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言信:调侃中国——告诉你怎样认识一个真正的中国
(博讯2004年5月23日)
     在中国生活的人们,你永远要记住:中国是个头号造假的大国,当你踏上中国的大地,你会马上感觉到,中国的国情的确与众不同,假货遍地跑,横冲直撞;假话满天飞,所向无敌。所有的这一切,都是是由“中国特色”所决定的,一旦你忽视了这个问题,你就会时时碰壁,处处吃亏,甚至使你身家难保,血本无归。

     这是一个双休日,清晨起床,赶上你有一个好心情,你会约上你的邻居,在农科院工作的某君,一块提着篮子上附近的菜市场,为全家采购丰富的菜肴。菜市场里品种繁多,数量充足,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蔬菜水果,身边那位农科院的朋友会告诉你,这些蔬菜看着好看,但吃不得,因为几乎都是用化肥、激素催熟的蔬菜,最可怕的还不止这些,为了蔬菜高产防止虫咬,菜农们都大剂量的使用剧毒农药,造成蔬菜内农药含量严重超标,你如果每天都在食用这些蔬菜,就有如你们全家每天都在自觉地花钱服用慢性的毒药,你说这个情景可怕不可怕。 (博讯 boxun.com)

     你们又来到附近的大型超市,希望购买那些价格虽然高出一倍,但是却标明“无公害”的农科院出产的蔬菜水果,这位朋友又告诉你,那些蔬菜水果生产基地其实与农贸市场上的东西几乎都完全一样,也都在使用同样的化肥和农药,否则,这块已经耕种了上千年之久的土地早已经被榨干贫瘠到了极点,不使用化肥农药,怎么会有这么好的收成,为了让购买者心里放心一点,只不过借用了他们农科院的一个名字而已。当然,挂了这个名,每年就要向他们,同时也要向质量监督局,工商局,农业局,以及谁也不知道的什么部门和上级机关上贡金钱,这就是花钱买个平安吧。

     在鲜肉鸡蛋的货架柜台前,朋友提醒你,在买肉的时候更要小心,注水的肉,用瘦肉精喂养的猪肉,死猪、病猪、老母猪肉都会混进市场,一不小心你就会上当受骗,特别是现成的肉末你绝对不能买,你不知道它中间都是些什么动物的肉,或者为了增加瘦肉的色彩,添加了一些红红的颜料。在那些挂名卖的牛肉里面,有不少混杂着老马肉和老骡子肉。鸡肉和鸡蛋的饲料里面添加了大量的激素,这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特别是那些名为“柴鸡蛋”的红心鸡蛋,实际上是长期给鸡喂食红颜料的结果。

     你半信半疑,惊讶不已:这些情况发展的如此严重,难道党中央、国务院都不知道吗?他们难道不食人间烟火,不吃这些蔬菜、水果和肉蛋吗?

     朋友告诉你,这些在农产品中大量的使用化肥农药的情况,党中央国务院的领导人们其实心里明白得很,但是把它看作是再也无法约束的问题,所以,党中央和国务院所在地的中南海干脆在北京西郊的香山附近,建立了自己单独管理的副食基地,他们早就信不过现在的蔬菜水果和鲜肉市场,只吃专门为他们而生产、种植、养殖的东西。事情竟然到了这个地步。

     朋友还要你记住:当你走在繁华的商业大街上,看见处处摆放着花花绿绿的,上面标有“国际质量体系认证”字样的奶粉袋子的时候,你一定要记住:谁家的孩子吃了这种“奶粉”都会要生病甚至送命的,这个名字叫作“奶粉”的东西其实不是奶粉,而是营养成分连米汤都不如的替代品,制作这种替代品的人给它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作“麦糊精”,谁也不知道“麦糊精”到底是什么东西,反正不是麦子做成的。

