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言信:圆恩和尚
(博讯2004年9月10日)
    言信更多文章请看言信专栏
     (博讯 boxun.com)

    
     这几天,南方持续大雨,前些日子桑那天蒸人的暑热刚刚被雨水消退一点,圆恩和尚风尘仆仆假道赣州、杭州、南京来到北京,还是那副熟悉的老样子,不到1米70的身材,光光的头皮,洗得发白的海青套在他清瘦的身上,就像挂在空荡荡的衣架上,清瘦的菩萨脸上永远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哀愁,待到相处得久了一点,这才又找到过去那种超脱怡然的感觉,宁静如故,笑容依旧,使我不由自主联想起了当年病故于福建泉州的弘一法师,他们都有着一丝掩饰不住的相似之处。
    
     圆恩和尚是我的老朋友,我们上大学的第二年就认识了。其实,对剃度和尚准确的尊称,应该一律称他们为法师才对,只是我与圆恩相处熟了,称他为法师反而显得见外。圆恩和尚祖籍湖南,家居(出家前的父母家)北京,他与马黎明牧师不同,家境比较宽裕,父亲是有文化的中上层军人,一直作驻外武官。圆恩从小在军队大院长大,从来没有过饿肚子忍受饥寒的惨痛经历。因为气恼父亲很早就抛弃了生母,娶了后娘,圆恩上大二的时候,果断舍弃红尘,出家剃度作了和尚。
    
     我发现,富家子弟自愿献身佛陀,与贫寒子弟自觉侍奉基督耶稣同样的普遍,我不知道这与佛陀出身王子,上帝惠顾穷人有什么必然的联系,总之,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我记得,圆恩从发心出家到剃度,问遮问难,先是接受沙弥戒,以后又经过不间断的五年学戒,再往后,又经历完整、圆满的羯磨仪式,十师作证,才得以受比丘戒的,虽然一切众生皆有佛性,佛与众生是平等的,随着一年年“受岁”和戒腊的增长,推算起来,他在寺院中的地位,也应该从下座,中座,升到现在的上座了吧。
    
     丛林的制度是非常民主、平等的,在分工合作下各司其职,有管生活的、有管礼仪的、有管法务的,我对寺院里的各个责任分工不太熟悉,但我听说,寺院里的监院、职事、书记、知客、副寺、典座这些具体工作,圆恩好像有一半都尝试做过。
    
     像他的父亲一样有才华,圆恩和尚是个有文化的和尚,他上过佛学院,留过学(尼泊尔、印度),后来又做过短暂的佛学访问学者(日本、泰国、马来西亚),很喜欢云游四方,每逢寺院必去挂单,所以也是个喜好“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游方和尚。
    
     在中国,凡有一定社会地位的和尚,依据你所承担的社会工作和政府赋予的具体职务,来确定你应该享受的干部级别和待遇。中国的寺庙,依据它所从属的对象,称作“国家级”寺庙,“省级”寺庙,“县级”寺庙,直至最小的“乡镇级”寺庙。自九十年代以来,从富裕的东南沿海地区到贫困的内地山区,农村百姓们自己集资修建了数不胜数的“未入品”的“村级”寺庙。其中,资金雄厚、香火旺盛的,不惜重金礼聘诸多佛学大师、有名望的和尚,来为新寺庙的落成“开光”庆典。
    
     圆恩和尚不图虚名,从来讨厌这种热热闹闹的商业行为,他好动,也好静,在随心所欲,随遇而安地云游遍了国内大多的名山古刹之后,他在自己家乡附近一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寺庙——栖霞山(与山东和南京的栖霞山同名)中的云居寺落下了脚,从“十方常住”的行脚僧,变成了“常住常住”的寺僧,又以自己的高戒腊和高学识,成为今天这座只有三进院小寺庙的定梁门柱。
    
