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言信:记给我带来重大影响的两本书
(博讯2004年9月19日)
    言信更多文章请看言信专栏

     我是个书虫,而且几乎是个天生的书虫,痴迷到了敬惜字纸有书必读的地步,古今中外的世界名著我读了不少,但真正使我产生思想转折性影响的,却是两本毫不起眼的小书:一本是刘滨雁先生在25年前写的《人妖之间》,另一本是1997年12月,香港明镜出版社出版的《公平报复》,吸引我的主要是马悲鸣先生的一些文章。 (博讯 boxun.com)

     前一本书讲的是中国大陆最初的反腐败状况,后一本书讲的是民主与专制的对立斗争,当然,针对对象也主要是中国大陆。

     腐败在今天的中国大陆,已经深深侵入到了整个社会的肌体,就是那些最顽固不化的中宣部元老们,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现实。病入膏肓,教训是极其惨痛的,代价也是极其昂贵的。贪官污吏造成的巨大亏空,却要全中国的平民百姓来买单付账,这也是一个众所周知的现实。

     吞没中国全社会的大腐败黑浪恶潮以不可阻挡之势滚滚而来,这毫无疑问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所发生的事情。但是导致中国社会最初走向腐败的污泥浊水早在七八十年代初期就产生了,第一个把这种腐败景象及时记录下来的中国作家叫刘滨雁,这篇长文的题目叫做《人妖之间》。这也是我一生中的第一本反腐败启蒙读物。

     这篇反腐败文章在最初的发表,引起了巨大的社会轰动效应,被当时中国最具权威性的党报《人民日报》全文转载,以后又被《新华文摘》、《小说月报》,全国各地的报刊杂志轮番转载连载,并且出版了单行本,说《人妖之间》是当代中国最早的反腐败启蒙读物,这话一点不为之过。

     这篇文章写的是中国北方黑龙江地区的一个小县,距离哈尔滨不远的宾县。文章中描写的最大的贪官,不过是县燃料公司的一个经理,同今天中国出现的腐败“大妖”们相比,早已经成了相形见辍、地地道道的“小妖”,可见腐败势头的发展是如此的迅速,大小“妖精”们如此英勇地前仆后继、奋不顾身的献身腐败事业,这是刘滨雁这位作者怎么样也想象不到、始料不及,犹如螳臂当车,怎么样也阻挡不住的。

     刘滨雁先生的这篇文章写的时间比较早,当时中国社会的许多矛盾还没有来得及完全展开,人们还大都被局限在“胡耀邦平反冤假错案”所造成的一片重新缓和的社会气氛里,对于文化革命所遗留给我们的致命性的恶果还来不及认识反思,但最初的腐败迹象毕竟在开始显露头角,刘滨雁先生准确及时地抓住了它,并且用生动的纪实文学的手法传递给了我们。

     站在25年后今天的角度来看,这篇文章仓促而就的痕迹十分明显,文笔也稍嫌粗糙,所揭露的那个“小巫”的犯罪内容比起今天一群群的“大巫”来已嫌不足,但是文章中所揭示的导致社会腐败的线索却十分准确,二十多年来中国改革开放与中国腐败的同步进程的现实状况完全印证了这一点。

     顶着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招牌,因为在非常时期执行“军管”而有着无上权力的“军代表”,以及“军代表”所支撑的形形色色的“造反派”骨干分子,再加上某些卷土重来的低素质的“老干部”及其家属子女,怀着“亏了”的想法要拼命捞它一大把,这就是当代中国腐败分子的起源和最初的构成。

     我最初读到刘滨雁先生这篇文章的时候,刚上大学不久,我曾向许多同学、亲友都推荐了这篇文章。以后参加了工作,一位同行,知道了我对刘先生的崇敬,于是自称曾是刘先生的“候补女婿”,着实把我结结实实的骗了一把。

