,失去了思想的境界,那就只能走向沉沦,堕落为野兽化生存。另一方面,思想又是一个不稳定因素,每一种新思想都是要对现实社会秩序构成冲击,破坏稳定,从而触犯既得利益者的利益,因此社会总要对思想进行限制、抵抗甚至镇压,对知识分子总要有所防范,防止思想对社会的破坏力。实际上,每一个社会都具有一定的吸纳思想的机制,要在尊重思想和限制思想之间选择一个中间政策,既要能够尊重思想,同时也要维系稳定的社会秩序。     在这方面,中国与西方不同,西方是采取的隔离政策,即把知识分子与社会之间相互隔离,当然着是相对的隔离,因为思想是不稳定的,多元的,今天一个思想,明天一个思想,你一个思想,我一个思想,通过这种隔离,一方面获得了思想的自由,使思想不致对社会发生过度的冲击,另一方面也可以贯彻一种稳定的社会政策。中国的情形就不同,由于中国自古就有圣人之治的传统,圣明君主自然要统辖思想,把整个社会的思想统一到一个核心的周围,因此思想就被纳入到社会管制的范围中。虽然思想管制一直存在,但总有这样一些知识分子的败类愿意充走狗角色。充当思想的太监是要有条件的,那就是首先要净身,净了身才可以进宫,如此,这些净了身的知识分子也就丧失了知识分子的灵魂,最终丧失了思想的能力。当然,这些知识分子受到精神的阉割,内心也是十分痛苦,例如自由主义者李慎之曾经是国是顾问,下野之后就常常发一些牢骚,鼓吹一些自由主义,以发泄多年受到精神阉割的痛苦。     2、中国知识分子的几种人     中国是强大的,可是中国的强大仅仅表现在对思想的管制上,于是,人民中的思想资源被荒废了。对思想进行管制,其好处是可以充分维持社会的稳定,于是中国的封建社会稳定了两千多年。直到今天,中国依然在实行思想管制制度,思想领域的太监制度也没有废除,所谓"独立之思想"仍处在艰难的萌芽中。     在实行思想管制的社会条件下,举凡中国知识分子的命运,无非是以下几种情况:     第一种是进宫当太监,或者被政治体系所吸纳,充当一个权力的走狗,在腐败时代的做一个活色生香的贪官,这种知识分子或许可以声色犬马一时,享受到一些特权,但必须是以净身为代价的。     第二种是在压抑中走向思想的死亡,政治上缄默无言与世无争,或者利用现有的生存空间发财致富,寻求和陶醉于世俗的欢娱,这种人基本上已经不是知识分子了。     第三种是在反抗中遭到镇压,中国的社会体制下,对于异端思想是不能容忍的,所以一当异端思想出现,必然要遭到镇压。     第四种知识分子,他们或许是由于进宫当太监的名额限制,或者是留恋那个命根子,所以没能净身进宫当太监,他们也不愿意默默无闻缄默无言流于世俗,同时也不愿意直接与当局抗争,于是采取了一种虚拟和变态的方式来发泄他们的思想,我们看到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就是采取这种策略。自由主义在中国知识分子中的流行,或许是由于知识分子的前几种选择都不够理想,因此才有如此众多的知识分子选择了自由主义。     或许中国知识分子还有其他的类型,但上列几种应当是比较典型的。由这几种典型类型也可以看出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一些特点,首先他们不是很坏,其次他们很无奈。     3、中国知识分子的自由主义     应当注意到,中国知识分子选择自由主义与西方自由主义有着完全不同的社会背景。作为一种思想传统的自由主义,可以说是五花八门,我们目前尚无从对这个思想传统进行梳理。但是,为了评价中国的自由主义思潮,可以把自由主义简单地划分为两类:一类是建立在一定社会秩序基础上的自由主义思想,另一类是不具有社会基础的自由主义。前者如西方的自由主义思想传统,其自由主义思想与社会秩序之间形成相互支撑的结构,后者则如中国知识分子所主张的自由主义,并不存在相应的社会支撑,完全是一种悬在空中的思想。这两种自由主义虽然在理论表述上可能并无根本的差别,可是实际上的意义却有着天壤之别。     知识分子总是要与社会构成一定的关系,西方自由主义是依赖于一种相应的社会制度作为社会平台,一方面自由主义为社会制度提供了理念的支撑,另一方面社会制度也为这种自由主义思想提供了现实基础。可是中国的自由主义者却不是这样,他们无视中国的传统与现实,凭空把自由主义拿来把玩,于是中国自由主义就完全成了无根的浮萍。     我们很难说自由主义好与不好,就算自由主义很好,可惜在中国并没有一条通达于自由主义的现实可行的道路,也就是说自由主义在中国不具有现实的可能性。