     在今天物欲横流的苍茫人海,耐受住外部世界的种种诱惑,自觉选择寂寞和清贫的出家人道路是十分不容易的。大清顺治皇帝曾经作诗评价赞美和尚的出家人生活:“天下丛林饭似山,钵盂到处任君餐,黄金白玉非为贵,唯有袈裟披肩难。”
    
     我们这些认识圆恩和尚的人都从心里由衷的钦佩他,多年来的刻苦修行,使他具有极高的个人修养,不打诳语,不苟言笑,说话做事从容不迫,喜怒哀乐不形于色,无故加之而不怒,泰山崩于前而神态依然,他是一位做人的典范,他又是一位现世的佛陀,活生生的佛典,他向我们传授比丘戒,往往身教重于言传,比丘戒共有250条,出家人受戒后还要学戒,每半月要参加诵戒,当然最重要的是持戒,如法持戒是检验一个佛教徒是否合格的标准和尺度,无论修习什么法门,都必须依戒而行。他将比丘戒一条条时刻牢记遵守,这可比党纪国法都要严格多了。他对我们讲起佛经禅宗,犹如涓涓流水,侃侃而谈,史实典故,信手拈来,同他一块出门在外,他的身边经常围满了痴迷的听众信徒。
    
     我听说过,曾有人将出家人分三等:能够普度众生、广结善缘者是上等的出家人。虽不能弘法度众,但能维护寺院、保护道场,这是中等出家人。不能弘法度众,又不能保护道场,只知道吃饭、睡觉,这是下等的出家人。圆恩和尚是真正的上等的出家人,受他的教化,许多一开始口口声声“反对宗教迷信”的农家粗人,在他的一席诚恳的交谈之后,从此成为虔诚的佛教信徒。把一颗躁动的心安抚下来,使他们自愿舍弃,起码是暂时的舍弃声色犬马、功名利禄的念头,在佛学中找到宁静与和谐,这是圆恩和尚的最大长处。
    
     想起十五六年前,我们还正值力壮之时,一个晴空万里,繁花似锦的五月下旬,我们坐汽车途径曲阜、宁阳,来到泰安。吃过漫长的午饭,已是下午的两点多钟了,我们穿过市区,踏上登山的石板路,迎着下山的人群,随意潇洒地向泰山顶上攀去。越接近山顶,游人也越是稀少,等到了玉皇顶,暮色苍茫,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抬头仰望,一轮皓月挂在空中,山下是一路的灯光闪烁,我们一点不觉得疲乏饥饿,游兴正浓,索性转身又乘着明亮的月光走下山来。山路上,岩壁肃穆,树影婆娑,月色撩人,山林寂静,只有偶尔被打扰的寒鸦惊雀掠翅高飞,才短暂打破这沉睡在暗夜之中的沉静,世间万物似乎一切都沉浸在永恒的宁静之中。
    
     在那一霎间,我想起了远方的亲人,我是那样的思念他们。我不知道出家人圆恩在灯黄月影之下,是不是也会经常思念自己的亲人。
    
     圆恩和尚漫步走在我的身边,如醉如痴地对我说,这是他最梦寐以求的生活,远离尘世,躲避开人间的种种干扰,修身养性,跻身于无限的宇宙之中。那一刻,他随即动员我放弃世俗的追求也随他出家,他知道我的祖辈世代礼香敬佛,知道比我大十几岁的姐姐,自幼就随我的祖母作在家居士,持受“三皈”,现在提前退休后又索性住在寺院,受持五戒、八戒,目前正准备接受沙弥尼戒,说我应该与佛有缘。圆恩如数家珍,不停地念叨着出家的种种美好的体会,为我逐一介绍他所亲眼见过的许多古刹名寺,也许我尘根未了,与佛无缘,我竟然抵制住了他苦口婆心的劝导,直到走入灯火阑珊之处,满街上熙熙攘攘的凡夫俗子搅散了超凡脱俗的佛性,圆恩和尚这才突然止住话题,清瘦的脸上又恢复到了不动声色的常态,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我从来不是个聪明人,生来迟钝,悟性太浅,很多年以后,我才感觉到我也许失去了一次机会,一次与佛结缘的宝贵机会。此事埋怨不得,也懊悔不得,与佛结缘,本是常人的福分,福分既不可求,说明机缘未到,强求不得,只好顺其自然,听之任之。
    
