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言信:独立思考是人的一种美德
(博讯2004年7月14日)
    言信更多文章请看言信专栏

     在我们这个星球上,人类是唯一能够进行独立思考的生物。换句话说,独立思考是只有我们人类才能够享有的一种高级精神享受。自古以来,人们把能够自由独立思考看作是上天赋予我们的神圣权利,他们珍惜这一神圣的权利,有时为了能够独立思考,不盲从他人,不惜献出自己宝贵的生命。 (博讯 boxun.com)

     在这一点上,恐怕丁子霖教授应该能有更深的体会。

     听说,丁子霖教授在中国人民大学所从事的教学专业是哲学,我没有认识丁教授的荣幸,也从没有听过丁教授讲课的荣幸,但是丁教授的那些同行同事,李怀春,丁长春,李秀林,黄顺基,索爱群、、、、等等这些位老师,我都并不陌生,因为我曾经(至今也仍然是)非常的喜欢哲学这门学科。

     今天,这些曾经给过我教诲的前辈们,有许多人早已经不在人世了。

     哲学,不管各种,特别是国内的各种教科书,词典里是怎么样出于政治化的、抽象的、实用的目的来解释它,描述它,在本质上,哲学始终是一门思辨的学问,是一门教会你怎么样才能够更好地进行独立思考的知识。

     说一句对这些师长们大不敬的话,这些师长们以往所做的许多努力有许多都是失败的教育,因为在他们所培养出来的哲学生们,真正能够达到善于独立思考的人并不占多数,当然,敢于进行独立思考又是一回事,我指的是能够自觉地不去做任何权势、权威的应声虫,不去唯唯诺诺、不加辨别地就去随声附和那些貌似神圣的大小官僚们。

     只要你在在精神上、思想上处在屈从于官僚权势的“马仔”状态、奴才状态、侏儒状态,你就永远没有达到学习哲学的本来目的或本意。

     这也许同中国传统的政治体制和教育体制有很大的关系,任何一个政党和政府,都不希望在自己的大学课堂上培养出一批与自己意见相左的毕业生,成为现实中搅的统治者心神不定的反对派来。

     每当看到在大学校园里师生们群情激愤,动荡不安,涌现出焦国标这样不安分的人物,我想,哪一届政府的最高当局都会格外的提心吊胆,密切关注。这就是为什么不能让学生们的思想像信马由缰那样,任意驰骋的原因吧。

     在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半个多世纪里,中国共产党一直提倡的是“要自觉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的政治口号,所以,几十年来的中国社会也始终是“高度一致”的表现状态,对最高领袖和最高当局从来是“一致拥护”,对与最高领袖和最高当局不同的声音从来是“一致声讨”、“一致谴责”、“一致打倒”。

     长此以往,习惯成自然,人们逐渐丧失了独立思考的习惯和能力,一切唯“上”从命,人云亦云,对于一个有着伟大思想文化历史的民族来说,思想上遭到禁锢是一件最可悲的现实。

     我有一个朋友,在大学学的是管理工程专业,大学毕业后没有安分守己,又改学什么“政治”专业,这从来都是一个最危险的领域,很长时间以来,他梦寐以求的一件大事,就是能写一本反思以往政治理论的思想探索性著作《社会主义批判》。

     在现今这个世界上,以共产党政权为标志的社会主义制度及其理论,特别是在目前中国所实行的社会主义制度及其理论这个领域里,允许不允许进行批判是一个原则性的大问题。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制度发展至今的整个历史进程及其各个历史阶段允许不允许批判,社会主义国家目前摆在我们面前的整体社会现状允许不允许批判,这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理论问题,而且也是一个牵一发而动全局,关系到社会主义制度生死存亡的重大的现实问题,特别对于一个从来就严格控制本国意识形态的共产党国家来说更是如此。

     我这个老朋友从小受“党”的培养,从没有与共产党产生过“二心”,现在艰难的处在逻辑学上的“两难定理”之中,就像一头驴子被放在一块空地上,两边相等的距离摆放着两垛相同大小的稻草堆,他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他在痛苦地思索了多年之后,至今拿不定主意,所以既没有前进,也没有后退,只是在原地不停地踏步,停滞不前。