     马悲鸣先生的文章给我带来的是另一种思维方式。在这之前,我同许多善良的中国人一样,在伟大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一直在循规蹈矩地生活,就好像始终在沿着固定路轨跑着的火车,从不敢擅越雷池一步,对共产党的腐败现象唯唯诺诺,以麻木的躲避来代替自己痛苦的的正视,在看到马先生这本书之前,我似乎是根本不问政治的,因为我不知道用什么方式表达自己对腐败的愤怒心情。

     我也曾尝试着追根溯源,挖掘制造出大量腐败现象的专制极权的罪恶制度,但一涉及到伟大光荣的中国共产党,涉及到伟大领袖毛主席,我就不由自主地退缩了,这不是惧怕,是一种本能的思想束缚,我不知道没有路轨的火车怎么样来行驶,更不知道没有路轨指引的火车将行驶到哪里去。马先生的这些文章,帮助我解决的就是这些问题。

     在读到《公平报复》一书之前,在我手头中国大陆境外出版发行的中文书并不少,但写得好的理论思想性书籍还是不多,不是一张口就开骂的,就是动不动挖掘什么内幕新闻、小道消息、宫廷斗争,更多的是愤怒控诉中共迫害的,满肚子冤仇大恨,血泪家史,让你一翻书就满脑门子官司,一边看一边在跟着受罪。

     感性的东西远不如理性的东西有理智,也冷静的多。

     一种比较好的理论叙述方式,是心平气和地同你讲道理,从身边平凡常见的微小现实,一步步过渡到深奥的思想理论。对方在不知不觉中认同了你的理论,接受了你的观点,这就是你的胜利,是你表达思想的成功之处。正因为你的手中没有丝毫的权势,你的背后没有强大的政权做靠山,你又不是一呼百应的书记或什么首长,无法仗势欺人,也无法逼迫、压迫对方接受你的观点,摆事实讲道理,以理服人,是你说服群众的唯一方法。

     我是农民出身,庄稼汉的后裔,几千年来,中国的农业耕作方式一直不太重视农业资源的合理使用,特别不重视节约用水,不是大水漫灌农田,就是漫天喷灌农作物,这都是粗放的耕作方式。我发现,以色列农学家常用的科学滴灌的方式才是最有效的,既节省能源,又能取得明显的供水效果。

     思想理论的滴灌方式也是同样的道理,“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马悲鸣先生才华横溢,这是不言而喻的,同刘滨雁先生一样使我茅塞顿开,受益匪浅。但马先生也有令我无法接受的地方,他对许多人和事的不幸处境很少同情关爱之心,讽刺挖苦尖酸刻薄,有欠做人的厚道,也使我这个普通的读者感到很尴尬。

     这就是对我思想形成过程的一点总结,饮水思源,不一定正确,但他们确实开拓了我的思路,指引了我后半生的人生道路。真所谓:名师不必远求,一切尽在不经意之间。也许,这就是佛说的“缘分”吧?

     我走过中国的许多地方,给我留下最为深刻印象的,是内蒙大草原那每逢秋风萧瑟时节的壮丽景象:“万木萧疏留宾雁,风声鹤唳马悲鸣”。

     二位前辈,多谢了。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言信:困扰中国大陆的新文盲问题
  • 言信:邓大人百年华诞,什么人感激最甚?
  • 言信:省市部委顶风作案,中央权威丧失殆尽
  • 言信:圆恩和尚
  • 言信:今天的中国社会已经部分失控
  • 言信:关注黄金高和黄金高现象
  • 言信:以一代万的人事工程
  • 言信:中国应及早施行国际大赦
  • 言信:在一则新闻的背后
  • 言信:“组织”是什么?
  • 言信:张郎郎先生
  • 言信:埋在心底的丰碑
  • 言信:中国,总是以自己的腐败制造出丑闻和笑柄
  • 言信:水正在覆舟,你发现了吗?
  • 言信:从“民运”、法轮功到家庭教会
  • 言信:在三则新闻的背后
  • 言信:北京,让人头疼的社会治安
  • 言信:不仕为隐
  • 言信:扩大国内民主政治的渠道在于及时依法建立全国性社团组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