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言信:谈谈中国的新闻检查制度
请看博讯热点:新闻自由

(博讯2004年6月29日)
    言信更多文章请看言信专栏

     中国目前实行的是严格的新闻检查制度,对每一条新闻内容所涉及的范围及其界定,对每一次新闻调查、采访、以至最终发表的权限,都有一整套完备的报批、审核制度,都由一大批分工明确的干部来把关,差一环都不行。 (博讯 boxun.com)

     中国的新闻出版署报刊局,每年都有一道例行的“公事”,就是对现行的新闻报刊实行一年一度的审核年检制度。中宣部制定全国统一的宣传政策,具体的事务性工作就由新闻出版署来执行,党政分工,泾渭分明。

     小到一条新闻的发表,大到一本书的出版都是如此。

     虽然你并不是党报党刊,虽然你并没有加入伟大执政党的崇高荣幸,你只是一名普通的记者、编辑,但是你仍然要以“党”的利益为重,以“党”所制定的方针路线为指南,以“党”的需要为最高政策,否则,你只有关闭报刊杂志这一条道路。

     如果你出身贫寒,当你在城市里下岗的街坊邻居,农村里贫困的“发小”伙伴,拿着他们辛苦收集而来的材料找到你的时候,你看到只要是揭发各级贪官污吏的恶行,你都只能叹息同情却只字也无法刊登,因为这些官吏都无一例外的属于党的各级干部,你揭露这些官吏,特别是领导干部,就是给共产党抹黑,给改革开放以来的大好形势抹黑,是破坏了国内的“稳定”和“安定团结”,这个罪名,你担得起吗?

     根据我国现行严格的新闻审查制度,其实片刻也容不得你“放肆”,更容不得你胆大妄为。那些诉苦抱怨、鸣冤叫屈的消息是绝不能见报的,无论你是被无辜关押屈杀的良民,被推到社会上去自谋生路的老工人、老职员,被强行了剥夺了最后一块土地和最后一线生路的农民,被无理赶出家门、拆掉家园的城市市民,都是一视同仁,打掉牙齿肚里咽,死了孩子还不许你哭出声来,让你有冤无处申,有苦无处诉,活该你倒霉。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社会制度?它的公平、公正到底体现在哪里?

     180多年前,一位25岁的法国青年托克维尔(Tocqueville)访问了美国,美国的民主自由制度对托克维尔的影响很大,他在以后的一生中写下了《论美国的民主》以及其它著名的思想著作。这又是一本在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历史学、新文学、、、、等等许多学科都反复推荐的主要著作。

     在书中,托克维尔写道:“在我们这个时代,公民只有一个手段可以保护自己不受迫害,这就是向全国呼吁。如果国人充耳不闻,则向全人类呼吁。他们用来呼吁的唯一手段就是报刊。”

     当然,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还有互联网。

     尽管层层防范,严格把关,一不留神,经常性的失误还是有的。

     2004年年初,中国的图书出版界出版发行了两本在社会上影响轰动的书籍,一本是章诒和的《往事并不如烟》,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另一本是《中国农民问题调查》,

     这两本书的出版,无意中触及了“上峰”敏感的要害和痛处,在中国社会上引起了不小的反响。

     很长一段时间,我在互联网上看到了一个趋势,一个摆在我们面前的十分明显的趋势,大批在国内饱受冤屈,且又长时间得不到纠正安抚的平民百姓,把自己的冤情公开贴到了国际网站,甚至是同中国政府在政治上完全对立的民主网站上,寻求国际社会道义上和舆论上的支持。

     这同时又是一个十分危险的趋势,这清楚表明,中国社会的大批因遭受不公正对待而饱含冤屈的平民百姓,逐渐丧失了对各级“人民”政府的信任,转向国际社会上的各种政治力量寻求帮助,这部分社会人口,他们的家庭亲属,社会关系走向了现政府的对立立场上,成为中国社会的政治不稳定因素的推动力量。

