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言信:对目前中国国家安全问题的几点看法
(博讯2004年6月29日)
    言信更多文章请看言信专栏

     文章之始,笔头一提到“国家安全”,总让人不由自主地联想到曾经被世人视为威力无边,手段登天的苏联国家安全部,也使人联想到法力神通都曾不可一世,横行一时的台湾国安局,特别是,现在强大的不可一世的北朝鲜国家安全局,也包括,曾经比北朝鲜更加强大的,但是现在已经垮掉的东德国家安全局,每当一个国家的集权政权进行了根本性的政治更迭,走上民主道路之后,那个国家的安全机构也会相应进行脱胎换骨的改造,在思想上进行反思,我们总是能够从中受到一些新的启示。 (博讯 boxun.com)

     事情的产生由此而来。很早以前,我的一位朋友,做社会科学研究工作的,无意之中通过一篇文章的启发,寻找到了互联网上的一个网站,点击登录上之后仔细浏览,才知道这是一个设在美国的综合性网站《美华网络》,在网页里面的“文摘”栏目里,他惊喜地发现了大量丰富的国内外历史史料,文史资料。问题在于,其中大约有三分之二的东西都在国内的报刊上不同程度地发表过,都是许多研究者已经熟知的内容了,只有另外那三分之一的东西,对共产党政权,对毛泽东表现了极大的“不恭”。另外一些文章,对一些我们早已熟知的历史事件表示了怀疑,忧虑,破除传统观念,大胆地进行了分析探索。还有一些理论上的文章,不受以往意识形态领域的局限,真正做到了解放思想,颇有深度,见解不凡,看了使人茅塞顿开。这个网站他前后登录过几次,仅三天而已,然后就被彻底封住,再也打不开了。

     使他大惑不解的是,现在这个世界上,好像究竟谁怕谁的问题看来远没有解决,而且,就连一个政权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来自哪里,来自哪个方向也还是模糊不清。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在苏联东欧一系列共产党政权垮台后十几年的今天,如果仍然没有搞清楚对共产党政权国家的主要威胁来自哪里,那可就实在太可笑了,因为在这里犯下了一个最低级的错误:认为威胁依然来自西方民主国家的意识形态。

     怪哉!问题就出在这里,一个号称掌握了人类真理,掌握了世界上最先进世界观的共产党政权,怎么会害怕世界上资本主义国家那些“最腐朽没落思想的意识形态”呢?还要像防范洪水猛兽一样在防范对方的意识形态,这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且也在道理上解释不通。这就好比在擂台上,往日一向自称拳法最高明的一位拳击手一边在极力回避着对手,躲躲闪闪,不敢正面交锋,一边又偷偷摸摸地力图束缚住对方的手臂,不让对方还击,使众多看台上的旁观者大跌眼镜。又好比,在坐满观众的法庭上,自称是非常有理的一方极力想阻止对方的发言,甚至要堵住对方的嘴巴,使在场的法官和观众只能够听到他的一面之词。这两种做法的最终结果,都只能适得其反,除了证明自己的虚伪,虚弱,还能够向我们证明出什么呢?

     苏联及东欧的一系列共产党政权垮台之后,大量眼前的事实充分说明,造成苏联及东欧共产党政权垮台的根本原因,主要不在于西方民主国家的那些意识形态宣传,也不在于一小部分持不同政见者们的摇旗呐喊,而在于这个政权被那些想不到的“自己人”在内部捅上了致命的一刀。也就是说,“祸起萧墙”是不假,但是在萧墙之内而不是之外。在苏联及东欧共产党政权垮台之后的数年之间,苏联及东欧的普通民众惊异地发现,共产党政权垮台后的最大受益者不是那些往日的“持不同政见者”,现在他们虽然都已经合法化了,但是仍然两手空空,一无所有,国家政权与社会财富,自然资源都与他们无缘,统统掌握在昔日的那些个共产党的高官们手里。所不同的是,现在已经由昔日的国家所有制变成了今天的个人所有制,只有这些高官阶层们更加富了。变富的原因,就在于共产党政权的解体,可以使他们一伙肆无忌惮地公开掠夺昔日属于国家和老百姓的全部财富。

     值得一提的是,往日奉命专门对付国内持不同政见着,堵塞国外意识形态通道的国家安全部门,现在仍然也起着往日看家护院的职责,保护的对象一点也没有改变,仍然是昔日那些共产党内的达官贵人,实际内容没有变,只是在形式上发生了点变化,现在的称呼上与昔日有些不同;而防范和昔日要对付的对象却发生了本质的变化,昔日曾经不遗余力打击封锁的国外意识形态和国内的持不同政见着现在都有了合法的身份,无需再给与打击封锁了,实可谓彼一时此一时也。

     一个人被平白无故地谋杀了,人们(包括警方)首先注意的是此人被谋杀后的直接受益者或最大受益者是谁,由此谋杀的动机来推断出谋杀者是谁。同样的道理,一个政权被平白无故地扼杀了,不管它是什么性质的政权,人们都可以从这个政权解体后最大的受益者那里,了解到躲在暗中扼杀这个政权的幕后策划者到底是谁?动机又是什么?至于那些一直站在明处的持不同政见者们,还有那些更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国外意识形态,怎么会对你这个政权的存在构成致命的威胁呢?不是那些置身于暗处的阴谋噬权者们在别有用心的转移防范的矛头,又能是什么呢?

