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言信:一个并不遥远的噩梦
(博讯2004年9月24日)
    言信更多文章请看言信专栏

     这几天,温家宝总理到中国西部边境的吉尔吉斯坦,中吉签署两国勘界议定书,共同商讨联合一致打击东突势力的反恐问题。温家宝总理表示:打击“东突”等势力是中吉安全合作的重点。 (博讯 boxun.com)

     吉尔吉斯斯坦最高法院早在2003年的11月20日,裁定在其境内活动的“伊斯兰解放党”为极端组织,裁定“突厥斯坦伊斯兰党”(原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突厥斯坦解放组织”和“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党”为恐怖组织,并且宣布禁止这些组织在吉境内活动。

     为什么?紧随着国内的贫富矛盾、维权矛盾、生存矛盾日益尖锐化,国内、国际之间的民族矛盾也日益成为热点问题。中日之间的矛盾只停留在嘴皮子上,还好一些。中韩之间的矛盾近期也有缓和的迹象,共同的经济利益是占第一位的。台海两岸之间的矛盾,中国大陆的军方内部正在紧张的调整磨合阶段,各军兵种、大小军区、集团军以下各部队,正在传达落实16届4中全会的重要精神,进行必不可少的思想认识教育和公开表态,相当一段时间将无暇旁顾。

     剩下的最大隐患,就是新疆境外的恐怖组织“东突厥斯坦”,多年来所一直制造的“武装独立”问题。

     在历史上,新疆虽然自古以来同内地的联系紧密,往来频繁,但由于新疆地广人稀,少数民族众多,距内地的路途遥远,一直控制松散,很难进行有效的管理,汉朝设置西域都护,唐朝时隶属北庭、安西两都护府,元朝时分属阿力麻里、别失八里等行省,在近代史上,大小战乱、动乱始终不停。特别是在有外国插手的情况下,尤其是这样。

     1685年至1689年,大清康熙皇帝在黑龙江北雅克萨打败沙俄军队,签订著名的《尼布楚条约》。沙俄唆使住伊犁一带的漠西蒙古族准噶尔部起来叛乱,康熙皇帝于1690年、1696年、1698年三次亲征新疆准噶尔部,换来了新疆200多年的太平生活。大清政府以“故土新归”,兼称西域为新疆,或合称为“西域新疆”。清朝时一直在伊犁设将军府,直到1884年,大清光绪十年才刚刚设立省的建置,直接由中央政府管辖,至今正好是120年。

     突厥斯坦是一个波斯语(turkestan)的地理名称,意为“突厥人的地域”。

     突厥民族是公元6世纪初兴起于中国西北金山(今阿尔泰山)西南麓的一个游牧民族。6世纪中期,突厥族建立了汗国政权,在今天蒙古国杭爱山东部。其内部包括游牧于这一地区并归附于突厥族的诸多民族或部族,主要有高车、铁勒、薛延陀、回纥、黠嘎斯、葛逻禄、突骑施等。

     隋朝时,以阿尔泰山为界,突厥汗国分为东、西两个部分,分别称为东突厥汗国与西突厥汗国。唐朝先后于公元630年和公元659年统一东、西突厥两汗国。突厥汗国灭亡后,突厥民族也随之消失,但在其后的一些穆斯林历史文献中,仍以突厥人来称呼中亚北部及周围地区草原上的游牧或半农半牧民族。这些草原游牧人最大的共性是通行突厥语。

     19世纪末,在土耳其产生“泛突厥主义”(奥斯曼主义)。 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泛突厥主义”思潮传入新疆。受土耳其方面派遣的人员在新疆南疆的阿图什以办学为名,传播“泛突厥主义”思想,继而一些从土耳其留学归来的民族知识分子也参与其中,鼓吹和宣传“泛突厥主义”。

     20世纪30年代初,甘肃军阀马仲英率部侵入新疆,造成使新疆地区经济受到严重冲击和破坏的战乱,民族矛盾极度紧张激化,底层民众被迫起义以求活路。1933年初,起义暴动扩大到了南疆。

     南疆暴动一起,一些民族组织立即插手,利用战乱,纂夺暴动的领导权。30年代初在和田建立、以穆罕默德·伊敏(又译为买买提·依明)为首的“民族革命委员会”,纂夺了对墨玉县暴动的领导权。活动在喀什的“青年喀什噶尔党”,控制了喀什的局势。他们把伊斯兰教对“异教徒的圣战”和建立分裂的“伊斯兰教国”的旗帜挑了出来,宣布要建立伊斯兰政权,以穆罕默德·伊敏、沙比提大毛拉等为首,在暴动得手后,立即宣布建立了以“东突厥斯坦”来命名的地方政权。

