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言信:关于十五年前的几件往事
(博讯2004年5月30日)
    

     在各个国家、各个民族漫长的发展史上,不可避免都要经过几个非常血腥残暴的历史时期,当专制政权面临被推翻危胁的时候,最高统治者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地位,不惜出动武装到牙齿的军队,对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毫不留情地展开残酷的大屠杀,从古罗马暴君尼禄,到前若干年的韩国的朴正熙、全斗焕都是如此。 (博讯 boxun.com)

     民众能够自发地起来集会结社,并群起发出自己的呼声,进行游行示威,社会宽容地允许不同声音的存在,这已经体现了一定程度上的民主与历史进步,比起“于无声处”就被镇压、悄然无息地被关押到集中营、监狱和劳教所,或者反之,动则“全党共诛之,全民共讨之”的社会时代,已经体现了很大的自由和民主意愿。

     在军国主义和东条英机时代的日本,在希特勒法西斯时代的德国,在遍布告发、逮捕和囚禁流放人口达上千万的斯大林时代,当然,也包括萨达姆统治下的伊拉克,金日成、金正日父子统治下的北朝鲜,正是因为不存在丝毫自由集会结社的可能性,所以也就从来不曾出现过军警镇压集会民众的事情。民众中一经发现反抗的苗头,当你正处在萌芽状态之中的时候,正处在“不忠”、开始独立思考,产生疑问的时候,就一下子把你毫不留情地镇压了。就像当年的林昭和张志新。

     有限制的民主和没有丝毫民主的区别就在这里。

     实际上,任何国家的政府,包括最讲“人权”的美国政府,以及“自由、平等、博爱”发源地的法国政府,对民众自发集会抗议的活动都有一个容忍的极限,超过这个极限度,眼看要引发整个社会的动乱,就一定要出动军警,特别是军队,给予坚决的镇压。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数十万美国参战回来的退伍老兵因为长时间失业,没有及时得到政府承诺的补助金救济,被迫进军首都华盛顿,露宿街头、公园,在白宫前面集会抗议,在拖延了很长时间之后,社会形势开始动荡不稳,美国政府出动警察、军队驱赶退伍老兵,以至矛盾激化,发生开枪镇压的流血事件。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后期的美国,随着美国军队卷入越南战争的程度越来越深,大批反对美国政府战争政策的民众,以在校大学生为主,主要集中在大学校园里群起集会抗议,最后达到了“停课闹革命”和上街游行宣传的地步,当时的约翰逊政府终于出动准军队——国民警卫队镇压,警棍毒打、开枪、逮捕,闹得不亦乐乎。笔者比较熟悉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当时就是矛盾冲突最集中,流血现象也最多的一个焦点。

     1968年的法国首都巴黎,受到中国文化大革命“传染”的法国大学生,掀起了“红五月”抗议政府的社会浪潮,冲突尖锐到甚至一度有重建街垒,再度掀起“巴黎公社”的迹象,当时的法国总统戴高乐也不得以出动军警,坚决镇压,以免引发整个社会动乱。

    有一点是共同的,当时直接参与开枪镇压的军警部队,虽然造成了流血冲突,但都没有酿成大规模的流血事件。事后,政府和新闻界都如实公布了流血冲突中的准确死伤人数,善后工作也做得及时到位,准许民众哀悼祭奠,没有给死者扣上“反革命暴徒”的帽子,也没有捉拿通缉漏网“余党”及“黑手”,大搞清查株连。

     尽管这样,在出动的大批军警中拒绝开枪参与镇压的例子还是不少的,面对游行示威的民众拒绝向群众开枪射击,先后有波兰军队、罗马尼亚军队、东德军队、苏联军队(包括最精锐的阿尔法特种部队),还有菲律宾马科斯政权拉莫斯指挥的军队,都拒绝向民众开枪,持枪倒向了民众的一边,后果是直接导致了政府执政者的垮台,造成了政权的和平更替。

     即使是某些开枪镇压民众的军政府,只能解得了一时之困,最终还是要被民众“秋后算账”,押上被告台接受审判。比如制造了韩国光州血案的全斗焕。前提是,只要有了民主,建立了民主体制,就会有符合社会多数人民意的理想结局。

     唯独“六四”,与众不同。运动的规模之大,运动中参与的人数之多,运动拖延的时间之久,运动最后死难者的人数之多,都是其它的国家,即使是其它的国家都加起来,也无法比拟的。

     有几件发生在十五年前的往事我始终牢牢的记在了心坎里。

     运动的初期,大约在四月下旬,我的一位在武警总部工作的老同学,刚刚从南方陪同首长视察一圈回来。他对我说:他很理解广大民众起来游行集会抗议腐败,他在南方,看见为高官们修建的小别墅一幢接一幢,高官们的奢华生活肆无忌惮,再不遏制一下真得不行了。我这位老同学,为人正派,本人就出身于老副部级的高干家庭,本人自幼从军,级别、职衔、地位都不低,连他都看不下去了,可见腐败的程度发展到了何种地步。“六四”的第二年,他毅然放弃了在军事机关里的美好前程,选择了从武警转业,下海经商,用他的话说:“现在看明白了,还是给自己干。”

     国家科委位于木樨地十字路口的东北角上,正是“六四”那个晚上响枪最厉害的地方。“六四”刚刚结束后的大约一个多星期时间,国家科委的一位行政干部,名叫------还是不要提他的名字好,那一年他四十来岁,经常到我们的办公室来串门。他说,奉组织之命,他们一些人从阜外医院开始,统一走访了长安街附近的各医院,在各医院的太平间冷库,查找死者中有没有本单位失踪的干部群众。他说,冷库中,他看见许多具尸体牢牢的冻在一起,形状各异,使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屠宰场的冷库。为了能够看清面容,管理冷库的工人们不得不用建筑用的铁撬棍撬开一具具被冻在一起的死者,常常这具死者的身子撬开了,脑袋和胳臂却被留在了别的尸体上面,景象真是惨极了。那天中午回来,他再没有能吃得下午饭。