我们认为,自由主义之不适用中国,不在于自由主义不好,而在于自由主义根本不现实,自由主义充其量只是一小撮文人墨客的梦呓罢了。     西方的自由主义是西方历史传统的产物,它依存于西方的历史传统和社会现实,而中国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则脱离了这种社会历史条件,把自由主义思想抽象地提取出来,当作了一个拯救中国苦难的灵丹妙药贩卖给中国人,于是,中国知识分子所鼓吹的自由主义就具有了完全不同的意义。     所以,中国的自由主义永远只是一种知识分子的空想,这种空想是虚弱无力的,比林妹妹的身体还要虚弱。为什么中国的知识分子会热中于这个自由主义呢?这是由于中国知识分子的苦难造成的,中国知识分子幻想着要用一种进步的思想改造中国,应当说动机是良好的,可是不会有实际的效果,知识分子在中国,是一个孤独无势的群体,他们第一脱离工农,第二缺少权威,第三没有金钱。知识分子要想有势力就必须背叛知识分子的良心,统治者为了表示尊重知识分子有时要选择一些听话的作为花瓶,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知识分子的灵魂要么已经堕落了,堕落成为可怜的太监,无耻地干着吹喇叭抬轿子的勾当,要么就已经麻木了,在麻木中死亡,要么是在反抗中被监禁或者流放,只有那些还没有彻底死亡的、同时也带有几分天真无知的知识分子,幻想着要用进步的思想改造中国,知识分子想要改造中国,可是谁给你这样想的权利呢?于是,知识分子只能沉溺于脱离现实的幻境,孤芳自赏,在孤独冷寂和无奈之中,中国知识分子就这样投入了自由主义的怀抱。     中国知识分子热中于自由主义,就象一个手淫者幻想着与心中美丽的女郎做爱一样,虽然连毛也没碰着一根呢,可是也照样可以有快感,直至可以达到高潮。从中国知识分子迷恋自由主义思潮的这个现象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知识分子的变态与无奈。我们假设,自由主义确实是一种很好的思想体系,实际上自由主义思想中确实有许多进步的需要我们汲取的思想,但是,统治阶级会采纳吗?自由主义的理想可能成为社会现实吗?不会的,不可能的!所以,这里就只能是一种痛苦而无望的单恋,只能在手淫中获得一点点可怜的满足。     4、中国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堕落     这些年,中国自由主义思潮甚嚣尘上,文人墨客乐此不疲,检索一下自由主义条目,发现文章真不少,可都是些GP文章,为什么是GP?不是这些思想不好,也不是文章写的不好,很多都是如雷掼耳响当当的大手笔,可是还是GP。因为这里不过是一种无望的单恋,永远也不会有结果的。     改革开放伊始,中国自由主义知识分子曾经热中于通过向领导层献媚的方式企图在中国推销自由主义。但是领导层总是按照自己的意志来选择的,自由主义者不过是再一次充当了太监的角色,并没有人真正看重自由主义思想。所以,自由主义太监推荐的一些策略被采纳,还有一些则被拒绝了,例如自由主义向领导层推荐了市场经济,这条路线是被采纳了,可是中国的市场经济与其说是市场经济倒不如说是权力经济,完全与自由主义的初衷背离。     中国自由主义知识分子错在什么地方?错就错在违背了自由主义的原则,在自由主义的社会,思想是自由和多元的,思想的权利是受到绝对的尊重的,但是,中国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并不是通过建立独立的思想来影响社会,而是寄希望于走一条捷径,通过单方面向领导层献媚,压制不同派别的思想。但结果不是这样的。     一些无耻的小妾文人热情地向领导层推荐自由主义,目的是要幻想着以此赢取领导层的欢心,自己也可以脱颖而出,光荣地成为进宫的太监,进宫是可以的,可是要进宫首先要把那话儿割掉,也就是要把知识分子的气节阉割掉,中国文人的悲哀就在于总是把进宫当作是最高的追求。一当中国文人实现了这种进宫的理想也就最终堕落成扮演粉饰太平的御用文人,如果没能实现进宫的理想,也就只好在幽怨中继续手淫的游戏。     当然,还有多数自由主义者并不奢望进宫,而是一种纯洁的思想追求,只是由于中国知识分子的可卑的地位,思想从来就不曾成为一种独立的力量,因此这种自由主义思潮是疲软无力的,就象过度的手淫造成的阳痿一样。     放弃那些太监狂想,重新寻求独立之思想,是中国自由主义知识分子走出困境的唯一出路。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