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钟文:这只“狗儿”有点悲——也说潘岳
(博讯2004年6月11日)
    有文章骂潘岳为“走狗”,其因不过是这位政改标签近来总说些为专制谋的话。

     如果单就立场而论,这样骂之,也无不可,虽有人身攻击之嫌,但谁让他弹精竭虑这般为那个政体服务呢,恨那个政体的人又那么多。只是他的悲哀倒不在于死心踏地的做“走狗”,而在于,这个政体似乎不需要这样的“走狗”。 (博讯 boxun.com)

    政治里的狗有多种,有恶狗,有摆尾狗,有看门狗,等等。潘这类的,如果放在五十年代,必受到欢迎,原因在于,那是个百废待兴的年代,执政者刚掌握政权,正欢迎各方提出各种建议,以期把国家各项建设尽快搞上去。潘这样的年轻理论家,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正好用上。

    当然,等待他的,也许是右派的帽子和无产阶级的棒子。

    在改革开放初期,这样的人也是大有用武之地,那时中共追求解放思想,不管黑白猫,只要逮到耗子就是能耐。中国社会也正需要新思想来为意识形态的滞后救驾。

    但如今是个什么时代?这个时代的执政者还需要潘这样敢说敢言的理论者吗。笔者认为,虽然现今中国思想学术界呈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活跃局面,但这种活跃只限于民间并且受到当局的严厉控制。而官方的严格控制,也说明官方对于思想探索理论研究一类,是处在一种极其小心谨慎的态度之下。

    这与中共作为执政党越来越庞大,中国社会问题越来越严重,权力斗争越来越剧烈有着莫大的关系。

    执政体系的庞大,势必衍生出官僚利益集团,这些集团的政治和经济取向,基本决定了中国的政策走向。这个时候,执政者已基本上不可能再以原有的理念来确定社会发展方向和规定自己的行为。而是以利益最大化来规定社会生活,同时也被利益最大化所规定。由于一党独大,这个利益最大化就由党内斗争来决定。这也是谁上了台,中国改革开放的局面不会改的根本原因,因为市场经济本身就是实现利益最大化的器物。

    在这种情况下,理念追求成为表面的东西,并不真正对社会生活和一切内外政策起到决定性作用。起决定作用的是利益。执政者只想找到现实的,短期内一试就灵的各种方法,来化解和处理集团内部和社会各阶层的矛盾。而对长期的,哪怕是对自己有利,都不管不问。不是当权者不想,而是在现实看来没必要,也没时间——没时间的根本原因在于,社会问题层出不穷,公众社会心理可能不会给执政者提供一个可证明自己某项政策有效的太长的时间或空间。公众的心理预期是很短的,如果一个政策要10后见效,可能在第三年就要面临修正,以便与公众短期的预期相符合,从而可能会延缓政策实现的效用。在种情况下,执政者一般都会放弃那些需要长时间才能见效的政策取向,即使是这种政策确为所需,也要把它拆零分解,逐步实施,以等待公众舆论的支持。

    就拿近来中共加强宏观调控一例来说,显然是执政者认识到了问题所在,提出了科学发展观。但这一宏观调控首先就面临了地方利益的挑战。江苏那个钢铁项目就说明了这个问题。当局虽然想通过杀一儆百的办法来警告其他地方和行业存在的与中央政策相违背的现象。但我们都知道其效果在短期内不会太好。一个好的政策,在它的初期面临的挑战往往会断送它的实践。江苏那个违规的钢铁项目下马了,但同一地区一个更大规模的钢铁企业却又起来了,那是老外投资的。这显然与抑制经济过热的现行政策相违背。

    而潘岳的所做,皆为宏大述事,总想在理论的层面上来为执政者的现实和未来提供新思路。在一定意义上,可能不是执政者没有意识到他所说的问题,而实在是没时间顾及这些问题。而且,潘岳所说的绿色理念与高层的科学发展观也相一致,但注意点却不相同,潘岳在于总体理论框架上的探索,而政策执行层面可能更关注的是如何在现实中实施。更何况,在一定意义上,对于未来的强调,会加强现实中某些利益集团的被剥夺感。比如,你强调保护水资源,电力系统就会认为你向他们开刀;你说保护湿地,矿产行业就会认为他们的空间将被减少;你说保护大气,石化工业就会认为你在缩小人家的利益空间。等等。潘作为理论家和环保局高官可以说,但高层可能就未必欢迎他的所说——这边正闹的不可开交,你这不是添堵嘛——这也是潘岳为什么偏居一个边缘部门的原因之一。他像极了那个皇帝新衣里的孩子。

    所以,我们看到,高层科学发展观说则说矣,潘岳的环保理念讲则讲矣,六部委治污查则查矣,但局面还是那个局面。这种局面肯定会改,但绝对不是一两年,也不是这一任,可能要几十年,好几任。

    在这个意义上,潘和他所竭尽全力为之服务的那个党,处在同样的悲凉处境中——公众的社会心理,决定了他们不可能让你用几十年来实现一个本该属于他们的社会。他们希望明天就到达,即使你把几十年后将要实现的好处说得比他们希望明天就到达的那个目标要好上百倍,他们也希望明天先到达他们所希望的那个状态再说。

    所以潘岳和他为之努力的那个党的最大悲哀可能就是:看到了问题,却来不及解决。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易水:激进主义的哀嚎——评《别了,潘岳》
  • 夫差:別了,潘岳
  • 滇客:民主人士的毛泽东思维——再驳艾利斯批潘岳
  • 王舟:潘岳的“环保指标”如何“考核官员”?
  • 肖基:潘岳还是退而结网的好
  • 艾利斯:環保不能成為民主的阻力--再批潘岳
  • 艾楚:别拿潘岳太当回事
  • 望舟:潘岳的“绿色GDP”能成为推动民主的契机么?
  • 滇言:答某些民主人士的利令智昏——有感於對潘岳建議的批判
  • 余水:潘岳--一个现代狼来了的版本
  • 余水:潘岳——一个现代狼来了的版本
  • 艾劉斯:潘岳不要用錯了自己的影響力
  • 權言:潘岳文章抬昇『科學發展觀』,但綠色發展仍遙不可及
  • 肖知:潘岳的『綠色GDP』有用麼?
  • 肖知:潘岳的『綠色GDP』有用麼?
  • 房德林:中国需要再筑长城——有感于潘岳、成龙的“3·27绿色中国筑长城”活动
  • 房德林:中国需要再筑长城——有感于潘岳、成龙的“3·27绿色中国筑长城”活动
  • 滇客:多一些這樣的『走狗』纔好--與艾劉斯《潘岳帶領學生築長城的真意》商榷
  • 陈方:更加恶化的环境与无奈码长城的潘岳
  • 潘岳:政府要制定政策保障公众参与环保合法权利
  • 艾劉斯:潘岳帶領學生築長城的真意
  • 潘岳:环境文化与民族复兴
  • 陈邈:潘岳论环境显现大陆经济模式深层危机
  • 环保总局潘岳加大查处环境违法案力度
  • 求实:潘岳终于露面了
  • 东方曼:潘岳遭遇“非典型政治暗礁”
  • 传中国大陆体改办副主任潘岳遭软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