     此外,无论是在超市还是在农贸市场,有许多的东西在买的时候都要有一副孙猴子那样的火眼金睛才行。降血脂有特效的黑木耳,因为销量好,价钱高,就被包裹了一层厚厚的火碱和墨汁,既沉甸甸的压秤,外观也很好看,只是味道全都变了,吃不得。水发的冬笋、鱿鱼、毛肚、海参,为了出数量,不腐烂,使用了浸泡死尸的致癌化学溶液福尔马林。福尔马林还有许多的用处,比如,就用在了制作挂面的增白剂上。粉丝的增白剂用的是另一种化学原料 —过氧化苯甲酰,而生产制作粉丝的原料淀粉的,直接就用了化肥氨水和碳酸氢铵。你说缺德不缺德。

     在经过熏腊熟肉制品货架的时候,朋友一把将你拉了过去,为你仔细讲解:著名的“金华火腿”、腊肉、腊肠、熏肉、直到肉松都是吃不得的,在制作过程中,为了怕招苍蝇生蛆,喷洒了大量的剧毒农药敌敌畏作为杀虫剂,就像在农田里一样。而且,许多地方为了降低成本,把病猪死猪肉都用了进去,做成腊肉、腊肠、肉松之后,你一点也看不出来。一向著名的“平遥牛肉”,其实是用骡马的肉加工的,而且使用的是工业硝盐和亚硝酸钠,同时还大量使用明胶、淀粉和其它添加剂来提高“平遥牛肉”的产量,最可怕的,是在制作“平遥牛肉”的10中添加剂里面,有一种“和砒霜的毒性差不多”。

     在摆放鸡鸭禽类的熟食货架上,你切末要对色泽鲜艳的“童子鸡”和香气扑鼻的“扒鸡”敬而远之,报纸上电视里已经揭露出,这些“童子鸡”和“扒鸡”是用养鸡场的死鸡做的。即使是在密封包装的“德州扒鸡”里,电视里曝光一只鸡竟吃出7只爪子,但是肉最多的鸡腿和鸡胸却消失了。买密封的“全聚德”烤鸭,一不留神,就会把旁边几乎一模一样包装的“金聚德”的假货买了来,量小、质次、味道差,真是一个骗你没商量。

     大量使用敌敌畏做杀虫剂的,不只是农田、蔬菜和火腿,我国自古以来就是著名的产茶大国,可是现在茶叶上的农药普遍超标,这可是古人想象不到的。那些包装华丽的咸菜、泡菜,也是靠敌敌畏做杀虫剂,用工业盐、防腐剂制作成的。以往中国久负盛名的传统小食品山楂卷和果丹皮,现在发现是用掺杂了大量的腐烂变质的山楂和苹果做的,制作过程肮脏不堪不说,为了防腐和透明油亮好看,使用了大量的防腐剂、焦亚硫酸钠、化学甜蜜素、氯化钠以及色素。

     超市的蔬菜货架上摆放着白嫩清香的绿豆芽,你心想,这总不会在地里生长,无法使用化肥和农药了吧?朋友急忙拦住,告诉你,这些都是“化学制造”的豆芽,发豆芽的过程中别看时间不长,但至少用了四五种的化学药品,比如速长剂、杀菌剂、除根剂、防腐剂,等到豆芽发好了,你以为可以来到市场了,其实不然,还有一道要“美容”的工序,用保险粉—学名连二亚硫酸钠,进行浸泡漂白,此时的豆芽,已经与化学药品相差无几了。

     在超市的小食品货架前,朋友提醒你千万不要买槟榔,它名为“绿色口香糖”,实际上是用甜密素、防腐剂、糖精、特别是用制造冰毒的原材料麻黄腌制的,为的是让你上瘾,吃了还想吃。这同那些火锅店里用罂粟壳做火锅底料,让你上瘾的道理是一样的。说到火锅店,为了节省成本多赚钱,用工业石蜡来代替火锅底料中的牛油,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而“牛肉方便面”里面从来没有放入过一丝一毫的牛肉,却能用香精制造出牛肉的“味道”来,骗子发展到了魔术师的水平,真让人瞠目结舌。

