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扬:中国高层政治斗争和经济改革
(博讯2004年8月03日)
    1989年平息六四大骚扰时,遇到一个最重要的法律程序,就是全国人大的表态,这本来是个无法解开的死扣,因为万里和赵紫阳于公于私都比较接近,时任全国人大最高领导的万里,中断外事访问匆匆回到国内,就是准备帮赵紫阳一把。邓小平当然知道这一切,所以交给时任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一个政治任务:把万里“留”在上海,并“做好”他的工作。我被国安“做”这种工作多少次,受到令人发指的残害和凌辱;万里虽然没有享受到我这样的草民“待遇”,但如此“做”万里的工作,是要冒着被杀头的危险!

     江泽民是个有政治抱负的政客,邓小平不给其利益许诺和安全保障,江泽民怎敢干这种事情?!但江泽民也是个深具政治头脑的政客,明白自己已经踏上黄泉路,所以在从上海到北京前,采取措施安排好家人,然后只带曾庆红一人上路,心中早已抱定“不成功便成仁”的誓死决心。海外有些媒体和北京一些高层人士,常嘲笑、贬低江泽民在逐渐掌握大权中的一些手段,这是不了解中国政治和西方政治不同,江泽民当时采用的种种政治手段,其实是在为自己的生死存亡而搏!要知道当时和江泽民公开斗的是一大批,有许多人其实是想要江泽民的命! (博讯 boxun.com)

    邓小平终生闭口不提私有化,不然毛泽东早就剥夺他的地球籍了!可是邓小平几落几起,离开死神并掌握国家最高权力后,提拨的官员没有一个言必称马哲,因为邓小平认为当时的社会主义已经走到尽头,要救中国必须搞私有化。胡耀帮和赵紫阳的开明态度,对邓小平改革路线的大力支持,二人在许多方面和邓小平保持一致,可因为卷入权力斗争,被邓小平毫不留情地拿下。碰上江泽民这个总书记,对邓小平经济改革的不理解,这涉及到邓小平的命根子,邓小平怎么可能不对江泽民有动作呢?更何况邓江之间还有万里那段隐情!邓小平南巡讲话:“谁不支持改革谁下台”,警告的就是江泽民。可江泽民通过以小博大,奇迹般地在站在历史的舞台上!

    邓小平在无法“动”江泽民的情况下,为了保障经济改革的持续,启用了朱容基为自己的接班人,并为其成为总理打下基础;而指定胡锦涛为江泽民的接班人,目的就是在政治局常委班子中,起到政治制约江泽民的作用。朱容基基本完成了邓小平的希望,没有成为一把手,是因为在政治较量中一直处于下风;而江泽民一直欲除胡锦涛的接班角色,胡锦涛面对这一压力,自保已是不易,根本没有能力实现邓小平的希望:配合朱容基!胡锦涛只完成了接班的任务!

    江泽民和朱容基在经济改革上的不同意见,上升为一场权力斗争,直接导致事情的复杂化;而江泽民在此问题上常逼胡锦涛表态,胡锦涛的态度比较倾向于江泽民,但以胡锦涛的脾气性格,是死也不肯表态支持江泽民的;而朱容基牢记当年邓小平的希望,也一直对胡锦涛的暧昧态度不满!

    笔者认为是朱容基继承了邓小平的改革路线,但朱容基的脾气性格过于急燥,加上受经济智囊张五常的影响,这个华人界经济学权威不懂社会学,却能用经济观点解释社会上的一切,难免让朱容基产生痴迷。所以朱容基在经济改革中,因为速度过快差点让社会“休克”过去,这引起江泽民及其智囊何新的不满,江泽民利用媒体警告:小心中国出现戈尔巴乔夫!何新则大骂张五常,暗批朱容基,这引起了朱容基的杀机,要不是江泽民的保护,就是十个何新也没了!不过中国不断变化的新气象,逐渐让江泽民由开始对经济改革的不认同,到最后心悦诚服地接受:坚定不移地持续改革!这证明了邓小平当年向各级官员的介绍:朱容基比我懂经济!

    第二代开始的社会改革,是由邓小平发起的,而陈云在暗中的制约,保障了社会的平稳;第三代的持续改革,是由朱容基接力的,因为有江泽民的控制节奏,社会没有发生动乱;我在此批评一句,中国现实社会的稳定,是第三代通过铁血政策保持的,只能起一时的作用;第四代面临的工作充满更大的风险,也更具挑战性!由于中国的国情,国家由一个人或几个人说了算,对国家来说是灭顶之灾,所以笔者赞成中国应该由集体或集团领导。第四代领导班子应该由什么人组成,执行什么样的国策,我认为应该交给政治局和中央委员会来决定。虽然受到了中共部分领导有意无意的伤害,但笔者明白这类人并不代表国家的希望,笔者从不把国家中兴的希望,寄托在几个人身上!

    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

    邮编:116000

    辽宁省大连市西岗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负责看自行车)李 扬

     2004年8月2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扬:中国持不同政见者的安置
  • 李扬:中国已经进入疯狂的年代
  • 李扬:再谈中国的私有化之路
  • 李扬:受中国洪水威胁的南边国家们
  • 李扬:建吧,北京,直到迁都为止
  • 李扬:建高楼不如筑庙宇
  • 李扬:漫谈中国领导层的权力制约
  • 李扬:中共政府面临的两次大选
  • 李扬:防共之口 甚于防川
  • 李扬:从吴官正的想法谈起
  • 李扬:江泽民、胡锦涛和政治改革
  • 李扬:布什家族推翻萨达姆的持续努力
  • 李扬:布什家族推翻萨达姆的持续努力
  • 李扬:温家宝成为总理前的风波
  • 李扬:我所知道的林彪之死
  • 李扬:中国工人的窘境
  • 李扬:在2004年,六四事件余波未了
  • 李扬:中日两国存在激烈对抗的隐患
  • 李扬:户口管理制度改革之我见
  • 李扬:江泽民的历史问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