     圆恩曾对我说,二十年来,他游历了全国知名的大小寺院不下六七十座,佛教的四大名山:五台山、峨嵋山、九华山和普陀山,广州光孝寺、深圳弘法寺、湖北新洲报恩寺、湖北黄梅四祖寺、广东南雄莲开寺和大雄寺,广东仁北丹霞山别传禅寺,湖南沩山密印寺,扬州大明寺,湖北黄石东方山弘化禅寺和湖北黄梅五祖禅寺等等,他发现,佛家圣地不是真空,腐败的迹象也在从无到有,清晰可见。
    
     改革开放二十五年多来,中国国内各大名山宝刹的香火持续旺盛,进香的居士、香客、游人势头不减,捐赠不断,各庙也用捐赠来的善款重塑佛像金身,修建庙宇楼堂,甚至投资第三产业,改善寺院旅游服务的设施及质量。自九十年代以来,各地方县乡一级的生意人也看好这个形式,纷纷集资建立本地的小庙堂,妄图从那些善男善女的头上捞一把。
    
     以前的寺院里,起码在他所待的这座寺院,全体和尚的伙食,无分老幼,地位高低,资历长短,伙食标准都是一样的,全寺院只有一个灶房,寺院的厨房,称为斋厨、香积厨。香火旺盛的寺院,常年进香拜佛的施主、香客很多,寺院要为他们供茶供饭,还有各地而来的行脚僧,也要不失礼节的解决就餐问题。
    
     佛陀规定出家人在财富享用上人人平等。但这种规定并不是绝对平均化,若寺院住房条件比较富余,就可优先照顾那些上座、长老,但其余财物都为大众共有,任何人不可多吃多占。例如寺院在开饭之前要打板通知,就是为了告诉僧团中的每个人:现在是用餐时间。若不通知外来比丘参加,或者吃了不在你份内的食物,都属于犯戒;再如寺院分发物品时,也必须每个僧人都到场,否则,剥夺了他人享受这份财富的权力,也是不如法的。 给生病和年迈的和尚做病号饭的时候也有,无非是一点薄粥素面,青菜豆腐,性质就和部队里连队战士得病时所做的病号饭差不多。
    
     受到社会上不良风气的影响,现在国内的一些寺院也有例外,寺院了也实行了伙食标准的“双轨制”,另设立了对外开放的素菜小灶房,一般众僧和普通香客吃大灶房的伙食,米饭馒头,青菜萝卜,白汤豆腐。寺院上层和出手大方,身份重要的香客吃口味俱佳,价格不菲的“罗汉斋”,由单独聘来的素菜厨师,共菇、口蘑、香菇、鲜蘑菇、草菇、发菜、银杏、素鸡、素肠、土豆、胡萝卜、川竹笋、冬笋、竹笋尖、腐竹、油面筋、黑木耳、金针菜加调料十八种原料精工细作而成。
    
     圆恩的寺院建有大小客房十余间,可供游客食斋留宿,或作短暂清修;寺院的素斋洁净可口,是访客必尝的美食。他们通过做佛事,开办法物流通、素斋餐厅等取得的经济收入营业额每年约数十万元,已经完全实现了寺院的自养。根据寺院收入的多少,现在的寺院也为僧人发些单钱,“单”是指衣单,单钱就是添制衣单用的,也就是寺院为僧人提供的额外生活费和零花钱。
    
     虽然辛苦,圆恩他们仍坚持过午不食戒。佛教认为,早晨为天人食时,中午为法食时,下午为畜生食时,夜晚为鬼神食时。因而规定日过正午即不许进食,仅可饮水或浆,称之为持午或吃斋。
    
