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门耀:奥运夺金:没有赢家的狂赌
(博讯2004年8月25日)
     雅典奥运会 ,中国派出了阵容空前强大的代表团。连日来,随着金牌数量的与日俱增,爱国的忠臣义士们也象吃了摇头丸的驴子一样,“咴儿咴儿”的叫声一浪高过一浪。而与此同时,忧国忧民的志士仁人们的忧思却“才下眉头,又上心头”。想一想夺金背后的新闻,有良知的人很容易得出共同的结论:所谓奥运会夺金,其实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没有赢家的狂赌。

     摘不掉的“东亚病夫”的帽子。1984年,许海峰为中国夺得有史以来第一枚奥运金牌之后,我们的报纸、电视激情欢呼:“许海峰捅破了一层叫‘东亚病夫’的纸。”似乎从此以后,“东亚病夫”的帽子就再也不属于中国。然而20年后的今天,13亿中国人居然有百分之四十几的人携带着乙肝病毒,另有600万“黄色娘子军”日以继夜地传播着性病和爱滋病。与此同时,卫生投入持续下降,伪劣食品、药品泛滥无忌,各种恶性传染病接连肆虐;人民的公园纷纷收费,可怜的国民大多只能在路边散散步,甩甩手——“全民健身运动”门掩黄昏,残喘吁吁。面对巨额的“夺金”投入,我们在卫生和环境上的投入却可怜而又可悲。世界卫生组织发表《2000年世界卫生报告——卫生系统:改善绩效》,在对全球191个成员国国家卫生系统的业绩做出量化评估后,对这些国家的卫生绩效进行了排名,中国在“财务负担公平性”方面排名188位,位居尼泊尔、越南之后,仅在巴西、缅甸和塞拉利昂之前,而备受我们蔑视的印度则派在第43位。对这样的一个国家来说,仅靠几块奥运会金牌就能摘掉“东亚病夫”的帽子吗? (博讯 boxun.com)

     圆不了的强国梦。许海峰夺金后,国人曾满怀激情地陶醉道:“一个积弱百年的大国,经历了生死涅盘之后,这个东方巨人在1984年的洛杉矶宣布了自己的醒来。”然而,1945年二战后中国即已跻身于世界五强,而今天连世界八强都不被承认。20年来,尽管每遇世界风云突变,我们的“国长”们总喜欢“应邀”与几个大国的首脑通通电话,摆出在国际事物中举足轻重的谱,但人家似乎从来就没有把“国长”们的意见放在眼里:海湾大战想打照样打,对科索沃想炸照样炸,对塔利班想灭照样灭,对萨达姆想抓照样抓;乃至对我们的大使馆想炸就炸,对我的飞机说撞就撞。近年来,“国家领导人”四处拜访,卑辞厚币,希望别人承认自己的“市场经济国家”地位,却四处碰壁,只落得凄凄惨惨凄凄。毕竟,一个国家的强弱不是由奥运金牌来决定,而是由国家的综合国力决定的;当你的人均GDP在世界只能排在百名之后时,你就是在奥运会上夺来一万块金牌,也不会有人认为你就是世界强国。

     败坏了政府形象的“形象工程”。据林思云先生披露:为了培养夺金人才,中国实行的是从少年儿童抓起的“广种薄收”政策,现在各地少年体校的在校生约有20万人,每年耗资至少在40亿元;雅典奥运会备战4年,中国要花费了200亿元,如果这次中国队获得30枚金牌,那么每枚金牌的成本就差不多是7亿元。据说,接下来的2008北京奥运会的筹备,其耗资不仅将超过“升天工程”,也将超过“三峡工程”。借助互联网国人看清了,奥运夺金是一个浩大的“形象工程”。与奥运夺金的挥金如土相对应,在全世界很少还有国家收取农业税的情况下,中国的为从农民贫弱的躯体里多抽一些血浆出来,乡镇干部们仍如狼似虎地“夺泥燕口,削铁针头,刮金佛面细搜求”,逼得农民的抗议活动风起云涌;在教育上,我们的开支仅达联合国规定最低标准的三分之一,在全世界排在最后几位,甚至不及非洲穷国乌干达,因此每年都有数以百万计的学生失学。印度每万人中有大学生250人,而中国仅有4人,还要包括各类业大、电大、自考、工农兵学员以及形形色色的假文凭。当五星红旗在奥运会赛场升起、国歌响起,爱国的忠臣义士们产生出自慰的快感时,大多数国人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饱受凌辱又有冤无处申的人们,正在北京或其他大中城市的闹区组织集体自杀;为了凑足女儿第一学期的大学学费,有的母亲在大街挂牌卖肾,有的身患绝症的母亲放弃了治疗;为了凑足下一学期的学费,6岁的女童正在大街叫卖报纸,8岁的女童到汽车站拣废品,被轧成重伤也不流一滴眼泪……。对照夺金的巨大投入,留给世人的印象只能是:这个政府只顾自己的面子,根本不把人民的死活放在心上。

     可怜复可悲的体育精英。国家对金牌获得者历来备垂青盼,奖金奖银,封官晋爵,让他们出尽风头;但“君王虽爱娥眉好,无奈宫中妒杀人”,在残酷的竞争中绝大部分精英都将与金牌无缘。即以雅典奥运会为例,中国派出了633人的强大阵容,即使能夺到30枚金牌,也只能占总数的5%,剩下那95%的人只能“才微易向风尘老”。可怜他们从儿童时起,就用稚弱的肩膀担起了“为国争光”的重担,影响了学业,也透支了后半生的健康,一旦退役,大多飘萍无依。因为没有其他方面的专业知识,有的人去当壮工,有的去当保安,能当上一名中学体育教师便是三生有幸。曾有不止一个国内的武术冠军,因不甘过贫困的日子而成了“飞贼”;前不久有报道说,某个老运动员守着一堆奖牌穷困而死。那些幸运的金牌得主,虽然享尽尊荣,但也都与伤病结下了不解之缘。因为受伤几乎人人难免,吃兴奋剂、激素也是公开的秘密。有一位女举重运动员接受电视记者采访,从画面上看人很清秀,但听说话瓮声瓮气,吓人一跳;再看颌下,喉结若隐若现。面对这样的现象,即使指天盟誓,又有谁相信他们没有服用过兴奋剂、激素?

     “泽国江山入战图,生民何计乐樵苏,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在轰轰烈烈的奥运会夺金活动中,不管是国家、政府、人民群众,拟或是运动员,其实谁都不是赢家;指望靠几块金牌就能引起兄弟民族的尊敬,不过是一相情愿的意淫。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