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三位中國基督徒為什麼被判刑?
请看博讯热点:宗教信仰

(博讯2004年8月11日)
    生命季刊主編 王峙軍

     最近,海外媒體紛紛披露劉鳳鋼、徐永海、張勝其三位中國大陸基督徒被判刑的消息,其主要罪名是向《生命季刊》“洩露國家情報”。與此同時,我們也讀到了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劉鳳鋼等三人作出的刑事判決書(2004.杭刑初字第39號),其中對三人的“犯罪事實”有更詳細的描述。無論是從媒體所披露的消息看,還是從判決書的內容看,都不能不叫人得出一個結論﹕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劉鳳鋼等三位基督徒所作出的判決是不公正的。 (博讯 boxun.com)

    由於此案涉及到《生命季刊》(www.cclife.org),作為雜誌的主編,我覺得自己有義務對我們的廣大讀者和社會輿論,就劉鳳鋼文章在本刊發表的經過,就本刊的性質以及本刊對這一不公正判決的態度,作一點說明。

    大約在2001年11月,《生命季刊》的一位讀者以電子郵件形式送給本刊一篇文章,題目是《我所了解的遼寧省鞍山市李寶芝“邪教”一案的事實和經過》,作者是劉鳳鋼(見http://www.cclife.org/htdocs/cclife.nsf/e68dc19e63a9f71985256b42005d2dae/ea722d25c452e1a085256b3e00739971?OpenDocument,以下簡稱“劉文”)。在讀到這篇文章之前,我們根本不暸解“李寶芝案”,更不可能讓徐永海、劉鳳鋼等人去“刺探”(杭中院判決書用語)這個“國家情報”。再者,劉文也不像判決書所指控的那樣,是“徐永海提供給境外雜誌《生命季刊》”的。我們沒有從徐那裡收到該文。

    的確,當時我們收讀劉文後,心里是十分沉痛的,因該文所記載的是2000年11月間遼寧省鞍山市基督徒李寶芝等弟兄姊妹因家庭聚會而受逼迫的情況。我們對文章內容進行了核實,得知文中的事件及情節均為事實。本刊同工和芝加哥多間華人教會的弟兄姊妹立刻為文中受逼迫的鞍山地區的基督徒禱告,為李寶芝等弟兄姊妹禱告,並且為文中那位肆意毆打、折磨基督徒的鞍山公安局宗教科馬義先生禱告,求神赦免他,也求神感動他,使他願意認罪悔改、歸向耶穌,不再逼迫基督徒。

    同時,根據聖經的教導,“若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若一個肢體得榮耀,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快樂”(哥林多前書12章26節),我們在《生命季刊》總第20期發表了這篇文章,旨在提醒海內外廣大基督徒,要與受逼迫的弟兄姊妹“一同受苦”,要為他們恆切禱告。

    2003年末,聽說該文作者劉鳳鋼弟兄及另外兩位弟兄徐永海、張勝其被捕了,並傳說三個人的被捕與此文章有關。因此,我們每日都在為三位弟兄禱告,把他們交託在神的手中,求神添加他們力量,使他們在患難中“日子如何,力量也如何”。同時,我們對他們被捕的真實原因也不甚清楚,以為在進入21世紀的今天,祖國已經在逐漸走上法制道路,總不至於倒退至文革時代,因一篇文章就被定罪吧。

    不料,近日我們看到了浙江省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劉、徐、張三位弟兄的刑事判決書,判決書指控劉鳳鋼弟兄所寫的《我所了解的遼寧省鞍山市李寶芝“邪教”一案的事實和經過》及另外兩篇文章(《來自祖國的報道》和《在北京遠郊的山區傳福音被警察盤查的經過》),是為“境外組織、人員非法提供國家情報”。最後,判決書寫道﹕“被告人劉鳳鋼、徐永海、張勝其為境外組織、人員刺探、非法提供國家情報的行為,已構成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國家情報罪”,因而,劉鳳鋼被判刑三年,徐永海兩年,張勝其一年。之所以如此判決,是因為法院根據“國家保密局”出具的鑒定意見,證明三篇文章為“國家情報”。

    好一個“國家情報”!讀完這份判決書,實在叫人感到震驚。劉鳳鋼發表在《生命季刊》上的文章內容我們非常清楚,若不是判決書說它是“情報”,我們斷不會想到這是“情報”。另外我們也從網上找來另外兩篇文章,讀後得知,《來自祖國的報道》所寫的是劉鳳鋼在杭州蕭山地區對當地基督徒的訪談,而《在北京遠郊的山區傳福音被警察盤查的經過》一文就更簡單了,只有1300字左右,寫的是作者自己的經歷﹕在北京遠郊聚會時,被警察盤問了一番並被領回的故事(見附錄)。