     佛教将进食视为一种重要的修行方便,各地僧团或佛寺根据有关戒规制定了相应的仪轨,并衍为每日的一大佛事活动:每日早晨和午前进食时,全体僧众闻号令穿袍搭衣齐集斋堂,奉诵偈咒,先奉请十方诸佛菩萨临斋,其次取出少许食物,通过念诵变食真言等施予“大鹏金翅鸟”、“罗刹鬼子母”及旷野鬼神众,然后食存五观、进食,用斋毕还须为施主回向祈福。若逢佛菩萨圣诞和大的节日,还须到佛祖像前举行上供仪式。
    
     值得一提的是,在进食的过程中根据戒律还须遵行一定的规矩。这在250条比丘戒(比丘尼戒348条)中都有着很具体的规定。佛教在《百丈清规》中的《日用规范》篇中说:“吃食之法,不得将口就食,不得将食就口,取钵放钵,并匙箸不得有声。不得咳嗽,不得搐鼻喷嚏,若自喷嚏,当以衣袖掩鼻。不得抓头,恐风屑落邻单钵中。不得以手挑牙,不得嚼饭啜羹作声。不得钵中央挑饭,不得大抟食,不得张口待食,不得遗落饭食,不得手把散饭。食如有菜滓,安钵后屏处。……不得将头钵盛湿食,不得将羹汁放头钵内淘饭吃,不得挑菜头钵内和饭吃。食时须看上下肩,不得太缓。”
    
     据圆恩和尚介绍,如今,世界上的汉传佛教的寺院大体上有两种类型:除了根据清规所建立的、具有一定规模的十方丛林之外,还有子孙寺庙。十方丛林是根据戒律所制定的寺院,属于公有制,还保留着相应的民主制度;而子孙寺庙则比较偏向私有制,因而在管理体制上更接近于封建君主制度,子孙寺庙的所有权在师徒之间代代相传,由师父传给徒弟,徒弟再传给徒弟,属于变相的世袭制。
    
     出家是打破私有制,出家就意味着舍弃自我,自愿选择过一无所有的无产者生活,在禅门,每个参禅的人,拥有的物质要越少越好, 所以,出家人更为关键的是从内心深处去掉我执,克服自我,息恶心,除妄想,僧人在出家之后,还需要通过不断的修行来放弃内心深处的我执,僧人修行的过程,就是通过提高思想意识,达到克服自我、超越自我的思想飞跃过程,是从有我到达无我的人生观质变的过程。
    
     目前,海外的许多寺院大都属于子孙寺庙,包括一些影响很大的寺院。佛陀制戒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僧众的修行解脱,就这个意义上来说,私有制的寺院有利有弊。优点是有利于事业的发展,一个人在道场连续几十年当住持,有相对的稳定性和一贯性,手下也容易招集一批弟子帮助其共同完成事业。但它的缺点也是显而易见的:长期的事务性管理服务工作对个人的修行解脱会带来相应的障碍,行政管理模式一旦形成,参与者就会被循环不息的运作系统牵制,很难有时间退下来修行。
    
     所以,圆恩和尚每到一定的时间就要进行闭关修行,与外界彻底隔绝,这是十分必要的。他们的禅房设在最僻静的后跨院,四周怪石环绕,苍翠的竹林、高大的桧树层层密布,青苔遍地,长方形的禅房没有一扇窗户,全部封闭,杜绝了外界的一切干扰。
    
     阿罗汉的果位就是在彻底通达无我后才能证得,这个过程要通过勤修戒定慧来完成。“戒”是以戒律来割离对世俗生活的占有和贪著;“定”是以禅定的力量来降伏自私和由自私引起的烦恼。对自我的执著,使我们整天妄想纷飞:我的得失、我的荣辱、我的恩怨……我们的心在这些妄想中转来转去,片刻不得安宁。所以,我们要通过修行把心安住在佛法上,安住在正念上,使我们的心从自我的执著中脱离出来,获得自在和安详。
    
