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言信:关于妓女的话题
(博讯2004年7月06日)
    言信更多文章请看言信专栏

     这是一个心情沉重,很令人难堪,但是又回避不了的话题,话题的起因出于我们的一位老朋友,居住在西海岸的悟絮女士。 (博讯 boxun.com)

    GP女士是一位才华横溢的学者,现在研究人体健康学,很多年以前,GP女士在斯坦福(Stanforod University)从事社会心理学的研究,在这之前,她曾经在国内山西的绛县,作为一个下乡插队落户的知识青年,在一个偏远贫困的小山村里整整呆了8年。在她感到最绝望的那些年代,是那个小山村里淳朴善良的农民,帮助她度过一个又一个难熬的岁月。

    来到美国之后,GP女士一直没有忘记那个遥远偏僻的小山村,始终在用长途电话同那个民风淳朴的小山村,同她8年的老房东保持着联系。在通话了很长时间之后,她过去的老房东终于告诉她,村子里虽然面貌未变,但人已经大变样了,因为贫穷,留在村子里越来越难以为生,村子里的男孩子们都走了出去,到各大中城市里去打工,而村子里最年轻漂亮的12个女孩子,命运最凄惨,打工无着落,不得不在临汾、太原这些大中城市里卖身做妓女,要知道,这是一个只有百来户人家的小山村,在信息闭塞的山西,妇女们曾经把自己的贞节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GP女士在美国一连许多天睡不好觉,一闭眼,就好像看见那个往日曾经是那样纯洁无瑕的小山村,她清楚记得,现在做妓女的那12个女孩和她们的家庭她都不陌生,那些女孩在小时候,婴幼儿时期她都曾经抱过她们,眼看着她们一天天长大。

    悲凄之中,GP女士夜不能寐,以她感人的文采和激情曾写了一首诗来记录这件事情,诗是用英文写的,文笔非常的优美,因为版权不在我手里,没有经过她本人的同意,我无法发表这首用流血的心写出的哀伤的诗歌。

    今天,不只是GP女士一个人沉痛地看到,因为社会的腐败和贫穷,中国不幸成为世界上第一号妓女大国,眼看着自己可爱的祖国正在演变成为一个头号大妓院,正在向世界上第一号血吸虫大国,第一号乙肝大国,丙肝大国,第一号吸毒大国,第一号艾滋病大国迈进,不知道你的心情有何感想?

    去年秋天,我搬家住到了北京东边一个新建的住宅小区,在我们西面不远,靠近外交公寓的地方,有一片装修十分奢华的住宅小区,每天早晚,经常看见香车美女疾驰而过,朝阳公安分局里一位熟悉多年的老干警告诉我,这是一群身价高级的妓女,收费不菲,专门只为外国人和中国的顶级成功人士服务。介绍完之后,老干警嘴角一撇,鄙视地说:“有什么神气的,再高级也都是一帮妓女。”

    近二十年来,我到过全国各地的许多地方,我眼看着广州、深圳、珠海、广西的北海、南宁、、、、等等许多地方的妓女卖淫的现象一年年兴旺发达,海南的情况还要严重,在那里,人们的思想观念与这里完全不同,那里是“笑贫不笑娼”,不管你用什么方式,只要你能够为自己挣到了大钱,你就会赢得周围人们的尊重和敬意。可是,尽管你买得起高级的住宅和小车,但你的社会地位却始终很低,到处受到周围人们的讥讽和嘲弄,那些在地方上有着大小执法身份的人们,都在动着歪脑筋想来欺负她们,敲诈她们,占她们的便宜。

    出我们小区不远,就是一间间幽静的酒吧、咖啡屋、豪华的舞厅和夜总会,老干警说,这是那些中档妓女们经常聚会接客的场所。再向前走,一排排从不理发的发廊、美容店和洗脚屋接连不断,几家研究院、研究所自办的三产招待所,因为大都设在地下室,收费低廉,招揽了不少的中长期客户住在那里,老干警说,别小看这里风平浪静,那些低级妓女大都白天住在这里,每到晚上华灯初上,她们就站在路边的霓虹灯下招呼客人。但她们一般都有自己专门待客的地方,从不把客人带到自己居住的地方,她们也要保持这里的安静与清洁,妓女们也有自己的“职业道德”。

    老干警最后说,这还不算完,还有一些最低等的,没入流的妓女,是那些进城来找工作的农村妇女,为了生存下去,她们没有经济条件住在城里,只能在郊区农村租房子住,她们的服务对象也只能是那些临时解决性饥渴的进城民工,他们这些治安警察都清楚这些问题,只能睁一眼闭一眼,让她们能够活下去,用自己的身子挣一碗饭吃,社会上也少了许多麻烦。

    我们过去的中学,有一位远近闻名的校花,天生的美人坯子,后来听说到美国留学去了,住在波士顿,再后来,听说她是在美国的东海岸纽约一带作妓女,非常高级的那种应招女郎,在美国住了十几年,靠做妓女挣了一大笔钱,最近又回来了。作为妓女,她的工作年龄已经到达了极限,是应该到“退休”的时候了。对她来说,中国无论多么贫穷,落后,都始终是她的家,是她生命的起点和终点,回到家里度过自己最后的余生,是她为自己选择的最好的归宿。中学每次校庆活动,搞得红红火火,有人见过她,她只是蜻蜓点水的四面转一下,好像在寻找自己青少年时代的学生痕迹,然后又像来的时候一样突然消失了。她与任何同学都不来往,谁也不知道她的近况详情如何。