     1933年11月12日晚,“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宣告成立,随即公布了“政府”的组织纲领和施政纲领,以及“宪法”和“政府成员名单”。宣称“东突厥斯坦为永久民主共和国。”其“宪法”规定:以伊斯兰教法取代中华民国法律制度,以蓝底白色星月旗为“国旗”。“政府”还派人前往英印、阿富汗、伊朗等地开展“外交活动”,谋求外交承认。然而,短命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仅存在了不到3个月即被平息。

     1944年11月12日,以艾拉汗·吐烈为首的民族宗教上层势力采用同样的手段,利用伊犁、塔城、阿勒泰三区人民反抗国民党政府压迫的起义,再次利用“东突厥斯坦”这个名称建立了分裂的“东突厥斯坦共和国”。

     新中国成立后,敌对的民族分裂势力仍然坚持“东突厥斯坦”立场,多次在新疆制造分裂破环。从1950年到1958年,新疆发生的10多次反革命暴乱,基本都是以“建立东突厥斯坦共和国”为口号举行的。

     自从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以来,在新疆所发生的多起政治骚动或武装暴乱,也都是以建立独立的“东突厥斯坦国”为目的的;在境内外的分裂组织也多以“东突厥斯坦”来冠名,甚至将新疆要更名“东突厥斯坦”写入自己的组织纲领。

     “东突”的恐怖组织主要分为两大组织。

     一个是“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又称为“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党”、“真主党”、“东突厥斯坦民族革命阵线”、“东突伊斯兰运动”,是“东突”恐怖势力中最具危害性的恐怖组织之一。其宗旨是通过恐怖手段分裂中国,在新疆建立一个政教合一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国”。

     1993年,新疆和田人买买提托乎提和阿不都热合曼纠集一伙“东突”分子在境外建立了“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同年解体。1997年,艾山·买合苏木和阿不都卡德尔·亚甫泉纠集一伙“东突”分子,在境外恢复建立“东伊运”。该组织已于2002年9月11日被联合国认定为恐怖组织。近年来,“东伊运”在境外建立基地、培训暴力恐怖分子,不断派人潜入中国境内,策划、指挥恐怖破坏活动。

      1998年年初,“东伊运”派遣乌斯曼伊米提、买买提·热曼等12名暴力恐怖分子入境在中国境内进行暴力恐怖活动。他们秘密建立训练点10多处,培训150多名恐怖分子。该团伙重要骨干买买提·热曼在中国新疆乌鲁木齐市购买制爆化学原料20余种、301箱,重达6吨,价值10.2万元,预谋在新疆进行大规模爆炸、暗杀等活动。

      1998年年初至1999年年底,“东伊运”指挥和田库来西团伙在中国新疆和田地区秘密建立多处制爆窝点,培训人员,制造手雷、爆炸装置5000余枚,发展组织成员1000余人。先后制造了1999年和田地区墨玉县“12·14”暴力恐怖杀人案,同年乌鲁木齐市“2·4”抢劫杀人案等一系列暴力恐怖案件,杀害无辜群众6人,造成人民群众生命、财产重大损失。    “东伊运”的活动资金主要来源于本·拉登“基地”组织的资助,以及通过走私毒品、武器弹药和绑架等犯罪方式筹集的经费。该组织挑选、招募从新疆外逃的分裂分子、刑事犯罪分子和暴力恐怖分子,秘密接受专门训练,从事恐怖活动。

      “东伊运”在培训武装人员和暴力恐怖分子方面得到了“塔利班”、本·拉登“基地”组织的大力支持。“东伊运”将其人员派遣至阿富汗“塔利班”武装、本·拉登“基地”组织的武装训练基地参加军事训练。在训练结束后多次派遣这些人员潜入中国新疆建立暴力团伙,进行爆炸、暗杀、投毒等暴力恐怖活动。

     另一个组织是“东突厥斯坦新闻信息中心”,又称为“东土耳其斯坦信息中心”,“东突信息联络中心”,“东突信息中心”,于1996年6月在德国慕尼黑市建立,是由一伙旅居德国的中国新疆籍民族分裂分子纠集建立的,在中国境内发展网络,策划从事暴力恐怖活动。

     “东突信息中心”长期利用各种媒体特别是互联网进行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宣传,教唆以暴力恐怖手段进行“圣战”,公开号召中国境内的穆斯林要通过爆炸、投毒等手段,针对汉族幼儿园、学校等目标制造恐怖事件,袭击中国军事武装。