    這樣三篇文章,怎能與“為境外組織、人員刺探、非法提供國家情報罪”連在一起呢?何為“國家情報”?帶著這些問題,我們查詢了中國的《法制日報》網頁(http://www.legaldaily.com.cn/gb/content/2001-01/22/content_12395.htm),其中,“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為境外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國家秘密、情報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2000年11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1142次會議通過.法釋[2001))中,對“情報”一詞是這樣解釋的﹕“刑法第一百一十一條規定的`情報',是指關係國家安全和利益、尚未公開或者依照有關規定不應公開的事項。”   中國“法律教育網”(http://www.chinalawedu.com/news/2004_4%5C10%5C1655515289.htm) 中,進一步解釋為﹕“情報是指除國家秘密以外的涉及國家政治、經濟、軍事、科技等方面尚未公開或不宜公開泄露的、影響國家安全和利益的情況和材料。不公開的單位內部情況、正常的情報信息交流,不應理解為這裡的情報。”

    根據以上的解釋,“情報”必須是(1)關係或影響到國家安全和利益的;(2)涉及國家政治、經濟、軍事、科技等方面的;(3)尚未公開或依照規定不應公開的。

    以以上的標準衡量,劉鳳鋼弟兄的文章(1)與國家安全和利益無關,文章在《生命季刊》發表已有兩年多時間,文章發表後,海外華人基督徒對大陸教會更關心了,為祖國骨肉同胞禱告更多、更恆切了;(2)文章內容與“國家政治、經濟、軍事、科技等方面”毫無關係;(3)所談到的事件是已經公開發生、人人皆曉的。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看到政府有“規定”說,基督徒雖然受了逼迫也不可以與其他基督徒分享並請求代禱的。

    那麼,被判決書稱為“境外雜誌”的《生命季刊》又是一份什麼刊物呢?如果劉鳳鋼等人的罪名成立,《生命季刊》豈不成了一個教唆人“刺探國家情報”的“特務”雜誌了嗎?杭州中級法院的這種不公正判決,不僅侵害了公民的言論自由,也侵害了《生命季刊》作者的正常寫作權利,同時給季刊的聲譽造成了損害。這是很不負責任的行為。此類不負責任的事情曾發生在中國公安部的《人民公安報》身上。該報2003年1月19日的一篇報導(可參﹕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www.ha.xinhuanet.com/zrzh/2003-01/20/content_281224.htm,http://news.tom.com/Archive/1003/2003/1/20-38223.html)中,曾稱《生命季刊》為“邪教書籍”。本刊就此兩次致函該報,並通過中國駐美大使館有關官員,要求《人民公安報》公開更正並道歉。但《人民公安報》方面只是在電話中給了一個含混的解釋﹕這裡的“邪教書籍”不是指你們的《生命季刊》,而是有人“盜用”《生命季刊》的名義出的“生命季刊”。按我們對中國公安部門的了解,這大概也算是一種“道歉”吧。

    《生命季刊》是由生命出版社在美國出版的。生命出版社是在美國正式注冊的非盈利福音機構。這份刊物已發行至世界近40個國家和地區,對海外華人教會正統信仰的建立及福音宣道事工的推動,具有十分廣泛的影響。季刊恪守聖經真理,對大陸教會中的各類異端持鮮明的批判態度,直接正面影響了中國大陸教會的建造。數位重要的海外華人教會領袖擔任了《生命季刊》顧問,季刊的編委會也是由持守純正信仰的教會牧師、神學教授和基督教作家組成的。自1997年初創刊,季刊現已成為為海內外廣大基督徒所認可、所喜愛的刊物;弟兄姊妹視《生命季刊》為一個可以得到屬靈幫助、可以分享自己在基督裡生命成長的平台,是一個代表著眾多海內外基督徒心聲的園地。

    除了出版物外,生命季刊也召集各類基督徒聚會。1999年底至2000年初的“海外中國基督徒跨世紀聚會”(1500多位基督徒和華人教會領袖參加了是次大會),和2003年底的“中國福音大會” (超過2500人從北美及世界其他國家包括中國大陸前來參加),都是海外華人教會史中規模較大的聚會。兩次大會的與會者中,約70%是近十餘年到海外求學定居的中國大陸基督徒學生、學者及他們的親屬。這批優秀的海外中國知識份子信耶穌後,愛祖國、愛靈魂的心更加深沉、火熱,其中一部分人已經或正準備回國服務。

    季刊也堅持“政教分離”的原則,不發表任何內容與信仰無關的文章。季刊所發的許多文章中,都充滿了對中國教會的關懷和對大陸骨肉同胞的摯愛之情。為自己的骨肉同胞禱告,為中國政府及政府領導人提名禱告,是生命季刊歷來所主辦的各類聚會中的一個重要內容。

    現在讓我們再回到劉鳳鋼等人所謂的“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國家情報”的“罪名”上來。對照前面對刑法第111條的界定,再經暸解《生命季刊》這份純信仰刊物後,我相信連杭州中院的法官先生們也會承認自己的判決是不公正的,是應該予以糾正的。至于為三篇文章作出“情報”鑒定的國家保密局,更是在拿法律的嚴肅性開玩笑。試問國家保密局,在你們的鑒定中,劉文中哪一部份可以列入法定的“國家情報”範圍呢? 無端地將基督徒的家庭聚會定為“邪教”,然後對這些弟兄姊妹採取了刑訊逼供、屈打成招、打嘴巴、拳打腳踢、“上小繩”、木棍打、竹竿抽、電棍擊打、烤電等各種刑罰,這些就是“國家情報”嗎?如實敘述一個公開允許100多人旁聽的法庭辯論就是“國家情報”嗎? 公安局對那些善良無辜的基督徒施以嚴苛的罰款,就是“國家情報”嗎?