     老子曰: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力,自胜者强。

     在公有制的中国实行经济转轨的现阶段,对国家危害最大的恐怕还要数包括经济犯罪在内的职务犯罪,以权谋私,贪赃枉法,滥用职权等等,中国社会目前占一半以上的民众不稳定因素都来自这个方面,一些明显处理不公的民事经济案件也在这个领域。而分管,制止,追究职务犯罪的主要工作,是由中纪委领导下的各级纪检部门和监察部门来承担的,此外,国家的检察机关(反贪局)和法院也起了相当的重要作用,至于工作的成果是否有效?是否达到了职务犯罪越来越少的预期目的?你只要看看现在来北京上访的人数是多了还是少了就明白了。

     造成我国目前社会不稳定因素近另一半的,还有以黄赌毒为主的各种刑事犯罪,特别是抢劫杀人这些社会影响重大的刑事犯罪,我国目前的公安,检查,法院系统,很大程度上几乎在用主要的精力做这方面的工作,至于工作的成效好坏,你看看身边的社会治安状况就清楚了。河南登峰的任长霞如此深受当地民众的一致爱戴,努力扭转当地恶化到极点的社会治安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当然,社会治安归根到底还是一项综合治理的问题,全国各地的富裕程度,就业状况,精神文明程度,当地党风和社会风气的具体情况不一样,贪官污吏腐败的程度也不一样,所以各地的治安状况也是由这些综合因素所左右,有好有坏,参差不齐。

     最后,才是有意或不慎触及政治领域里的敏感问题而造成社会动荡的潜在威胁。根据中国国内报刊所能披露出来的一切文字材料看,在目前的社会里,这些年来因政治问题为导火线,而造成国内社会的不稳定因素,还不及中国股市大盘突然暴跌而造成的损害和恶劣影响的百分之一,事实就是如此。

     在目前的中国国内,能够对中国的社会造成影响,有胆量有力量敢与执政的共产党公开叫板唱对台戏,有资格有条件能够称得上是在野的政治反对派的社会势力,前后只出现过两种人。

     一种主要存在于知识分子中间,一些有条件亲身接触到西方民主社会,并受其西方民主思想影响的中青年知识分子,力图以西方民主社会的蓝图和构架改造我国的社会政治生活,这一部分政治派别主要是受外来的思想影响而产生的,所以可以称作是“外来民主派”,基本上集中在文化知识界。1989年,震惊世界的“六四”运动,世界人称之为“民主运动”,就是由这些人发起的,1989年以后,这部分人大都侨居海外,普遍被称为“民运分子”,有许多人为了生存,接受美国和台湾的金钱捐助,从来也没有放弃在国内扩大影响的政治活动。

     另一些人,主要是在中国的改革开放中经济利益和政治利益受到不同程度侵害的人,大部分都集中在中国国内的劳动人民中间(城市的和农村的),他们中有许多人属于目前国内的弱势群体,社会地位低下,手中无权无势,只能以肤浅的文化认识水平和朴素的思想感情去追崇法轮功带有平民色彩的众多活动,以发泄自己的不满情绪,这就使法轮功所组织的各项活动带有明显的政治动机和政治特征,在这个过程中,先后裹杂进了不少社会各行业各阶层的各种人们,尤其是干部和知识分子,这一部分人,由于其鲜明的社会特点,可以称得上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土生土长派”。

     值得一提的是,2000年以后,法轮功自身和它所组织的各项活动在中国国内受到坚决镇压和严格查禁后,法轮功将它的大本营转移到了国外来开展活动,由于法轮功充当了2000年前后的国内共产党政府主要反对派的政治角色,所以很容易地吸收了许多留学海外的“香蕉弟子”和白皮肤的“大法弟子”,但在本质上法轮功始终不敢“背祖忘典”,牢牢掌握“万变不离其宗”的基本原则,根基仍然扎在中国本土,一直带有强烈浓厚的中国民族色彩,所以始终算是中国的本乡本土派。

     在人数和活动规模上能够构成“派”的,目前大体上只有上述这两种人。此外,形不成规模,够不上帮派的游兵散勇还有一些,只能是单兵作战小打小闹,什么时候也成不了气候。

    至于,怎么评价上述这些人以往的和现在正在开展的政治活动呢?我记得,中国有一句老话,叫做“秀才造反,三年不成”。说明知识分子好发牢骚,但是几乎都停留在口头上,很少付诸实践活动,时间一长,慢慢热气就凉下来了,无须小题大做,为此多虑。反之,也避免弄巧成拙,过多刺激那些见过世面,思想活跃,具有不同心态的知识分子,以免进一步扩大激化社会矛盾,触及人们心中的逆反心理,凭空增加社会上的政治反对势力。

     当然,此乃我等的一相情愿,一孔之见,不足为凭,不必当真,全在随便一说而已。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言信:中国社会的官场恶势力现象
  • 言信:解读今年的国家审计报告
  • 言信:谈谈中国人的宗教情结
  • 言信:我们领导的接班人
  • 言信:“右派分子”姚成滨—— 我的一位老朋友的故事
  • 言信:6月8日,一个值得牢记的日子
  • 言信:谈定力
  • 言信:从“孔繁森嫖妓”谈起(新闻点评)
  • 言信:为官者要学会承担责任(新闻点评)
  • 言信:两位俄罗斯人的故事
  • 言信:造成“六四”血案和平反困难的根本原因是中国的一党制现状
  • 言信:自由从来就是昂贵的
  • 言信:记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两起大屠杀
  • 言信:记学长岳家骏先生
  • 言信:企盼言论自由的日子
  • 言信:关于十五年前的几件往事
  • 言信:一段如此熟悉的叙述——小人物于福生的故事
  • 言信:从廉洁的人被下岗谈起
  • 言信:调侃中国——告诉你怎样认识一个真正的中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