     “东突信息中心”通过互联网向境内“东突”分子秘密传授了有关毒剂和爆炸物的制作方法,还直接指挥策划针对中国境内输油管道、天然气管道、铁路等大型民用设施进行爆炸等恐怖破坏活动。

     “东突信息中心”主要人员分为两部分:一是公开以记者、发行人等面目出现的工作人员。“东突信息中心”号称总部有30名工作人员,其中8人为专聘人员。另外聘用了40多名分布在18个国家的记者、发行人。二是在境内外发展的所谓“秘密新闻提供者”,实为中国通缉在逃的刑事犯罪分子和境外受训的“东突”恐怖分子。

     新疆全区土地面积160多万平方千米,正好等于全国土地面积的六分之一。在北部、西部与蒙古、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坦、塔吉克斯坦、巴基斯坦印度为邻。新疆的物产丰富,资源齐全,在中国国内占有重要地位的有三大类:石油、长绒棉和各种畜产品。同大部分商品、生活必需品要对内地赖以为生的西藏不同,新疆是一个完全可以自给自足的自治区。

     新疆的全部人口1600余万,维吾尔族人口约占全自治区人口总数的一半,其他的人口除了汉族之外,主要少数民族还有哈萨克、回族、柯尔克孜、蒙古、俄罗斯、锡伯、塔吉克、乌孜别克、塔塔尔、达斡尔、满族等等。维吾尔族人有着天生流动经商的本领,在北京以开饭馆、经商、做小食品为业的维吾尔族人达到上万人,有着专门民族特色的“维吾尔人一条街”。

     除此之外,喜好流动的维吾尔族人似乎无处不在,在上海、杭州、武汉、直到广州、深圳,都有维吾尔人的身影在晃动。在内地的维吾尔族人除去大部分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经商人之外,还有为数不少的吸毒者,靠行窃、抢劫为生。

     看到这里,你会明白了吧,漫长的国境线,边防军最大限度能够控制的地段不过半数,一旦防守不力,“东突”的恐怖力量渗透到国内,就会像黑头发的车臣人在俄罗斯的情景一样,你分不清谁是安分守己的“良民”,分不清谁是身怀炸弹的恐怖分子,你将防不胜防,新开发的塔里木大油田,汉族人集中的居住地石河子、首府乌鲁木齐市,都会是第一批恐怖袭击的主要目标,紧接着是你意想不到的内地城市,中国会成为下一个充满灾难的俄罗斯。

     光是“东突”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它有无穷无尽的国际背景,为它提供武器、军火、资金,为它训练熟悉各种武器和爆炸品的后勤基地,有了取之不尽的金钱,“东突”可以在任何民族的人群里面收买自己的同情者,建立自己的眼线,甚至设立自己的地下武装基地。只要情况需要,“东突”可以把恐怖的烟云烧到中国的任何一个大中小城市的人口密集区。

     美国对俄罗斯和中国实行的是双重的反恐标准,美国对在阿富汗被捕的车臣和“东突”分子,采取放任默许的态度,致使大批受过恐怖训练的“东突”分子,在人权幌子的保护下逍遥法外,流落到边防状况更加松弛的吉尔吉斯坦、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等国。对中国驻外人员和侨民展开恐怖暗杀活动,对中国国内造成很大的潜在威胁。

     今天,国际社会的许多人,把本.拉登的出现,把车臣人无休止、无节制的恐怖活动,把中东地区巴勒斯坦人和伊拉克人的疯狂报复活动,归结为伊斯兰教好战和教唆“圣战”的教义,我看并不尽然。

     我有许多中国的穆斯林朋友,其中交往最长的,至今正好是30年的交往历史,我参加过回族人的聚集地北京牛街的回族人婚礼,回族人的好客、热情、精美食品和讲究卫生,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他们的口里我知道,中国的回族来源于上前年来不断东迁的阿拉伯民族,据说回族人使用最多的姓氏——马,就来源于阿拉伯人的常用姓氏穆罕默德。

     我的中国穆斯林老朋友中当然有姓马的,至今已经借改革开放之机发了大财。与我关系更紧密的,是那些至今仍于财富无缘的穆斯林朋友,姓改,姓尹,姓路,我不知道来源于阿拉伯人的什么姓氏,也可能年代久远了,就连他们自己也弄不清了,但我知道,他们有一些人是祖辈世代相继的阿訇和诵经师。在他们的带领下,我参观了纯中国风格的北京牛街礼拜寺,也参观了位于北京南横街西口的阿拉伯风格的清真寺,真是美丽极了。