     他从来没有思想解放到这种地步,什么都敢于怀疑,甚至怀疑到共产党的身上;什么都敢于质问,竟然质问到共产党的头上;什么都敢于否定,最后居然否定共产党本身;他沉思了很久很久,始终犹豫不决,不敢迈出这决定性的一步。我发现,在我们的身边,这样的情景非常普遍,脑子里在几十年中形成的框框很难一下子得到解除。

     其实,从理论上讲,社会主义学说从它诞生那天起就处于无休止的争执与批判之中,也处于无穷无尽的修改,补充,发展,完善之中。在近一个世纪的历史进程中,社会主义学说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付诸实践,曾经在地球上五分之二的土地上,十余个国家中执掌政权,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取得了不少正反两方面、成功和失败的宝贵经验。

     在这期间,社会主义制度也被凭空人为增添了许多新的内容,正是其中一些狗尾续貂的东西,致使名为社会主义的制度犯下了许多致命的,难以弥补的严重错误,为致力于社会主义事业的后人留下了来之不易的惨痛教训。这是用数百万人的鲜血和生命,数千万人的“非正常死亡”换来的宝贵教训,我们理应珍惜它们。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对以往社会主义历史和现实进行积极的批判研究,使我们有一个清醒的头脑面对未来的道路。

     我一直认为,任何一门科学理论的研究,都不应该人为地设置禁区,特别是由于某些意识形态的不同见解而设置严厉的所谓“犯罪”禁区。苏联和东欧等一系列社会主义国家的垮台说明,动用武装到牙齿的专政机器,采取野蛮的惩罚措施,设置界限分明的理论禁区,阻挡人们对是非的分辨和大脑的独立思考,这是一个最愚蠢,也是一个最笨拙的作法。与其不让人家独立思考,堵住人家的嘴巴不让说话,不如让他畅所欲言听听是否有道理。孔夫子儒教一家独霸中国思想文化界近两千年的单调景象,不能再在今天的中国存在下去了。

     什么是社会主义?按照马克思主义理论最初的解释,社会主义就是生产资料的公有制加上社会的民主化管理,我们不妨把它简称为公有制经济加上民主政治。马克思把这一伟大发现称之为解决以往私有制社会,特别是资本主义社会固有矛盾的唯一可行的途径。

     马克思主义产生以来一个多世纪的社会历史实践,无论是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还是依据这一马克思主义理论产生的社会主义社会,都没有完全按照马克思主义这个伟大社会科学所揭示的历史轨迹进行演变,也就是说,并没有实现马克思主义当初所揭示的伟大预言。相反,整个社会现实的演变却沿着马克思主义理论难以解释的方向发展:资本主义社会在它的发展中不断自我调节,自我完善,巩固壮大,表现出旺盛的生命力,向更完美的生产关系和更完善的民主政治体制一步步迈进。

     问题不在于你用什么结论去评价共产党政权和社会主义本身,而在于你怎样看待你头脑中形成的这个框框,孙悟空最初被骗,不自觉地被戴上金箍咒,他千方百计要去掉这个金箍咒,在不能如愿后,他渐渐习以为常了。中国大陆上的许多人都是这种情景。

     所以,思想解放,谈着容易,实行起来却非常的难。人的思想被禁锢的时间长了,一旦突然要去掉这个禁锢,人们反而觉得不习惯了。

     讲一个有关《圣经》的小故事:

     上帝巡游世界,发现在地球上一个面积很大的陆地上,有一个国家还处在专制极权的暴君统治下,他肆意压榨虐杀人民,严格控制思想舆论,在很长的时间里,全国只允许他自己这个唯一的头脑在思考,其他的人只能听命服从,而且要“自觉与统治者保持高度一致”,凡是一经发现有敢于独立思考,大胆提出不同意见的人,轻则关押监禁,批倒批臭,重则死刑枪杀,还要活割喉管,活取器官。