    没有想到就是这么巧,她买的是这片住宅小区的房子,我们在小区里的人行道上几次偶然相遇,彬彬有礼地打招呼,又适时地告别分手,双方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她介绍说,凡是在国内生活上必需的东西她都应有尽有了,可就是没有自己的亲人,没有自己的家庭和孩子,也许,她打算自己就这样孤零零地住下去,一直到死。我想起了日本电影《望乡》里的“阿崎婆”,所不同的,是她为自己攒够了足以养老的钱,所以不会有晚年挨饿受冻的后顾之忧,我想,这也是她的血汗钱,是她不折不扣的劳动所得,理应受到他人的尊重,有一个幸福的晚年。

    妓女曾经是人类历史上最古老的一种职业,许多人都习惯地把这个职业称为“卖淫”。中国的妇女身受漫长封建礼教的约束,远没有像经历过人文解放的西方国家的妇女那样开化,走上妓女这条痛苦的道路去“卖淫”,一定有他们说不出的苦衷和困难。

    新中国的历史上,曾有过一段很长时间消灭了妓女,这段时间中国国内虽然贫穷,但时党风廉洁、干部作风正派、社会风气良好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八十年代初期,中国刚刚走上改革开放的道路,人们面对外部世界的眼光逐渐被打开了,许多人开始用一种与以往完全不同的思维方式在思考,由于对共产党政权几次重大失误的失望,中国人中间普遍出现信仰危机,权力腐败的先驱带动了社会腐败的苗头,零星的卖淫现象悄然无息地走进了人们的社会生活。

    大批的妓女现象成为一种谋生的手段,一种社会分工、社会职业是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的事情。中国社会各行各业追寻仿效干部的大规模腐败而走向全面的腐败,为妓女现象的公开化、大范围化创造了有利的外部环境和社会条件,现在,再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止妓女们成为社会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了,你可以抓,可以关,可以管,可以送去劳教,却无法彻底的根除妓女们的客观存在,就像偷渡到国外的客观存在,贪官污吏们的客观存在一样,只能越抓越多,层出不穷。

    作为对社会上那些合理收入,特别是更大量的社会不合理收入的再分配,妓女的出现有着不可替代的社会实际作用。在今天的中国这种社会条件下,“靠勤劳致富”早已成为一句骗人的空话,招致了多少平民百姓的唾弃和耻笑。“靠政府脱贫”,有如“天方夜谭”,也成为不着边际的幻想,在现实中破灭了。还不如靠自己的双手和身子更现实一些,男的去打工,女的去卖淫,就是今天中国许多贫困农村的真实写照。

    我不想追问,是谁把她们逼上卖淫这一步的?又是谁,借着政府“反对卖淫”的理由去抓她们,欺负她们,凌辱她们,没收她们的卖身所得,敲诈她们,罚她们的款,借妓女来发财,欺压这些已经处在社会的最低点而无法自我保护的人,不是丧尽天良又是什么。我为这些欺压妓女的人感到羞愧,为我们的祖国拥有这样多的妓女感到羞愧,这是用言语难以表达的心情。

    妓女、偷渡、贪官污吏、以及吸毒、贫困、社会两极分化等等,都是今天中国这个社会肌体上不同的癌瘤,是这个病态腐败社会的衍生物,只要这个病态腐败的社会存在一天,它们就会与日俱增,长久存在,直到同这个病态腐败的社会同归于尽。

    只有到了那个时候,妓女这个人类最古老的职业,也会像以往那些无数夕阳产业一样,随着整个社会环境的净化而消失。

    只有到了那个时候,消除了身上各种癌瘤侵蚀折磨的中华民族,将会以全新的健康肌体出现在世界面前。

    只有到了那个时候,我们的姐妹才不会再以卖身脱贫,以自身的皮肉养家糊口,以眼泪洗面。

    真希望那一天能够早一点到来。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言信:中国社会的信用危机——谈谈今天中国官方的可信度问题
  • 言信:关于共产党政权最终结局的一点思考
  • 言信:中国共产党在当代走向全面腐败的起点问题
  • 言信:回顾无产阶级革命的理论问题
  • 言信:什么是中国的好人与坏人
  • 言信:谈谈中国的新闻检查制度
  • 言信:对目前中国国家安全问题的几点看法
  • 言信:中国社会的官场恶势力现象
  • 言信:解读今年的国家审计报告
  • 言信:谈谈中国人的宗教情结
  • 言信:我们领导的接班人
  • 言信:“右派分子”姚成滨—— 我的一位老朋友的故事
  • 言信:6月8日,一个值得牢记的日子
  • 言信:谈定力
  • 言信:从“孔繁森嫖妓”谈起(新闻点评)
  • 言信:为官者要学会承担责任(新闻点评)
  • 言信:两位俄罗斯人的故事
  • 言信:造成“六四”血案和平反困难的根本原因是中国的一党制现状
  • 言信:自由从来就是昂贵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