     当然,伊斯兰教有它独特的地方,一桩发生在8世纪的宗教领导权的继承问题,伊斯兰教把它牢牢保存了一千多年,并由此划分出逊尼、什叶两大界限分明的派别。还有人们认为是最极端的原教旨主义,认为这是伊斯兰好斗精神的最大发源地。上千年来,虔诚信奉伊斯兰教的阿拉伯人、贝都因人、伊朗人之间的打打杀杀从来没有停止过,就是进入现代社会也在继续。我不知道这种及其“好斗”的动力是什么原因,相比之下,中国的穆斯林同整个中华民族一样,是最温顺不过的族群了。

     至于车臣的民族和车臣的恐怖活动问题,我认为是另一种原因造成的,同他们信奉伊斯兰教没有直接的、必然的联系。居住在外高加索高山地区的各民族,除了车臣人,还有亚美尼亚人、阿塞拜疆人、产生了斯大林的格鲁吉亚人等等。高加索地区的山民自古民风强悍,盛行血亲复仇的习俗,自己的祖先、亲人被仇家杀害,后代子女和亲属是一定要复仇的,这是一条包括北高加索和外高加索都在内的普遍通用的山民社会法则。

     这原本和居住在欧洲东北部的俄罗斯人不搭界。在沙俄时代的俄罗斯人,是一个极富扩张和侵略性的民族(在斯大林时代也是如此)。沙俄的移民军队两百年来不断扩张,一路上,奴役、驱赶、屠杀阻挡住他们去路的各个民族,向南扩张,屠杀当地的鞑靼人;向东扩张,在西伯利亚屠杀当地土著的通古斯人,在黑龙江屠杀中国人,在最东面的阿留申群岛的屠杀,致使当地土著人全部灭绝,这无疑会形成很深的民族矛盾。

     斯大林继承了沙俄的这一做法,在苏联卫国战争爆发期间,斯大林动用苏联警察部队,将当时近百万人口的车臣民族强制内迁到荒凉贫瘠的地区,车臣民族仅在搬迁期间,死亡高达四分之一。半个世纪之后,随着苏联的解体,车臣人向俄罗斯讨还公道来了。在前后两次车臣战争期间,仅有160万的车臣人口死亡20万人,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亲人失去性命。有着血亲复仇历史的车臣民族,能够放弃亲人的血债不去索还吗?

     中国信奉伊斯兰教的主要有两大民族,一是维吾尔族,大约有800万人口,一是回族,将近1000万人口,主要都居住在西北地区。有可能支持“东突”这类妄想的人,只可能发生在维吾尔族中的极少数人。

     中国以俄罗斯的今天为鉴,动用军队、武警、公安、安全,以及新疆5个自治州,2个地级市,14个县级市,65个县,6个自治县的各级政府的各个部门,就是为了把祸水堵在源头,把产生武装暴力的可能封堵在境外,给国内一个安定。这是十分正确的,也是非常及时的。不然的话,战火一旦燃烧起来,其他各种国内的社会矛盾都有可能会纷纷效仿,用武装暴力来解决问题。到了那时,中国社会将陷入到无边无际的内乱中去,受害的首先是国内广大的平民百姓。

     为了防止中国出现“本.拉登”和“别斯兰事件”,防患于未然,反恐是每一个中国国民都要关注和支持的事情,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使我们的孩子、我们的亲人、以及我们自己永远不身受其害。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言信:江泽民政权应该对中国承担什么历史责任
  • 言信:记给我带来重大影响的两本书
  • 言信:困扰中国大陆的新文盲问题
  • 言信:邓大人百年华诞,什么人感激最甚?
  • 言信:省市部委顶风作案,中央权威丧失殆尽
  • 言信:圆恩和尚
  • 言信:今天的中国社会已经部分失控
  • 言信:关注黄金高和黄金高现象
  • 言信:以一代万的人事工程
  • 言信:中国应及早施行国际大赦
  • 言信:在一则新闻的背后
  • 言信:“组织”是什么?
  • 言信:张郎郎先生
  • 言信:埋在心底的丰碑
  • 言信:中国,总是以自己的腐败制造出丑闻和笑柄
  • 言信:水正在覆舟,你发现了吗?
  • 言信:从“民运”、法轮功到家庭教会
  • 言信:在三则新闻的背后
  • 言信:北京,让人头疼的社会治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