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言信:省市部委顶风作案,中央权威丧失殆尽
(博讯2004年9月16日)
    言信更多文章请看言信专栏

     近十几年来,国家财政就像是让人垂涎欲滴的唐僧肉,从中央到地方各个有权势的部门就像是西天路上的大小妖精,谁都想钻空子多咬几口,只不过,中央财政这块唐僧肉来自民脂民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由于江大人执政十多年,一直对各路诸侯采取的是放纵娇惯的收买政策,致使法治松弛、纲纪荒废,时至今日,胡温当政,各路诸侯积弊难返,根本不把中央的党纪国法认真的放在眼里。 (博讯 boxun.com)

     几个月前李金华的审计报告还至今未见结果,始终没有给国民一个说得过去的交待,新的问题又出现了。

     前不久,8月初,国家审计署又向中央政治局、国务院、中纪委递交了一份新的审计工作报告。这份工作报告,是从去年三中全会前夕开始,用了长达九个月时间才完成的。

     最初刚开始时,只是选择了部分的部委、金融部门和一些地区进行审计,到了去年的年底,又扩大了一些部委和地区。在审计过程中,发现财政违规的情况超出原有的估计,显现各种问题意外的严重,于是,在今年三月,审计署再扩大到各部委、金融机构、各省市一级的政府部门;参加审计的队伍也从最初的五百余人不断扩展,工作最紧张繁忙的时候,由中直机关、监察部、解放军四总部、国家行政学院等部门又临时抽调了2000多名副局级以上干部参与审计工作。

     在进行审计期间,中共中央、国务院、中纪委先后三次下达指令,警告各部委和地方省市领导,不准干扰,不准阻碍,不准作假、转移账目,不准插手干预过问审计工作。温家宝多次致电、派办公室人员前往各地方省市,专程慰问并鼓励审计人员,还亲自写短言慰问:“你们是维护国家、人民财产资金,维护国家、人民的利益,坚守职责岗位的人民公仆。” 审计署审计详细核查了2002、2003年度国务院各部委、三十一个省(区)、直辖市的行政经费、税收、基建、金融信贷等违规情况,据已披露并核实若干部委、省市地区的数据,共审计出违规金额高达2万5千2百亿元,相等于2002、2003年中国国民经济总产值的18%和14%。违规分类金额如下:

     1 挪用、侵吞国土开发资金、税收,4千5百亿元;

     2 挪用地方税收,2千8百50亿元;

     3 挪用基建开发、水利农业、环保、卫生、教育开支经费,2千4百50亿元;

     4 金融机构违章、违规贷款、拆借,1万2千4百亿元;

     5 挪用截留外汇,3百54.4亿美元,相等於3千亿元人民币。 审计总署审计在工作报告中,列举出被审计出问题性质十分严重、违规情节十分恶劣的部委,共计有:教育部、国土资源部、建设部、交通部、水利部、农业部、文化部、海关总署、税务局、国家体育总局等。 被审计出违规金额特别严重的前12名省级地方政府,为:

     广东省:6厅、7局、1署、4行,违规金额6百50亿元(1署为海关总署,4行为四大商业在各省的银行分行、支行,下同);

     江苏省:6厅、4局、1署、4行,违规金额5百22亿元;

     山东省:6厅、7局、1署、4行,违规金额5百17亿元;

     上海市:9局、1 署、4行,违规金额4百60亿元;

     福建省,7厅、2局、1署、4行,违规金额3百77亿元;

     河南省:5厅、5局、1署、4行,违规金额3百40亿元;

     辽宁省.6厅、7局、1署、4行,违规金额2百90亿元;

     湖南省:6厅、7局、1署、4行,违规金额2百50亿元;

     重庆市:8局、1署、4行,违规金额3百33亿元;

     安徽省:6厅、2局、1 署、4行,违规金额2百31亿元;

     江西省:6厅、3局、1 署、4行,违规金额2百28亿元:

     山西省:7厅、5局、1署、4行,违规金额2百19亿元。 审计署的审计工作报告,送交到人大常委会,最后,在中央政治局、国务院、中纪委内部引起了极大的震惊。中纪委主张:就审计情况,以国办、审计署的名义发出通报,若干部分由新华社发统一新闻稿予以公开。 中央政治局内部,对公开、点名,有较激烈的争议:担忧地方和中央的矛盾会激化,影响今后关系,担忧地方领导层会进一步失去管治、领导的威信和基础;担忧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弹,借机带出其他抗争活动和事件,引发社会不稳,造成民众动乱。

     目前中国的政治格局就是这样奇怪,明明中央准确抓住了各路诸侯的短处,要逼其就范顺理成章,然而中央却摆出一副说话办事底气不足,瞻前顾后的软弱形象,“强地方,弱中央”的政权结构已成定局。 据知,河南、山东、安徽、江苏、广东等地区的省委、省政府,上海市委、市政府都委派专人上京要求中央不能公开公布,其理由:党政领导、部门对公开可能引起巨大的反应,当地政府和领导人在思想上毫无一点准备,肯定会造成多方面混乱,形成当地党政和群众的对立。