     在寺院范围内,还要通过每半月进行一次的诵戒来强化大家的戒律意识,通过戒律的力量达到改造身心、完善人格的目的。
    
     每半月举行一次的诵戒大会叫做“布萨”,是僧团的重要活动之一,每个僧人都必须参加。诵戒时,由诵戒人把戒律的所有条文从头至尾诵读一遍,每念诵一项即问“四众清净否?”就是问大家在这半月内有没有犯戒?如果有这样的情况,就自己站出来发露忏悔。若有人护藏、隐瞒自己的犯戒行为,僧团中的其他人应本着帮助的目的善意地替他指出。
    
     看到这里,你会发现,共产党内定期的“组织生活”,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方式方法,与寺院僧人的“布萨”大会是何其的相似。真正的禅者,是一种奉献,是一种喜舍,是超脱自我,悲悯众生。今天,你可以见到成群结伙的共产党腐败分子,却很难见到腐败的佛家弟子。
    
     以前,我把中国腐败的问题看得太绝对,也太悲观,认为中国社会自从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走向全面腐败之后,今天很难在中国大陆上找到一块不受腐败污染的净土。是圆恩和尚打消了我的误解,树立了我对佛教,准确地说应该是汉传佛教,仍然保持着一方净土的正确认识。
    
     在寺院里,平等还表现在每个僧人都有权参与处理各种事务。诵戒或重大羯磨会议应事先打板通知,所有僧人必须参加,因故不能参加者需事先请假,并表明对一切决定无有异议。如果不是全体僧人到会,那么僧团所做的决定就不能成立,更不能实施。在表决过程中,每个僧人对会议所作的决定都有否决权,全体默然便表示通过。
    
     与社会通行的表决方式不同的是,僧团中只要有一人提出反对意见,决定就不能通过。为防止有人利用这一权利故意捣乱,僧团也有一些相应的制裁方式。而且,并不是每位僧人都有资格参加大会并行使有否决权的,如法清净、没有犯戒的僧人才可参加,犯戒的僧人将被剥夺这样的权力。一个僧人在僧团里可享受35种权力,包括讲法、与居士交往、接受供养、参加会议、否决等权力,根据犯戒程度的不同,被剥夺的权力也不等。
    
     正因为就佛性来说人人平等,所以,在成佛的权力上每个人也是平等的,禅不是专属出家人所有,禅是属于大家共有的。一切众生皆有佛性、皆能成佛的思想,在禅宗的思想中得到很好的反映:《六祖坛经》曰:“菩提自性,本来清净,但悟此心,直了成佛”。这和其他宗教的观点有着本质的不同,无论是基督教还是伊斯兰教,人和上帝、真主之间永远都隔着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隔着拯救者与被拯救者之间的不可更改的关系。
    
     由此可见,佛教所提倡的平等观才是究竟意义上的平等。
    
     圆恩法师,多保重身体。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言信:今天的中国社会已经部分失控
  • 言信:关注黄金高和黄金高现象
  • 言信:以一代万的人事工程
  • 言信:中国应及早施行国际大赦
  • 言信:在一则新闻的背后
  • 言信:“组织”是什么?
  • 言信:张郎郎先生
  • 言信:埋在心底的丰碑
  • 言信:中国,总是以自己的腐败制造出丑闻和笑柄
  • 言信:水正在覆舟,你发现了吗?
  • 言信:从“民运”、法轮功到家庭教会
  • 言信:在三则新闻的背后
  • 言信:北京,让人头疼的社会治安
  • 言信:不仕为隐
  • 言信:扩大国内民主政治的渠道在于及时依法建立全国性社团组织
  • 言信:从目前中国国内收入的不平等看中国社会的两极分化和社会的不稳定状况
  • 理论札记:社会主义问题研究/言信
  • 言信:独立思考是人的一种美德
  • 言信:谈谈中国的艾滋病问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