     在超市的调料货架上,朋友告诉你,老陈醋的味道越来越怪,因为那是用色素和醋酸勾兑的,早已经没有了“酿造”的痕迹,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化学药品。而用人的头发作为制造酱油的原材料,这虽然早已经被国家明令查禁,但仍是我行我素,屡禁不绝。

     买大米,你要提防那种好看诱人,“油性十足”的石蜡大米,那就是报纸上电视里揭露的毒大米。做美容的不止有人类,还有陈年大米的“加工美容”,抛光增白后再出售。面食馒头里面添加了滑石粉、增白剂,吃起来即筋道又出数,比以往的增白老技术硫磺熏馒头更加技高一筹。

    你进饭店吃饭,你的孩子在学校食堂吃饭,你的家庭成员在机关企业的食堂吃饭,你已经无法监督这些饭店食堂用来炒菜的油,是不是为了节省钱而买的主动送油上门的“地沟油”,或者是用腐烂变质的病猪、臭肉、死鸡熬制出来的“鲜猪油”。

     像“全聚德”变“金聚德”这样打着名牌的幌子,李鬼假冒李逵的游戏还有不少,“娃哈哈”被“娃娃哈”假冒,“伊利”被“尹利”假冒,“徐福记”被“徐福纪”假冒。这些还都是公开的,见不得人的还有各种各样的国际名牌国内造,从服装、鞋帽,到箱包、手表、化妆品,凡是有点名气的,国内都敢仿造假冒。一只鳖可以做出一大锅的鳖精刚刚销声匿迹,与燕窝没有一点远亲关系的“燕窝精”却厚颜无耻地赖在保健品的货架上,国内制造的“阿拉斯加深海鱼油”却贴着国内人看不懂的英文标签,村办企业生产的“韩国健身器”装扮成典型的海外舶来品的样子,还有数不清的“法国香水”,“日本资生堂美容面霜”,其实就诞生于距离你不远的近郊某个村落。至于屡屡置人于死地的假酒,假药,假医疗设备,直到两条腿能四处走动的假医生,假专家,成百上千的假军人、假军事机关,成千上万的假警察、假警车,都在肆无忌惮地到处横行,为非作歹,------一切都做得是那样轻车熟路,得体自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愧疚感。你真不敢再追踪下去了。

     出了超市的大门,与农科院的朋友分手,你暗自庆幸随身带来了个食品安全顾问,为了你和你全家的终身饮食安全,你下定决心要常年聘用这位农科院的技术人员,为你们全家未来的饮食安全保驾护航。

     超市大门外的大街小巷,挤满了各种各样的小摊小贩,饮食棚子,叫卖声,吵闹声,响成一片。跪在路边走不远就出现几个的老少、妇幼、残疾乞丐格外显眼,你明白这也早已成为国内的一种“社会职业”,可你还是每次都要施舍一点你的零钱。饮食棚子里的各种小吃虽然琳琅满目,香气扑鼻,但是你不敢吃,只是饱一饱眼福而已,因为你不光是对食品的用料信不过,你对那些蒙着厚厚一层油腻的餐桌,稠乎乎像油汤一样的洗碗水,到处飞舞的苍蝇也信不过,其实更加对你构成致命危险的,是那些健康状况丝毫不清的大小厨师们,你不知道他们中间随身都带来了那些传染病,你也不知道他们哪几位是乙肝的病毒携带者甚至病人,但你清楚知道,由于生活环境和农村医疗条件的急剧恶化,这些从农村进城来谋生的人们中间肯定病人不少,而且还有艾滋病病毒的感染者。

