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梁京:靠专制强权支持办奥运,能成功吗?——雅典给北京的启示
(博讯2004年9月08日)
    雅典盛会曲终人散,大陆兵团鸣“金”收兵。此时此刻,当国人议论雅典奥运得失的时候,一定也有人会想到,如果此次奥运由北京来办,将办得如何?事实上,四年前,当悉尼奥运会结束的时候,就有许多人,尤其是那些参与组织北京奥运的人,想到了同样的问题。但是,没有人敢公开议论这个问题,因为答案是不言而喻的,也是令大陆当局尴尬的,那就是,若第一次申办奥运成功,北京不仅不可能达到悉尼的水平,而且很可能自取其辱。于是,被悉尼奥运会所震撼的北京当局,不惜重金,请悉尼奥运的组织者,出谋献策。

     现在,又一个四年过去,大陆当局从雅典奥运又感受到了什么呢?有幸的是,我们有机会从《南方周末》对大陆一位重要的体育官员的采访中,看到一点北京奥运组办者的心得。被采访者魏纪中,已经连续参加了八次奥运会,是北京奥运组织者中的核心人物之一。他的一番议论,颇为耐人寻味。 (博讯 boxun.com)

    首先,魏纪中认为,雅典奥运组办水平超过了悉尼。评价之高,显然会大有争议,但这一评价说明,大陆官员从雅典的经验中,再次受到强烈震撼。令魏纪中等大陆官员最感震撼的,是这样一个事实,希腊作为一个并不富裕的小国,原本对申办此次奥运,存在不少反对者。而这实际上也正是大陆中国面临的问题。所不同者,民主的希腊政府成功地赢得了百姓对奥运的真诚支持,而大陆当局则一直靠强权来维持表面的舆论一致。由此,人们很自然想到的问题是,靠专制强权支持办奥运,能成功吗?

    魏纪中当然不能公开提出这个问题,但他说到,此次雅典奥运组办成功,“最根本的一条是,希腊政府把体育场馆建设放在了后边,而把老百姓放在了第一位。”魏纪中说,这就是为什么直到奥运会开幕前夕,雅典奥运场馆才最终竣工的另一个重要原因──财政并不阔绰的希腊政府将财力和精力首先集中到了雅典的基础设施建设上,然后才把重点转到奥运会设施的建设上。虽然最终因为场馆建设延误并遭到国际体育界批评,似乎有碍面子,然而却让希腊百姓尤其是雅典市民得到了最为实在的便利,这理所当然地受到百姓的欢迎,对举办奥运会的支持率也随之大幅度提高。百姓对政府的支持,在这里被看作比外界评价更重要、更长远的事情。

    魏纪中还提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在筹办奥运会的过程中,评价好坏的标准是什么?也就是组办者应该让谁满意,让谁觉得好?这个问题虽然看起来重要,但真正重要的问题,是谁有权对这个问题拍板。在民主政体下,让谁满意的问题不是随便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拍板的,而在专制体制下,则不管让谁满意,都必须首先让当权者满意。而让专制的当权者满意,往往就难以让其他人也满意。

    很显然,魏纪中议论的对象,不仅是大陆的一般读者,也包含大陆的当权者。魏纪中之所以敢向媒体发表这一番议论,说明大陆当局,越来越感到了2008年组办北京奥运的沉重压力。这种压力不仅来自庞大的预算,更来自对国外成功经验更深入的认识。大陆当局当初以为,举大陆一国之财力,办好一次奥运,并非什么太难的事。现在,经过对两届奥运会的细致观察和体验,他们开始知道,光有钱是不够的。事实上,钱太多还会坏事。最近大陆当局提出节俭办奥运,并修改了主赛场的设计方案,就说明了这一变化。

    最让大陆当局感到为难的是专制制度下低俗的价值观与萎靡的精神面貌,不可能用钱来掩饰,更不可能靠强权来振作。而缺少高尚和振作的精神,就不可能成功地组办奥运。如果大陆当权者开始后悔当初申办奥运,我将不会感到惊讶。不过,即使2008年北京奥运丢了面子,对中国人也未必完全是坏事。因为这将有助于中国人认真去思考背后的原因。既然中国人通过赢得金牌证明自己有能力在公正与公平的规则中竞争,那中国人为什么不能在自己的土地上,也建立起公正与公平的规则呢?

    《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梁京:从广州设禁止乞讨区看专制大一统的困境
  • 梁京:对大陆社会良知的考验--评大陆出版《中国农民调查》
  • 梁京:大陆危机加速发展的重要信号
  • 堵不住的金融黑洞——评大陆银监会刮起“整肃风暴” / 梁京
  • 梁京:是让农民自治,还是让农民造反
  • 梁京:死马当作活马医----评中国国有银行改革新动向
  • 梁京:刘晓庆为什幺进了秦城监狱
  • 梁京:老百姓迁徙自由的时代真的来临了吗?
  • 梁京:银监会的"整肃风暴"能否堵住中国金融黑洞
  • 梁京: 大陆银行改革的困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