     还有一个重大的理由:目前广泛存在和出现的这些问题,是在几年、十几年来沿袭下来的,如果要刨根追究,就要出大问题,追到当年的省(市)委书记的头上,即李长春、黄菊、回良玉、吴官正、贾庆林等现在中央领导人的身上,到那时,局面将会一发不可收拾,有可能导致全国性的混乱局面。 中国的事情从来都很难保密,瞒天过海是瞒不过去的。这些天来,中国党内、政府内、社会上已经就这一次的审计报告再度引起了强烈的反应,民间的舆论激昂,情绪激奋,各个网站论坛气势轩昂,声讨批判之声不绝于耳。中央政治局、中纪委、人大常委会已收到抨击违规开支、支持和声援审计署关于审计体制等的信函,多达1万7千多封(件),矛头直指审计报告中所揭露的各种现象,这些制度、体制和机制上的弊病问题又一次暴露无遗。 监察部门提出,将审计体制,由现行的行政型模式改为立法型模式,设立与国务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相平行的审计院。审计院直接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人大常委会负责并报告工作。审计署应确立隶属於立法机关,从国家行政职能中脱离出来,成为立法机关监督行政职能的手段。 中央研究室、社会科学院已指出:现行地方审计署等同现行地方监督部门,不但职权受到局限,而且运作都受制于政府长官的意志和决定,很难起到审计的有效作用,目前审计出的震惊性违规金额,已足以反映出中国在制度、体制和机制上的种种致命的社会弊端问题。 近期,温家宝针对审计出的问题,作了讲话,他说:必须勇于面对事实,腐败已经侵蚀到深层次,形成了结构性,吞蚀了经济发展的成果,危害了城市广大市民和农村农民的利益。这一局面不扭转、不改变,不但人民生活水平整体不能提升、社会贫富两极化会加速,可以肯定经济发展会夭折,社会危机会爆发,这个局面及其后果是不可想像的。 温家宝在国务会议上,也曾两次提到:关于起草对有关党政部门、主要领导干部,就行政、经济、金融上渎职、失责要追究、查处的条例,反覆抓了七、八次,还有阻力。政府一届的时间仅五年,是不是再要讨论、共识三、四届,那怎么向历史交待! 当然,目前因新一轮审计报告引起的僵局,不能久拖不决,搞得不好会激起民变,造成新的社会政治风波,而追究下去也有难处,毫无疑问,追根溯源,归根结底要追究到江泽民那里去,对胡温政权来说,也有很大的操作难度。如何向民众交待,比如何向历史交待是更大的难题。 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期以来,中国党和政府的公信力多年来一直在处于持续下降的趋势。它包括:中国各地所有层级的党和政府的公信力都在下降;从中央到地方的所有党政公共部门的公信力也都在不同程度下降。还有,不单是中国的穷人、贫困农民、农民工,包括“富人”、公务员、其他阶层在内的所有类别的公众都对党和政府的信任在下降。

     虽然目前中国还没有一家民意调查机构敢于从事这样敏感的社会调查,但这种明显的社会现象,就连最顽固的党内死硬分子也不能否认。

     人们对党和政府的严重不满,不仅是由于社会,特别是政府上层的全面腐败,而且也在于长时期的绩效低下,信用极差。

     人民不相信党和政府,而且呈逐年降低趋势。这样的结果是否很可怕呢?党和政府公信力的严重下降将威胁到党和政府自身存在的合法性,更大的社会政治动荡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与其用得罪一个高官或一伙高层的政治小集团,来避免得罪十几亿中国民众,这个算术式其实很明白,用少数贪官的哭声来换取亿万平民百姓的笑声,这样的“失”与“得”的结果一目了然,君何不速而为之?以免骑虎难下,反受其害。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言信:圆恩和尚
  • 言信:今天的中国社会已经部分失控
  • 言信:关注黄金高和黄金高现象
  • 言信:以一代万的人事工程
  • 言信:中国应及早施行国际大赦
  • 言信:在一则新闻的背后
  • 言信:“组织”是什么?
  • 言信:张郎郎先生
  • 言信:埋在心底的丰碑
  • 言信:中国,总是以自己的腐败制造出丑闻和笑柄
  • 言信:水正在覆舟,你发现了吗?
  • 言信:从“民运”、法轮功到家庭教会
  • 言信:在三则新闻的背后
  • 言信:北京,让人头疼的社会治安
  • 言信:不仕为隐
  • 言信:扩大国内民主政治的渠道在于及时依法建立全国性社团组织
  • 言信:从目前中国国内收入的不平等看中国社会的两极分化和社会的不稳定状况
  • 理论札记:社会主义问题研究/言信
  • 言信:独立思考是人的一种美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