     位于西单附近的大酱坊胡同,有一个北京市政府系统属下的党(干)校,这个学校的炊事班长名叫高仲元,(额外提一句,中国大陆颇有个性的男演员陈宝国,在考上戏剧学院以前就是高师傅手下的炊事员。)他唯一的独生子也在“六四”那个晚上被乱抢打死了,高师傅夫妇悲痛欲绝。还好,经组织审查,高师傅的儿子乃一介无知青年,并非“反革命暴徒”,因此,从宽抚恤,高师傅家住房困难,特此分给两居室住房一套(在北京大兴),另给予抚恤金3万元整,以示安慰。

     我有一位多年的老朋友,也是自幼从军,父母都是老红军、老八路时期的高层干部,在杨白冰的关照下,被安排在解放军总政治部的直属工作部,在部长梁秉志的属下任助理,无疑属于“杨家将”的嫡系。此君虽然家庭环境优越,本人又身份不低(当时是中校),但却为人忠厚热情,丝毫没有纨绔子弟鄙视工农的那些恶习,始终是“六四”运动的深深同情者。他说,“六四”之后,杨白冰调集进京参与“平叛”部队自己拍摄的原始录像资料,要了解部队进入长安街的详细经过。没有想到,所有的“原始”录像资料都被编辑剪接过,没有一点开枪“平叛”的历史镜头。杨白冰气得当众大骂:“我还没有追究你们开枪的责任,你们自己到先心虚了,------”

     1989年发生在中国首都的这场民众运动,是中国民众自发起来阻挡腐败在中国社会蔓延的最后一次机会,错过了这个机会,中国的腐败在1989年之前以畏畏缩缩、掩掩盖盖的星星之火,大张旗鼓地发展为九十年代的燎原之势,已经很难再被遏制住了。

     如果说,中国各地好大喜功的“面子工程”,“样板工程”,得益于三峡工程的启发,那么,“六四”的枪声就是一个信号,一个可以倚仗强权任意制造冤假错案的信号。

     九十年代以后的中国大陆,社会政治日益黑暗,贪官污吏前仆后继,冤假错案层出不穷,全国各个地方的各层大小领导都清楚地看到了这个趋势:既然你中央都可以制造这么大的冤案,都可以一直顶住不认错,不给予平反,我们小小的地方、各行各业也可以照此办理,制造点冤案算什么?出了事,有中央顶着呢。有多少横行霸道、为非作歹的领导干部都产生于这个极不正常的历史时期,也就在这个时期,养成了一句流行于中国大陆领导干部层中的那句著名的口头语:“看我不整死你!”

     十年之后,1999年法轮功的出现,法轮功被镇压后家庭教会的出现,不过是中国的平民百姓对十年来民情民意的不断暴跌所产生的一种技术上的“反弹”,是对十年来中国腐败已占主导地位,而工人、农民的生存空间日渐艰难,政治地位日趋下降,抗争不成、上访无效的一种无可奈何的抗议。

     虽然中国古话说的是“哀兵必胜”,但对于下层民众这种没有地位,没有实力的“哀兵”,每一次露头都总是要受到从地方到中央各级政府的严厉打击和镇压,不信,你只要看看今天各种进城求生打工的民工、流民,特别是饱含冤屈的各种上访人员悲惨的遭遇就清楚了,看看这些无数形同叫花、饥寒交迫的“哀兵”,每天都在饥饿、疾病、寒冷的死亡边缘上挣扎,到底有没有哪一级领导在心疼爱护他们?

    

     有多少中国的平民百姓,从来都是最安分守己不过的“良民”,他们关心政治,但绝不干预政治,因为他们清楚知道,在中国,政治是那些权势上层们一手把持的专利,与下层平民百姓们是无缘的。人们亲眼看见,一批又一批曾经力图参与国家政治的平民身陷囹圄,失去了自由。但是只要你没有失去人最起码的善良正直的本性,面对民众的疾苦,你就永远不会漠然视之、麻木不仁。

     在这里,在“六四”十五周年即将到来之际,我们借《博讯》这块互联网平台,对所有“六四”死难者的家属,对所有“六四”造成的受害者本人及其家属表示深切慰问,衷心祝愿你们身体健康、身心开朗、意志坚强。

     时光会流逝,我们都会衰老、死亡,只有死难者永远年轻,他们永远活在亲人的心里,也活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我们绝不会忘记他们,绝不会忘记这些时代的殉难者们。

     人们的记忆会模糊,人们心中的仇恨和悲伤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淡化,只有真相是永存的,它不会被铁蹄践踏,被刺刀扭曲,被时间掩埋,绳锯木断,水滴石穿,真相终有大白于天下的日子,冤案终有被平反的那一天。

     往事如烟,一切终将随风逝去。

     往事又并不如烟,它深深扎根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也深深扎根在我们整个中华民族的心里。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言信:一段如此熟悉的叙述——小人物于福生的故事
  • 言信:从廉洁的人被下岗谈起
  • 言信:调侃中国——告诉你怎样认识一个真正的中国
  • 言信:再从戴晴谈到“六四”的最终平反问题
  • 言信文章: 花旗银行存单的故事
  • 言信文章:在捉放吕加平先生的背后
  • 言信文章:社会主义社会与历史真实性问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