     这种危险局面的产生和形成就像林教头被逼上梁山,也是一步步被逼迫形成的。

     第一步,无论哪一种冤案的产生和形成都必然要先在当地的政府,在原来的部门和单位寻求合理解决的办法,从来没有一开始就舍弃当地政府而去“一步登天”的上访者。

     第二步,因为当地政府,因为原部门或原单位腐败,昏庸,推诿,扯皮,官官相护,权权交易而得不到解决问题的平民百姓,相当一部分人选择了法律途径,希望凭借中国司法力量的公正来解决问题,实际上,在中国社会普遍腐败的状况下,中国的司法界又能够干净得了多少呢?在你白白耗费了大量的金钱、精力、时间之后,发现你还站在原来的起点上,有时你的地位甚至还更低了,因为司法界此时也站在了你的对立面,站在了手中握有明显权势的一边。还有许多头脑十分清醒的人,一开始就干脆不去走这个错误的一步,他们清楚地看到了中国的司法解绝不是世外桃源,也决不会脱离开腐败的中国社会的现实而凌空生存,当然,干净清白的司法官员还是有的,但是他们作为个体的力量又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呢?“衙门口,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这才是普遍而又经常存在的现实状况。还有,即使法院给你立案了,你也花得起钱,但我国实行的“谁起诉谁举证”的现实规则,你一个单独的弱势力量,有什么办法去调查举证,谁又会理睬你呢?没有充足证据的官司是永远赢不了的。

     第三步,你在万般无奈之下,抱着最后的一线希望到北京,到中央来上访,打算凭借中央政府的清正廉洁,明察秋毫来为民做主,主持公道,纠正冤假错案。可是,你不知道,冷漠和麻木是当今中国社会,直至中央机关通有的病症,许多表面上冠冕堂皇的国家机关竟然像僵尸一样没有丝毫的知觉,任凭你的冤情在死人、在流血,在耗费吞噬着活人的灵魂,也任凭你的热情可以感动上天上帝,可以天降六月雪,地旱三年干,但却无法打动这些手握解决你问题重权的活僵尸们,权力的腐败,社会的腐败,导致最后人格人性的异变,而那些还在坚强维持自己人格人性底线的干部们,他们能发挥的正确作用毕竟是十分有限的,你摊上的几率能有多少?

     第四步,几乎走投无路的人们寄一线希望于新闻媒体,实指望通过走公开化的道路方式,借助舆论的力量,推动你问题的最后解决, 可惜,天算不如人算,中国新闻界的腐败,中国记者们那样容易就被收买的“有偿新闻”,中国各地严格的新闻检查制度,特别是中国目前普遍盛行报喜不报忧,倾心营造一片太平盛世的大好局面,都会使你的冤案很难见到天日,更不用说彻底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了,如同当年鲁迅先生所言:“你让他怎么去奋斗,他又没有机关报。”

     第五步,人们掉到水里,大都会不由自主地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东西,这就是有那样多的受到冤屈的人们如此青睐《南方周末》这类报纸的真正原因。实际上也正是如此,有许多并不复杂一拖多年的冤案,一经《南方周末》曝光,立即案情大白,平反昭雪,可是全国有那样多的冤案,就是有一百个,上千个《南方周末》也难以解决,更何况,就是《南方周末》自己有时也不得不蒙受不白之冤,那里还顾得上你这小小的冤情呢?