     虽然在国内的报纸上没有广泛的宣传,但你早已从互联网上清楚的知道,国内乙肝病毒“大三阳”、“小三阳”的携带者,已经接近了全国人口的十分之一。国内的“艾滋病”泛滥的形势更为严重,河南的几个专区,至少有十几个县,早已被划为艾滋病的紧急控制地区,但是大批的农村贫困地区的艾滋病感染者,不只是河南的,还有西南,西北的,远至新疆的,大批因卖血、吸毒、性接触而感染的艾滋病人,早已流窜到中国的各个大中小城市,四面八方,再也难以控制住了。这些个艾滋病人们为了谋生,从合法的打工、做小买卖,到非法的偷窃、抢劫,只要能生存下去,什么都干,眼下,你不知道你跟前走过的哪一个行人,哪一个餐饮摊的小老板、雇用的伙计就是艾滋病人。

     几个偷卖盗版图书,盗版软件、盗版光碟和黄色淫秽光碟的小伙妇女包围了你,手中挥舞着不堪入目的画面,向你兜售个不停。就在你被骚扰的头昏脑胀,刚一分神的时候,你感觉到腰带上的手机和裤兜里的钱包不翼而飞,急忙回过身去,两三个七八岁的孩子飞快地窜入人群,五六个游手好闲的汉子蓬头垢面,瞪着红彤彤的双眼,散发着一身明显的汗臭紧紧围住了你,使你寸步难行。你担心吃更大的亏,赶紧自认倒霉,对周围这些处在社会最底层的贫困人们感到无比的厌恶,于是,你要小心避开拥挤的人群尽快回到家去。

     突然间,像是从天而降了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满大街小巷的商贩们疯了一般卷起东西抱头鼠窜,顿时都作鸟兽散,消失得无影无踪。你抬头奇怪地望望天,依然是晴空万里的艳阳天,只见街道的尽头,不知是什么时候悄声无息地开来了几辆执法车,不下四五种大盖帽和不同颜色的制服,其中有城管、工商、卫生、质检、当然少不了公安和保安,二三十个凶神恶煞般的汉子直闯了过来,抓住了几个跑得慢的商贩,把货物商品,连同三轮车,饮食摊的桌椅锅碗,都往随行而来的大卡车上扔,卡车上堆满了从蔬菜水果到服装鞋帽这些东西。哭丧着脸的小商贩们在后面跟着,苦苦哀求。

     你的一颗菩萨心疼痛了,把刚才对小商贩和穷人的不满之心抛得一干二净,你恨不得要大声为那些被剥夺了最后一线生活工具的人们疾呼:“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幸亏你还没有来得及张口,你看到,几个被夺走自己物品的商贩上前去争执,没有几句话,立即遭到一通暴打,以“阻碍公务执法”的罪名被强行押上了另一辆车子,不知关到什么地方去了。你醒悟了,这是一个强权的社会,不会跟你讲理讲法的,表面看起来是“执法”,其实是一种权力的施展,而且是不受控制的肆意施展。

     你终于回到了你所在的住宅小区,这是一片名为某某花园的住宅小区,房价不菲,几年前,你是听信了房产商天花乱坠的蛊惑宣传而买了一套面积不小的住宅,好几年过去了,你们这几栋楼的房主却始终没有拿到房屋的产权证,你们既气愤,但是又无可奈何,凡是可以找的地方:房地产管理局、工商管理局、消费者协会、法院、远不止一家的新闻媒体、直至市政府,都找遍了,可问题始终也没有得到解决。住宅小区里,开发商当初承诺修建的公共会所至今不见踪影,原来的绿地面积却越来越小,小区里的高楼起了一幢又一幢,不知在什么时候,就连开发商也换了身份,老开发商屁股没擦干净就不辞而别,新开发商不请自来,来后一概不认前账。

