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陆士绅:正名、和解、改革和平反, 再继续就是犯罪和亵渎
(博讯2004年6月05日)
    15年来的每一个六四我们这一代都在呼唤,向着这个法西斯专制独裁政权。难道从六四至今我们用了15年最青春年少的岁月还没有看见,我们难道还不明白,独裁专制者眼里的人是什么,生命是什么?难道我们还不能,还没有勇气相信这15年来他们从来没有停止过的屠杀和残暴镇压是真实的罪恶?

     正名和平反?难道是要杀人犯和屠夫为死难的灵魂正名平反?难道六四在我们这一代经历了屠杀的人心中不是追求正义公理和自由的运动? (博讯 boxun.com)

    和解?难道是要水与火和解,自由民主与独裁专制和解?或许,我们心里根本就不相信可以有真正的民主自由?可以有公义行在我们中间?

    如果六四要这个独裁政府来平反,正名,不过是再一次将六四的鲜血和六四一代的生命同邪恶作交易。 这是犯罪和亵渎。除非有人将“正名、和解、改革和平反”重新定义。

    耶稣基督在马太福音七章说,“不要把圣物给狗,也不要把你们的珍珠丢在猪前,恐怕他践踏了珍珠,转过来咬你们。”让他们仍为猪狗;你们的努力总是徒然。所罗门也说:“没有人倾听,便不要说话”(传道书32:4)。我们 已经对他们说了15年。

    15年来他们的作为不就象那些疯狂的猪狗吗?为什么还要向他们呼吁,继续任由他们伤害?

    我们爱我们的民族和国家,一方面要接受我们的专制政府的统治合法性这个现实,另一方却不能容忍现状,更不可以鼓励恶法。注意,我这里所说的合法性是指专制统治的合法性,合法不等于合乎公义和道义。“阳光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绝不等于上帝也喜欢恶人,歹人。世界历史表明,封建专制统治不是不可能有实现合乎社会公义,慈爱标准的政治目标,如果真正碰上了替天行道的明主明君。但是,这样的专制统治者少的可怜,出现大多是昏君和暴君,体现的是乱政与暴政。共产党的这个独裁专制统治几十年来的历史与现实,体现的就是乱政与暴政交替。伴随社会秩序的就是暴政,离开暴政就无法维持基本的社会秩序。几十年来,没有从来实现过社会公正,对人民大众没有爱和庇护,社会的现实处处体现的是掠夺,压迫,谎言和欺诈。

    文化大革命他们平反了,反右派他们平反了,但是罪恶被惩罚了吗?公义实现了吗?接续的就是六四屠杀,镇压法轮功,罪恶何时停止过?“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血债血还”这是一个现实社会实现秩序和公正,慈爱的基本条件。如果罪恶不被惩罚,犯罪的人不真心忏悔认罪,犯罪可以不付出代价,不承担责任,一个社会自然将进入无法无天的混乱。由于这个专制独裁政府的罪行从来都没有受到过惩罚,屠杀过后没有真正的受到制裁和谴责,因此,至今他们都体现出的仍然是一个无法无天的暴政。

    我是基督徒,我信仰上帝。神说“爱你的敌人”,又说“只是我告诉你们,不要与恶人作对。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太 5:39)”,这些话是对基督徒说的,是对义人而言的。然而,世界上不是人人都是基督徒,都是为义而生存的人。就我而言,这个独裁专制制度,是一个完完全全受到邪恶灵魂支配的恶魔,随时都会暴露出狰狞的面目。

    一切为义而生存的灵魂,首要的责任之一就是牺牲自己的利益和权利,维护实现社会公义原则:“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血债血还”。这就是上面提到的两段经文的本意。民运不要煽动暴力,但是同时也不可以害怕暴力。如果需要暴力的时候,应该自己首先去实行暴力,而不可以一方面鼓动他人流血,自己躲在后面。如果需要暴力的时候,应该学习青年时期的汪精卫。不然,没有胆量就应该闭嘴,不要奢谈暴力。如果15年以后还要向政府要求,只应该有一条:追究六四责任,惩罚杀人犯。不管这个责任者是个人,是制度,还是政府。民主运动的失败,就是低估了社会民众的愚昧,以及民众包括民运参与者对暴政的本能恐惧,和对共产党内部所谓正义力量的不切实际的幻想。直到六四15年后的今天,这个社会的现实依然是,人的心里大多没有公义,只有在黑暗中求生存的利益算计。

    不要再化时间,精力,付出自由和生命代价向这个没有眼睛,没有耳朵,没有嘴巴说人话的独裁专制恶魔寻求公义,甚至不要再同他们谈社会公义,谈民主宪政,幻想这些民主社会理念可以通过改造他们来实现。使用我们的时间,精力,用我们残存的生命岁月从现在开始,民主运动应该将眼睛放在民间小事上。凡事都有定时。现在这种阶段和环境下,应该忘掉通过改造社会制度,建立民主制度来实现社会公义的民运目标,尽管可以在同时内心盼望和幻想。个人认为,现在中国社会普遍的社会维权活动就是最好的民运精神载体,是最能够体现将爱和公义的完美结合的地方。每一个维权事件都可以是一个直接的宣传民主法制,体现公义和爱的事件,无论权益是不是最终得到维护,正义是不是实行,都是一次次对罪恶的抵挡,对受害者的帮助。同时,也可以显明这个制度的虚伪,残暴和无耻。这就是现在可以做的,可以行出来的民主运动,也是可以帮助和建设这个国家的行动。

    关于这个制度的现状和未来,我还是想引用500年前宗教改革家马丁.路德在谈论教皇及其党徒独裁专制欺压民众时所说的话。

    “他们的邪恶如此可怕,除非有上帝忿怒直接的表现,任何别的媒介都不足以作为降在他们身上的刑罚。”

    “因此我从未被人说服,去反对那些恫吓着要揭竿而起的人。我确知他们没有机会这样做。”,“....,因为一如我们在上面所听见的,上帝给自己保留了刑罚他们之权,他们也根本不配受这么轻微的刑罚。"

    “然而现在上帝的忿怒已经临到了他们身上,人们也不再惧怕他们,所以要让他们无故而惊恐,正如他们以前用他们的伪禁令使我们无故而惊恐,又因我们惧怕他们,他们便高兴骄傲起来一般。”

    “一种无以言形的严酷和无限的忿怒,业已开始向他们爆发。他们头上的天是铁,脚下的地是铜。现在什么祈祷也不能救他们了。”

    “上帝要临到他们,照着他们运用了他们的权威和地位是援救了还是毁灭了人民的身灵财产,而报应他们。然而我们必须镇定平民的心,叫他甚至不要受那诱导叛乱的情感和宣传所煽动,并且除非有上司的命令,或得了掌权者的合作,他就不要有所动作。”

    这些话语,今天读来就分明是在谈我们生活其中的这个专制制度的现状以及未来。 _(博讯记者:陆士绅)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