     第六步,他们中有人在情急无奈之下,看到了境外媒体《凤凰卫视》在境内有较大的影响,于是病急乱投医,居然想到要投书境外媒体,寻求帮助,这已经是落水之人能够抓住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终究,《凤凰》不是包青天,境外媒体影响有限,而且手中没有任何的行政权力,落水人手里抓着这根稻草沉入了水底。

     第七步,有文化,懂电脑,能够频频上网,清晰地了解掌握国内外客观形势,只有这部分人能够突破国内外的距离,把自己的冤情公之于众,让世上国人有目者共睹,让手无寸权的公众来评一评理,来看看今天的世道有多么黑暗。

     说到解决这一切矛盾最后的一步,其实就是上访了。我常以为,上访这个东西带有浓厚强烈的中国特色,是不是在世界上只有中国才具有,可以称为中国独家专利的东西。

     上访作为一种社会现象,作为一种社会群体生活信息的主动反馈,我认为是好事,体现着社会积极性的一面,有助于上级越级了解下面的详细情况,以避免受到下级夸大其词的假情况汇报的蒙蔽,说一句让人心里不太高兴的话,这种指鹿为马,诬良为娼,隐瞒真相,粉饰太平,时而欺上瞒下,时而欺下瞒上的假情况汇报,现在在官场可是已成风气,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对中央政府来说,上访情况的出现是一件值得庆幸的好事,它说明国民百姓对你中央政府的信任,把你中央政府看作是包晴天的化身,对你出面纠正地方或下级造成的错误,平反冤假错案寄予了无限的希望,说明你厚望于民,言路尚且畅通,应该庆贺才对。当然,来找中央政府上访的人数过多过勤终究不是一件好事,它说明一定是你的某项政策或某个环节出了问题,以至于地方或下级行政机关如此损害民众利益,忽略民意,造成地方或下级冤案横生,民怨冲天,甚至对地方或下级行政机关彻底丧失了信任,不得不来找你申诉冤情,这就给你敲响了一个警钟,当实现地方和下级的公正、公平这种最基本的问题都不得不来寻求你出面主持公道,这个社会的腐败程度就可想而知了。

     中国目前就是这样一种社会状况:某些手中多少握有一点权势的领导干部,出于私利,个人制造或联手制造一起冤案非常的容易,相反,这种人为炮制的冤案一经形成,出以公心,无论是高层领导人或众多的干部努力、众多的部门联手,都很难纠正这种冤案所造成的实际错误。一个人,如果很难改正自己身上已有的错误,后果是十分严重的。一个国家,如果很难纠正由众多的地方和下级所造成的冤案,较轻的后果将是破坏性的,严重的后果则是毁灭性的。当然,这属于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层要通盘考虑的问题,那些地方或下级的领导人只看到自己的眼前的利益,他们在贪赃枉法,联手从国民百姓的身上搜刮钱财的时候是不会考虑这许多的。

     永远不要小看了民众的力量,别把他们看作是手无寸权,如蝼蚁一般,“千年的铁树要开花,仇恨的种子要发芽”,你说这个力量难道不重要?不可怕?积少成多,集腋成裘,绳锯木断,水滴石穿,量变积累到一定程度就要发生质变,到那时你再看,你再想起今天的景象,还能推托说丑话没有讲在前头。

     “哀莫大于心死。”

     “哀莫大于心不死。”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言信:对目前中国国家安全问题的几点看法
  • 言信:中国社会的官场恶势力现象
  • 言信:解读今年的国家审计报告
  • 言信:谈谈中国人的宗教情结
  • 言信:我们领导的接班人
  • 言信:“右派分子”姚成滨—— 我的一位老朋友的故事
  • 言信:6月8日,一个值得牢记的日子
  • 言信:谈定力
  • 言信:从“孔繁森嫖妓”谈起(新闻点评)
  • 言信:为官者要学会承担责任(新闻点评)
  • 言信:两位俄罗斯人的故事
  • 言信:造成“六四”血案和平反困难的根本原因是中国的一党制现状
  • 言信:自由从来就是昂贵的
  • 言信:记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两起大屠杀
  • 言信:记学长岳家骏先生
  • 言信:企盼言论自由的日子
  • 言信:关于十五年前的几件往事
  • 言信:一段如此熟悉的叙述——小人物于福生的故事
  • 言信:从廉洁的人被下岗谈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