     与你们的住宅小区隔河相对,是一片还没有开发的城乡接合部,那里住满了失去了土地的农民,被迫下岗的工人,被强行拆除住房的市民,还有从全国各地蜂拥来上访的底层冤民,以及无家可归的贫困流民,那是一大片肮脏破烂、坑洼不平的贫民窟,虽然远远的可以望得见,但你从没有涉足去过,因为你听说那里是三不管的天地,治安混乱,黑社会横行,亡命流窜的各种被通缉犯混迹其中。你担心的不止这些,你不知道今天哪几个温顺好学的农家子弟,明天活不下去了就会摇身一变成为陈胜、吴广,黄巢、李自成。你从这两天的报纸上得知,在那里,人贩子猖獗,防不胜防,接连四年农民工丢失孩子200来个,寻孩子的启事贴满了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

     天渐渐黑了下来,华灯初上,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围满了你居住的周边街道,你们夫妇二人漫步走上街头,要先去找个地方随便用点晚餐,然后再去领略一下繁华畸形的夜市景象。你们走过了一家又一家灯火辉煌的餐馆酒楼,只见所到之处都是高朋满座,桌桌人头爆满,生意出奇的好。一位过路客告诉你,此处位于高级党校和行政学院的中间地带,每天一到这个时候,各省市部委厅局的关系户们便赶来宴请在党校和行政学院学习的有关党政首脑,有时候,某一位热门红透的高官要人甚至要同时应付三四个饭局,真是忙得不可开交。这位过路客接着告诉你,别小看这几桌酒席,一个村全村整整一年的收益,也未必能开得起这几桌酒席。

     再往前走,树荫之处红灯闪烁,是一家家幽静深奥的桑拿、发廊和洗脚屋。几个流里流气的男子和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少女一看见来了行人,马上围了过来,一口假冒咸酸的广东话:“这位先生,要不要小姐?轻松一下啦。那位女士,要不要先生?陪你解解闷啦。”你们夫妇二人哪里见过这个阵势,只好驻足掉头,摆脱纠缠,落荒而逃。

     你们想躲过眼前的灯红酒绿,穿过树荫间的便道,体会一下城市近郊大自然夜晚优雅的寂静,没想到眼前却是一片漆黑,连个路灯也没有。想到闹市中心的各个街道上都是灯火通明,一根根造型别致的路杆上挂着十几个灯泡,这里却截然两个天地,连个起码照亮的小灯都没有安装,虽然说那是为了体现大都市的形象工程,但是这个反差也未免太走两个极端了。街道上两个路过的老大爷赶快叫住你们,让你们回来,走明亮的大路上回去,因为就在这条黑暗的小路上,屡屡有路人被打闷棍遭到抢劫。你们一听,吓得目瞪口呆,乖乖转过头来,顺着熙熙攘攘的大路回到了家里。

     夜深了,想起这烦恼的一天,你想看看新拍的国内著名喜剧片《手机》来调节一下不愉快的心情。这是被报刊上吹捧的今年红极一时的贺岁大片,由多名明星主演,大腕执导,想来错不了。没想到影片一开演,就集中地显现了当今社会广播电视文化行业的大腐败,影片的主人公作为电视台热门节目的主持人,周围自然也都是一群体面儒雅,道貌岸然的文化界人士,实际上却撒谎成性,男嫖女娼,勾心斗角,各怀鬼胎,影片中到处充斥着虚伪的做作,狡诈的欺骗,装腔作势,让人看着作呕,怎么也“喜”不起来。电影是反射社会真实场景的一面镜子,社会堕落到什么地步,影片就展现出什么情景。

     经历了这一天,你的体会想必不小。可是千万别说出来,自己明白就行了,不然,“肆意诋毁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给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抹黑”,构成“反革命宣传罪”,一旦被某些想在政治上进步的人添油加醋地举报,你我就“明日街头少故人”了。

     你说呢?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言信:再从戴晴谈到“六四”的最终平反问题
  • 言信文章: 花旗银行存单的故事
  • 言信文章:在捉放吕加平先生的背后
  • 言信文章:社会主义社会与历史真实性问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