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易水:激进主义的哀嚎——评《别了,潘岳》
(博讯2004年6月10日)
    

     如果我现在就说中国已进入了渐进主义的社会,可能很多人会有不同的看法。但若你读一读夫差的《别了,潘岳》,相信至少会加深你这种感觉。夫差的文章,如果说是在批潘岳,倒不如说是激进主义者发出的哀嚎——因为他们被自己一觉醒来就改天换日的念头折磨得太久,以至于连中国社会的渐进都不能容忍了。 (博讯 boxun.com)

    先不论潘岳说什么,夫差先生批什么。单就潘岳先生这个人而论,是公认的党内的改革派,以倡言政改著名,又以纵论环境文化,将环境保护由专业领域推向社会层面而引起强烈关注。这样的一个人,显而易见的,是党内不多现的人材。就算是给他定性,革新应当有他一份,保守也是情理之中。但这并不是一对矛盾,也更不是潘岳先生自身的问题,而实实在在是中国现实所决定的——除了阴谋家,野心家,任何一个理性主义者面对中国这样一个人口众多、问题复杂的国度,所做的选择必然是渐进和改良的。一蹴而就的企图不过是小知识分子想尽快摆脱困境的幻想而已。当然,所有这一切并不能成为不进步或有意放缓进步步伐的借口。

    按图索骥,按夫差先生的提醒,本人也去找来潘岳的《环境保护与公众参与》(载中国经济时报8/6/2004)的文章读了一遍。说实话,即让人叫不了好,也说不出不好。也许是屡受打压吧,潘岳聪明了许多,文章是越来越官样,但骨头还是那根骨头。只不过原来全是嶙骨峥峋,现在却多穿了层铠甲,这也许是官场生态的使然,总得让人活呀。指望潘岳仍然像许褚裸衣斗马超那样赤膊上阵显然是不现实的,政治家最重要的品格是成熟。更何况他所在的环保领域是公众越来越关注的地方,随着过去几十年问题的累积,环境突发事件开始接连发生,有专家预言,中国已进入了环境事件频发阶段,开始为过去的几十年付出巨大代价的时候了。在这样一个敏感领域,即要发挥公众影响和公众作用,又要消解环境事件带来的负面影响,可以说不小心谨慎也不行了。这可能也是潘岳出现所谓变化的责任环境。

    抛开铠甲单看骨头,倒是有些让人耳目一新。比如:“公众参与强调得是群众的权利与政府对此权利的保护,……这种向权利本位的转移,正是革命党转向执政党后的一种观念转变,也是执政党合法性重要的政治基础。”比如:“公众的知情权关键在于要实行信息法治,我们应开始研究保障环境信息透明化的相关法规。”又比如:“为公众参与影响环境的重大项目决策而制定明晰的程序与权利,是我们的义务。”“应当逐步扩大环境诉讼的主体范围……扩大到更广阔的公众主体。”了解中国政治的人,都可以看出这些建议是大胆而有新意的。

    潘岳的这番讲话,显然引起了注意,新华社更以是“潘岳:政府要制定政策保障公众参与环保合法权利”为题进行了报道。显然大陆内部的新闻媒体更会从官样文章中读懂新意。

    但潘岳的新意,委实尚没有到达振聋发聩的地步,指望他或像他这样的人站到另一个立场上去,显然也是与虎谋皮。正如夫差先生所说的,“根红苗正”决定了他的立场所在,而身为中共高层的贵胄,又的确不会为五斗米的事情轻易折腰,所以潘岳在中共那些大小官僚中,即有不为眼前丁头小利而谋的超脱,又缺少体制外对现实强烈的不忿,所以他显得即不纳言慎行,又不会慷慨激昂。相对于一个庞大的体制而言,这样的人还真不能太多,否则内部尽是主意和牢骚,但也不能没有,否则就没有了创新的基础。

    于是,从中共内部看过去,这个人锋芒太露;而从外部看过来,这个人又是个不温不火的温吞水,喝着不解渴,吐之又可惜。总之是,有人希望他有所收敛,也有人希望他更多激进。

    但无论怎样不接受,潘所代表的这种看起来烫手摸起来微温的中间主义,在大陆是占据主流的。这种力量决定了中国只能是渐进式的前进而不是跨跃式的改变。不管那些学者们怎么苦心地为东欧的激进进行辩护,描述它们未来的美景,但面对东欧的妓女也跑到中国来的现实,中国的中产阶级就很难相信你的说法了。——记得六四后,中国的民主人士们一度有一种主流认同,认为民主运动的不成功,主要是中国社会缺乏一个中间阶层。现在这个中间阶层显然已经形成,但他们更会站在哪一边,在美国都要跟中国做生意的今天,这也似乎是不言自明的事情。这也许可以称为发现者的悲哀吧。

    一部分人由悲哀走向恼怒。夫差先生就是其中之一。但哀嚎除了显示自己的极端外,是不解决任何问题的。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夫差:別了,潘岳
  • 滇客:民主人士的毛泽东思维——再驳艾利斯批潘岳
  • 王舟:潘岳的“环保指标”如何“考核官员”?
  • 肖基:潘岳还是退而结网的好
  • 艾利斯:環保不能成為民主的阻力--再批潘岳
  • 艾楚:别拿潘岳太当回事
  • 望舟:潘岳的“绿色GDP”能成为推动民主的契机么?
  • 滇言:答某些民主人士的利令智昏——有感於對潘岳建議的批判
  • 余水:潘岳--一个现代狼来了的版本
  • 余水:潘岳——一个现代狼来了的版本
  • 艾劉斯:潘岳不要用錯了自己的影響力
  • 權言:潘岳文章抬昇『科學發展觀』,但綠色發展仍遙不可及
  • 肖知:潘岳的『綠色GDP』有用麼?
  • 肖知:潘岳的『綠色GDP』有用麼?
  • 房德林:中国需要再筑长城——有感于潘岳、成龙的“3·27绿色中国筑长城”活动
  • 房德林:中国需要再筑长城——有感于潘岳、成龙的“3·27绿色中国筑长城”活动
  • 滇客:多一些這樣的『走狗』纔好--與艾劉斯《潘岳帶領學生築長城的真意》商榷
  • 陈方:更加恶化的环境与无奈码长城的潘岳
  • 陳方:更加惡化的環境與無奈碼長城的潘岳
  • 潘岳:政府要制定政策保障公众参与环保合法权利
  • 艾劉斯:潘岳帶領學生築長城的真意
  • 潘岳:环境文化与民族复兴
  • 陈邈:潘岳论环境显现大陆经济模式深层危机
  • 环保总局潘岳加大查处环境违法案力度
  • 求实:潘岳终于露面了
  • 东方曼:潘岳遭遇“非典型政治暗礁”
  • 传中国大陆体改办副主任潘岳遭软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