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虚舟:“我们的任何一个真理,其最大的敌人可能就是我们其他的真理”
(博讯2004年8月30日)

——中国历史谈之一

     美国实用主义哲学奠基人威廉·詹姆斯的见解,“我们的任何一个真理,其最大的敌人可能就是我们其他的真理”,一语道破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特点。人类在世界上生活,就是要适应世界。虽说人类的本事愈来愈大,曾喊出改造世界的口号,投身改造世界的事业,看起来是要世界适应自己,其实在本质上仍然是人类更主动适应世界。 (博讯 boxun.com)

    改造世界过了头,人类反而身受其害, 要重提回归自然,建设绿色家园,就是明证。而要适应世界,首先就要认识世界。真理,就是人对世界的认识。由于世界是复杂的,又是不断变化的,人的认识能力又极为有限,所以人的认识必然是一个没有穷尽的发展过程,真理必然是一个没有穷尽的新旧相代的链条。真理的发展要同谬误斗争,国人熟知;真理的发展要同真理斗争,而且“我们的任何一个真理,其最大的敌人可能就是我们其他的真理”,则国人罕知,难以理解。中国历史循环不前,千年轮廻的根源,从认识论上说,正是由于这点不理解,固守旧真理,拒绝新真理的结果。

    自大禹治水以后,中国人就在黄土地上安居乐业,吃的五谷杂粮,穿的丝麻棉絮,都可以从土地中获得,把土地看成“刮金板”,把土地当成命根子。强大的王朝都以农业为基础,向北向西扩张领土,对东面的大海无动于衷,对近在咫尺的台湾熟视无睹,对流亡南洋的百姓见死不救,对自己航海壮举付之一炬,这在生存需要第一的停滞时代也许是明智的,无关大局,但在发展的时代,海外扩张,海外贸易,决定生死存亡,忽视海外,就是绝对的错误。历史上几度辉煌的堂堂中国,不仅对现代化的世界了无贡献,而且不断遭遇开除球籍的厄运,就是因为中国人对留恋黄土高坡的老旧真理守之过紧,而对海上发展的新生真理拒之过坚。

    秦始皇帝嬴政实行“海内为郡县,法令由一统”的中央集权专制制度,“六合之内,皇帝之土”,“人迹所至,无不臣者”,“一法度衡石丈尺,车同轨,书同文字”,“天下无异意,则安宁之术也”,焚书坑儒,以法为教,以吏为师,比起夏商周的分封诸侯,无疑是发现了一个巩固国家政权的新真理,秦王朝因而创造了中华文明的第一个高峰。然而,中央集权专制制度的弊病,自秦始皇帝一死便暴露无遗。权力高度集中,宫闱之中即可易手;专制者倒行逆施,一人便可断送天下。秦二世而亡成为后代研究探讨的永恒话题。

    “汉承秦制”,既继承了中央集权专制制度之得,也继承了中央集权专制制度的失。汉虽然做了最大的改进,力矫亡秦之失,“汉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之”,三公论道,九卿用事,重农抑商,立学尊经,由分封刘姓王到削藩,由推崇黄老之术到“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由独尊儒术到引进佛学,使东西汉绵延四百余年,但根本无法摆脱皇帝一人专权之弊,仍然亡于外戚,亡于宦官,亡于农民起义。而蛮族入侵,使中央集权的大一统中断了几百年。

    唐承隋制,不仅恢复了中央集权的大一统局面,而且科举取士扩大了专制制度的基础,三省六部又完善了中央集权的国家机器,使唐继秦汉之后,成为中华文明的第三座新高峰。然而皇帝至高无上的权力,在创大业的同时,也在干自我毁灭的蠢事。唐仍然亡于藩镇,亡于宦官,亡于农民起义。“百代都行秦政制”,中国人在尝到中央集权专制制度优势的甜头后,虽也吞咽了中央集权专制制度的苦果,但一百代,二千年,都固守秦始皇帝嬴政发现的旧真理,不去寻找——不知寻找,不敢寻找,不能寻找——限制君主权力的新真理,哪怕亡于女真人,亡于蒙古人,亡于满洲人,也要一如既往地修补千创百孔的中央集权专制制度,即便英国人用坚船利炮动摇了中央集权的专制制度,送来了,解放人,把统治者关进笼子的自由和民主,面对这个新真理,满清王朝反扑于前,袁世凯,蒋介石,毛泽东复辟于后。历史证明,我们自由民主真理的最大敌人,就是我们曾经荣耀过的旧真理——专制制度。

    针对礼崩乐坏,“春秋无义战”的混乱局面,孔子提出“克己复礼”的整顿主张,整顿“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等级秩序,汉要整顿秦失,便拿过来改造为“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仁,义,礼,知,信”的三纲五常,把国凝缩为家,把社会关系集约化为父子君臣关系,把国家统治简化为服从,在以人的体能为基础的时代,人多为优,把人稳定在君王的专制秩序里,孔子的儒学有它的合理性,可以说是真理。但在以人的智能为基础的时代,质量重于数量,人多还不行,人还要聪明,充满活力,有创造性,需要充分的民主和自由。儒学强调秩序,拖着为专制制度效力的尾巴,恢复尊孔读经,会扼杀自由民主,会扼杀人的聪明,扼杀人的活力,扼杀人的创造性,不仅无益,而且有害。想拿孔子的学说拯救中国,拯救世界,是“我们的任何一个真理,其最大的敌人可能就是我们其他的真理”的又一有力证明。

    真理作为人类认识的结晶,不仅是真的,而且是有用的。但真理的实现又是有条件的,要求有一定的环境。人们往往因其有用而无条件地使用它,把相对当作绝对,把时代当作永恒,结果使真的变成假的,有用的变成有害的,并不是独中国这样,不过确实以中国历史表现最为强烈。 _(博讯记者:李国涛)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虚舟:黄金日高,威权日消——由黄金高反腐谈起
  • 虚舟:“没有永远的执政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