     上帝震怒了,天呀!人世间竟然还有这样残忍的地方?他吩咐天使加百利,立即动身,前去解救那个国家的人民。

     天使加百利行动神速,他驱逐暴君到偏远处一个荒僻的小岛上,惩罚了双手沾满鲜血的恶人,解放了那里受苦受难的民众,然后心满意足的回来,向上帝汇报使命的圆满完成。

     听到完成了使命,上帝放心了。过了一些天,上帝又来到了那个国家,天哪!眼前成了一片充满白痴的国度,因为以前在专制极权的国家里,人们的思想被禁锢的太久,许多人早已丧失了独立思考的习惯和能力,大脑中独立思考的功能退化了,一旦失去了代替人们思考的那个大脑,他们竟然不懂得怎样自己管理自己,更不知道什么叫民主管理了。

     上帝大失所望,于是赶快招来天使加百利,让他再不要匆忙地离开这个国家,一定要教会这里的人民学会怎样独立地思考,也要学会怎样正确地思考。

     请读者注意,这篇故事在《圣经》里是查找不到的,无论是新约、旧约,《马太福音》还是《马可福音》都查找不到,因为这篇故事是我新编的,目的是要说明独立思考的重要意义。

     我今天这篇文章没有别的目的,决不是要揭露攻击共产党的什么阴暗面,而就是为了要说明思想解放,独立思考,对一个人来说是何等的重要,它是一个人自尊自爱的思想基础,也是一个社会走向民主的思想基础,有了思想解放,独立思考,才能够擦亮一个人的眼睛,使这个人可以从此活得清楚,即使去死,也能死的个明白,知道为什么去死。

     我窃以为,马克思创立的共产主义理论,诞生至今不过百年的历史,作为一种极端意识形态的思想学说,它是建立在专制、集权、暴力、愚昧和极度不公平、不公正社会条件下的产物,只要共产主义产生、存在和发展的这个社会客观基础和民众基础仍然存在,共产主义的熊熊火炬就会继续燃烧下去,不会熄灭。

     随着历史的发展,人类的进步,特别是当今世界民主大潮的不断冲击,早期,建立在暴力、专制、集权基础上的,以野蛮、凶残、虚伪、自私为特征的的共产主义学说将被抛弃,一个与新时代特征相适应的民主共产主义学说将会诞生。也许它还会得到大多数民众的拥护继续执政,也许它只得到极少数民众的支持而成为在野党,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它永远不会再回到今天这个样子,以极其腐败、极其昏庸、极不公平、极不公正的一面展现于世。

     相比之下,耶稣基督存在了两千多年,基督以宽容之心仁爱,爱人,以己之躯铺就人类文明之路闻名于世,有谁可曾想到,千年之前,耶稣基督的传播曾是一部极度恐怖的血与火的历史,同今天正在努力追求人类社会尽善尽美的耶稣基督有着天壤之别。

     不以主义来惑众,不以政治来煽情,绝不失信于民,不玩弄民众于指掌之间,民主社会与集权社会的区别就在这里。

     “路漫漫兮修远矣,吾将上下求索。”

     就此住笔,我衷心祝愿我们中华民族的子孙后代,早晚有一天变得如此富足美满,安居乐业,我们的国家变得美丽强大,民主昌盛。只要有我们的共同努力,这一天的到来不会太遥远。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言信:谈谈中国的艾滋病问题
  • 言信:一场不该被遗忘的战争
  • 言信:关于妓女的话题
  • 言信:中国社会的信用危机——谈谈今天中国官方的可信度问题
  • 言信:关于共产党政权最终结局的一点思考
  • 言信:中国共产党在当代走向全面腐败的起点问题
  • 言信:回顾无产阶级革命的理论问题
  • 言信:什么是中国的好人与坏人
  • 言信:谈谈中国的新闻检查制度
  • 言信:对目前中国国家安全问题的几点看法
  • 言信:中国社会的官场恶势力现象
  • 言信:解读今年的国家审计报告
  • 言信:谈谈中国人的宗教情结
  • 言信:我们领导的接班人
  • 言信:“右派分子”姚成滨—— 我的一位老朋友的故事
  • 言信:6月8日,一个值得牢记的日子
  • 言信:谈定力
  • 言信:从“孔繁森嫖妓”谈起(新闻点评)
  • 言信:为官者要学会承担责任(新闻点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