    《聖經.羅馬書》中說到終極的審判權是在上帝手中的,上帝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12章19節)我們一方面繼續把劉鳳鋼等三位弟兄交託在神恩典的手中,一方面為中國司法部門的官員獻上我們的禱告,求神憐憫他們,也約束他們,更是能拯救他們。

    盼望更多的基督徒為此事件禱告,也盼望中國司法部門最後對此案件作出公正的裁決。

    附﹕以下是被定為“國家情報”的劉鳳鋼的文章


密云家庭聚会点盘查经过

    刘凤钢

    2003年8月17日,我和一位主内弟兄在北京市密云县大城子乡墙子路镇北沟村马淑兰家庭聚会店参加家庭聚会。上午10时30分,忽然有姊妹跑进来报信说:「警察来了!」。这时候聚会的弟兄姐妹没有一人有惊慌的表现。有两位弟兄立刻低头祷告,传道人这时向信徒说:「基督徒连仇敌都爱,更何况是警察呢?」。 不一会儿,就有7-8个警察和几位便衣来到我们的聚会当中,喊著说:「谁是这家的主人?」这时马淑兰姊妹一边忙著给警察及政府官员让座一边说:「我就是这家的主人」。马上就有一位自称是民委的官员,手拿著一份《北京市宗教事物管理办法》,对她说,你这个家庭聚会是非法的,违反了《北京市宗教事物管理办法》第27条,非法设立宗教活动场所。

    有一位弟兄问那位民委的官员说,家庭聚会不是合法的吗?民委官员说,国务院19号文件所指的家庭聚会是以亲友在自己家里聚会为主的,你们这些人不但不是亲友,还有的是跨区来这里的。所以不属于家庭聚会。这时另有一个便衣警察显些有点不耐烦了,打断民委官员的话,说:「快宣布!快宣布!」。这时候民委官员又拿出一张纸来,上面已经预备好了一份手写的《决定》,说:下面我宣布密云县大城子乡墙子路镇北沟村家庭聚会店为非法宗教活动场所,现给于依法取缔。所有聚会人员登记以后立即解散。然后转过身来向我和另外一起来的一个弟兄进行证件盘查。得知我们是北京市内来得后,说,念你们不知道这个聚会点是非法的,而且态度表现好,决定不追究你们法律责任了,但是你们必须得到派出所接受进一步审查,于是我告别了聚会点的弟兄姐妹,被带到了大城子乡派出所。整个过程都有民警进行拍照。

    上午11时,我被带到了大城子乡派出所,填写了一张传唤证后,就对我们分别进行了一个多小时 的询问盘查。所问的无外呼只有三个问题,第一:你们来这里之前时和谁联系的?第二:你们在聚会当中都讲了些什么内容?第三:是否带有宗教宣传品?最后又让我保证不组织参加这里的宗教活动,我向他表示,这里的聚会点本来不是我组织的。我可以保证不在这里组织,但是你们无权干涉我与这里信徒的来往。警察说,你们私人往来我们不管,但是不要组织聚会,要聚会就到城里的教堂里去。我对他们说,让山里的老年信徒每个星期到百里以外的市内教堂聚会,是不现实的。况且他们往返的路费对于山区的农民是吃不消的。盘问我的警察苦笑著说:「没办法,我们远郊区县里就没有一个基督教活动场所,以后是否批准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就这样结束了谈话。

    从10点到晚8点,作完询问笔录后,我们一直滞留在派出所,连上厕所都有专人看管。8点以后来了一位自称是海淀分局的警察,冲我喊著说:「刘凤钢,你说这段时间派出所已经接你几躺了?你还有完没完?你一边拿著国家的最低生活保证金,一边全国各地满处跑,你到底有病没病?今天我们到密云接你来,下一次又说不定到什么地方接你呢。我们知道你家庭生活困难、又有病,你应该想办法挣点钱,让孩子上个好幼儿园,让媳妇穿的漂亮点,可你倒好,一天到晚的到处跑,是不是想当中国的大主教呀?三自教会的牧师已经不在你的眼里了吧?」我苦笑著对他们说:「我要有当主教的想法,怎么会往这穷山沟里跑呢?」就这样我们又很快结束了谈话。

    最后有两个海淀区西三旗派出所的民警把我送回到家中。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